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关于北京香山藏族人的传闻及史籍记载(三)

已有 426 次阅读2007-1-20 19:45 |个人分类:如是我存|系统分类:文化

关于北京香山藏族人的传闻及史籍记载(三)
 
作者:陈庆英    来源:中国藏学网 
 
    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因小金川土司译旺及其子僧格桑与沃日土司为仇械斗,占据沃日村寨,大金川首领索诺木等支持小金川,袭杀革布什咱土司,大小金川又联合攻占明正土司之地,并抗拒清朝官员的查办,乾隆帝遂决心派大兵前去征讨大小金川。
 
    清军经过一年多的苦战,于乾隆三十七年年底占领小金川,小金川土司泽旺投降,被押送北京,僧格桑逃往大金川。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初,清军分路进攻大金川,在木果木遇到顽强抵抗,大金川又派人鼓动已降的小金川番众“复叛”,截断清军后路。六月,清军在木果木大败,定边将军温福、提督董天弼战死,大营被焚烧,陷没文武官员及兵丁四千余名。乾隆皇帝大为震惊,为重振军威,彻底扫平大小金川,随即添派北京键锐、火器二营,以及吉林、黑龙江、伊犁、贵州、云南、湖南、湖北、陕西。甘肃各省驻军总计七万多人,以阿桂为将军、明亮为副将军、海兰察等为参赞大臣,分路大举进攻。当年年底,清军重新攻占小金川全境。
 
    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正月起,清军分路大举进攻大金川,这一战役打得比第一次金川之役更加剧烈残酷。金川番兵凭籍层层战碉,步步防守。八月,大金川首领索诺木将小金川首领僧格桑毒死,差头人绰窝斯甲带僧格桑尸匣及僧格桑之妾侧累及大头人蒙固阿什咱阿拉至清军军营乞降,阿桂不允,拘留绰窝斯甲不放,同时又诱俘小金川大头人七图安堵尔,一并押解入京。十月,清军合围勒乌围、噶拉依官寨,昼夜猛攻。金川在多次乞降不得的情况下,乃拚死抗拒。又经过一年多苦战,至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初,大金川力量枯竭,难以坚持,陆续有头人带领番众投降。对这些战至最后才投降的金川藏族人,乾隆帝在如何处置他们的问题上颇费思虑。乾隆四十一年正月丁丑的上谕中说:“至各路番人纷纷投出,其中大小头人俱复不少。此等番众,从前抗拒官兵,舍死固守,情罪均属可恶。直至兵临巢穴,计穷力竭,始行投降,非若大兵尚未深入以前陆续来投者可比。但番众皆系曾与官兵打仗之人,此时难以分其所犯轻重,且其抵抗官兵,固属可恨,而原其所以舍死坚守,尚知各为其主,亦复可矜。况为数过多,又系投降乞命,若尽与骈诛,实觉心有不忍。惟其中大小头人及其眷属,自不便仍留本处,应照前此平定准部时所有台吉、宰桑、德木齐等概行移徙例,妥为办理。但须趁官兵未撤之时,即为查明,于八旗及吉林、索伦兵凯旋之便,令其分队携带,押至京城,再行酌量分别安插。伊等既系投降,与党恶要犯应行献俘者不同,途中不便加以锁扭,惟当留心照料,毋致脱逃,并不动声色,勿使惊畏,方为妥善。但各种头人及其眷属为数甚众,其如何分别押带之处,著阿桂妥为核定,一面奏闻。至各处降番若移于他处编管,未免人多费事,伊等俱系娴于耕作之人,两金川又有可耕之地,现在凯旋后,两金川地方立汛安营,添设提督总兵等官,足资弹压,其应办善后事宜内原有随处耕屯之议,莫若即用此等降番就所在垦耕安业,尽力农功,各有将弁管束,久之可消其桀骜不驯之气,而令其交粮,亦省川省运粮之劳。惟是编立营屯,必须安设头目,当于随营攻剿之他处土兵内,择其出力者充当,既足以示奖励,又令他处之人管理,更不虑其故智复萌。至此等降番,饿乏已久,既欲令其耕种,自难以枵腹从事,着将军等量为赏给籽种、口粮,俾口食有资,自更安心尽力。
 
    将军等宜及此时早为筹办”。对于金川的喇嘛(实际上主要是本教僧人),乾隆帝在正月癸未的上谕中说:“至促浸喇嘛好用镇压,今所得舍齐、雍中两喇嘛寺,皆系喇嘛等念经之所,恐有密藏镇压物件,阿桂等应派细心诚妥之人,于寺内寺外及附近处所,凡有可疑之处,悉搜查刨挖,毋令存留。又攻得此两寺时,俱有喇嘛投出,此等皆曾为逆酋念经之人,断不可仍留该处,致番众等心存希冀,潜滋事端。况此辈在营非若壮夫之可以出力随攻,又毋庸籍其招致逆匪,留之亦属无益,应将所有喇嘛即用槛车拘解进京,并派妥员沿途严密管押,勿稍疏虞”。
 
    在正月乙酉的上谕中,乾隆帝又催促阿桂速办处理降众之事:“此等投降番众,难以深信,断不宜留于番地,致滋事端。屡经传谕阿桂,将所有头人等概行解京,其余暂令安插,俟办理善后事宜时,再为酌量妥办。今富德已将南路投番遵照将军等商办事宜,查办完妥,何以阿桂处转未办及奏闻? 该将军等此时自以围攻贼巢、筹擒逆酋为重,难于兼顾,然每日岂无片刻稍暇? 亦应将此等事宜,随时带办。况降番在营,聚集人多,难保其不乘隙生心。即逆酋等,未尝不思若辈为援助,自宜即速遣散,以善周防。虽阿桂前经奏及将降番男妇分别安插于十二土司之地,但陆续投出之头人等尚多,自应视其情罪轻重酌办。除应行献俘之犯,俟擒获逆酋等一并槛解,其余亦当如富德所办,将各头人先解成都拘禁,使军营更觉清肃,尤为妥善”。
 
    由此可见,在金川之役将近结束时,乾隆帝拟定了处置降人的办法,对索诺木等为首之人押赴北京献俘处刑,对投降的头人喇嘛等,不准留在原地,解送北京安置。对一般降人,则在金川编立营屯,给以种子口粮,令其种地交粮,并设官管理,这样就从根本上取消大小金川两土司。战争进行至乾隆四十年十二月二十日,大金川首领索诺木之母阿仓、姑阿青、大头人阿卜策妄、丹巴僧格等出寨投降,十二月二十八日,索诺木长兄莎罗奔冈达克出寨投降。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二月初四,索诺木跪捧印信,带领其兄弟莎罗奔(由此可知,清朝关于大小金川战役的文献中所记载的“莎罗奔”,并不是专指一人,而应该是藏文slob-dpon的音译,意为上师、导师,应是金川本教首领的一种称号,而拥有此种称号的金川首领不只一人)甲尔瓦沃杂尔、斯丹巴及头人喇嘛等男妇老幼二千余人出寨投降,第二次金川之役全部结束。二月初六日,由户部侍郎福康安率火器营及健锐营兵土押解索诺木兄弟等入京。二月初七日由副都统德赫布押送索诺木幼弟斯丹巴及其母、姑等进京。四月二十七日乾隆帝举行献俘礼,下令将索诺木兄弟等重犯凌迟处死,其家口年未及岁者永远监禁,其余妇女分赏厄鲁特、索伦三姓功臣之家为奴。

    由于第二次金川之役以大小金川彻底失败告终,在战争中及办理善后时,遵照乾隆帝之命有不少金川的头人及其家属被押解到北京,使在北京的金川藏人的数目增加不少,以致在乾隆四十一年出现了将他们编为佐领的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6-1 05:54 , Processed in 0.052489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