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魂归何处?

热度 13已有 4819 次阅读2012-8-14 16:33 |系统分类:见闻

 

 

(一)西宁
 

    对于自己出生的城市,似乎没有更多的感情色彩,在我观念中真正的故乡是华锐西部然纳莫草原上的黑色帐房、是玛央贡巴背后无尽的林海。西宁,不过是我出生的城市,没有更多留恋,若说印象,大多是模糊不清的片段,我将尝试着将它们串联......
 
    冬日里我异想天开想吃冰棒,母亲在寒冷的夜晚用她温柔的手在铁碗中盛满自来水缓缓放在窗外,第二天一早,当我看到昨天碗里的水已变成坚硬的冰块时,小小的脑袋里充满了疑惑,而母亲则在一旁平静的看着她的儿子将冰块敲碎放入嘴中,并用一种饱含幸福的疑惑眼神看她。
 
    单位大院的煤堆常常激起我图伯特血液中的征服欲望,与一大群小伙伴在煤堆战场上结束战争回家的时候,除了眼白与顽皮一笑时的牙齿外,父母差一点怀疑这个小黑孩是否走错了家门。

    自幼就讨厌幼儿园里的老师和那种囚徒般的生活方式,于是当母亲将我送到幼儿园大门口的时候,我便拔腿狂奔,母亲则在我身后紧追不舍,当母亲抓住我的时候,也恰恰你是幼儿园放学的时间。
 
(二)北京
 
    除了大,很难找出一个合适的词汇来形容这座我生活了近三十年的城市。北京并非我的根,更非我的故乡,对北京的一切却有着如当地人般的熟悉,但这熟悉并不温暖。在北京,我开始成长,从小学到初中,从高中到拥有属于自己的办公桌。
 
    北京很方便,同时也很繁琐,拥挤的人流与车流总会锻炼人的耐心与容忍度,这里冬天寒冷,夏天炎热。令人奇怪的是无数怀揣理想的人都喜欢在这里寻找自己的舞台。虽然他们还要学会适应这座城市土著含糊不清的口语与目空一切的白眼,但他们乐此不疲。我一直坚定的清楚自己的归宿不属于这里,若不是造物弄人,我不会选择生活在异域北京,因为这里实在太大,大到让你忘记了自己究竟是谁......
 

(三)兰州
 
    兰州的四年生活是一种洗礼,我喜欢这座黄河边面条状的城市,难得的是这种喜欢保持至今。在这座城市我学会并懂得了独立生活的含义,也学会了享受孤独,四年时间,不长不短,却经历了从青年到成年的痛苦蜕变。
 
    虽然地处西北,但兰州却是远近闻名的瓜果之乡,而独特的地域环境也造就了兰州独特的文化模式。若按城市的规模而言,兰州不大不小,非常适宜生活。兰州的书店远远多于这个城市规模所能匹配的数量,它们各具特色,无论是纸中城邦的规整还是凤栖悟的雅致,都会颠覆人们对西北城市缺乏文化氛围的传统意象。值得一提的是我的打口文化启蒙也源于这城市,非主流、乌鸦、电子商贸城都曾让我在摇滚的海洋中体会肾上腺激素分泌的快感。若干年后,当我离开这座城市,才听到兰州本土乐队“野孩子”的音乐,虽不及时,却也回忆无穷。
 
    五泉山树木茂盛,以五眼泉水而闻名,置身其中,品尝泉水冲出的三泡台,仿佛置身于沙漠中的绿洲;白塔山干涸雄烈,于碑林遥望整座城市,亦如立于巨人肩膀而无所畏惧。

 

    榆中县的夏官营镇,这快荒凉的土地令许多初到此地的南方学生刹那崩溃,而我却充分的享受着流放式的大学生活,在白虎山中的防空洞中探险是我与同学少有的娱乐项目,而到县城饱餐一顿后趁着夜色乘坐班车返校途中的种种故事似乎已经愈加模糊了......
 
(四)成都
 
    如果说西宁是出生、北京是成长、兰州是飞跃的话,那么成都则是一种平衡。这座潮湿到发霉的城市带给我的记忆大多是与痛苦相伴随的,这痛苦让我第一次懂得了只要付出就一定有所回报的老生常谈。
 
    短暂的快乐来自于这里的朋友和每次从市中心回到武侯祠时心中若隐若现的踏实与亲切,成都朋友们的喜悦常令我忘记自己发霉的鼻子与阵痛的气管,感谢我在成都的所有朋友们在我最艰难的时刻给与我的帮助。同时感谢我在成都遇到的四位堪称伟大的学友兄弟(小诺、小改、小扎、小彭)
 
    成都西北的昭觉寺可算我的精神避难所,虽然寺中花园里的麻将声令我体悟到人间佛教的无处不在,但至少我的心是平静的。某次,在夕阳余晖中的大雄宝殿前我顿悟了所谓人到中年的平衡真谛,不知所措的午夜我梦到的却还是故乡然纳莫草原上正肆无忌惮奔跑的孩子背影......
 

(五)拉萨
 
    严格的说,拉萨与其余的城市不属于同类,但她正在发生改变,正在步入所谓城市的行列。我热爱这座闪耀金色光辉曾经或未来的城市,撕心裂肺......
 
 
 
(六)没有结束的结束
 

    父母总讲他们怀念故里,根在草原却出生成长在城市的我陷入一种无法自拔的痛苦,我的根又在哪里?我的思念又将向何方?我不愿以一个异域的城市人自居,但又未曾出生在草原享受自由的童年时光,每到藏历新年身穿藏装置身于高楼林立的都市,总感到些许的失落,天生自由的图波特人生活在都市丛林中,这一概念让我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滑稽,我们已经习惯于在差异中寻找平衡,陷入的却是平衡后的无尽失落。
    

    我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地点,只希望死后的灵魂能够循着祖先的祈诵声,找到真正的归宿......

发表评论 评论 (19 个评论)

回复 gxp1201 2012-8-14 18:34
这种城市的变革是当今一种全球性的话题。
回复 凉恭弘美 2012-8-15 09:34
我热爱这座闪耀金色光辉曾经或未来的城市,撕心裂肺......
或字用得传神,分享了。
回复 chochola 2012-8-15 11:22
记得以前您说兰州像油条,隔了几年,变成面条了~~
回复 liuxl666 2012-8-17 01:49
没想到你在兰州生活过啊,一曲黄河使得这个城市卓然而不群。
回复 potala 2012-8-19 23:32
兰州,成都,北京本来不错,后来却成了数一数二的污染城市。
拉萨,斯楞本来很美,可是,后来产生了另一种污染,真可怕!
回复 potala 2012-8-19 23:59
榆中县的夏官营镇,我在夏官营劳动过一个月,几乎每年都要去,那时我在西北民族学院上学。夏官营:这里是宗卡嘉宝(宗卡王)的冬季居住地,夏天在斯楞和隆多(西宁和乐都)。当时,图伯特与外部的边境界线,还是延续唐朝时双方会盟划定的国界:清水河。那个时候,贺兰山的名字叫西山,不远处就有牦牛城。
回复 potala 2012-8-20 00:04
钓鱼台没有会盟划界,条约碑文吧?
回复 WANMACAO 2012-8-20 09:31
不管走到哪里,我们永远都是高原的魂、、、
回复 ximulayu 2012-8-20 11:58
  
回复 lijiacairen 2012-8-20 13:29
ximulayu:   
您老终于重出江湖了,热烈欢迎
回复 iamhere 2012-8-22 15:32
分享了,“一高一高嘎哇走摘,一高一高丫头跟摘……”
回复 阿琼彭毛多杰 2012-9-4 09:21
分享了  看你文章是一种享受   好久到西宁    到时一起去同德
回复 lijiacairen 2012-9-4 22:11
阿琼彭毛多杰: 分享了  看你文章是一种享受   好久到西宁    到时一起去同德
哈哈哈,来了肯定找你三,现在还不能确定,如果来第一站肯定是西宁,到了西宁肯定找你,这次一定要好好喝一场
回复 阿琼彭毛多杰 2012-9-5 16:00
lijiacairen: 哈哈哈,来了肯定找你三,现在还不能确定,如果来第一站肯定是西宁,到了西宁肯定找你,这次一定要好好喝一场 ...
兄弟期待你的到来!
回复 geyang 2012-9-13 10:56
去过很多地方,最喜欢的还是拉萨!
回复 拱坝河畔 2012-9-22 22:03
老师啊  你的散文、随笔写的很美啊    顶
回复 Caramel 2012-11-2 13:56
哈哈,您所居住过的西宁,是我的家,我生在那长在那。

可是父母的家乡却让我异常的喜爱,我爱农村的田地、树林。我爱牧区的帐房、羊群和一望无际的草原,不论去了哪里,都对那里非常想念。

北京,是我上学的地方,除了大,我也没有别的词形容它。

兰州,是我现在生活的地方,觉得总是乌烟瘴气,马路上的车见了人便猛加油门。

成都,是我参加培训的地方,让我感觉每天的皮肤都像喝了水一样。

拉萨,是我心灵的故乡,虽然没有生在那里,却对它有种特殊的感情。

我也和作者一样,走过很多地方之后,还是最想念自己的家乡。

因为在内心深处,自己的家乡,永远是无可替代的。

拜读了,废话比较多,(主要是因为,我认为我们去过的城市近乎一样,觉得有缘)

请谅解。
回复 lijiacairen 2013-5-5 15:38
拱坝河畔: 老师啊  你的散文、随笔写的很美啊    顶
拱坝河是什么地方啊?阿若
回复 雪的女儿 2013-12-18 13:47
拜读了,能深深的体会到你热爱家乡,热爱土伯特,感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6-1 07:15 , Processed in 0.057967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