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寻找安身立命之地(转载)

热度 1已有 3028 次阅读2013-1-1 16:16 |系统分类:见闻

作者:杨国强

      在三十年经济增长之后,消费主义正在成为现代中国引人注目的社会现象之一,而与消费主义相对应的,则是存在于个体和群体之中的浮躁、焦虑、彷徨、紧张,其间的极端,则化为戾气。因此,向路人询问“你幸福吗”,常常成了一个难以用简洁明了的语言作回答的问题。幸福需要静气,而消费主义不是静气,浮躁、焦虑、彷徨、紧张也不是静气。人生不能宁静自有种种因果,而以文化为视角作观察,则其间的大半都在于精神上找不到一个可以安顿身心的地方。这种安顿身心的地方,今人称作精神家园,而古人称作安身立命之地。精神家园和安身立命之地,指的都是文化之深入内心而化为支撑。
 
      传统中国治理天下,政治治理同时也是一种文化治理。概而论之,以中国疆域之大,人口之多,一个地方和另一个地方的语言、风俗、地形、气候、物产之多态多样和各不相同,能够使之相互凝聚而联为一体的,靠的都是彼此共有的同一种文化。由于共有同一种文化,则南北东西之间虽相隔万水千山,而秦晋吴越自能长在因文化而相认,因文化而沟通,因文化而呼应,因文化而绵延之中。两千年中国的统一,本质上是一种文化的统一。与这种文化统一相对应的,是地方倚重风俗。儒学尚礼治和礼教,以“道学政”之一体为理所当然,因此政治常常依傍文化,而文化之重心即在风俗。
 
      《后汉书》说童恢做地方官,“吏人有犯违禁法,辄随方晓示。若吏称其职,人行善事者,皆赐以酒肴之礼,以劝励之。耕织收种,皆有条章,一境清净。”说刘矩做地方官,“一以礼让化之,其无孝义者,皆感悟自革。”在这些实例里,治理就是教化,“劝励”和“化之”都是在用文化为地方造风俗,而后是人在风俗之中,便是人在文化之中。自汉代之后,这种力行教化的地方官被称作“循吏”,西方人说中国的士既有贵族的品格,又有传教士的品格,若就循吏所表现出来的自觉的文化意识而言,其一意力行确乎近于传教士。
 
      由两千年历史的总体作评说,当然是地方官未必都能治理如同传教,但循吏成为一种范式而教化成为一种职责,由此形成的制束,又会使地方官常在一种既定的走向之中而不能轻易忘掉“劝励”和“化之”。因此两千年间王朝起落来去,而地方社会则始终以风俗为秩序,以风俗相维系。以文化造风俗,本义在于以是非善恶立价值,于是而有人生的责任和意义,于是而有人心的安宁和平静。
 
      今天的中国正在社会转型之中,社会转型因现代化而起,又以现代化为归宿。然而比之1970年代和1980年代之交曾经非常具体而历历可数的“四个现代化”,三十年来的各自诠说,和种种诠说之间的彼此互异,又在使现代化之为现代化歧义纷呈而日益朦胧。而与知识人的这种以脑力劳动作钩深致远相比,生当这个过程之中的大众由直观而感知的现代化,恐怕大半都是面对纷至沓来的种种变化而不得不全力应变和不断应变。
 
      三十多年来,日行起居变,医疗制度变,教育制度变,传播媒体变,交往方式变,代际关系变,市场法则变,这些了无止境的变动使人得到了很多东西,也使人失掉了许多东西,使人在接受种种陌生东西的同时又不能不放弃种种熟悉的东西。而其间之尤其动人心魄的,是一种技术的突破和制度的改变,常常会打碎一批饭碗而造出另一批饭碗,与之相因果的便不能不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和个体职业的迁徙无定、方寸之地的起伏无定。
 
      就一面而言,这个过程里的每个人都在促成变化,就另一面而言,这个过程里的每个人都在被动地应变。而与此一路伴随的便是彼此扞格,以及由这种扞格派生的浮躁、焦虑、彷徨、紧张。其要义所在,都是身在变动之中而没有一种可以归依的价值来解说人生的圆满和不圆满。以此为反照,则精神家园和安身立命之地,都是旨在为剧烈变动中的中国社会提供一种稳定的东西、长远的东西和可以自我升华的东西,使人在盘点当下的时候还能想到过去和将来,使人在满足自己的时候还能想到别人,使人在扞格的时候还能想到高尚,使人在风雨交作之日还有可以期盼的阳光灿烂。这些都是价值的意义之所在。然而在中国人的历史文化里,价值之为价值又并不仅仅是一个阐说和宣讲的问题,而是一个知行合一的问题,一个以教化造风俗的问题。
 
      潘光旦曾说,“人的本性中最可以鼓励我们的一点,是他在好榜样的面前,能够受到感动”。因此移价值为风俗和移价值入人心,主要靠的是榜样。他说“好榜样的由来不出三条路”,一是“过去的贤人哲士”;二是“在权位而从政的人”;三是承担了“师道”的人。潘光旦以人性之能够感动说价值的传播,又把教化归结为榜样,都于平实之中表达了深刻。时至今日,网络已造成了一个处士横议而言人人殊的时代,但留心看去,其间能够一时传遍八方而致万人群起共鸣的,常常还是能够使人感动的人和使人感动的事。因此,若以潘光旦的话为仍然可信,则用感动传播价值和立榜样以造风俗,除去留在历史记载中的“过去的贤人哲士”,责任最重的便是“在权位而从政”的官员和实际上承担了“师道”的知识人。而今日以文化建设影响社会和大众,在电影、小说、戏剧、博物馆和文化产业之外,还应有身为榜样的人所做出来的知行合一。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Thokme 2013-1-7 16:26
   言之有理!支持!
回复 lijiacairen 2013-1-11 12:41
Thokme:    言之有理!支持!
谢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6-1 06:36 , Processed in 0.051062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