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因对雪线的爱而铸就的《雪线》

已有 313 次阅读2018-7-24 11:22 |系统分类:见闻

因对雪线的爱而铸就的《雪线》
——读顺定强长篇小说《雪线》有感

顺定强先生是个羌族,却写出了一部反映安多藏区社会现实生活题材的长篇小说《雪线》。作品洋洋洒洒20余万字,从构思、选材、人物刻画、情景描写等都围绕着雪线下的牧场和那一个叫冬窝子的地方来展开叙述。确实,特定的时间,特定的环境、特定的人物,对顺定强先生驾驭文学的能力和功底提出了挑战,但他以对雪线的爱和极大的毅力以及耐心,在雪线下实现了自己的文学创作梦想,完成了这部成功的长篇小说。令人佩服。
作为读者,我在钦佩顺定强先生痴迷的文学情结的同时,也对他的创作精神钦佩。其实,对于他敢于选择和创作如此题材的作品我倒并不意外。因为,他在雪线下的安多藏区工作和生活了20多年,见证和参与了雪线下的安多藏区20多年的时代变迁和社会进步,从而对安多藏区尤其是雪线下的那些父老乡亲们有了深厚的感情。可以这样说,大学毕业就被分配到雪线下的安多藏区工作的顺定强,是安多藏区的生活滋润了他成长,是安多藏区的阅历丰富了他的人生。仅此一点,就足以证明雪线下的生活是他长期积淀的力量在作品《雪线》中像火山爆发一样从雪线下喷涌而出,从而使这部作品给人以大气而酣畅,浪漫而壮美,真实而含蓄的感觉。读完这部小说,总有这样的感觉:从某种意义上说,小说主人公钟国强的情怀其实就是作者本人的情怀写照。
雪线,是一个地理概念,是一种气候的标志线。藏族人对雪线并不陌生,雪域高原终年不化的皑皑白雪就是雪线之上的地域。但《雪线》里的雪线,作者要表达的是合二为一的雪线。一条雪线是自然的雪线,一条雪线是现实生活中的雪线。这二合一的雪线既是雪域高原冬窝子藏人的生存线、生命线,又是他们的爱情线、信仰线、生活线。无论是自然的雪线还是现实生活的雪线,对生存在雪域高原冬窝子里的安多藏人来说都注定是艰辛的。
雪线所写的时间跨度是20年,甚或更长的时间,即主人公之一钟国强从自治州州委宣传部下派到雪线下的嘎溪县,到以高票当选自治州州委常委调离期间,在雪线下的安多藏区整整工作了20多年。
时光荏苒,光阴如梭。20年的岁月,钟国强从一名有理想有抱负有情怀有责任担当,接地气的有志青年,成长为党的优秀领导干部,他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岁月留在了雪线下的安多藏区,雪线下牧场上生息繁衍的父老乡亲与钟国强结下了雪山做证的纯洁深厚情谊。小说里刻意强调钟国强是援藏干部,我倒觉得他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援藏干部,而是蜕掉援藏标签的真正意义上在雪线下培养和成长起来的优秀领导干部的代表。
作品中另一位主人公甲央泽真是雪线下一个典型的牧民形象。《雪线》里所有的人物都是通过甲央泽真来塑造和串联的。甲央泽真的坎坷命运和现实人生,也是雪线下牧民社会生活的客观真实反映。
读完《雪线》我们就不难发现,作品中的甲央泽真是一个有虔诚信仰的牧民。雪线下牧场的自然和现实的生存环境造就了在这种生存环境下独特的甲央泽真。甲央泽真可以放纵自己的情欲甚至可以不负家庭责任的迷失自己,在痛苦和迷茫中迷失自己的人生道路,但终究信仰至上让他又回归雪线下那片广袤的土地,并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归宿。然而,雪线下的那些安多藏族女性的真善美,爱恨情仇,喜怒哀乐,都是通过甲央泽真的情人和爱人,被作者表达的淋漓尽致。甲央泽真的初恋情人德吉拉姆敢爱敢恨,为爱可以付出一切;甲央泽真的妻子英措对爱忠贞,对家庭尽心尽责,任劳任怨。她们俩都渴望爱情,无论在雪线下还是在雪域之外,都虔诚地守望着幸福,但以她们为代表的雪线下的女人们不同的命运构成了雪线下藏族妇女或悲催或幸福,或阴暗或灿烂的爱情和生活故事,更是雪线下藏族妇女宿命的一个侧面反映。
作品中的更登确迫是作者着力塑造的从雪线下的牧民中逐渐成长起来的一位藏族领导干部。在这个人物的塑造上作者是花了一翻工夫的。像更登确迫这样的当地干部,曾经做过僧人,又上过学,受过现代教育。在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的交融影响下,在经商热和市场经济的驱使下,他还做过跨国买卖生意,能够利用雪线下独特的资源去改变自己的生活,尤其是能够回到雪线下走进干部队伍,得到组织的认可,并逐步成长为领导干部,通过各种方式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并成长为雪线下的“最高”领导,其实这个人物一路走来也的确很不容易。可惜后来还是因为个人作风和经济问题而晚节不保。
甲央泽真的儿子扎西和泽白的不同人生道路,是雪线下的年青人价值观和人生观的不同取向,所以其人生结局也截然不同。其实,这也是作者对雪线下的牧民未来抉择的一种思索,但作者的立场和观点是鲜明的。“山那边”和贡戈,是雪线下牧场的牧民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他们代表的是雪线下的黑暗势力,也是《雪线》里除了海拔高、缺氧、极度严寒、雪崩等恶劣自然环境以外,雪线下另一个暗流涌动的恶劣社会环境。作者并没有回避矛盾,而是直面现实,不扭曲生活,不抹杀真相,大胆宏扬正气。作品里的修行者尼玛虽然看起来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出世”清修者,其实他更是怀揣梦想的“入世”修行者,他是雪线下安多藏区众多充满正能量依法依戒律修行的僧人的代表。正如修行者尼玛所言:“真正的修行人是为众生做事的人,是为人民服务的。”作品对这个人物的塑造很现实,因为现实生活中,雪线下很多爱国爱教的僧人就像修行者尼玛一样践行着自己的诺言,他们的宗旨何尚又不是“为人民服务”呢?作品中主人公钟国强与得道高僧,真正的修行者尼玛的对话,对雪线下的藏族人的宗教改革和教育改革做了交流和探讨,在我看来作者才是真正的观察者,同时也是真正的思索者。这一点足以证明作者对我们这个民族的文化是深通的。对此,我作为一名藏族读者,对这位异族身份的作者是不得不钦佩的!
纵览顺定强先生的《雪线》这部长篇小说,每个章节都可以自成体系,以描绘雪线下风光秀美的自然风景来设置场景,衬托故事情节,渲染人物性格,情景交融。那优美的语言和绝美的风景,仿佛一幅幅生动的画卷无时无刻不呈现在读者的面前,有一种身临其景的冲动。《雪线》在借景叙事中,作者巧妙的把雪线下的民俗及风土人情,民族宗教文化书写的绚烂多彩,活灵活现。在我个人看来,《雪线》中关于民风民俗描写中最华丽的篇章当是《甲央泽真的婚礼》,那情那景那婚礼,整个婚礼过程就是雪线下安多藏族民俗的大汇演,就像一台晚会,在你面前精彩演绎。
作者顺定强大学毕业就来到雪线下的牧区工作,扎根雪山草地,情系雪域,把雪域当成自己心中的香巴拉,利用工作之余深入雪线下的牧区采风创作,纵情书写着对雪线的爱,把对这片神奇土地的感恩通过《雪线》这部小说书写的就像浓郁的酥油茶一样。
作者与我是老乡,又同在汶川工作。他对生活的热爱和对事业的执著,令我钦佩。我几乎不读长篇小说,即便读过的也屈指可数。怀着对本土作家的敬仰,我曾读过阿来的长篇小说《尘埃落定》,此次我再次阅读本土作家顺定强先生的长篇小说,我觉得《雪线》是反映当代雪域文化,风土人情,时代变迁不可多得的文学作品。
 
2018.7.24于岷江河畔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12-10 22:09 , Processed in 0.284655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