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老一辈儿——时间的囚徒

热度 1已有 42 次阅读2020-7-31 11:17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文学

老一辈儿

               ——时间的囚徒


昨夜,风呼呼地在外头吹着,像是要把这泛着泪点的世界撕个粉碎。眼睛有些模糊,将发着光亮的“砖头”置于枕边,却没有合眼,想着奶奶白天时对我坦言的那些历史,许久,陷入在夜晚的漩涡中,无法自拔。


时间,好似一束从虚无中发出的光波,就算是细细深究,你也难以发现人类为何会被禁足在这长短难以定论的波段之间,但却非常奇怪地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囚禁于此。每个人,从出生那天,当稚嫩的啼哭声婉转于天际,或许就已注定成为时间一辈子的囚徒。


这个社会上被明面刻露且有标准审断的只有两种人,“罪犯和普通人”。罪犯,简而言之即使囚徒,整日困就在牢笼中,望着那方寸大的窗口,畏缩在一米不到的阳光下,这是体制内的囚徒,也不难理解。可当你躺在床上细想思考时,却会发现有好几个无形的枷锁牢牢地套在你的脖颈间,不沉重,但却可以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时间的枷锁便是其中之一。


窗外大雪飘飞,而屋内,是一个二十岁的年轻小伙与年年逾花甲的白发老人。


“奶奶,1956年后的历史你是否记忆犹新”我好奇地不知是如何想起这话题便问道。


声音或许太低,你凑过耳朵,大声地回答道一句“啊?你说什么?”。


我重复到刚才的问题,声音也是提高了好几个分贝。问完时,你只是低下头思考着,像一尊古佛般,我看着你的侧影,不由地在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敬畏。


“那时嘛,已经记不清了”奶奶说着,看向窗外,外面,雪花纷乱,一切都被缓慢地埋没在大雪中。


“好好想想嘛,奶奶,这个我要写一份关于历史的论文的”,当然,写作业是假,了解当时的时势才是真。奶奶听到,便挺直腰板,望了望我,开始讲述。


“那时我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很多事情的确记不得了,依稀清楚的,是那会儿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家里的铁具被村里的领头了人儿收了去,原本的小学,被改成了食堂。人们开始一口一个公社公社,上头的领导也是整日说着美好的生活即将到来之类的话,却不能在家里做饭,甚至是生火都会被拉去暴打。后来也记不清是哪一年,村里死了很多人……”说到这,奶奶便没有再往下讲。


“那您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变化吗?”我继续问道。


不知道,只是上头的人怎么搞,我们也就跟着干奶奶说着,便低下头将手中的佛珠重新归到起点。而我因为没有在初高中的历史课上睡大觉,对当时的时事原因是比较清楚的,便开始一一将所有的原因讲给她。而后,直到黑夜的帷幕降落在这高原,我都在听奶奶讲述那时候的历史,那段让人沉住呼吸的历史。


夜晚,回到家中,躺下,看着天花板上的花纹,陷入了思考。


时代,不过是人们对时间的一种认识,有些人将时代虚夸为一种责任,渴求所谓的时势造英雄,而有的人身处时代洪流,却被万般蹂躏,到头来被永远地埋没于洪流当中,真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不过说到底,这两种人都是时间的囚徒,在人为酿造的“时代洪流”下,他们有不一样的态度,但在宏观世界的视角下,他们不过是在做着垂死的挣扎,而更可悲的是,这份挣扎也是因为一小撮站在顶端的人的游戏,他们可以凭借几纸公文,便掀起一阵腥风血雨,而腥风血雨当中,便有怀揣责任感,坚信所谓的时势造英雄的蠢才,也有随波逐流,苟且安生的普通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也终将变成后人口中的“老一辈儿”,而到那时是时代的蠢材,自认为负有一种引领的责任感;还是作为普通人苟且安生,走过这荒诞不经的世界,就且另论吧。

 


2020年7月27日

于青海玉树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WANMACAO 2020-8-7 10:47
有些历史是惨痛的,不提则好,提则心痛。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8-10 07:39 , Processed in 0.055912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