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关于北京香山藏族人的传闻及史籍记载(一)

已有 565 次阅读2007-1-20 19:35 |个人分类:如是我存|系统分类:读书

关于北京香山藏族人的传闻及史籍记载(一)
 
作者:陈庆英    来源:中国藏学网
 
  十年前,笔者在中央民族学院曾听到关于北京香山藏族人的传闻。据说,七十年代初,中国煤矿文工团的两位同志在西山一带采风时,发现红旗村、正白旗村有些农民会唱一种与北京地区民歌迥异的歌曲,歌词亦非汉语,询问其词义,则说是祖上传下来的,现在无人懂得。问其祖上来历,也说不清楚,有的说原是南方的苗族,与清朝打仗,战败被俘而来,有的人过年节要专门进宫表演民族歌舞,所以南方的民歌保留下来了,但现在都使用汉语了,所以无人知道歌词内容了。煤矿文工团的同志将他们唱的歌曲录了音,到中央民族学院遍询从南方来的各族师生,期望能确定这种歌曲究竟属于什么民族的。正好有西南民族学院的赞拉·阿旺同志,是四川小金川地区(今小金县)人,当时在中央民族学院古藏文专业进修班攻读,他鉴别出这种歌曲应是四川金川地区藏族的歌曲。此后,中央民族学院部分藏族师生曾到红旗村一带调查访问,了解更多的情况,认为当地有一部分农民是从金川迁来的藏族人的后裔,大约是清代乾隆年间两次平定金川时有一部分藏族被俘,被迁来此处定居。从当地附近山上建有金川藏族风行的石碉房,可以得到佐证。但是由于没有找到直接的文字资料证明,当地的人又坚持其祖先是南方的苗族,所以这一问题未能最终解决,许多疑问有待进一步探讨。
    《西藏研究》1982年第1期发表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黄颢先生的《略述北京地区的西藏文物》一文,在介绍护国寺。白塔寺、五塔寺、嵩祝寺、雍和宫、黄寺、香山昭庙之后,作者指出:“总之,北京地区有关藏族的文物古迹甚多,除去上述主要者外,还有一些值得进一步探讨的文物古迹。例如:房山县上方山兜率寺及其所藏藏文佛经;西山红旗村实胜寺有关金川事件的四体文《御制实胜寺碑》,西山红旗村演武厅及正白旗村附近山上建有金川藏族所修的清代藏式石碉房为攻打金川练兵之用;故宫雨花阁供奉的西藏佛像及其藏式装饰;故宫明清档案馆所藏的历代达赖、班禅向清朝皇帝呈进的大量藏文书信奏折;中南海紫光阁所绘的金川战图及功臣像;颐和园后山香岩宗印之阁附近的藏式红台建筑及碉房、佛塔;顺治、乾隆两帝分别宴请过五世达赖和六世班禅的南苑德胜寺;朝阳门内禄米仓以刊印汉藏文对照的西藏密宗图书闻名的密宗院,等等”。近年来,他发表了研究南苑德胜寺、密云番字牌村、法海寺的文章。但研究实胜寺及藏式碉房的文章还未见发表。去年,西藏文献资料丛刊出版了张羽新先生编的《清代喇嘛教碑文》,在《实胜寺碑记》的注释中对香山藏族碉房的来历、健锐云梯营的训练及实胜寺的修建作了说明,由于篇幅所限,没有展开考证,加以这一问题本来就比较复杂,注释中的说明还有许多值得补充和探讨之处(详说见后)。笔者对香山藏族碉房这一问题也很有兴趣,近年来在工作中注意收集这方面的资料,对香山藏族人的来历问题形成了一些粗浅的看法,故在张羽新先生的注释的基础上加以发挥,整理成文,不当之处,尚祈指正。
 
  《清代喇嘛教碑文》所收乾隆御制《实胜寺碑记》及编者所加注释如下:
   
  “去岁夏,视师金川者久而弗告其功,且苦酋之恃其碉也,则创为以碉攻碉之说,将筑碉焉。朕谓攻碉已下策,今乃命攻碉者而为之筑碉,是所谓借寇兵而资盗粮者,全无策矣,为之懑然。因忆敬观列朝实录,开国之初,我旗人蹑云梯、肉博而登城者不可屈数,以此攻碉,何碉弗克?今之人犹昔之人也,则命于西山之麓,设为石碉也,而简飞之士以习之。未逾月,得精其技者二千人,更命大学士忠勇公傅恒为经略,统之以行,且厚集诸路之师,期必济厥事。赖天之佑,大功以成。此固经略智勇克兼,用扬我武,酋长畏威怀德,厥角请命。是以敌忾以往者,率中道而归,窃恨未施其长技,有余怒焉。记不云乎:‘反本修古,不忘其初。’云梯之习,犹是志也,而即以成功。则是地者,岂非绥靖之先声、继武之昭度哉?因命择向庀材,建寺于碉之侧,名之曰‘实胜’。夫已习之艺不可废,已奏之绩不可忘。于是合成功之旅,立为健锐云梯营,并于寺之左右,建屋居之,间亦依山为碉,以肖刮耳勒歪之境。昔我太宗皇帝尝以偏师破明十三万众于松山、杏山之间,归而建实胜寺于盛京,以纪其烈。夫金川蘸尔穷番,岂明师比。然略昆明而穿池,胜侨如而名子,其识弗忘一也。《汉书》训碉作雕。碉为石室,而雕则若雕鹗之栖云者,皆非是。盖西南夷语,彼中呼楼居,其音为碉云。
   
  在第一次平定大小金川的战斗中(即大金川之役),莎罗奔凭借山高路险和石碉堡垒,给清军以大量杀伤。乾隆认为金川‘地险碉坚,骤难取胜’,因而参酌清朝入关前与明军作战的经验,‘因于京师香山(今北京西郊香山公园附近)设石碉,造云梯’,‘其筑碉者,即金川番兵也’,(魏源《圣武记》卷七)。乾隆十四年(1749年)第一次金川之役虽然宣告暂停,清政府彻底平定大小金川的打算并未完全放弃。乾隆认为‘已习之艺不可废,已奏之绩不可忘’,乃命将俘获的一部分大金川士兵和工匠在香山附近旧有碉堡的基础上,仿大、小金川的地形和石碉,再筑石碉,组建‘健锐云梯营’,训练山地攻碉部队。为庆祝大金川之役的胜利,同时也考虑到俘获到北京筑碉的大金川士兵和工匠 的宗教信仰,乾隆命仿清入关前皇太极在沈阳建实胜寺的先例。于香山石碉群旁建立了实胜寺,并亲制此碑文以为纪念”。
   
  可见注释者认为:1、在大金川之役进行过程中,乾隆帝即已在香山设碉练兵,筑碉者为金川番兵。2、1749年大金川之役宣告暂停,乾隆帝命将俘获的部分金川士兵再筑石碉,组建健锐云梯营。3、为庆祝大金川之役的胜利,同时考虑筑碉金川士兵的宗教信仰,建立实胜寺。对此几点须作如下补充。
   
  清朝认识川西藏族的碉房在战争中的作用,并不始自大金川之役。乾隆十年至十一年(1743—1746年)清朝用兵瞻对。已知藏族战碉难攻,川陕总督庆复在疏陈瞻对善后事宜时就说:“西番垒石为房,其高大仅堪栖止者,曰住碉,其重重枪眼,高至七、八层者,曰战碉。各土司类然,而瞻对战碉为甚。请每年令统辖土司,差土目分段稽查,酌量拆毁。嗣后新建碉楼,毋得过三层以上,仍令每年终出具印结存案”。在大金川之役中,金川的战碉更使清军损兵折将,寸步难进,清军将帅一筹莫展。乾隆十三年(1748年)二月川陕总督张广泗奏报:“上年因贼碉险固,一切攻碉之法,如穿凿墙孔以施火球,及积薪墙外围焚,贼皆防御严密,不能近前。彼时缺少大炮,惟掘地穿穴至碉底,多以火药轰放地雷,即可震塌碉墙。因拣调各厂矿夫,攻取曾达一碉,讵掘成,于穴中听闻碉内贼声,以为已到碉底,不意举发地雷,尚离碉二、三丈远,致未收功。复于木耳金冈之大碉,挖地道已成。令于穴中打通地上一小孔,看明已在碉内,即放火药轰击,乃系贼寨东北耳碉,虽经震塌碉顶,西南耳碉,亦冲破一孔,然正中大碉,止摇动而未顷倒。自此贼皆设防,各于碉外周掘深堑。此法不能再施”。外围战碉如此难破,使得清军无法迫近大金川首领莎罗奔等住守的勒乌围、刮耳崖。在此情况下,乾隆帝派往金川督师的大学士讷亲提出“以碉攻碉”的办法:“贼番因险砌碉,藏匿其内,故能以少御众,以逸待劳。今我兵既逼贼碉,自当亦令筑碉与之共险,兼示以筑室反耕之意,且守碉无须多人,更可余出汉、土官兵分布攻击,似亦因险用险之术”。乾隆帝对讷亲的办法大不以为然,认为“但攻守异用,彼之筑碉以为自守也,我兵自宜决策前进,奋力攻取。且用以破碉之人而令效彼筑碉,是亦将为株守之计耶? 碉不固,则不足恃,筑碉固,则徒劳众。若以此筑碉之力,移之攻取,破彼之碉,以夺其恃,不亦可乎?”讷亲提出的是长围久困的持久作战的方针,乾隆帝认为如实行这样的方针,“师老财匮”,兵费至钜,难以负担,而且“大兵聚久,变患易生。在因原居于无事之时,尚有一夫夜呼,仓卒四起之变,何况军中亲信仅百数十人,此外皆调发客兵及蛮司土卒,本非世受深恩为我心膂,浮寄孤悬,孰无室家乡里之恋? 而劳役不已,奏凯无期,版筑方殷,锋锐莫展,肘腋之虑,良可寒心”,因而断不可行。但是,乾隆帝也拿不出迅速破碉的办法,又不愿罢兵,最后想出用满洲兵云梯登城的办法来攻取战碉,正如乾隆十三年(1748年)七月癸卯的上谕中说:“朕意示弱罢兵以逞贼意,断不可为,而又实无制胜万里之能,因思满州旧有蚁附登城技艺,甚为便捷。因承平日久,未经演习。今已派大臣挑选八旗兵丁数百名,按期操练,务令纯熟,将来或可备攻击碉楼之用”。七月丁丑的上谕又说:“朕现在特派大臣,挑选精壮满兵三百演习云梯,即令伊等兼习鸟枪,俟其熟练,临期再挑选侍卫等于明春带领前往,以备率领官兵进攻之用”。由此可见,乾隆帝在香山设碉练兵实开始于乾隆十三年七,八月间,所练之兵,全为满州八旗的士兵,第一批为三百人,练习的是以云梯攻碉之法。至于当时筑碉的是否为被俘的“金川士兵”,没有明确的记载,尚难断定。七月癸卯的上谕中还说,总兵马良柱因作战失败被解送到京,乾隆帝面讯之后,“并暂留马良柱于京师,且不问其罪,令其量度贼碉情形,协同演习”。可见当时协助练兵、指示金川战碉情形的,其实是曾在金川作战的清军自己的将领,魏源《圣武记》所说:“其筑碉者,即金川番兵也”,是指后面的情形。同年九月己卯乾隆帝的上谕中又说:“朕思我朝满兵素称勇敢,身临行阵,惟有捐躯效命,奋勇先登,从无退缩。若续派满兵数千前往,必能速奏肤功。现今虽于八旗前锋护军内挑兵一千名,操演云梯,但为数尚少。著再择汉仗好者一千名,合为二千之数”。几天之后的十月壬午,“大金川所调满洲兵五千名,自京起程前赴军营”。可见乾隆十三年七月至九月香山设碉练兵。其实只训练了云梯兵一千名,并非乾隆帝《实胜寺碑记》中所说“未逾月,得精其技者二千人”。乾隆十三年(1748年)十一月,乾隆帝新派的经略大学士傅恒离京出征,次年正月,金川首领莎罗奔、郎卡乞降。乾隆帝看到金川一时难以彻底征服,指示傅恒接受金川投降,班师回朝。此次大金川之役结束,莎罗奔、郎卡仍统大金川,免其赴阙谢恩,更无押解战俘回朝的记载。甚至莎罗奔、郎卡请求选送番童、番女各十名进京代其服役,也为乾隆帝所拒绝。当时被清军带回北京的,只能是个别投降清军后曾为清军效力而又不便在原地安置的金川士兵。小金川土司泽旺之弟良尔吉、大小朗素等在清军占领美诺时投降,但良尔吉私下与大金川联络,暗通信息,泄霹军情,被傅恒在军中处斩,大朗素及其徒众被清军安置在成都喇嘛寺内,不久病死。小朗素在良尔吉被诛后,带领士兵帮助清军,颇能出力,四川总督策楞请求将小朗素发往西藏,交与达赖喇嘛,令其仍作番僧,并咨驻藏大臣严加约束。乾隆帝认为小朗索是曾经出力之人,不应如此对待,“小朗素无可安插,不若令其来京。如伊愿作喇嘛,即令为扎萨克喇嘛。京中庙宇甚多,如章嘉呼图克图、噶尔丹锡勒图呼图克图、济隆呼图克图等,不一其人,讲习经典,亦属便易。如愿还俗,当授以家室,给以二、三品职衔品级,以示优奖。此时策楞等已回成都,可令其传唤小朗素到省,即以大学士公傅恒之意,面加询问,并将已经奏明种种加恩之处,详悉晓谕。伊若必欲赴藏,则听其前往,如愿来京,着一面奏闻,一面委员护送前来。俾众土司知曾经出力之人,即蒙格外施恩,优加录用。庶人心皆思奋勉,是亦鼓励番众,永辑边疆之一策”。经询问后,小朗素表示愿意赴京,清朝派员护送,行至西安患痘症亡故。不过小朗素的随从,当有被送到北京的。
   
  第一次大金川之役结束后,乾隆帝确实并未完全放弃彻底平定大小金川的打算。他下令在香山练兵的战碉之侧,建实胜寺,以纪念平定大金川的胜利,同时将从金川归来的习云梯的满族士兵组成“健锐云梯营”,在实胜寺的左右建屋居住,“间亦依山为碉,以肖刮耳勒歪之境”。也即是修建金川式的战碉,模拟金川首领居住的刮耳崖、勒乌围的自然环境,供兵士演练。此时,确实有投降的金川士兵及工匠参加筑碉工作,并依附于健锐云梯营居住。《日下旧闻考》卷七十三录有《乾隆十五年(1750年)御制赐健锐云梯营军士食,即席得句(有序)》一诗,其序言说:“朕于实胜寺旁造室庐,以居云梯军士。命之曰:健锐云梯营,室成居定。兹临香山之便,因赐以食。是营皆去岁金川成功之旅,适金川降虏及临阵俘番习工筑者数人,令附居营侧,是日并列众末,俾予惠焉”。诗中说:“犹忆前冬月,云梯始习诸。功成事师古,戈止众宁居。实胜招提侧,华筵快霁初。餕余何必惜,可以逮豚鱼”。由此可见,实胜寺建成时附居于健锐云梯营的金川降人工匠数量并不多,说乾隆帝“同时也考虑到俘获到北京筑碉的大金川士兵和工匠的宗教信仰,乾隆命仿清入关前皇太极在沈阳建实胜寺的先例。于香山石碉群旁建立实胜寺”,不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形,是后人的误会。再从宗教方面看,根据祟德三年(1638年)国史院大学士刚林所撰的沈阳《实胜寺碑文》记载,“至大元世祖时,有喇嘛帕思八用千金铸护法嘛哈噶喇,奉祀于五台山,后请移于沙漠,又有喇嘛沙尔巴胡土克图复移于大元裔察哈尔林丹汗国祀之。我大清国宽温仁圣皇帝征破其国,人民咸归。时有喇嘛墨尔根载佛像而来,上闻之,乃命众喇嘛往迎,以礼舁至盛京西郊。因曰:‘有护法不可无大圣,犹之乎有大圣不可无护法也’。乃命工部卜地建寺于城西三里许,……名曰莲华净土实胜寺”。可见沈阳实胜寺并不是像乾隆帝所说是纪念大破明军十三万众于松山而修建的,而是纪念破林丹汗、获护法嘛哈噶喇像而修建的。但无论如何,实胜寺是佛教寺庙,无可怀疑。乾隆帝在香山所建的实胜寺,应当也是供有嘛哈噶喇的佛寺,故乾隆帝的诗中称为“招提”。而金川降人的宗教信仰与此不同,虽然金川亦有喇嘛、佛等用语,但其流行的宗教实为本教,大金川之役时莎罗奔寄给绰斯甲布土司的信中说:“我促浸(即大金川)与你绰斯甲布遵奉的是桑结灵巴楞则恩喇蔡衮珠尔佛爷所传的遗教,两家修的庙宇、供的佛像都是一样,你想我们促浸要是灭了的时候,你绰斯甲布还能得好么?……传这雍中奔布尔的教,就只是我促浸与你绰斯甲布两家,我们两家要是灭了的时候。这雍中奔布尔教就完了”。对于金川奔布尔教与黄教的区别,乾隆帝也是清楚的,第二次金川之役后,乾隆帝即命将雍中喇嘛寺拆毁,将其木料、铜瓦、金顶等一并运回北京。乾隆帝还说:“若奔布喇嘛传习咒语,暗地诅人,本属邪术,为上天所不容”。所以难以想象乾隆帝是为了金川降人的信仰而建实胜寺,我们应该认为乾隆帝是为了让云梯营将士供奉佛像及护法嘛哈噶喇而建实胜寺的。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6-1 07:50 , Processed in 0.058196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