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那年,得到的花朵

热度 1已有 867 次阅读2012-11-9 09:28 |个人分类:o|系统分类:文学| , 床上, 藏族

看看屋顶。全木头的屋子常年烧木头所以熏黑了。但这样才有农区藏族家庭的样子。我在床上躺了已经好几天了,全身无力。只能听见奶奶在屋外收拾东西的声音。屋里就只有我。


想想是因为前几天,和几个朋友去水渠里游泳,所以我躺在家里不得动弹。
刚从西宁到老家没几天。就一家一家找着几年没见的朋友们一起玩。在家里玩腻了就沿着田间的小路到了山坡上的水渠。沿着水渠走了一会休息下来,几个人都说游泳吧。起初我是有些犹豫的,心里有点害怕感冒,因为奶奶之前说了不能游。但还是抵挡不了我的好奇心,便下水了。脱光衣服在宽度不足一米的水渠里前后捣腾。赶上那天水量很充足,能没过我瘦小的身体,水很浑浊,大概是带着从上游冲下来的泥巴,所以是黄色的,但怎么管得了那些,尽管玩就对了。玩累了几个人还在旁边的大石头上晒起太阳唱起歌,开心的不得了。

然后?然后我就病倒在家。
这是大概十岁左右的我干的事。

别的小朋友都没事,只有我病了。然后阿吉闯入了我的故事。我俩是假期一起回老家的。我年纪小不用帮忙干活,她就帮嫂子去山里干活,砍柴放马什么的。她只大我四岁所以其实年龄也还小。心思很细腻。我生病她也很难过。有天傍晚,我躺在床上,听见院子里传来声音,知道是她从山上回来了。她手里拿了一把小花,是藏区特有的花,进了屋子直冲冲走到我面前,把花递给我,脸上尽是关心和爱怜,说:我摘了花给你,明天你的病就会好了。嫂子也在旁边应和着说:她今天上山摘了一天,说是摘回来给你,你一高兴病就好了。我看了听了当然是开心,现在都记得当时的心情,很是感动,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但强烈的自尊心不允许我掉泪。睡觉的时候都把花放到枕边,觉得小小的世界充满了爱,也相信这种爱产生的能量能把我治好。第二天,我奇迹的下床走动了,虽然只能跟蔫萝卜一样只能在家院子里走来走去,但手里一直握着那把花。每当有大人经过用哄小孩的口吻问:谁摘给你的?我就会把我生病以后阿吉给我摘回来花朵的事情从头给他讲一遍。大人再以哄小孩的口吻说:你阿吉对你真好啊?!听了甚是满足。

其实那把花当然是没有治疗感冒的作用了,但小小年纪的我却真的相信阿吉说的————可以让我病好起来,那应该是一种心灵上的鼓励和感动?还是可以被说成信念的东西?对小小的我却又那么大的作用!

 

直到后来我一直都很喜欢那种花,觉得很美,也一直单纯的觉得那是只属于老家,只属于我回忆的花朵。再后来才知道那是狼毒花,有些地区它被视为是草原荒漠化的一种灾难警示,因为周围的草本植物很难与之抗衡。

但它在我心里开出的花是美好的。同时也多么希望它不要将其他人的美好故事里的花朵扼杀。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ljh8520035 2012-11-20 18:31
然麻热恰!真好看!     
回复 Darji 2012-11-23 12:03
惹呀。 然玛热恰。
回复 Darji 2012-11-23 12:04
ljh8520035: 然麻热恰!真好看!        
惹呀
  惹玛热恰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7-5 08:37 , Processed in 0.053339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