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朝圣者 (短篇小说)

已有 96 次阅读2020-5-14 09:43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文学| 小说

朝圣者

       朝圣,是一段远行,是一番征程,亦是,一次从心所欲的救赎之路。

       我们每个人,行走在自己的人生路途上,扮演着各自的角色,坚守着不同的信念和原则,不管这段路程充满着何种的艰辛和困难,都将一鼓作气地砥砺前行。

       我们,亦是人生路途上的 “朝圣者”。

 


(一)

         晨光一点点鲜活,环绕在浓郁树林的雾气,也开始在太阳强烈的照射下,一片一片的消失了踪影。山脚下的一户户人家,也在这大自然微妙的变化下,升起了一股股袅袅炊烟,开始了自己平常的一天。但是和往常不同的是,铁匠多杰的家中,一大早,就显得比以往格外的热闹。

       “卓玛,你把我的袍子放哪了?” 说话的,是铁匠多杰的妻子,她叫仁青卓玛,在这片几十户的狭小地区里,是出了名的厉害,不单单是说她拥有不同于村里其他女人娇艳身姿和相貌,还有她那有名的倔脾气。

       “不是在那个柜子上吗,我昨晚临走不是告诉你放在哪了吗” 回答的,则是邻居达娃,她也从一大早,便起床加入到这喧哗吵闹的氛围中。说起达娃,也算是一个苦命的女人,几年前自己的丈夫为了能多赚一点钱,夜以继日的跟着建筑队,干着拉水泥的活,也许是过度疲劳所致,在一次和工友干一桩输送水泥的活时,由于一时的松懈,站在后门和铁板间的空隙里,被急速下落的大车后门砸中,当场就不幸离世,也是因为这,铁匠多杰和他的妻子,对自己的邻居达娃很是仁慈和宽厚,平常村里有什么资助和帮扶,多杰都会替她去申请。

        古旧的木门,伴着“滋~”的开门声,让外界的阳光照进这灰暗的房间里,此时,铁匠多杰站在门口。

       “还没准备好吗?大家都在等你们俩呢”,多杰说道。

       “好好好,马上就好了,急什么急啊”仁青卓玛不耐烦地回答道。

           说起铁匠多杰,他也算是整个村子里最有才干的,年轻时,因为英俊的长相和能够弹得一手好琴的才华,把村里和邻村的姑娘迷了一大片,后来因为父亲病重,他也没有像以往那般风流下去,而是潜心在家照顾家人,同时也认真学习了父亲给他留下的一手好活,那就是冶铸铁器的好技术,因其技术高超,也是在这片地区享有盛名。后来父亲病故,他也按照父亲临终的遗愿,娶了仁青卓玛作为妻子,和平常人一样,平平凡凡得生活在这片土地。

        “好的,那你们两个快点啊 ”  多杰说着用略带责难得眼光看着自己的妻子,但是仁青卓玛却埋头找着自己的东西,没有抬起头看多杰。

        达娃看到,急忙回答道,“嗯好,马上就好了,不会让大家等太久的”。

       “好,那尽量快点” 多杰说完,便摇着头走出了房间。

         不一会儿,仁青卓玛和达娃收拾完,拿着各自的行李,朝着门外和大家回合去了。

 

 

(二)

 当仁青卓玛和达娃到达客厅时,几乎每个座位都坐着人,所以,她俩只好站在一旁。看着这场面,不由得变得严肃起来。

“什么时候出发?”发问的,是坐在靠近炉火旁的扎西,他是铁匠多杰的舅舅。

“过几天就出发,所以今天想着一大早就把大家召集在一起,询问各位长辈的意见”多杰回答道。

舅舅扎西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多杰啊,我知道你准备这趟远行的朝圣之路,是想帮你父亲圆满他最后的愿望” 说到这,围坐的人们齐齐地转头看向铁匠多杰,此时,多杰的眼中已热泪盈眶,他想不由得低下自己得头,看着这苍老的土地,霎时,一股悲伤得往事涌上了心头。

“阿爸,山的那边是什么呀”,此时,多杰还是小时候,他和父亲漫步地走在一个山头上,轻轻地赶着自家的牛群。多杰的父亲听到,轻轻地抱起自己的儿子,指着遥远的天际说,“山的那头,就是尼玛拉萨,那里有金碧辉煌的布达拉宫,世外桃源一般的罗布棱卡,宽广壮丽的雅卓雍措,那是藏王松赞干布的帝都,是盛世吐蕃的王朝”,多杰听到这,激动地说道 “长大了,我一定要带着你,去往山的那边”。

古屋下,青灯旁,年老多病的父亲拉着多杰的手,交代着他,在他离开以后,如何为人处世,如何顶天立地,而身旁的多杰,一直紧紧的握着父亲的手,听着父亲的话,眼中的泪水早已模糊了视线,在所有的重要大事交代完后,父亲突然缓缓的说道,“我这一辈子,也就这样过去了,未曾想过要给自己留下什么遗憾,但终究是落下了,那就等下辈子吧,下辈子再去了却这桩心愿”。多杰听到这,赶忙擦了擦眼睛,说道  “阿爸你还有什么遗愿,我一定会在往后的时间,尽力去替你完成”,父亲缓缓的说道,“尼玛拉萨”。这时候,多杰才恍然大悟,自己以前口出狂言要帮父亲办成的事,却到了现在也没能想起来。一个人最难过的,莫过于做出的诺言未能付诸实践,况且,还是自己对父亲。

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瞬间,涌上了多杰的心头,他想到自己的父亲,想到曾经给他的承诺,想到过往的一切,他想大声地哭出来,但是他没有,他用手轻轻的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抬起头,说道 “我知道,各位都对这趟远行的路途,充满了疑问,但我想说,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是我考虑了很久,在和我的妻子认真商讨后,才做出的抉择,所以,不管路途多么艰辛,多么曲折,我将都会在之后几天时间里,充分准备,然后出发”.

紧接着,多杰问道 “所以,有谁想加入,一起想着我们心中的日光之城,出发。”

众人听到这,讨论也开始激烈起来,不一会儿,一个一直在角落抽着鼻烟的老人站了起来,说道,“各位都知道,我无儿无女,清闲快活地活了大半辈子了,但是今天,我想做出一个抉择,那就是和多杰一起去拉萨,我不想碌碌无为地过了一辈子后,然后糊涂地离开人世,即使是死在了路上,倒也是无愧于我这一生了”。说完,朝着多杰点了一下头,多杰也礼貌微笑地鞠了一躬。

这位老人,就是铁匠多杰的叔叔才旦,就像他所说,无儿无女,一辈子也算是清闲快活了,但也是一位忠实的佛教徒,每个月都会给寺庙敬献棉薄之力,在多杰小时候,也是非常疼爱他。

“好了,还有谁吗?”多杰问道。

“还有我” 说话的,是出了名的酒鬼洛桑。众人听到,顿时不由的笑起来,不时有几个不懂事的年轻小伙子开玩笑地说 “拉萨有你喜欢的好酒吗” 说完,引得旁人也开始笑起来。

不一会儿,洛桑说道 “我知道可能会引起大家的笑话,但我早已经准备好了”,听到这,大家开始慢慢的安静下来,只见洛桑紧接着说道 “我知道这趟远行不是一般人能够克服的,尤其是这中间的种种艰辛,但是如果我能够到达尼玛拉萨,那么我一定会在佛祖面前戒酒,从此好好的生活,而路上的种种苦难,就当是对我自己的历练吧说完,大家开始被眼前不同于以往的洛桑给震住了,也开始对另眼相看,而那些嘲讽他的年轻小伙子,也开始打心底里佩服他。

“不错,就像洛桑所说,这段远行的朝圣路途,中间充满的所有艰辛,都是上天对我们的考验,而三宝的加持会让我们到达最终的目的地,我相信,我不会后悔,我们都不会后悔。还有谁吗?”

“我”,“我”,“我”,顿时,大大小小十几个人加入了铁匠多杰的队伍中,大多数都是年轻壮盛的小伙子,铁匠看着眼前热闹的场面,心底默默地对父亲说道 “阿爸,你的心愿,我一定会替你完成的”。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中黑色的帷幕缓缓落下,朦胧的夜色开始降临,人们也相继离开,,只剩下铁匠多杰和妻子仁青卓玛,还有邻居达娃。

你也早点回去吧多杰朝着自己的邻居达娃说道。

嗯嗯,好,那你们俩也早点休息,不要再为那件事吵了,等到了拉萨,一切都会变好的达娃说着,便朝着外面大踏步的走去,临走时回头看了一眼仁青卓玛。此时,仁青卓玛目光呆滞的看着地面,好像有很多烦心事一般,在达娃说完那句话时,目光也逐渐变得暗淡下来。

 

 

(三)

炉内的火苗开始慢慢然起,屋子里也开始变得暖和起来,多杰平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的妻子仁青卓玛忙碌的样子,眼睛逐渐变得湿润起来,其实,他自己并不想这样对待自己的妻子,在这之前,村子里几乎所有人都对多杰如何疼爱自己的妻子赞誉有加,直到几个月前得知那份检查结果,所有的一切也开始从那一刻,慢慢的发生了变化。

多杰和仁青卓玛结婚已经快六年了,和很多家庭一样,到了一定时间,他们也希望得到一个孩子,一起认真的将其抚养长大,然后看着和很多同龄的孩子,一起欢快、的走进校园,而他俩,则是满眼幸福地看着孩子,心中是说不出的喜悦和感动。但是,这么长时间,都未能如愿,多杰也因此一次次地向活佛和莫巴(藏区的占卜)请示,祈求上天能够开恩,圆满他俩的愿望,但是,终究是没有。直到前几个月前,多杰陪着自己的妻子一起去镇上的医院做检查,然后得到了那份“不孕不育”结果。从那以后,多杰的梦也破碎了,妻子仁青卓玛也是伤心欲绝,但是多杰一直安慰自己的妻子,害怕为此她会做出什么傻事,不过家里的其他人却开始对仁青卓玛“另眼相看”,邻居达娃知道这件事后,一直对以前待自己如亲姐妹一般的仁青卓玛感到惋惜,但是和其他人不一样,她一直鼓励和引导自己最好的朋友,因此,时不时的,就会到多杰家来,悉心照料和开导自己的姐妹。

这也是多杰执意要去拉萨朝圣的原因之一。他希望这段路程的艰辛,以及到时候到达拉萨以后,朝拜所有活佛和寺庙的功德,能够为他带来福报。

而此时,他看着自己的妻子的背影,即使是家里的其他人待他没以前那般的热情,但她依旧勤勤恳恳的,每日都为家中的琐碎小事而担忧,依旧不辞辛苦地忙忙碌碌。他终究是爱着她的,就算这辈子没有孩子,还有下辈子呢,多杰这样想着,慢慢得站了起来,将妻子拥抱在自己的怀中,说道,“没事,就算没有孩子,那又怎么样,还有下辈子呢,下辈子,我还会娶你”。此时的仁青卓玛,还处在一时的懵圈当中,不过他听见多杰说的话,心里早已嘴角轻轻的上扬,因为她知道,即使其他所有人待她不好,多杰也依旧会疼爱她。

“我知道,你会永远的爱我,但是我也知道你执意要去拉萨的原因不单是为了我们的父亲,更是因为我俩的事” 多杰听到,看了看怀中的妻子,只见她紧接着说道,“我理解的,我也会支持你的决定,会与你一起跋山涉水,不管多远的远方” 多杰听到这,眼眶比之前更加的湿润,这个在别人看来有着暴脾气的女人,他要用一生去爱护。

第二天,天还蒙蒙未亮,就有人敲着多杰家的门。

“咚~咚~咚~”。

此时的多杰,正在睡梦当中,但是没过多久,那一阵阵的敲门声,便让他从自己甜美的梦乡中惊醒。

“谁啊,一大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多杰一边擦拭着自己的眼睛,一边抱怨着。朝着门那边走去。 “吱~”,这是一扇年代久远的木门,说起“年龄”,应该是有三十几年的时间,但是,此时的多杰顾不上这个声音有多刺耳,年代有多久远,他只想快点见到这个一大早便吵醒别人的家伙,然后顺便把他骂一顿。

“哎,怎么是你啊,仁增”,眼前,站着一个肥头大耳,天庭饱满的男人,他便是村里的屠户,说起他,大家都是唯恐避之不及的,当然,主要是因为他的职业,人们不免会心生畏惧,难有好感。而此刻,这个人就站在多杰的眼前。多杰·看到是仁增,不免吸了一口凉气,刚刚的抱怨也烟消云散。

“怎么了,仁增,有什么事吗” 多杰语气平缓的说道。

“嘿嘿,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昨天晚上和人侃大山时,听他们说你要去拉萨朝圣,所以,一晚上没睡,想着一大早就来给你说说” 仁增说完,还半开玩笑地说 “本以为一大早吵醒多杰兄,会把我骂一顿,嘿嘿,还是你人好呀” 人增说完,还把手放到多杰的肩上。

“噢噢,原来是为了这件事啊,没事” 多杰说完,脑中急速的运转了一番,紧接着问到 “所以,你也想一起去吗?”。

“对啊,想了一晚上,你说我现在也是一个人,没什么牵绊,如果这次能够有这份福报,去仰瞻布达拉宫的宏伟,朝拜三大主寺,那我从此也就洗手不干了,安心地安度晚年”仁增说着,多杰也从他眼中看出那份真诚。

嗯嗯,好的,既然你已经做出决定了,那就好好回去准备一下吧,路上会有很多的艰辛,你也应该知道吧

“是的,不管路上有何种的困难,我已做好准备,况且你看我这健美的臂膀,壮硕的身材,能难倒我吗” 仁增说完,大笑了起来。多杰也被他的幽默感逗笑,是啊,路途很是漫长,他们需要走上一年多的时间,才能到拉萨,正中间如果有能够带来欢乐的伙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好好,既然这样,那就早点回去吧,我们过几天就出发”多杰说道。

好的,多杰兄弟仁增说着便转身走了。多杰看着他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远处,看着那个变得越来越小得身影,心中升起一股复杂得情感。是啊,过几天,他便要离开这片土地,踏上一个路途充满各种困难的征程,但既然决定了,那么不管怎么样,他都会心定不移地走到终点,多杰想着,便慢慢的关上了门。

 

                                                                                                     (四)

        几天之后,他们集合在多杰家的院子里,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那是发自内心的,是在做完一个了不起的抉择后,对自己予以肯定的微笑。而在此之前,他们拥有各自的角色,或是遭到旁人恶语的酒鬼,或是年过花甲的迟暮老人,或是艰守活寡的苦命妇女,或是手沾血液与罪孽的屠户,或是为自己已故的亲人了清宿愿和身怀执念的男人,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因为他们即将踏上心往已久的远行,即使路上充满着何种艰难的关口,他们都已做好万全的准备,即使会有人反对,有人批评,都不会影响到他们,因为,那是信仰,那是抉择,是一群人,自我救赎的拼搏。

          挥手,告别,踏上了,那段远行的征程。

          此刻,他们怀着同一个目标和信念,拥有了一个新的身份,那就是“朝圣者”。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5-30 19:49 , Processed in 0.051414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