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刚尖翁琼2018年自选诗十二首

已有 181 次阅读2019-1-4 10:34 |系统分类:文学


习惯在苦难上倒土


世界浑身长着嘴

赞美、励志、揭露、批评…

唯独缺了一双耳朵

侧听苦难的耳朵


我们看到的耳朵

已丧失了该有的特质


它是佩戴金子的、银子的、白铜的

耳环的塑料模特,是大火里

残存的尚有原状的灰烬


它与求助声音无关

与那串起感同身受的链索无关


自此,习惯在苦难上倒土

努力将其埋葬,试图将其

烂在地下——仿佛从未有过


第2首:致多儿

 

不想再用空洞的字词来赞美你

也不想再写些轻盈的小诗来抒情

眼前的景致是父辈们用心培育的

跟我何干,反倒无意留了几道疤痕

不太确定那古旧的血脉

有几根在我身上舒展、活跃

大山继续沉默,河水放慢了流淌

而你的疼痛像烈日下裸露的地表

暴晒后干裂,范围逐日扩大

再也藏不住了,你不愿诉说的现实

我愿是潜伏在你伤口附近的

一支笔,记录里有你踉跄的呼吸

 

多儿: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境内的一个乡镇名

 

 

小镇姑娘

 

远远就看见你在街角

却要假装不期而遇

说一句:“我们好有缘哦!”

 

如此轻描淡写的示爱

惹得整个小镇在抖肩发笑

 

小镇只是小镇,简单的只有一条街

却因为你,我要经历纵横交错的十字路

闯过了红灯,错过了绿灯

 

多年后,轻轻歌唱小镇

小诗里频频写下小镇

那是在重温散落的青春小调

暗想回到小镇就拥有了天地

 

 

河水变得浑浊了

 

河水怎么变得浑浊了

在这寒风凛冽的冬季

没有暴雨、没有泥石流 

疑虑加重了心脏的负荷

 

排除了一切自然的可能之后

人为是所有可能中最靠谱的因果

 

我逆河而上,看见一辆挖掘机

在清理夏日洪涝之后的河道

用水泥和沙石修补冲毁的乡道

 

 

游乐园

——给龙珠的一封信

 

游乐园,出没在单纯的体验里

 

对面是一处只供幼儿玩耍的乐园

面积不大,项目有限

但孩子们几个小时后还在活蹦乱跳

仍能看到最初的喜悦在他们脸上

 

在这外面,大人们讨论着各自的孩子

他的性格,爱好,还有掌控不了的淘气

 

也谈到生活,聊出了一些怨气

因为大人们经营的乐园

项目很多,面积过于宽泛

他们的性格,爱好,淘气却无处满足

 

大人们没法跟孩子一同踏足乐园

那是浪费时间,毫无意义

重复着: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在他们看来单纯的体验极具危险

容易成为《皇帝的新装》里的那位小孩

 

孩子,游乐园是大人们荒诞不经的理想主义

又使漫想插上翅膀的陌生的怀念

 

 

我的念珠不见了

 

我握过你,佩戴过你

是祖辈们遥望夜空时最美的笑脸

是我在孤独地面对黑暗时紧拄的拐杖

上面有我的汗味、有我的泪痕

 

眼前是一条没有桥的江河

狂风迫使我渡过这湍急的河流

不得不将你摘下藏进岸边的石堆里

断绝了与诸神之间所有的通信

断绝了朝阳照进屋内时的身影

 

几年后,才知晓那条河上搭建了桥

这下才想起藏在石堆中的念珠

或许被人捡走了,或许风吹雨打变样了

一个午后酣酣入睡前,我在犹豫

 

天快要黑了,匆匆跑到对岸的石堆前

不,那里已经没有了石堆

我的念珠不见了,真的不见了

那是我颓唐时的荣耀,窒息时的空气

 

落魄地提着沉重的脚步回来了

看到屋里飘荡着颤栗的笑声

我心神惶惶,我日渐衰老

为何要听信空洞大风的怂恿

 

 

读诗

 

好几首一口气读了

读懂的没有一首

心想:诗不该这么读

 

后来,一首诗读一天

或读到懂的那一天

焦急跟着日子仍在胸口打结

 

一天说道:“读诗就像读人

看得多了自然会明朗”

在灰色隐蔽的眼神之下

藏有一双飞往美好生活的羽翼

——都是可以理解的

 

救赎

 

当世界正值青春换发的模样

谁的遗产却只剩残垣断壁

你恰如其时地成为唯一的

朝阳和灯塔

 

苦难的路上遇见了你

 

八万四千法门对应八万四千种疾病

你慢慢医治着一个遥远的丑陋的幽灵

 

往后的日子里,意志仍向现实投降了

每每失魂落魄时,才记起月光般的过往

那些凌乱的誓言又渐渐整体起来

 

仿佛无尽的摸爬打滚

是一生的真相,“一劳永逸”

欺骗了多少条脆弱易碎的生命

不该有这样的词,它只会害人

 

请你洞悉我的疾病,洞悉我.....

——向你祷告,我颇感做贼心虚


重生

 

头破血流,又或摔得鼻青脸肿

这些是所能想到的最坏的结果

内心对探险的渴望还不见消散

挑逗下一个念头继续向它靠拢

 

一种不顾一切的力量

促使伤口完成最后的惊险动作

顺畅的呼吸和微笑是最美的驱动

灰暗隐蔽的角落已云雾散开

 

二十几年的屈服和忍气吞声

再也藏不住一颗在暗处使劲的种子

附著的青苔和污泥渐渐脱落

那热气腾腾的召唤宛若一杯茶

 

天地如此清澈,那些空灵的云雾

还有简陋的房舍,活在你干淨的视野

 

 

迷失

 

有一首诗足够让我们站立

只是面前深沉的漆黑的沟壑

左右晃荡的我

如何握紧山道上攀缘的栏杆

 

 

藏得太深了

 

像平静的湖面深藏暗涌

你藏着眼泪与渴望

迫使,抑或主动地减去

当年为之骄傲的羽翼

 

过去理直气壮的械斗

使你避开了所有眷顾

现在看来那些以为的伸手

只是虚假的易撤的扶手

 

在这凉风习习的秋夜里

藏一份愧疚和执着

像冬麦一样撒在诗的田野

与来世的夏日一起灿烂

 

 

走不出的缺口

 

那些粉墨登场的杀戮

还是为正义的胜利?

会给满心的流放和背负

找到一份合理的理由?

 

需要多深多广的温柔

从寄存的尘世看见美丽

不带哀怨 由里向外

 

而我,不敢跟伊笑脸盈盈

害怕将爱情穿了底

害怕短暂的邂逅

会是日后永久的顽疾

 

看着那段缝缝补补的缺口

——久久伫立

孤零零地舔舐血脉

被冰冷的大漠淹没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6-17 14:33 , Processed in 0.025228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