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在】西藏的一天

已有 886 次阅读2012-10-6 19:48 |系统分类:见闻| 杂文

                                                            (1)

     天,还没有亮。东山上,还有几颗星星。这里是日喀则,这里是乡村农家。阿妈在牛棚挤牛奶,阿爸在厨房生灶取火,小孩在客厅熟睡着。不久,阿爸发动着拖拉机,等待给小孩做饼的阿妈。今天是秋收第三天,他俩又要去农场收割。灯关了,小孩还在梦中。天亮了,小孩醒了。只是,他不知,父母已割完了大片青稞。

     出门在外,我也不知,父母为我做了多少事。但我发现,他们在老去,因我而老去。

  

    路灯,还亮着。西山边,还有一小弧月亮。这里是拉萨,这里是18路公交车。车上,有转经的老奶奶,有捻珠的老爷爷,也有念经的年轻人。整座公交车,被经声笼罩着,好似一座经堂。今天是藏历十五。车窗外,转林廓的人格外多。鲁布站,到了。所有的人下车,忙着去拜那尊释迦牟尼佛。

    我不知道,他们这样的虔诚会得到什么。但我知道,世上有些东西并不能用得失去衡量。我也明白,我们总不能带着利益去掂量这个世界。

 

                                                              (2)

     太阳,刚出来。虽是初秋,窗上已结满了霜。这里是阿里,这里是驻村办公室。他早早的起来,准备今天的致富方法会。驻村一年。起初,用资金援助了不少村民。可援助,令受助的人不需劳作便获利,令本是懒散的人更有资本去安逸。最终,贫穷的人还是那么贫穷。所以,与其给他们钱脱贫,不如教他们如何生钱致富。

      在台上,给村民说教的他,如此的耐心。跟昨夜喝酒打麻将的他,差若两人。闲余时,自由奔放;工作时,认真严谨。喜欢,这样的双重性格。

   

     早九点,刚值完班。虽有太阳,可地上结满了冰。这里是那曲,这里是维稳值班室。一夜的值班,让她无精打采,还好可以睡一天。工作一月。起初,有点不适应,没有大城市那么方便,没有大学那般自由。可渐渐的习惯了,习惯了这宁静的小县,这一个人的生活。每天,自己做饭,自己散步。有空,给同学打电话,给家人报平安。

      原来,生活的美好,在于自我的安排和惬意,无关位置与物质。

  

                                                              (3)

   上午,第四节。今天,藏文老师换了发型。一进教室,就被大家起哄了。他们是高三五班,这里是高三教学楼。楼外,有几只鸽子在来回啄食。楼内,陈老师在讲单词,扎西老师在说牛顿定理。操场上,是八班的体育课。走廊里,是被罚站的调皮生。阳光照进书桌,格外的和煦。

   高中,美好的岁月。和一群人,奋斗着,付出着。有时候,付出比享受更幸福,因为有梦。

 

   午后,大聚餐。今天,扎西染了个黄头发。一进包间,就被大伙喧哗了。他们是大一,这里是高中同学聚会。聚前,姑娘们化了几小时的妆,小伙们刷了几月没洗的鞋。褪去了校服,每个人都那么有型。聚中,先是百威,再是拉萨;先是吹牛,再是游戏。时不时的传来干杯声,酒歌音。聚散,人倒瓶歪,乱室残桌。

   大学,自由的时光。和一些人,没心没肺地玩。只是,谁能读懂这玩后的愧疚心。这群父母心中的骄傲,亲人眼中的榜样。有时候,享受比付出更痛苦,因为良心。

 

                                                                (4)

    下午,卓玛茶馆,喝茶的人络绎不绝。桌上,三磅的甜茶,香而又甜。这里是他俩的常聚地。大学兄弟,踢球伙伴。工作调职,一个去当雄,一个去林周,可联系不断。那天,他俩喝着茶,说着大学琐事,讲着最近战况,鼓励彼此早日脱棍。真是,兄弟谈话,离不开女人。

   每个阶段,要是有一两个朋友。那么,老去时可与他们,回忆曾经,回味那些年。

 

     夕阳,乡间小道,背水的人有说有笑。远处,牧房的炊烟,青而又齐。这里是他俩的家。锅里,正煮着他爱吃的帕突。她打着酥油茶,等待他放牧归来。看了看窗户,山上还是没有羊群,她有点急了。爬到屋顶,才依稀看见,远处的他和羊群。牧羊进圈。抖完他的衣服,开始盛饭。而他拿着一些山上的贝母,叫她泡水喝,对身体好。今天,他又给她采药了。

     他俩,婚姻虽被父母包办,可却如此和睦。爱很简单,责任很关键,彼此很重要。

 

                                                                (5)

     黄昏,广场上,他们准备着音乐。星期六,今天有锅庄。那曲锅庄,舞姿优美,曲调丰富。跳着,跳着,人越来越多,已达三圈。灯下,每个人跳的整齐有律。既能健身又能欢快,全民锅庄,真是不错。在藏文化的长廊中,想必锅庄是传承的最好,虽然它只是一颗小星。仰望星空,满天璀璨。愿更多的星光普照高原。

     离开广场,走出安检。远处,音乐还在响,人们还在跳。

      午夜,酒吧里,形形色色的人。说好的,戒酒,可他又在碰杯。上次喝完便吐。第二天的难受,让他决定从此不喝。只是,今天听到有聚会,他又第一个赶到。酒不好喝,可喝着喝着就好喝了。酒不出事,可喝着喝着就会闹事。找朋友的麻烦,怎能袖手旁观。此刻,他又爷们起来了。第二天,后悔中的他,又决定不再碰酒。

     酒的危害,只有喝醉的时才会出现,可也只有清醒的时才能明白。酒后归来,已是凌晨。村民的拖拉机在响,路上的公交在停。又是西藏的一天,我们每个人的一天。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7-5 07:43 , Processed in 0.050853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