日志

桑吉诺布不高兴

热度 12已有 4755 次阅读2012-11-15 21:44 |系统分类:心情| 小说, 信仰, 矛盾

桑吉诺布不高兴

桑吉诺布今年二十三岁了,十五岁的时候,他怀着追求真理的梦想,来到寺院,成为了一名藏传佛教僧侣。

寺院接受了旅游业,向游客开放,结果,除了天寒地冻的隆冬,几乎每天都有不少内地游客来到寺院参观。桑吉诺布上过中学,汉语也好,于是他的任务之一就是在学习之余看守大经堂,负责保护佛像以及跟内地游客打交道。

今天是一个艳阳天,游客的脚步声和藏族村民们维修寺院屋顶时有节奏的打阿嘎声(打夯声)和嘹亮的歌唱声交织在一起,使得端坐在大经堂坐垫上的桑吉诺布陷入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伤感情绪中。

大经堂中,有藏族信徒一边拜佛一边向灯盏添加酥油,也有汉族游客用关掉了闪光灯的相机偷拍佛像。桑吉诺布看见了,但他今天不想去管,他觉得很疲惫,寺院里的日子早已不清净了,它不再是六百年前那个学僧满盈、修行至上的“佛教大学”,而是一个依赖旅游业生存、僧侣人数也受到限制的“文物保护单位”。

桑吉诺布闭上眼睛,坐在卡垫上,默念起一段经文。

“请问,这座佛像有多少年的历史了?”

桑吉诺布耳边响起了一句南方口音的汉语。他睁开眼,抬起头,看到身边站着两位穿着冲锋衣的内地中年男人,一个人手中拿着有长长镜头的照相机,另一个人脖子上围着红底白点的小丝巾。

“典型的游客。”桑吉诺布在心里这样想。

“哪座佛像?”他问他们。

“就是这座。”游客用食指指了指最中间的那座佛像。

桑吉诺布心里冒起一股火,“他们怎么这么无知——看守大经堂五年以来,汉族游客用手指指佛像的习惯从来没有改变!”桑吉诺布感到胸口一阵沸腾,但他不能发泄出来,只是冷冷地回复了一句:

“六百年。”

两位游客显然聊性甚浓,他们来到桑吉诺布对面的卡垫上,坐下,放下相机,双眼盯着桑吉诺布的脸,探索地端详着。

“你很年轻啊,你多大啦?”游客问。

“二十三。”

“哇,跟我的儿子一样大,你当喇嘛多久啦?”

“喇嘛,喇嘛,又要用‘喇嘛’这个词!你们永远都不知道,‘喇嘛’是‘上师’的意思,是智慧的神,是慈悲的佛!一百人的寺院只有三四个喇嘛,我们就是普通的出家人,普通、普通的出家人!”桑吉诺布沸腾的胸口响起一连串抱怨,等他迅速地在心里埋怨完这些,才慢悠悠地回答游客的问题:

“八年了。”

“哇,那你十五岁就出家了!你为什么不上学呢?”

“哼,寺院不就是学校吗?学佛不就是学习吗?佛教是多么深奥的哲学体系啊!——不,不仅仅是哲学,它还包括密宗、医药、声明、缀韵、历史、宗教、工巧、数学、诗词等等,它是完整的教育体系而且指导人追求觉悟与幸福!你们呢,只知道一种教育体系,它教给你们考试的技巧,但它教给你们如何追求智慧与幸福了吗?如果不教给你们如何认真地对待人生,那么上这样的学又有什么意义呢?”桑吉诺布在心里激动地辩驳着,头脑中闪现出他在县重点中学跟汉族孩子一起上学的场景,胸中的翻腾感更强烈了。但他还是简单地答道:

“不想上。”

两位游客对望了一眼,眉头微锁,用一种怜悯的眼神望着桑吉诺布,说:“像你这么大的孩子,很多正在上大学呢,但是你的人生道路却是这样的不同。”

大家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

拿相机的男人望了望围丝巾的男人,看他还没有准备提问的意思,于是便对桑吉诺布说:“听说藏传佛教的僧侣能吃肉,对吧?但佛教不是不允许杀生吗?为什么还要吃肉呢?”

“青藏高原这么冷,不吃肉怎么提供热量?古时候的西藏没有蔬菜,不能向你们汉族僧人那样吃丰富的素菜,只有肉能提供营养,于是这种习惯就延续到现在。还有,我们只是吃牛羊肉和一点猪肉,而且不常吃,哪像你们,什么肉都吃,多小的虫也吃,多大的鱼也吃,多珍贵的动物也吃!况且,我们吃肉是生存所迫,不像你们是为了满足多余的欲望!”桑吉诺布翻了翻眼睛,冷冷地甩了一句:

“我们需要肉。”

两位游客再次对望了一眼,桑吉诺布的冷淡让他们感到有点委屈,但对新事物的好奇心又驱使着他们继续提问:

“听说,藏传佛教的僧侣,是可以结婚的,对吧?班禅大师好像就有个女儿。”

桑吉诺布抬起头,毫不客气地狠狠盯着他们,脱口而出一句:

“胡说!”

两位游客愣在那里,被桑吉诺布的凶狠吓到了,他们紧张地沉默下来。

桑吉诺布叹了口气,望着身体左边慈爱庄严的释迦牟尼佛像,“仁波切啊,为什么我们的宗教要遭到这样的误解和屈辱呢!他们不知道,现在只有少数宁玛派的居士才能娶妻生子,宁玛派是藏传佛教最古老的教派,那时宗教只有与生产联系起来才能适应当时的社会环境。他们不知道,伟大的班禅大师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接受那个被国家安排的婚姻,承受了怎样的压力,忍耐了怎样的委屈,班禅仁波切为藏汉团结奉献了一生,现在你们却这样轻佻地评判他!你们全然不懂历史!你们从来不去谦虚地学习别人的历史!”想完这些,桑吉诺布感到胸口一阵憋闷和疼痛,他好想出去透透气,但这两位游客又提出了一个问题:

“一直想问一个问题,又不知当问不当问……”

桑吉诺布不说话。

两位游客又对望了一眼,还是决定继续提问。

“西藏很美,很神奇,但是西藏的经济一直是落后的,您觉得,是不是因为从古至今,太多青年藏族人选择当喇嘛,而不是去工作的原因呢?对不起,也许这个问题有点不尊敬,但是我们关心西藏的发展,我们也希望西藏是现代化的、先进的、发达的。”

桑吉诺布笑了。他直勾勾地看着围丝巾男人的眼睛,“你们觉得钱多就是先进和发达,对吧?那参悟人生的能力呢?领会宇宙的本领呢?保护自然的价值观呢?这些智慧的深度难道不也是丈量先进与发达的标准吗?你们评判一切都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经济’!为什么不让心灵更具有开放性呢?世界如此丰富,难道只有经济这一道色彩吗?”

但桑吉诺布没有把这些激昂的辩驳说出来,反而用敷衍而不屑的语气答道:

“有道理。”

两位游客点点头,叹了口气,再次对望一眼,“走吧。”红丝巾对长镜头说。

“喇嘛,谢谢你,那我们走啦。”

桑吉诺布点点头,没有起身送他们。

红丝巾和长镜头的身影渐渐从大经堂的门框里消失了,桑吉诺布望着他们渐渐变小的背影,胸口憋闷的感觉没有散去,反而更强烈了。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

突然,他感觉一只厚实温暖的手掌抚在他的肩部。抬起头,他看见了寺院的老喇嘛,他慈祥睿智的老师,他心灵依傍的佛陀化身。老喇嘛温和地笑着,对他说:“桑吉啊,你弟弟来了,正领着一群年轻人在扎仓的屋顶修房子呢!去看看他吧!”

“弟弟。”桑吉诺布稍稍高兴起来,他好几个月没见弟弟了,那个总是带领一些内地或者国外音乐人在藏区各地搜罗民间音乐的大男孩,从小他就是那么精力旺盛、嘻嘻哈哈的,每次见到弟弟,桑吉诺布总有种天晴了的感觉。

他快速跑出大经堂,向扎仓奔去。

欢快的齐唱声伴着清脆的打夯声,随着桑吉诺布离扎仓越来越近,也变得越来越嘹亮了,他感到内心憋闷的感觉也渐渐退去,亮蓝的天空洒下灼热的阳光,晒得他脖子后面痒痒的。

来到扎仓下面,桑吉诺布看见,一大群内地来的游客,正兴奋地仰着头,端着相机,不顾灿烂阳光灼痛眼睛,专注而崇拜地倾听、拍摄弟弟他们的歌唱呢!弟弟站在人群中间,一边卖力地挥动夯土的锄头,一边带领大家唱着一首桑吉诺布熟稔的家乡民歌,这是一首骄傲的、赞美家乡和信仰的歌曲:

寺庙的屋顶为什么是金色的?

那是因为根本上师的智慧与福泽。

草原的牦牛为什么是矫健的?

那是因为草原小伙的勤劳与勇武。

帐篷的奶茶为什么是香甜的?

那是因为卓玛阿妈的慈祥与善良。

雪域的宗教为什么是永恒的?

那是因为世代藏人的虔诚与求索。

 “太美啦!再来一首!”一曲终了,游客们兴奋地喊起来。

“谢谢你们!好美的音乐!好美的寺院!”一个游客双手合十,闭上双眼默念着什么。

“我爱藏族!我爱藏族文化!”一个白嫩的女孩用激动而颤抖的声音说。

弟弟一首又一首地领着大家唱着,他们的歌声诉说着英雄的传说、喇嘛的典故;赞美着雪山的刚毅、阿妈的慈容;祈祷着佛教的繁荣、民族的传承、以及人世的和平……

歌者兴奋地歌颂着,听众激动地应和着,扎仓这片小小的天地伴随着金灿灿的阳光和金灿灿的歌声,有了一股神奇而强大的灵力。

“藏族人把盖房子都变成了快乐的艺术,这跟我们汉族人真是不一样啊!藏族人懂得如何生活。”桑吉诺布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口音,他循声望去,发现说这话的正是刚刚跟他在大经堂进行那场尴尬谈话的两位内地游客。

桑吉诺布看到那个系着红丝巾的男人正解下丝巾擦拭着眼角。

桑吉诺布的心仿佛被夯土的锄头猛击了一下,一阵惭愧和懊悔迅速地充斥了他的胸腔。他的胸腔又重新憋闷起来,只是这回的憋闷不再是愤怒、埋怨和自怜,而是一种强烈的想要追悔、弥补和倾诉的感觉,这种感觉在他的胸腔翻滚沸腾,想要找到一个通畅的洞口倾泻而出。

他抬起头望着正在轮着锄头夯土的弟弟,想起八年前,他刚刚进入寺院,弟弟来寺院看他,他俩躺在寺院后面的山上晒太阳,弟弟双手端起一碗满满的、加了一大把糖的酸奶敬献给他,说:“哥哥,我很敬佩你,我知道,你进入寺院,不仅是为了自己的解脱,也是为了传承我们伟大的信仰和文化!我也长大了,我也会为此而努力的!”当初那个端着酸奶碗的稚嫩少年,如今已经长得这样健壮结实了,然而他那颗热情而友善的赤子之心,如今依旧没有改变呀!

嘹亮的歌声伴随着金灿灿的阳光,照进了桑吉诺布的心底,照亮了他十五岁时的梦想,他再次看到了它,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它,听到了它,感受到了它。

他摸到了那个洞口,现在他要打开洞口的那扇门,还心灵一片晴朗。他知道,他的心灵是多么的强大,绝不是那样狭隘和自怜的,人生中有那么多委屈和误解,智慧的人应当用坚定自信的态度去解决这些困难。于是,他向红围巾和长镜头走去,他要请他们去僧舍喝茶,好好地聊一聊在大殿里他一直在想却一直未讲的话。

2012.7.47.5

发表评论 评论 (16 个评论)

回复 白马梦野间 2012-11-16 09:55
好文
回复 LargoTibet 2012-11-16 11:30
好文+1
回复 Thokme 2012-11-16 13:07
   不错,不过红丝巾和长镜头两位游客的态度转变太快了点。
回复 远山 2012-11-16 22:14
有意思,有思想,好文。。。
回复 高原使者 2012-11-18 18:30
好文!!!!
回复 轻轻的玛尼堆 2012-11-18 22:03
好文章!
回复 雪域猛禽 2012-11-19 15:40
想通过一个藏传佛教僧人的所感所想表达一些见解、介绍一些藏传佛教知识,对世风日下的信仰人群表示出批评。但是,显得有明显雕刻的痕迹,人物的风格等转变的太快。不过通顺流畅,简短有力。努力会有成就。
回复 wangdecaijie 2012-11-19 17:00
漂亮····
回复 达娃拉姆 2012-11-20 10:15
雪域猛禽: 想通过一个藏传佛教僧人的所感所想表达一些见解、介绍一些藏传佛教知识,对世风日下的信仰人群表示出批评。但是,显得有明显雕刻的痕迹,人物的风格等转变的太快 ...
谢谢您的诚恳评价!的确有不自然之处,但是我觉得,红丝巾和长镜头实际上是对藏族文化充满兴趣、热情和关心的,只是这种热情当中,猎奇心和赏玩心大于对藏族文化传承的实在关心,就像很多藏文化发烧友初期那样,总显得有些浅薄,所以,他们难以与更深层的藏族文化(在这里体现为藏传佛教)进行对话,但是很容易被藏族歌舞等民间的、表现力强的文化要素所打动。他们在桑吉诺布那里碰了一鼻子灰,对藏文化想象的浪漫情绪没有宣泄出来,所以,当他们遇到唱歌的藏人们之后,那种“浪漫想象”一下子找到了出口,刚刚受到的委屈也找到了发泄的理由,其实他们不是态度转变,而是找到了被接纳的情景。其实,在现实生活中,藏文化一直在被世界浪漫地想象着,只是这种浪漫有时显得那样浅薄,在这种情况下,作为藏文化传承的主体,我们应当试着放下对他者因无知而表现出的些许不敬的偏见,以主人和朋友的姿态来应对别人对我们的误解,而这种姿态,也是佛教所倡导的境界。
谢谢您!
回复 达娃拉姆 2012-11-20 10:15
Thokme:    不错,不过红丝巾和长镜头两位游客的态度转变太快了点。
谢谢您的建议!
回复 每周七天乐 2012-11-20 23:18
绝对好文,谢谢,你让我们对藏族文化有了一些了解。
回复 potala 2012-11-21 21:49
Om 83 Mchod Me
回复 potala 2012-11-25 11:08
歌曲欣赏:
费翔 :故乡的云, 冬天里的一把火 1987 中央电视台 春节晚会
楊千嬅 Miriam Yeung 《火鳥》官方 MV
韩剧火鸟主题曲-[姻缘]
I am sorry but she-Lee-En-Jun passed away five years ago ..suicide.. I love her too..
热门火鸟戏剧和电影太极旗,韩国女星李恩宙自杀。
回复 阿卡才让 2012-11-25 22:20
拜读了
回复 potala 2012-11-28 07:42
中国的电视连续剧《心术》说得好,人活着,要有尊严、有快乐、有希望。那么,如果没有这些,会怎样?衙门想过吗?良心在何处?
回复 Caramel 2012-11-28 15:16
寺庙的屋顶为什么是金色的?

那是因为根本上师的智慧与福泽。

草原的牦牛为什么是矫健的?

那是因为草原小伙的勤劳与勇武。

帐篷的奶茶为什么是香甜的?

那是因为卓玛阿妈的慈祥与善良。

雪域的宗教为什么是永恒的?

那是因为世代藏人的虔诚与求索。



拜读了。

我很喜欢桑吉的内心戏,内心明事理,却又深思熟虑,不失稳重。

扎西德勒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8-10 07:11 , Processed in 0.070186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