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跨次元】《哆啦A梦》之风之使者与蒙藏文化圈

已有 917 次阅读2016-2-26 20:57 |个人分类:二次元VS三次元|系统分类:影视| 动漫, 哆啦A梦, 蒙藏文化, 二次元

作为对二次元几乎完全没有关注以至于快要和同龄人因此产生代沟的家伙,即使偶尔会接触到二次元,大概触发的也是极其三次元化的联想。而鉴于笔者已经因病入膏肓而打算自暴自弃的强迫症,更是造成无法抑制自己偶尔冒出考据癖。因此专门设定该分类,供自己就某些此类感慨乱放厥词,并以此阐述歪理、建立邪说。——写在前面。
※※※
事实上,虽然笔者从来不看日本动漫,但毕竟成长于一个盛行“代表月亮消灭你”、“看我的曲线射门”以及“去吧,皮卡丘!”的时代,因此对于一部分经典作品,至少还是有所耳闻的。其中《哆啦A梦》即属此列。虽然没有正式看过动画或者漫画,但也知道大概角色以及主要情节风格,并且笔者认为《哆啦A梦》属于日系动漫当中难得一见的三观非常正、理念非常可取(尤其相比于传说中的某些夹带私货动漫作品)的作品。因此作者尽管对日漫缺乏兴趣,但并不排斥对该动漫中某些内容进行讨论和分析——以上废话完毕。
首先引起笔者注意的是偶然间无意在网上看到的一张大概是海报或者宣传的图片:

众多角色的服装十分富有……蒙古风情。好奇之下,遵循“知之为知之、不知百度之”的指导思想,笔者百度此名为《哆啦A梦:大雄与神奇的风之使者》剧场版动画,发现果然从服装到背景的确十分蒙古,而且还有一个主要角色即类似风族首领继承人的角色,名字就叫“铁木真”(泰姆金)。至于动画当中的反派第二Boss,名字同样是极具蒙古色彩的“乌兰达”(巫朗达)。但是搜索其他相关讨论,又发现笔者固然不是一个人,但也同样有相当一部分评论表示,认为风之使者的背景疑似西藏或者香格里拉。至此,笔者的考据强迫症被彻底触发。

首先探讨风之使者当中的服装,毋庸置疑,是相当明显的蒙古风格服饰,或许细节略有差异,但整体风格基本确定,对比如下:

动画中红衣服的就是“铁木真”。动画中的铁木真有一个妹妹名叫“阿春”,而据元史载,史实当中的铁木真确实有一个妹妹贴木伦。同时,动画中多次出现许多风车的画面,在笔者遥远的记忆当中,去内蒙呼伦贝草原旅游时,的确看到过风车阵列的景象。反而在藏区笔者几乎没有关于风车的记忆,而且比起蒙古服饰,角色服饰与藏装的区别显然不止一星半点。不过,在《风之使者》当中,藏族元素也并非不存在,譬如暴风雪以及风雪中的牦牛:

牦牛首领名叫“雅库”,接近“yak”(གཡག་)的发音更加说明这是一群牦牛无误……又比如风族人手一个的风轮:

  特写

在《风之使者》当中,外观令人想起转经筒的风轮是用于操纵风系魔法力量的,可用于攻击、防御、交通、日常生活等等。不过风轮虽然外观类似转经筒,但使用方法上还是有个相当本质的区别——动画中的风轮都是逆时针旋转的。

另外,风族与岚族的一个主要交通工具形状也与藏族传统牛皮筏神似:

      

该工具由风力驱动,功能大约类似于……哪吒的风火轮?

为什么好像啰嗦如此一大堆还没有真正进入正题……好吧,正题就是,笔者不知道《哆啦A梦》原作者藤子·F·不二雄或《风之使者》制片人对藏族文化、蒙古文化或通古斯文化体系有无研究,只是隐约觉得《风之使者》当中许多设定,似乎的确有蒙藏文化圈之元素的痕迹。蒙古族宗教文化主要分为两部分,较东部的区域有萨满教,而偏向西部的区域则以藏传佛教为主。在动画对反派第二Boss乌兰达的描述,字幕显示是“岚族的法师乌兰达”,而其中“法师”在日文原声里发音为“萨满”。与此同时,乌兰达制造怪物“玛福加”的过程,则令人想起苯教当中的仪轨。因此,岚族具有萨满教以及苯教色彩,不过当然不能因此断定风族与岚族的冲突等同于佛苯之争,毕竟风族并没有体现出明确的佛教色彩。并且事实上,尽管岚族的许多仪式带有与苯教相似之处,岚族对暴风雪的利用也确实令人想起早期修炼苯教之后召唤(?)冰雹复仇的米拉日巴,但动画中对岚族的描述是“妄图支配风”,这一点实际上并不完全符合苯教或萨满教当中自然崇拜的观点。

酷似苯教咒术师的乌兰达与疑似萨满跳大神的岚族众:

    

如果将风族和岚族对应为格萨尔当中的“岭国”和“魔国”,从存在形式上似乎更为贴切,但力量对比以及战争情节则不能够对应。虽然岚族的状况与魔国有一定相似,都是原本并非邪恶只是被洗脑蒙蔽的喽啰以及代表邪恶的幕后反派大Boss,但岚族力量一定程度上强于风族,且风族并没有一个格萨尔式的英雄领袖。事实上,动画中风族最终胜利更多强调团队协作以及小人物的力量,且具有相当的科幻色彩。动画当中,反派最大的Boss是一位来自22世纪的博士。22世纪的考古学者斯托姆博士为了一个挂饰上关于“玛福加苏醒”的预言,乘坐时间航行机来到动画情节发生的时空背景下促使预言实现,意图让地球按照自己的安排运行。但博士的计划被风族众人以及主角们所破坏,斯托姆博士最终被时空警察逮捕。

至于动画中的挂饰,虽然也有民族风格,但却没什么明显典型之处了。

总而言之,动画的主要观念仍然偏向于日本式的“武士道”精神以及西方式的“凡人英雄主义”,即面对比自己强大得多的对手仍然坚持奋斗,以及最平凡的小人物在肩负起英雄的责任时也同样可以成为英雄。除此之外,时空警察这一设定,也折射出一定的规则意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即强大逆天的反派最终仍要受到时空旅行法规的制裁,这一观点也更接近欧美的罗马式法制体系。但就动画背景设定以及角色而言,的确具有明显的蒙藏文化元素,带有强烈蒙藏文化圈的色彩。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1-20 15:36 , Processed in 0.027303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