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旺秀才丹:魔幻春秋(长诗)

热度 5已有 1872 次阅读2015-11-15 15:11 |个人分类:信手涂鸦:诗词篇|系统分类:文学| 旺秀才丹, 2015, 诗作, 魔幻, 春秋

魔幻春秋(长诗)

 

1.

从比过去还要遥远的时刻走来

停留在蔚蓝色星球的一隅

信马由缰,驻足攀摘或青或熟的果实

日夜交替像翻阅一册羊皮古书

有意无意,踏入自我编绘营造的生活

 

和所有有缘人相遇在此生各自的旅途中

从前刎颈相交,可能已成陌路

从前是冤家的,可能成了父母

曾经梦寐以求的,此刻或许就在卧榻之侧

 

我从混沌的一粒种子

成了地域和族群文化的树苗

喜欢吃马铃薯,喝伏特加

骑着高头大马,走过冰雪的伏尔加河

 

我遇到生我养我的父母

和同父同母的兄弟

我们互相牵挂,互相哺育

冬种秋收,一茬一茬的谷物在轮回

炉火通红的夜晚,布谷鸟在虚幻的夜空中高歌

 

2.

来到这里的时候,我携带着一把木琴

那些穿越时空的旋律

不时会在指尖下流过

根据心情添加一些音符,减去一些节拍

我看到地球的另一端

你也在倾情讴歌

 

顺着来时的道路看过去

我看到大河和鹞鹰互相在谷地里印证

我看到乌云渐渐散去,一方蓝天展露

夏威夷,好望角,也许还有南极的水汽

都追溯口中哈出的烟圈冲天而去

 

我也和所有的人一样

喜欢凛冽的寒风中穿着暖和的衣裙站立

我有手艺、时间、种子和体力

我还有面对冬天的耐力和火

一些经验,多种技巧,内心底里永存的微笑

我可以在今天所处的村庄里活到老

然后在人们的忆念中离去

 

3.

一些桦树皮可以用来记录走过的路

一只小船被岁月冲蚀的躯体是上好的木器

我在撒哈拉大沙漠中寻找着腾格里的蜥蜴

硕大的骆驼蹄印,随后被无常的风沙埋没

铃铛在响,前路渺茫,下一站在哪里?

我们不是常常经过这样的时刻?!

 

我也曾在日月间穿梭,炙热和寒冷

在皮肤上留下种种褶皱

肉体可以改变,心灵不可下堕

轻盈的、明亮的、闪烁的火苗

把过去和未来照亮,也把这弹指间可及的宇宙映射

 

现在看看东面是黑夜,西面旭日高照

梦中和醒来的人,都在时间里倏忽悲喜

那种植大麻的,和在屠宰场里悬挂的

都在争分夺秒追逐自己的快乐

短暂的顶峰瞬间滑落,长久的黑暗备受煎熬

 

4.

我攀爬,吮吸大地的清泉,在青龙和朱雀间盘旋

我举起锐利的斧头,要砍去风水的毒瘤

在墓碑前掊一些干土,点一束香,放几把鲜花

地神和祖先共同坐卧在大山的怀抱

这一线相承的命脉,在哪里延续,又从哪里丢失源头

 

大西洋,清冷的海风在十一月比人心更冷

那举着火把的女子,笑容从石头中绽放

火焰被凝固,如同阿尔卑斯山的冰

几只鸥鸟在脑海里飞翔,这是梦中的一刻

如果有瞬间,我看到许多孤独的切面

 

我的道路无法用足丈量,比能想到的更远

我的方向来去反复,上下交集

有时幸运,骑着温顺的马匹走过一生

有时堕落,被马缰拖着,无奈地走向黄昏

我从来不是好的骑手,马也不是始终如一的秉性

 

有一次在海洋的巨轮上遇到波涛

那宽大的衣袍欲裹住无数的生灵

你看到云层的闪电突然吐出火舌,又收回

远处天际的乌云瞬间像黑幕一样退去

大海原来就是波涛,波涛原来就是大海

暴风雨让海洋薄纱曼舞,隐约可见美人鱼妖冶的胴体

 

5.

喜马拉雅山下的神猴,和南美洲森林里的清泉

亚洲的一棵大槐树,业力之风先后掠过图书馆,沙盘

轻盈的旋律在时空中回荡,只有离开弦,箭才会成为自己

脚踩火轮手持红缨枪的童子,半个脸是天使

半个脸携带着嗔恨和愤怒,在搜索幸运的靶子

 

蓝色的天空,地火水风,南瞻部洲的须弥和芥子在一个念头里

心中的天堂和眼前的炼狱并不铆合

匠人帮我们修理,白内障,黄疸,坏了钨丝的灯泡

螺丝找到合适的螺帽,饥饿的时候爱人刚出笼的馒头

航海图一直在那里,你所处的地方,是你从前生活的彼岸吗?

 

看到宝藏,同时才发现一直被盗贼光顾

帆船被藏匿,时间被偷走,同行者的神圣光环一度泯灭

自己心中无贼,怎么可能看到丧失的马鞍

自己心中有贼,身边个个都是让人夜不成寐的鼹鼠

马在圈里,草在仓库,油灯调亮,猫在炕上

 

轻轻拨动灶中的柴火,神的吉祥把天庭照彻

神的影子也是神,充满虚空

把生命、言语和精神都献给她

也是献给自己,二氧化碳和精血都会变成圣餐

你咀嚼,众人品味,你享受,快乐和虚空瞬间永恒

 

6.

有时候这一锅粥很稠,米粒拥挤地排列在一起

吃着过瘾,耐咀嚼,需要慢慢消化

有时候一眼看穿,几粒米跳跃,被清水激励

倒映着自己的脸,无法掩饰的表情

时稀时密像人类的语言,千年熬出的词句,要细细体察


我用语言认识、塑造自己

锻炼思想的喉舌,斟酌善恶,抚摸世界

当灵与肉无语交融

也尽力搜索词语来忆念无法言说的一刻

暇满人身,作词语的匠人,尽可能说清楚自己


从遥远的过去走来,一身累积的熏习

如影随形,如同蜡烛和烛光不会分离

大海和波涛在一起,无法断然区别它们

天空飞过的鸟儿和湖面投下的倒影,都是真实的存在

如果没有阳光,太阳会在哪里?!

 

真相就在不远处,我听说过

也思索过它的一些细节,只是未曾亲身经历

从窗口看出去,可以监督来往的帆船

每一扇窗口都不是全景,

一束光,从这间房子投向多个方向


7.

最激烈的言辞,可以置人死地

最精确的词句,几乎可以勾勒出事情的全貌

那无法言说的部分,在骑士和马的旅途中

缰绳由技巧控制,道路连着此处和目的地

词语的力量,来自使用和受用者赋予它的意义


纵然疼痛“撕心裂肺”,据以往经验,它必将过去

如同欢喜跃上云端,在颤栗中悄然离去

我在此刻的一个个词句中判断“快乐或者悲伤”

这一刻在不久后会成为恍惚的记忆

 

木琴在墙上挂起,烈酒已经预备好

过去建起的高楼要拆毁,废墟打扫干净

隐约的旋律响起,如同天籁,不绝入耳

拉开大幕,从这一刻起,越过车水马龙的红尘

魔幻的游戏渐渐远去,只留下一片清净

 

201510-11月天堂寺—兰州—成都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5-11-16 10:23
欣赏,赞。
回复 扎西多杰3319 2015-11-17 12:08
回复 黄焕然 2015-11-17 21:31
欣赏
回复 pari 2015-11-18 00:24
魔獸世界的背景故事缘起于《冰封王座》四年後的艾澤拉斯大陸。大陸上联盟与部落两大势力形成了对立状态,而新的威胁正在不断产生。
回复 甲波布初 2015-11-20 15:19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11-15 08:19 , Processed in 0.313134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