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关于北京香山藏族人的传闻及史籍记载(四)

已有 488 次阅读2007-1-20 19:50 |个人分类:如是我存|系统分类:文化

关于北京香山藏族人的传闻及史籍记载(四)
 
作者:陈庆英    来源:中国藏学网
 
    两次金川之役中被强迫迁移到北京及内地的金川藏人到底有多少,他们到京后居住和生活情形如何,当时应有详细的档册记载,但是现在已难以见到。不过,从一些诗文中仍有线索可寻。

    乾隆帝在香山所作《番筑碉》诗说明,第一次金川之役后在健锐云梯营有附居的专门修筑战碉的金川藏人,已如前述。乾隆四十一年四月二十八日,也即是举行金川之役献俘礼、处死索诺木等人的次日,乾隆帝在中南海紫光阁宴请阿桂等征讨金川有功的将领,乾隆帝写了一首长诗《四月廿八日紫光阁凯宴成功诸将士(有序)》:“绩宣西僰,洗兵波靖金川;凯叶南薰,锡宴筵开紫阁。旋跸举劳还之典,昨朝终解征衣;御楼受俘获之仪,诘旦全陈系组。念缴外栈穿冰雪,瘁以五年;指壁间米聚山川,成于百战。功宜懋赏,允兹晋爵加章;实称循名,遂尔图形系赞。繄此日同堂之恺乐,酬诸臣历岁之荩诚,酌酒亲颁,一酹露珠非易;承筐共拜,千缗赉亦奚多? 抚陈迹以增怀,难忘视昔;幸后来之继踵,益勉从今。六章讵曰侈文?亿载愿言偃武。 己巳班师原赦罪(已己之奏凯,非受降,乃赦罪。彼乃所属土司,逆命则讨之,服罪而赦之,安得与外夷相提并论,谓之受降哉? ),丙申宴凯信成功。樊崇甫以十年叛(郎卡自赦罪之后,未及十年,即侵扰邻境,念番俗构争乃其常事,遂置不问),莽布奚当六战雄? 蚕食狼贪终弗改,鸡连鲵取孰矜穷? 五年宵旰劳西顾,幸睹酬勋礼乐融。郊劳昨还晓受俘,礼应凯宴答功肤。修仪偃伯斯宜矣,夜雨朝睛有是乎 (廿七夜半后快澍渥霑,未晓而霁。夜雨朝晴最为难得,于盛典尤觉相宜)! 紫阁貌图俾绩显,金卮手赐按名呼(宴间,召将军阿桂、丰昇额,参赞海兰察、额森特,领队大臣奎林、和隆武、福康安、普尔普,并择其余劳绩茂著之人及军机大臣舒赫德、于敏中、福隆安等至坐前,亲赐卮酒,以示优眷)。疡瘢著处恫关切,念此何敢耀武吾? 美诺重征得重易,勒围多战信多劳 (初攻趱拉,虽经岁始平,及收复美诺诸境,则未旬日而蒇事。至促浸则层层险阻,赖阿桂不惮艰瘁,将士奋勇宣劳,每因难以奏绩,前后不啻百战)。讵予陇蜀无已望,念彼孽芽有籍薅。资哩卡了消雪窟,木思西里化冰嶆。而今都是光明境,屯戌相将事桔槔。上将归来是近臣(阿桂、丰昇额俱军机大臣兼领侍卫内大臣,其余亦在御前乾清门行走者多),国朝家法万年循。解兵笑彼一杯酒,示译欣兹满座春。夷乐宁须闢僸佅?俘歌合此奏童侲(阿桂等所俘番童有习锅庄及斯甲鲁者,即番中傩戏也,亦命陈之宴次)。鸿勋集矣雨暘若,祗恐骄生志倍寅。紫光阁峙液池边,为写战图廊展前 (紫光阁壁间旧列西师战图已满,昨岁展拓前楹以备绘金川战绩,命将军等具稿以进,择其事最大战最伟者绘之)。幸矣竟如操左券,嘉哉所赖掌中权。扬威擣险重无藉,橐剑弢弓合有然。五载劬劳信不易,一为欢喜一为怜。伊犁回部早成勋,又勒画图新旧分。讵我佳兵不知戢?柰其伏莽敢忘勤(索诺木济其父恶,蚕食邻封,与僧格桑狼狈为奸,背恩反噬,不得不声罪致讨。今幸成功,而追忆艰险,不啻痛定之思矣)。频思旧绩翻因戚,多出翘才继以欣(平定伊犁回部时所绘一百功臣,今存者不过十之一二,抚念慨然。今所绘功臣中世家子弟及新进之人颇不乏翘材,则又为之欣幸云)。湛露采薇重赋罢,益钦保泰敢云云”。

    此诗亦由乾隆帝亲笔题于《紫光阁凯宴将士图》上,但是略去了诗中的注释。从这首诗的注释中可以看出,阿桂等回军之时,不仅遵旨将大小金川的头人及其家属解送北京安插,而且带回了专习歌舞的“番童”,在紫光阁的庆功宴上就表演过川西藏族的“锅庄”舞及“斯甲鲁”(歌曲),具有地方民族特色的锅庄和斯甲鲁进入了清朝宫廷。香山金川藏人的后裔相传祖上过年节要专门进宫表演歌舞,显然是有根据的,表现的歌舞自然也就是这锅庄和斯甲鲁了。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6-1 06:55 , Processed in 0.050875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