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云中记》为了忘却的纪念(三)

热度 1已有 136 次阅读2020-2-27 11:16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读书

       (

如诗如画的的《云中村》失落在岷江里,从这个世界消失了,这是大地的应力,但更让人失落的是云中村人随着融入现代生活方式,信仰也慢慢的丧失,尤其是迁移到移民村后,他们身上没有一点云中村的味道,不再祭祀山神,不再供奉祖师像,女人用的自制动物油脂换成了超市里香气袭人的头油随着远离传统的农耕文化,远离万物有灵的山神、水神、林神,以及依附在大地的生灵和“最后一个祭师”的消失,更与古老传统文明断裂。正如《云中村》写道:有一天,村长突然对阿巴说:“阿巴,我们是不是云中村的人啊。”

 一个千年信仰苯教,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形成的具有族群特质的云中村人,将蜕变成失落传统文明的现代人。他们的后人还知道山神阿吾塔毗吗?或许,就像《云中记>中余博士与祭师阿巴的对话。余博士说”大地上所有的东西都不会消失,只是换一个样子。”阿巴说:“如果是那样,那云中村的鬼魂就不会消失,我想他们会重新找到寄魂树。”

 

(七)

《云中记》我觉得有些情节或人物塑造上或许以另一种方式表述更契合我作为读者的理解。就像”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莱特。”

主持法事的老喇嘛人物形象的塑造。

云中村是一个千年信仰苯教的藏族村落。苯教能传承至老喇嘛哪里,应该说一脉相传的法脉从未间断

喇嘛是藏民对得道高僧的尊称,是藏民族宗教信仰至高无上的上师。许多苯教寺庙的喇嘛的传承是世袭的家族传承,即便不是世袭的,也是通过不断学习苯教的经文,不断修行(闭关)苯教的教法,不断提升自己的修为,最终得到信徒的认可。喇嘛作为宗教传承者,藏民神圣信仰的弘扬者,不是一般的信徒,是博览群经,见多识广,宠辱不惊的修行人。对自己的信仰不仅仅是虔诚而是坚如磐石。

“政府反对封建迷信,反对牛鬼蛇神的时候,来庙里的人越来越少。世道变了,老喇嘛不再到庙里主持法事,甚至庙也空了,大殿漏雨,泥塑的神像都倒塌了,两三年后,寺庙变成了学校. 时势所迫,可以理解。

喇嘛和阿巴的祭师父亲,是云中村仅有的两个宗教执业者。喇嘛不再去庙里了,是主动选择。阿巴的父亲不再祭礼山神,安慰鬼魂,却是被迫的。我觉得也可理解。毕竟阿巴的祭师父亲去世前,当时宗教活动政府还没有开放。

政府开放宗教活动后,老喇嘛依然没有从事宗教活动,这就不合常理。

宗教政策开放后,在老喇嘛在世的十多年里,难道说作为信仰苯教的云中村的村民不做法事?人去世后不进行超度吗?如果要,谁来主持?如果让外来的喇嘛念经老喇嘛情何以堪。

十世班禅大师说过:“寺毁了可以修,经毁了可以印,佛像毁了可以塑造,但是大家的信仰没有了,就没有办法了。”

藏民族是全民信教,信仰是根深蒂固的,信教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云中村是千年信仰苯教的村落,村民信教有需求,宗教政策又开放了,老喇嘛重操旧业是水到渠成的事。

共同的信仰,祭师阿巴为了“履职”能献身自己的事业。难道老喇嘛的境界不如一个半吊子的祭师

 

《云中记》写道:老喇嘛去世前,跟阿巴一个人说了话。

“其实,喇嘛讲的也就是些老年间的事情。喇嘛交代的事情也没有那么复杂。他是告诉阿巴,将来慰鬼施食时最不能漏掉这三个地方。”

 

假如《云中记》中写老喇嘛时,写阿巴的祭师父亲去世后,政府开放了宗教活动,作为云中村仅有的宗教执业者,他继续从事宗教活动,同时,他让自己的孙子学经文,还有其他的一些孩子;在老祭师的儿子阿巴恢复记忆后,他虽然不懂祭礼山神和招魂的仪轨等,但他教会了阿巴祭师学藏文,让他懂得经文,学会经书的咒语。岂不更好。

 

再者,半吊子的祭师阿巴是否可以让他以真正祭师的身份回归云中村完成祭礼山神和招魂的使命。我觉得苯教的祭师如果不会经文不懂咒语,一知半解就去祭祀安魂,即便是摇鼓击铃施食,也是对山神和亡灵的不敬。

 

其实,我认为政府能把苯教祭师认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可能性很小。

羌族的释比是羌族尊奉为是可以连接生死界,直通神灵的人。释比可以是家族传承也可以是师徒传承。苯教祭师与羌族的释比有异曲同工的通灵能力,但羌族的释比已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而苯教祭师不大可能列入非物质文化传承人。

羌族的释比的职能具有不可替代性,具有唯一性。只有释比才能从事羌族的宗教法事活动,才能调节羌族的人、鬼、神三者之间的关系。其实绝大多数藏区信仰苯教的地方,祭师的职能是可以被苯教寺院的喇嘛丶堪布或经师等替代的。

再者,像羌族的释比、苯教的祭师这些特殊的宗教执业者,“讲课的大学教授专门为他辅导. 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传承只能是家传承是师徒传承,而不是大学教授能传授的。也不是通过政府举办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班的培训就能学到的。

《云中记》中的苯教的祭师阿巴在地震前让他当“半吊子的祭师是可以理解的。虽然他没有得到父亲的言传身教,但他具有当祭师的基因或先决条件,政府由于文旅发展的需要,让他参加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培训并拿到证书;但地震后,当他决意要回归云中村完成祭礼山神和招魂的使命,我觉得他完全可以在移民村四年期间真正向其他村落信仰苯教的祭师潜心拜师学艺,经文学咒语学会各种仪轨。

 阅毕《云中记》,唯愿像云中村一样古老而美丽的村落不再从世间消失,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人们安居乐业。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WANMACAO 2020-3-11 09:35
唯愿像云中村一样古老而美丽的村落不再从世间消失,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人们安居乐业。
回复 热务游子 2020-3-11 11:41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4-7 14:18 , Processed in 0.069802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