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简评】一只从世俗走向真理的虎

热度 2已有 1821 次阅读2015-1-5 15:31 |个人分类:信手涂鸦:诗词篇|系统分类:文学| 最好的语文书, 旺秀才丹, 简评

旺秀才丹•一只从世俗走向真理的虎

旺秀才丹,藏族。1990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曾任夏雨诗社社长,上海市大学生诗人联合会理事长等职。出版有个人诗集《梦幻之旅》。与才旺瑙乳合作主编诗集《藏族当代诗人诗选(汉文卷)》。诗作入选《当代先锋诗30年1979——2009,谱系与典藏》等多种诗集。现为《西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编审。兼任甘肃省藏人文化发展促进会会长,藏人文化网CEO。


一只虎,从一首诗歌的词句中,走到这里

她穿着华丽的皮毛,迈着自信的步子

伸展着嗜血的舌头,甩动着致命的尾巴


一只虎,越过所有人的见识

进入我的脑海,我看到的她

和你们看到的几乎一致

有我所有关于虎的印象和记忆

也有对她陌生生活的误读

搀和了豹子、狮子和传奇小说

我心中的虎

是一只贴着我个人标签的动物

一只观念中投射的世俗的虎


一只铭刻在脑海深处的猛兽,她有令人羡慕的温柔

当她肉足水饱,体态优雅,步履从容

呵护身边的幼子,再大的危机,从不伤害她们

我们幼小的记忆里,她亲切的形象仿佛一只大猫


这只猫,生存在我们的世界边缘

原始森林,偏避的乡村,或者动物园,马戏团

她天生王者的尊严,也有屈服于命运的柔软

被人参观,钻火圈,等待驯兽员赏赐的一口肉食

你可以从中看到戏剧般的命运

一只虎会因为饥饿和生存,啮食其他生命

但她也会适应马戏团的规则,听命于他人

一只上山的虎,为人们带来希望和权力

一只下山的虎,在平原,可以接受与犬类和谐相处


这只虎,有时候是力量和凶猛的一阵风

有时候是世外高人身下的坐骑

你可以观看她,回忆她,研究她

也可以想象你自己就是一只虎

需要力量的时候,穿上虎皮,势如破竹

需要慈悲的时候,脱下虎皮,收起利爪

你可以为自己添翼,放飞梦想和愿望

你也可以为关爱幼子,做强势的母虎


这就是一只老虎的屁股,被我从笔下摸到

顺着脊背,慢条斯理地感受她的呼吸和情绪

想象着她来到我这里的因缘

和她何时离去,从此到哪里

一只虎的存在,究竟会积聚多少益处

而这只虎诞生,会伤害到哪些弱肉强食的生灵


这只虎写出来是一个字

而在脑海之中,却是无数的画面和评判

每个人看着她,有不同的心跳和感受

有爱和怜惜,也有恐惧和厌恶

她在我们的日常之外被提起

却可以影响我们的世俗情绪和话题

可能她只是一种说法,一个遥远的故事

但她的声威和力量却可以穿越时空,迅速而至


一只虎,在另外的世界生存

无意中进入我的诗歌

她若隐若现走过我的童年和成长的岁月

始终远远地和我相随

我敬畏她,也时常在心中为她祈福

我知道她还有别的名字和命运

一个世俗的观望者,无法改变她的旅程

使之更好,或者更坏

也许她只是白云掠过头顶的一个影子

风儿吹来,就会消失

如果不忆念并写下她,她会在哪里


当我试图从一只观念的虎探索她的意义

我看到她正盯着我,向我走来

她将抬起利爪,抽向我的执着和无知

也可能会被我满怀悲悯地回视

直到虎皮斑华丽的碎片尽皆消失

溶入一片虚空


【简评】

你们可能很难想象,反复读这首诗,我有无限感动,泪水湿润了眼眶。这首诗可以说达到了现代汉语诗中的最高水准,从诗意到诗境到诗的内涵和整体思考,都到了浑然大成的程度。

一只虎,一只从世俗走向真理的虎。我一不小心,就会把她成为“老虎”,但她在诗人笔下,只是一只虎,不是“老虎”,也不是“小虎”。不是“猛虎”,也不是“百兽之王”。我的师兄旺秀才丹是一位身材高大的帅哥,但他更是一位文化修养深湛的智者。他拥有双重的文化身份,和我的另一位藏族好友、著名作家阿来一样,他们都是纯粹的藏人,用更纯粹的汉语写作。似乎是为了拯救我们孱弱的汉语,他们用精准的汉语,传递早已经在我们这些汉人中消失了的美好,以及福音。这只虎,也许就是美与善,也许就是那来自遥远的尊严的生命之神。一只虎,不需要再去特别塑造,她燃烧与丛莽,如布莱克诗咏那样,她身上有鬼斧神工。她是自然界之灵,也是宇宙之灵。她是我们内心深处强健的力量,也是我们内心深处柔软的力量。一只虎,不是一只老虎,她是纯粹的,中性的,自然的虎。阿来曾跟我说起,他们藏族对待月亮跟汉文化中看待月亮,在情感和文化上都是不同的。汉文化赋予月亮无数丰沛的情感,是思乡、团圆、爱情、生命、永恒的各种复合体,汉文化赋予月亮各种名字:婵娟、广寒宫、玉兔、素娥等。但在藏族文化里,月亮就是我们注视着夜晚天空时看到的天体——月球。旺秀才丹诗里的虎,也是一只自然的虎,她行走在丛林,野地,月光下。她高贵、孤独,她啸傲丛山,又虎落平阳被犬欺。

这只虎,行走在世界的边缘,行走在人们内心。被诗人“从笔下摸到/顺着脊背,慢条斯理地感受她的呼吸和情绪/想象着她来到我这里的因缘/和她何时离去,从此到哪里/一只虎的存在,究竟会积聚多少益处/而这只虎诞生,会伤害到哪些弱肉强食的生灵”。

可以说这只虎是生命的精粹吗?或者是道化精神的本源?类似《老子》所说,“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是一个博大的事物,又如《庄子•逍遥游》里写的大物——“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这种大物,以其大尺度动摇了我们对世界的固有认识和判断,但在现代宇宙学的观念中,这样的大物在广阔的银河系中,只小如微尘;而在无边的宇宙中,几乎等于无。但一只虎,从世俗中突然穿行而出,如同在帷幕背后,来到诗的舞台中央,成为注视的焦点,成为各种情感交杂的中心。

“一只虎”,不是“一只老虎”,她前面是没有修饰词“老”的,她因此是一只纯粹的虎,也可以说是一只抽象的虎。她在抽象中,也在具体中;她在外面,也在内心里;她在想象中,也在生活中。她在世俗中,也在真理中。这是一种真正的虎,并且有虎,或者说有人的柔软两面——“她天生王者的尊严,也有屈服于命运的柔软/被人参观,钻火圈,等待驯兽员赏赐的一口肉食/……一只虎会因为饥饿和生存,啮食其他生命/但她也会适应马戏团的规则,听命于他人/一只上山的虎,为人们带来希望和权力/一只下山的虎,在平原,可以接受与犬类和谐相处”。这是一只变幻无穷的虎。你内心禁锢,可以把她关起来。你如果心灵自由,可以让她在大自然中自由地散行。

在对这只虎的不尽描摹、想象和思考中,“一只虎,在另外的世界生存/无意中进入我的诗歌/她若隐若现走过我的童年和成长的岁月/始终远远地和我相随”,这只虎已经从具体形象,走向了抽象之境,而进入了“真理”的世界。读过之前郑敏先生的诗,我们会感受到一种“渴望”如“猛虎”,诗人把抽象的情感具象化。而在旺秀才丹这里,他把具体情感抽象化。一只世俗的虎,一个如同诗人这样的自我沉思者,已经进入了那个抽象的真理世界,而成为一个自我完善的象征:“我敬畏她,也时常在心中为她祈福/我知道她还有别的名字和命运/一个世俗的观望者,无法改变她的旅程/使之更好,或者更坏”。这也可以看作诗人对自我的深层认识,他开始从纷纭的俗世之境,进入了纯净的真理之境。这种境界,是通过反思、提纯、如王维写的“安禅制毒龙”那样,才能慢慢达到的。这只虎,不是“毒龙”,他是诗人内心的化身——“也许她只是白云掠过头顶的一个影子/风儿吹来,就会消失/如果不忆念并写下她,她会在哪里”。

但观念仍然是偏执的,执着于某一段。虎有形,而无形——“直到虎皮斑华丽的碎片尽皆消失”。这让我想起藏地喇嘛们的一个沙盘世界的表演。他们用沙子描摹、堆砌成一个华丽的世界,有城墙,有街道,有宫殿,有行人,有动物,人世界的一切应有尽有……然后,他们一把抹去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如沙般,瞬时崩毁。

一只从世俗走向真理的虎,在这个时候,从世界尽头回望,目光一直穿透世界的重重屏障,来到我们身边。这个虎,在我们内心深处,又在世界的边缘。她是诗人思想中一种深刻观念的具体化,也是生命精华的表现。诗,在这时抚摸到了虎皮,但虎仍在某处。


(摘自《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叶开选编,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4年11月出版)


配音朗诵视频:原创诗诵《一只从世俗走向真理的虎》

http://v.qq.com/page/a/a/p/a0126qli2ap.html

新闻报道:http://news.tibetcul.com/wx/201412/34155.html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闲云野鹤 2017-6-8 17:20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8-1-27 16:40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9-20 20:14 , Processed in 0.283961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