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声音的供奉者-热西·才让旦

已有 1691 次阅读2010-3-27 15:48 |系统分类:见闻

  声音的供奉者--热西·才让旦        

                                  注:转载日志

 

声音的供奉者---热西·才让旦 - 萝卜 - 寂静的心空

声音的供奉者---热西·才让旦 - 萝卜 - 寂静的心空    热西·才让旦是一位具有较高的藏传佛教音乐造诣人,能够吟唱多种体裁的藏族音乐。从2002年开始,他独自走遍了青海、甘肃等地,走访老艺人,收集资料,创作藏族音乐。

    姓名:热西·才让旦

    专辑:《香格里拉》

    发行时间:2008年01月09日

    地区:大陆

    语言:普通话

    分类:音乐 华语音乐

    发行公司:北京普罗之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出版公司:中国科学文化音像出版社

    ISRC:CN-A23-07-335-00/A.J6

    资源品质:320K/MP3  

  [编辑本段]人物简介

    热西·才让旦是一位具有较高的藏传佛教音乐造诣人,能够吟唱多种体裁的藏族音乐。

    从2002年开始,他独自走遍了青海、甘肃等地,走访老艺人,收集资料,创作藏族音乐。

    2006年香格里拉藏族、纳西族、傈僳族多种音乐的深厚积淀吸引热西·才让旦在独克宗古城停留,并决定在香格里拉开辟一个独特的音乐工作室。音乐工作室设在古城卡玛·聚的对面,虽然还没有正式运行,但热西·才让旦却已经有了详尽的计划——在这个音乐室里,他自费聘请来自各地的民间艺人传授民间音乐、教授传统乐器的弹奏技法。不论老少,免费到音乐工作室学习乐器的使用,学唱传统民间音乐。热西·才让旦说,“继承和发扬”将是音乐工作室的最大功能。同时,音乐工作室还将为热衷追寻音乐的人提供音乐追寻路线及相关的帮助。

  [编辑本段]热西·才让旦-专辑

    《香格里拉》

    

  曲目列表

  

    

    01、序

    02、三朵花

    03 唵嘛呢叭咪吽

    04、姑娘的耳环

    05、牧歌

    06、日喀则酒歌

    07、心愿

    08、时光

    09、远方的贵人

    10、布谷鸟

    11、喜马拉雅

    12、父母的恩情

    13、次仁措姆

    14、雪域之子

    15、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

    白色的花绽放在雪山之巅,我们的心胜过雪山的纯净。

    我总是在想,才让一定是菩萨的化身。记得第一晚听他歌唱,

    我看到佛的慈悲与漫天的金色莲花,

    我想起他们前那块随风摇摆的黄色绸缎与独克宗的苍凉混合在一起。

    在我的脚被古老路面的苍石硌痛的时候,

    他生了火,壁炉里的干柴在生命将息时发出劈劈啪啪的声音,

    这种声音使我幸福,这是一种温暖而安全的符号。

    他的吟唱带我穿过了岁月聚集的埃尘,穿过了我与他之间的距离。

    我不知道,在我几百年的前世今生里,

    我是不是也和着这个声音一起慢慢哀老,我站在黑色的柱子后边,

    我习惯站在角落的黑暗中,我脸上的泪水涔涔不断……

   ××××

 

   以上来自百度。百度可以搜到很多他的歌曲。

  

  《香格里拉》专辑视听地址:http://www.tudou.com/playlist/zhlnast25/

声音的供奉者--才让和他的音乐09-01-09 19:42 发表于:《角落》 分类:未分类
  
  时间:2008年8月
  
  地点:云南香格里拉青稞客栈
  
  受访者:热西-才让旦
  
  采访者:何瑾
  
  后期整理:何瑾程谊
  
   去年8月,因迪喜学校的缘故去了香格里拉,住在那里的时候,总是听陈燕说起,要去“听歌听歌…”,据说到了香格里拉不能不去热西酒吧,去了热西酒吧,一定得听才让的歌。原以为就是一位唱得比较好的歌手。于是一个晚上就去了。酒吧里人声鼎沸,到了某个时间,一位长发青年坐到壁炉旁的小木桌前,向大家相视一笑,空间立时安静下来…没有乐器伴奏,没有灯光闪烁,他手持一面法鼓,唱开来。为了更好地感受,我坐到地上听,他颂唱的是佛经,声音干净纯粹,有一股暖流缓缓溢出,在空间里萦绕,自然而然,宁静祥和,仿佛不是来自于他的喉咙,而是从心识里水波般洋溢出来…那一刻我的心获得深深的共鸣…曾经听过很多歌手唱歌,而这一次的体验却不同以往,于是有了去了解他的想法。
  
   第二天,我们相约在青稞客栈见面。下午的时候,才让来了,朴实的小伙子。我们在落满阳光的院子里聊了起来。
  
   昨天听到你的歌,其时最大的感受是宁静,就产生了跟你交流的愿望,希望能够了解你(才让:我也很愿意)。就从你的生活经历开始吧。
  
   生活经历啊!生活经历有点苦,11岁之前是比较快乐开心,当时的家庭条件很好,在(甘南藏族自治州的)玛曲县底下有七个乡,这个乡里我们家是最幸福的一家,那时家里有三个儿子:哥哥,我和弟弟,我母亲读过大学,西南民族大学毕业,后来做了老师,父亲的话不多是个特别温和的人。11岁的时候我父母离异了,本来我被分给父亲,但因为后妈不是特别好,我就不愿意和他们呆在一起,于是就离开家乡到县城去读书,初中三年级的时候进了县文工团做舞蹈演员,后来又陆续到西北民族学院和中央民族大学进修,那是一系列折腾的过程…一直到20多岁我都处在很痛苦的状态,压抑和封闭内心,不太喜欢和别人交流,我觉得可以算是一种变态的心理,因为在北京上学时看到那些经济条件并不好的父母还带着自己的孩子去吃肯德鸡麦当劳:孩子在吃,父母在旁边看着,觉得那些孩子得到的爱太多了而自己没有,心里很失落,甚至会仇恨他们。这是我的第一个困难和悲哀。
  
   第二个比这个更糟的困难是:在音乐上没有突破。无论是音乐学院还是民族大学的艺术系,他们的教学方式方法都采取西方的,我不太愿意,我知道自己嗓音条件好,老师对我期望的很大,甚至有很多老师想免费教我,想让我能成为他们的得意门生。不过我还是离开了中央民族大学,原因是如果要学那种有毕业证的4年制学业,就必须从事美声唱法,不唱的话考试就不及格,当时读了1年半我就离开学校,心里很痛苦和苦恼,因为找不到认定的路,没有一个人能告诉我应该走哪条路,这对于我来说很困难。我没有专门学习过音乐理论体系,音乐学院的美声唱法又不愿学,也不喜欢流行歌曲,因为唱的人多而这种歌本身也没有根源。直到离开北京来到了香格里拉,才慢慢找到像昨天晚上那种风格的音乐。

在北京民族大学之前你专门学习过声乐吗?
  
   没有,我以前主要是跳舞,跟声乐几乎没有关系。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唱歌的?
  
   从小就爱唱,爸爸说我开始会说话能站立的时候,看着蓝天每天就会哼哼两句。后来爸爸在放牧的时候发现,每天中午太阳正中间的时刻,不管我是在睡觉还是和小朋友玩,那一刹那我都会放弃一切,对着蓝天唱一个很高的调子,爸爸认定我这辈子为什么做音乐的原因肯定跟前世有关。这个我自己倒是不记得了。在家乡,大家对唱歌跳舞的人并不是很看得起,认为是社会上混混的才去歌舞团,小地方的歌舞团名声不是很好,父母大多不愿自己的孩子干这行。93年的时候甘孜藏族自治区成立30周年庆,那时我上中学,学校安排我一边上课一边去县文工团参加舞蹈演出,中学时我很喜欢学习,属于刻苦的孩子,校长希望我中学毕业后能继续升高中读书,以后能留下当老师。但当时年纪小,文工团团长让我留在文工团,我也就留下了。但那个时候还是舞蹈演员,不唱歌的。到了96年,感觉这样下去没有发展前途,自己等于是在倒退,内心也没有温暖和安全的感觉。忍受不了就溜了号,去了兰州的西北民族学院想参加自考学习。(我从小读的是藏文中学,96年才开始学汉语,到99年才学会说汉语,不过我喜欢说汉语。)但文化基础很差,学起来很吃力。在民族学院呆了不到一年,又被文工团召回去了。99年又再次溜号,这次就去了北京…觉得自己真正学到东西,是在北京图书馆读书的那半年时间。那半年我不停地看书,每天早上8点去图书馆,晚上闭馆的时候回。中午就在图书馆简单吃点东西打个小盹,那里给了我足够的思考空间,通过这种读和思考,我想通了很多的问题,也开始看到前路的光亮。后来离开北京后最想念的就是北京图书馆,真想在那里呆一辈子,扫地也行。
  
  
  
   那个时候都看些什么书?
  
   基本上都是关于音乐方面的书。我最喜爱的一本书叫《贝多芬之魂》(赵鑫珊著),通过这本书,提高了我对音乐的理解,对人生的思考。我心里想说的一切,这书都全然为我表达了。我的文化只有中学程度,但经过北图的阅读经历,还有这本书给予的启蒙,让我不再怯懦,即使与大学生,研究生交流,心里也很坦然了。(你是不是那种跟从内心的强烈愿望行事的人呢?)是。对。
  
  
  
   从学校出来之后呢?
  
   之后曾在北京一家著名的酒吧里做歌手,与乐队合作过,结识了很多人,期间有很多人帮助过我,但我在与人的相处上总是觉得迷茫,状态不好。曾经有人推荐我上中央电视台参加《同一首歌》的演出,但三次我都拒绝了,总觉得自己太欠缺。
  
   有一次青年歌手大奖赛,我和一起同行的6个人,他们能够用西藏日喀则龙头磬,还有非洲手鼓,佛教法器等参与伴奏,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构思,可以在这次的大赛上展现这种音乐形式,一开始大家都答应好了,但后来西藏电视台送他们500元就给挖走了,我跟他们讲我们做的事情是关于藏族音乐传承的事情,你们不能放弃,但他们完全看重钱,让我很失望;事实上,当时这场比赛已经内定只要我参加,就会进前一、二名,但我最后还是放弃了比赛,因为一个人参加没有意思,我个人不需要名气,我是想介绍我们藏族的音乐。我总认为自己从小没有父母的持续教育,如果出名太早,当自己骄傲的时候就没有亲人在旁边提醒,同时自己又没有渊博的知识压着,不是件好事。所以也就放弃了很多这样的机会。或许是对我人品方面很放心,有很多仁波切,导演们也都曾帮助过我,希望我留在北京扎下根,但在北京我很迷茫几乎找不到根,直到在香格里拉才找着自己想要的东西。
  
  
  
   你觉得在北京找不到根,是害怕很早出名带来的压力?
  
   这是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是我觉得融入不了社会,这个城市的表面和内在,我没法理解,我是来自小地方的藏族人,少数民族根本上都是很简单的,也特别向往简单的生活,像个孩子一样单纯,不想自己变成头脑复杂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我觉得自己这一生,音乐是上天给我的一个礼物,音乐方面我有天赋,我抓住这个就是了,别的如人缘接触做生意都跟我没有关系,这不是我做的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我觉得自己的优点就是音乐,除了音乐之外,我没有什么能力。
  
  
  
   音乐对于你意味着什么?
  
   要不是音乐拯救了我,我可能一辈子都是痛苦的人,我现在心态非常好,你为什么看见我有这么平静,是音乐修复了我将要死亡的内心,回忆过去是非常糟糕,所以我希望不要有更多的人象我一样在事业,家庭,人生的道路上这么痛苦。希望能用音乐帮助很多人,我的音乐根本来自于佛教,但并不会刻意去强调这一点。
  
  
  
   你是位皈依的佛教徒吧。
  
   是的。从小就是,出生的地方就在庙旁边。是格鲁派的佛教徒。
  
  
  
   现在唱得最多的是什么?
  
   藏族民间歌曲还有佛经,我内心还是更加喜欢吟唱佛经。
  
  
  
   这两者在唱的感受上有什么不同吗?
  
   当然有。唱民歌觉得悠扬,欢快。而唱佛经时脑子是空的,通过寻找那种声音把带我到另外一个地方。有时侯甚至不觉得是通过嗓子唱出来的,我不认为是自己的嗓子好,而是佛祖在加持。所以我教小孩或学生学音乐的时候,会告诉他们掌握唱好歌的根本基础是求得妙音佛母的加持,常念文殊菩萨心咒。我自己也是一直这么在做。唱歌时就是用颂经文的状态去投入,那一刹那我特别集中,有时侯嗓子特别痛,也不会在乎。现在我不是特别在意嗓子的好坏问题,只要用心唱,破嗓子也有好听的一面。
  
   我总觉得声音不是通过嗓子发出,而是从内心流出再注入大脑,循环一下再透过嗓子出来,真正的音乐人不是靠喉咙喊,音乐是将理性思考感性地表达,并不只是声音的问题。
  
每天面对不同的来客,唱同样的歌,有觉得累和烦的时候吗?
  
   没有。尤其是看见来自远方的客人象你们能坐在地上听我唱歌,让我很感动。以前对那些很张扬有钱有权的人,我不太看得起。认为他们很俗气,都是来吃喝玩乐的,也不愿意为他们唱。后来觉得都是自己的错,他们也是出于内心的喜欢才会听,也许不会是知音,懂得这么深入。但听到我这样的歌声也能欢喜,总比去听其他的流行音乐好。现在我不管是什么人来,我都非常愿意为他们而唱。
  
  
  
   这是不是佛弟子所要修持的慈悲心?
  
   我觉得自己还没有锻炼出真正的慈悲心。主要是想让人们知道民间音乐的价值和佛教音乐的力量。对人还是宽容一点吧。象昨天在现场,有人大声说话拍照,要是早两,三年,我肯定很浮躁会让他们出去。现在对我来说不会有什么影响。
  
  
  
   在现场看见你十分自如,想唱就自然唱,不想唱的时候就不唱,你会和身边的人随性交流,打手势,感受灯光,所有一切都是在非常自在的状况下进行,没有刻意的轻松也没有刻意的严谨,我深深被你感染。总觉得你的平静祥和不只是靠声音传递,更多信息是从你的心里而来,如同磁场。
  
   你说的对。我希望一切都是自然的,不要去造作,尤其是艺术,用不着包装。就算有大型的演出,也不会特意设计什么,就这个样子。
  
  
  
   你是在把唱歌当作日常的修行吗?
  
   是的。现在我觉得是种修行。我觉得要是我不唱歌,那就是逃避。佛祖给了我这样的声音,又让我懂得歌唱的珍贵,现在的年轻人也都只会唱流行歌曲,如果我不唱佛经和我们的民歌,不去传承,要是避开这个事,觉得自己会有业障的。
  
  
  
   语言能起到开导人心的作用,其实歌声和气息也同样能产生安静,这也是一种交流,甚至都是佛法通过音乐对众人的加持。
  香格里拉民间音乐保护协会简介
  发布: 2009-4-03 12:33 | 作者: 香格里拉民间音乐保护协会 | 来源: 作者惠寄 | 查看: 144次
  
    香格里拉民间音乐保护协会(Shangri-la Folk Music Preservation Association)于2008年10月27日正式成立于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协会以科学保护民间文化遗产,努力传承人类精神火种为宗旨;以扎根民间,放眼世界为胸怀;希望把最优秀的民间音乐文化带给世界,让更多的人们能够分享我们丰富的民族精神财富。希望用我们的爱心和努力一点一滴地把那些珍贵地散落于民间的传统文化遗产从濒临灭绝的危险境地中抢救出来,这些经历了千百年沉淀的精神遗产不但有着无价的历史、文化和艺术价值,即使对于当代社会的和谐、稳定地发展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没有过去,就不会有未来,只有尊重传统才不会在奔向未来的道路上迷失方向。我们的工作便是把这根联系未来的传统的线索保护起来,可能有些传统文化已经被人们抛弃和遗忘,人们对传统精神文明的认知度被更为物质的生存法则和意识形态所挫伤。这样也更突显出我们工作的重要性,我们需要积极利用一切资源和科学的方法,把传统精神文化更好地融入当代社会,为人们带来更有效的精神和物质收益,增加他们对传统文化的认知度,从而能够让他们更加自觉和有意识地保护、继承本来就属于他们的文化传统。生存的压力和徒生在社会群体中的矛盾,让更多地生活在当代的人们更加盲从和麻木,对以各种非物质文化形态出现的传统精神文明的保护和传承发展,是帮助当代人们避免"精神危机"的最佳办法,音乐、舞蹈、文学、手工艺等等这些从自然界汲取营养的民间艺术文化形式,可以帮助人们找到那些已从内心慢慢丢掉的美好的情怀和平静。
  
    协会刚刚成立,资金和经验都比较缺乏,但我们只能不断鞭策认真地做好份内的事情,注重细节和工作效率。协会成立初始,具体的工作范围如下:
    1、收集民间音乐素材,走访民间艺人,详尽、系统地做好录音、图片与文字整理等工作;
    2、对濒临消匿的优秀民间音乐体裁、乐器演奏方法提出保护建议;
    3、开展藏族传统文化、艺术课堂讲座;
    4、举办民间音乐有奖比赛;
    5、弘扬民间音乐及传统文化,使民间文化真正融入当代;
    6、组织、策划在香格里拉举办民间音乐节;
    7、召开关于保护、发展民间音乐的专业讨论会议。我们期待更多的有志人士加入到我们保护和发扬传统文化的队伍中来,一起献计献策,把这件充满爱心和意义的事情做下去,让更多的心灵感受传统文化的非凡力量。
  
    协会成立2个月以来,我们已经做了如下工作:
    1、对迪庆州牧区8名儿童进行声乐培训;
    2、对民间艺人斯朗顿珠掌握的弦子之乡--太阳谷的部分传统弦子曲目进行录音整理;
    3、对迪庆州奔子栏一带的藏族民间音乐曲调进行初步采风整理;
    4、通过田野录音,开始系统收集整理迪庆州香格里拉的声音资料;
    5、对藏族民间艺人才让旦的融合了藏传佛教诵经和藏族各地区民间音乐素材的即兴表演进行录音、录像等资料整理;
    6、为香格里拉的森吉梅朵孤儿院的孩子定期开办音乐课;
    7、与中央音乐学院达成协议,成为其少数民族民间音乐研究中心和其在校学生的音乐采风基地。
    协会的创始人是对音乐充满热爱和感激之情,并愿为此付出毕生精力的两位专业音乐人士才让旦和刘钊。他们相识于2005年,对民间音乐、文化的热爱和责任感,让他们一拍即合,成为事业上的合作伙伴,在筹划了3年之后,这个带有他们理想主义色彩、对抢救非物质文化遗产充满迫切感和对音乐无限的真爱的"香格里拉民间音乐保护协会"终于成立。
  
    协会负责人简介:
    热西·才让旦,香格里拉民间音乐保护协会理事长。歌手,藏族民间音乐人,出生在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玛曲县的一个牧人家庭,曾在兰州西北民族学院艺术系学习声乐,又到中央民族大学学习舞蹈和声乐。加入"中国电子乐之父"、著名作曲家张大为组织的"唉嘛噢"的乐队后对其音乐理念产生了巨大影响,并立志于保护和传播西藏民间原生态音乐,广泛地接触民间音乐文化,多次深入甘肃、青海、西藏及云南等地藏区收集、整理珍稀民间音乐录音及影像素材。2005签约普罗艺术唱片公司,并于2007年底出版发行了经中、港音乐人联袂制作的首张个人大碟《香格里拉》,在国内外获得广泛影响,被评为年度最佳发烧唱片,最佳世界音乐唱片。
    
    我们希冀通过我们大家的努力,在不远的将来,我们把全世界优秀、丰富的民间音乐展示到人们面前,让人们能够欣赏到真正艺术的美和传统文化的精髓,也能从这些美好的音乐中汲取精神养份,从而能够充满爱和平静的生活,人们从缓慢流淌的歌声里享受此刻。
  
    如果您希望与我们一起潜行于旷野中,聆听那些发自内心的美好的民间音乐,如果您对传统文化的保护有任何建议和举措,请与香格里拉民间音乐保护协会联系,非常感谢!我们的联系方式是:contact.sfmpa@gmail.com
玛曲赋予的灵感
   很熟悉才让·旦的人都会称呼他为才让,除了这个名字之外,他还有个家族的名字“热西”, 这是一个流浪在甘南大草原上很大的牧民部落。
  
   才让不是一个很喜欢说话的人,甚至在与人相对时,他经常无语,但每当谈起藏区的音乐,他就会滔滔不绝,就连他自己都会不好意思地说:与谈话相比,他更愿意以音乐去与人交谈。
  
   上天赋予才让以很高的音乐造诣,他可以吟唱很多体裁的藏族民歌。在有着虔诚宗教信仰的藏区,经常会有些很奇异的情况出现,比如能够吟唱《格萨尔王》的民间艺人,全部都是来自于一股外界的神秘力量之后突然之间会吟唱的,这被藏族人称其为神灵赐予的力量。小时候在草原上放过牛羊的才让无疑也是这样的一个音乐天才,当他还在幼年的时候,每天在正午时会突然唱起一首歌来,哪怕那个时候他正在睡觉。据他的父亲记忆,那时候才让吟唱的是一首很古老的圣歌,每每听来好似来自天堂般的声音。但这种现象却随着才让的成长而逐渐消失了,但生长的环境,使才让身上的音乐细胞却愈发地丰富起来。
  
   玛曲大草原一望无际,风光旖旎;九曲黄河自这里出发,滚滚东流直向渤海。这个人杰地灵的地方,赋予了才让自然纯真的天性,更赋予了他天籁般的声音以及难得的音乐素养。才让说,在玛曲,每个人随便张口都可以哼出一首民歌、拿起乐器随意可以弹出一个小调。先天的条件与后天的耳熏沐染,使今天的才让有着有别于当今音乐界很多音乐人的音乐造诣,他那悠扬、深沉、动听的吟唱,总会倾倒很多人,更有很多人感到难以置信他是一个从未进行过正规学习的民间音乐家。
  
   在玛曲家乡,一个从事音乐的人是被社会所唾弃的,因为那里的藏族人认为一个去为别人唱歌跳舞的人是很低等的。但才让却很庆幸自己一直在从事音乐的工作,他说:音乐开发了自己的潜能。尤其在今日的物质社会,更使他认识到了人生的价值。
深入藏地的苦行
  如今的藏区,很多地方都已经很汉化了,有很多小孩子不仅不会藏语,更别提唱诵藏族曲调了。还在家乡的时候,才让就想到要去保护和流传自己民族的音乐和文化,他说,这都是祖先流传下来的宝贵财产,不能在我们的手中失传掉。而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把那些流传在各地藏区的民间音乐收集整理起来,在整理齐全后可以制作成为光盘、书籍,最大的理想是成为藏族学校里的教材。他希望以后能有义务的音乐志愿者能帮助他为收录的藏语歌曲进行音标的翻译工作,以便可以让很多喜欢藏族音乐的非藏族人传唱。
  
   最初,才让用最简单的录音设备去搜集了玛曲寺庙中的歌曲。2000年开始,又\数次前往青海;2003年非典之后,他在青海呆了整整了三个月。藏区条件的艰苦是众所周知的,才让没有资金也没有很先进设备,他凭借着自己的毅力,几乎走遍了同仁和周边的乡村。在同仁的偏僻乡村,很多地方道路泥泞,没有通车,他自己一个人背着包徒步前往去寻觅当地有名气的老艺人。为了能录制到最优美、最自然的民间音乐,他要先和老艺人一起生活,一起劳动,等到对方和他成为朋友时才可以录到在自然中产生的优美民歌,这样下来,在每个村落,他就要住上十天半个月。
  
   三大藏区,跨越了青海、甘肃、四川、西藏地区等四个省,三大藏区的藏族民歌都有着不同体裁,其中又分为宗教类和民间曲调,就拿最简单的六字真言来说,就有迎接活佛的六字真言、祈雨的六字真言、人去世时唱诵的六字真言不同的体裁,而唱诵方法单青海热贡地区就有18种吟唱的方法;此外米拉日巴的《道歌》的种类更多,可想而知,要把这些曲调都收集全,需要有着多么大的毅力与耐力,更意味着要付出很大的精力与财力。即便如此,如今才让收集的藏族、栗粟族、纳西族的民间曲调就有近万首。
  
   直到今天,才让的录音设备还停留在很原始的状态,唯一的一台先进的设备,还是一个朋友的公司暂借给他的。对于设备,才让有着难以言说的困苦经历。2003年的青海之行,在才让的心里留下很大的遗憾,那时他在北京的红桥市场购买了一台假的录音设备,就是这台设备,使那次在青海录制的音乐有90%全部都呈空白,而当他隔年再次返回青海时,有的老人已然溘然长逝,最让才让痛心的是,在去世的老艺人当中,有的身怀着绝世的曲调,那些曲调与那些老人一起永远消失在了人间。
  
独克宗的工作室
   当初才让一直在寻觅一种适合的媒介来流传藏族的音乐,他自甘南出发,来到北京之后又转到香格里拉。碰巧通过朋友介绍才让在香格里拉为一部台湾的电影进行音乐的制作工作,此外,能让才让留在中甸的是出生在达摩祖师洞附近的著名歌手达摩。于是,在香格里拉的独克宗古城出现了一个名为“热西·传藏乐”的音乐工作室。他希望这个音乐工作室能成为任何一个想要学习藏族音乐的人的基地,他会义务传授藏族的音乐,并且,他会以自己最大的能力和财力去收集藏族的乐器,将来可以在工作室的二楼专门展示藏族的乐器和唐卡。
  
   工作室成立了,才让更加繁忙了,他发动周边的朋友寻找了很多喜欢音乐的小孩,他不仅亲自登门造访义务传授音乐曲调,对于不会说藏语的小孩子,更要教他们藏语,而且为了使这些孩子们在将来可以掌握三大藏区的不同曲风,才让会教他们学习三种藏语。
  
   因为资金的问题,目前音乐工作室还无法完全按照才让的想法运行,流传在藏区的很多古老乐器大都很昂贵,才让也无法收集到。但才让却从未放弃过,他说从一点一滴做起,任何事总会有希望的。
  
   由普罗之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制作的才让·旦的专集《香格里拉》在今年秋季会在国内以及欧洲发行,专集中收录了14首歌曲,其中《喜玛拉雅》、《父母的恩情》、《次仁措姆》等都是才让很喜欢的。即便你无法到香格里拉去拜访才让——这个以整个生命以心灵去唱歌的人,但也许在这张专集里,你可以感受到来自雪域高原的气息,更可以倾听到一个心地善良、纯净人的心声。
  
在:你认为快乐是什么样子的?
  才让:一个人在一生中找到真正的生存价值,并为后人留下一笔精神财富。我们每个人生存在社会上,如果欲望越大人就会越不快乐,所以把物欲降低到最低的需求,你一定会快乐起来。
  
  在:你认为人最需要具备的性格是什么?
  才让:宽容、大度、忍耐是最重要的,其次是要能够沉浸下来去做一件事,不浮躁。
  
  在:你最鄙视的性格是什么?
  才让:自大的人。任何人都无法超越自然界,所以做人要低调一些,要能认识到真正的自我。
  
  在:你最想得到的东西是什么?
  才让:在听到特别好的音乐或者是在演出时,会有呈现非常激动而空灵状态的时候,希望能够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这种状态失控时出现支撑自己。
  
  在:你交朋友最看重的是什么?
  才让:善良,真诚与忠诚。
  
  在:如果给你几天时间不用工作,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才让:很多。最希望的是可以凝神去听好的音乐,每听到美好的音乐时会忘记所有的时光,会幸福到彻夜失眠。此外就是去欣赏一些民间的老家具。
  
  在:归纳一下自己的性格。
  才让:温和。除了音乐给予的激情之外,状态基本都是很平稳的。
  

   是。
  
  
  
   你的性格是一直都这样平和吗?还是在日后逐渐产生的?
  
   我一直都是很安静内向,即使在烦恼的那些年,别人也看不出我心里是快乐还是不快乐。
  
  
  
   哦,那也可能是外在的沉默,但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内心开始平静祥和的?
  
   是从今年吧。来香格里拉之前,我在北京有一辆切诺基车,停在朋友小区里,在门口可能放的时间太长了,邻居把轮胎弄破了,朋友觉得肯定是邻居在作对,所以就开到他父母家的物业公司底下停着,但没有和物业公司打招呼,有一天去取车的时候,那些保安态度特别恶劣,骂我们,我朋友当时脾气也不太好,我说算了去找你母亲来吧。这时对面就过来一帮人打我们,我不想闹事,第一是因为奥运期间,第二这种事我觉得顶多给他们停车的费用好了,为什么要打架?大家打起来后他们也来打我,四个人打我耳朵两拳,一个人从脑袋后面打我,我也不还手也不生气。结果打我的人觉得没意思也就停下来了,我朋友打得很厉害,他们也打我朋友,后来报警110去了公安,对方物业公司老总的儿子也被我朋友打得很严重,他们一起都蹲了监狱3天,因为我没有动手,没进蹲房。从这件事我觉得自己内心挺平静,当时我一点都没有生气,头打破了医院治疗一下就可以了!又不是特别严重的事。后来在丽江也被一帮酒鬼打了一顿。看这里有里三外四被缝了七针,当时我没有叫公安带走他们,他们也是无缘无故打我的,我一直忍着,他们喝过酒后是疯狂的状态嘛。我被他们打晕了,要是公安不来,有可能被打死了。等我醒来已经在医院,当时有点生气,但第二天他们被拘留24小时后,看到他们时我又觉得他们可怜,最后连一分医药费的钱都没要就放了他们。因为对这种人是没有办法躲不过的,那种情况下,他们不打我,也会打别人,算是今年的一个灾难吧!被打那天,我爸爸从三层楼那么高的地方开车掉下来,没有一点伤,我认为有可能是自己代替了他。但01年的时候我还和东北人打过架,打得顶凶的,现在脾气觉得越来越好了。
  
  
  
   从事艺术的人,我们通常会描述这么三种境况,第一种是以艺术形式为一门手艺,用它来吃饭,追求物质生活。第二种是超越了物质生活,更注重追求精神生活,这样的人更加快乐,因为他们能获得精神上的满足;还有一种是超越了精神和物质的追求,也就是看透了欲望,寻求灵性上的提升。在艺术的作为中去参悟生命的本质和真理。你觉得你现在处于什么境况?
  
   现实生活是处在第二种,但我内心追求的是最后一种,我相信音乐也是修行的方式,这样修为的过程中不断去悟,终能解脱,希望以后也能象大成就者米勒日巴那样,我想收集整理关于他的道歌,在可能的那天通过唱他的道歌来一点一点地传达佛法。
  
  
  
   这让我联想起古时候行走在高原上的吟唱诗人,他们一路歌唱,走到不同的地方,格萨尔王的历史就是通过史诗般的颂唱一辈辈传承下来。你觉得自己和他们有什么相似么?
  
   内心是一样的。每次在唱佛经的时候,即使没有感冒,也会流鼻涕,很奇怪,控制不了,一开始我很怕人看到,后来我不在意了,因为这是自然现象,那一刹那如果我不用心唱,要去考虑鼻涕,自然会分心的。所以现在我不管鼻涕流到那里,只要唱完擦一下就好了,外面的东西不是很重要了。甚至想不管以后出名也好,我都会在这里的街上唱,并不是我生活不起,而是这样歌唱非常开心。让我觉得是个自由人。我不怕糗,认识我的一位青海老乡认为我给老家人丢脸了,我自己倒不觉得不好意思,我曾经考虑过他的话,到底是谁对谁错?最后我明白了:他的心里想的和我心里想的东西不一样。我是追求一种自由,就算别人说我是乞丐,我也挺开心,因为以前去青海收集民间音乐的时候,很多人会给我钱,我觉得他们并没有排斥我。想到这些细节,我最开心。
  
  
  
   觉得什么是真正的自由?
  
   具体的说,就是到最后什么都可以不要,一直颂唱佛经,无论去什么地方。但一个人一定有责任,比如现在我有家庭,有个孩子,等有一天这些都能舍了,我就能象乞丐那样行走了。音乐始终是自己的金矿,看到听到好的民间音乐就象找到钻石从天上掉下来一样。(觉得自己是为音乐而生的了?)对。
  
  
  
   你唱歌的方式同藏族民歌的演唱方式不同,民歌多是从肺腔里喊出来,直接呼出来,嗓子很响亮,而你是一种…吟唱?
  
   我一直在找一种很特别的声音,就是吟唱、为什么会在唱的时候拿一面法鼓呢?因为当声音与鼓的振动产生共鸣的时候,一刹那身体会发麻,脑子空白,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同样在念经的时候也会有这种感受。
  
  
  
   这种吟唱对听的人会产生什么感受呢?
  
   听的人一定会觉得很舒服放松,不管对方能不能听懂歌词。甚至有人会与这种声音产生共鸣。我希望这种音乐可以在公共场所,医院,厕所,甚至卖茶叶、喝茶的地方,无论什么地方都可以放,甚至精神病医院也可以,可以心理治疗。
  
  
  
   说到心理,你觉得人的内心最需要也最缺乏的是什么?
  
   是满足感。每个人问自己的内心,真正的幸福是什么?你看现在社会这么发达,我不相信还会有人饿死,我觉得追求物质等于坐监狱一样,有些人明明可以走幸福的路,舍弃那些车啊,房子啊而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或许会比有车有房更幸福,但偏偏却选择了追随物质生活。很多人认为有了钱,开车有房子住就叫做幸福。实际上这种幸福是太小太小的幸福,真正的幸福不是表面这些东西,而是内在的,我可以什么也没有(物质上的东西),但只要能够做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比如我现在带的学生小孩,将来他们成就了,我如果还是在当乞丐,看到他们都会非常开心,比自己出名还开心。
  
  
  
   这种不满足来源于哪里呢?
  
   我觉得应该是没有踏踏实实的思考,一个人一定要思考,我发现很多人怕孤独,总是想找朋友,每天要欢乐,根本没有安静下来的空间,而我最开心一个人的时候,可以让自己把音乐的每个音符都听见。那一刹那我脑子特别空旷,听音乐的时候,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做,当律师也可以当医生也可以,什么都懂,但音乐一停下来,就象做了一个梦,还是什么都不懂,就是音乐方面可以,哈哈。有时侯觉得自己通了,更进一步会觉得其实什么都很简单,社会上的任何角色本质上来讲都一样,只要明白这个本质,都可以去做,但必须选择最适合自己的。
  
  
  
   我觉得听你唱歌,需要一颗开放的心,要准备好自己去经历,去聆听去产生这个联系,这是一个感触与交流的过程,有出就有进。
  
   昨天看见你很开心,你是第二个坐在地上听音乐的。曾经还有一位是香港来的60多岁叫博书的老先生。其实我也想和你一样坐在地上,但每次唱佛经的那个时侯,我总认为是不允许的。那个时候需要坐在高一点的地方,因为唱的过程中是在代表佛祖,在那一刻去成为他,其实内心并不想高高在上,我希望大家是一体的,围在一起的刹那,声音转起来人也转起来。
  
  
  
   如此,这样也是在进行一次修行。
  
   对。来我们这里的人很多,什么样的都有,有一些遇到感情挫折的,来到这里情绪就转好了。我想肯定是这里来过很多仁波切,得到了他们的加持的缘故。我不会主动跟那些人交谈,他们需要一个内在独处的空间。
  
  
  
   有好的气场好的事情在那里发生,好的信息会累积。
  
   有些人来这里,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本来人睡着很难看,但我觉得他们的睡相不难看,很好看,灯光很暗,他们象艺术品一样,都是陌生人,给他们盖上毯子的时候,我觉得特别幸福和满足…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感受,我自己很开心,既然他们这样毫无防备地睡着了,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很有责任,维护那份温暖和安全感,象是心灵的家
  你觉得自己是艺术家吗?
  
   这个话题对我来说有点难。我希望一个真正追求艺术的人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其实走到那里都有艺术,希望吸收的是自然的东西,不要仅仅从学校的理念来学习。当艺术来自天然比如田野,树林,山川…我觉得是最有价值的。希望真正的艺术是能打动人灵魂的东西。不只是表面上为了显示自我而做为,这样会很痛苦。(现今的当代艺术也多是在表达迷妄困顿痛苦。)很多人抱怨自己是最痛苦的,其实是总觉得自己缺少什么,不满足。我现在正在和朋友一起筹建民间音乐保护协会,不过连注册需要的3万元资金都没有。想起这事的时候会不知从何下手。于是去山上的转经桶转经,一边转一边安慰自己:慢慢去做自然会有的…一会就想通了。
  
  
  
   这是怎样的一个协会呢?
  
   成立这个音乐保护协会,是想为那些快要失传的民间音乐做点事。这几年我搜集了不少藏区的民歌,在乡间的时候发现并认识了一些老人,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民间艺人,能够用最古老的乐器演奏和唱颂音乐,在外面的社会根本听不到。那是非常美好的音乐,它有极深的内涵,完全就是来自于内心的。他们就是我的老师、但是这些老人正在逐渐老去,再不保护,他们也就这么消逝了。但是,如果用单纯商业的方式去开发他们的音乐,那还是等于另一种形式的消逝。所以,我们想寻找一种方式,能够把这些音乐最原汁原味地保存下来,真的是保护的作用,就象是一个资料信息库。前些天我去了森吉梅朵学校,和李兵交谈了,我们离她的学校不远,可以去做志愿者,教孩子们唱歌。想组织一个合唱团,这样,这些孩子能通过音乐获得教育,同时他们也成为了民间音乐的传承人。李兵也非常赞同。(协会放在哪里?)主要在香格里拉,这里比较方便,当地领导挺支持的,起码没有人来干扰。我们想考虑把酒吧做成传习所,具体的形式一步一步琢磨着来,好的音乐,对人心是起净化作用的。我心里很有信心,会做得很好。

  这个采访,是在08年8月进行的。当年10月,在朋友们的支持下,“香格里拉民间音乐保护协会”正式挂牌,用才让和他的朋友们的话说是:合法了。一些好的缘分也在逐渐聚集,“一朝开始便永远能将事业继续下去的人是幸福的”,对于这个协会来说,需要的就是专心做下去。才让说,这一生自己就是用声音礼佛的供奉者,祝他满愿。
  

2010年3月7日 - 萝卜 - 寂静的心空

2010年3月7日 - 萝卜 - 寂静的心空

2010年3月7日 - 萝卜 - 寂静的心空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flicker 彩虹炫 | 一个老乡 2010-3-27 17:17
才让旦是用心唱歌的人,他的音乐很棒! 加油!
flicker 彩虹炫 | 圣者之舞 2010-3-27 22:38
世界上虽然没有完人,但是,热西·才让旦是我们心目中的完人: 第一:他有藏民族的姓和名,热西·才让旦.而许多人没有藏民族的姓名,或是只有名字,没有姓.两百个桑杰卓玛,谁是谁? 第二:母语是生命,他明白这个道理.不明白这个道理的人也很多,就是人们所说的那些个藏族作家,诗人,画家,学者等等. ......
回复 卓仓吾姆 2010-3-28 00:39
我很喜欢他的歌,总是给人带来一种心灵上的震撼和抚慰,愿他的歌声能带给众生更多的业力.
回复 gangchaqiesang 2010-3-28 08:28
加油!
flicker 彩虹炫 | 拉萨旺堆Bod-Chen 2010-3-28 08:37
我们民族的长发,我们民族胡须. 赤诚,探索,深思,追寻,想望,奋战.
回复 失传的咒 2010-3-28 11:44
我在故我顶,我顶故我在!
回复 失传的咒 2010-3-28 11:47
欣赏、赞识,愿越走越好..!
回复 糜烂的花 2010-3-28 13:10
我在前年做过他的一个专题。 嗯,才让非常不错。是我的好朋友,一直都是。 前两天给我打来电话,说梦见我了,梦见我在跳探戈![emot]44[/emot] 问好,谢谢你的介绍,有机会来香格里拉吧,你,我,才让,还有一大帮优秀的朋友,会有一段很 美好的记忆![quote]以下为玛曲儿子的回复: 欢迎你的到来,[/quote]
flicker 彩虹炫 | 拉卜楞的泪水 2010-3-28 18:47
消失了几年 沉默了几年 但他终于出现了 带着雪山恩赐 来了 母语歌手才让旦的歌声陶醉着数千万个雪域儿女 支持 英语师资班 阿普 认识吗
flicker 彩虹炫 | 拉卜楞的泪水 2010-3-28 18:47
消失了几年 沉默了几年 但他终于出现了 带着雪山恩赐 来了 母语歌手才让旦的歌声陶醉着数千万个雪域儿女 支持 英语师资班 阿普 认识吗
flicker 彩虹炫 | 嘎嘎21 2010-3-28 23:04
喜欢!愿不断追寻新的灵感。
flicker 彩虹炫 | Lhamo *La 2010-3-29 16:37
~热西·才让旦 好样的!!!!!!!!!
flicker 彩虹炫 | Rabga 2010-3-30 19:00
Hello Tsering Ten, i am one of your brother Tsring wangten's friends. This is first time to listening to your songs. Very very very good. i have just read about you. Go head!! If i will have a free time i will come to visit you someday in near future, my dream is to make tibet film. ......................................................................................................................................................................................................................... i wish your dreams come true
flicker 彩虹炫 | Rabga 2010-3-30 19:04
Hello Tsering Ten, i am one of your brother Tsring wangten's friends. This is first time to listen to your songs. Very very very good. i have just read about you on Tibetcul. Go head!! If i will have a free time i will come to visit you someday in near future, my dream is to be a Tibetan filmmaker ......................................................................................................................................................................................................................... i wish your dreams come true
回复 藏族 2010-3-30 23:27
我们名族还有这么好的人真好!!!! 顶顶顶顶顶!!!
flicker 彩虹炫 | 拉卜楞 2010-3-31 07:17
2008年青海电视台职工和弹唱演出最好. 2010青海电视台藏历年演出,只有三个缺点. 1.主持中的一个Rgya人不应该有. 2.演出现场观众中有两人用手机打电话,应该法办,解到秦城. 3.一些人没穿藏族服装.建议,明年看演出,不穿藏族服装,不容许入场. ------------------------------------ 这也是灾难:2010拉萨新年演出. 【2010 Lhasa Tibetan Losar Gala】04 - The New Year Prayer. 真恶心!!!
回复 糜烂的花 2010-4-2 16:07
哇塞!这是你拍的视频? 好像那晚我也在哦![emot]29[/emot] 嗯,不对,我没听他唱过这首歌.
回复 梵慧 2010-6-17 11:52
才让的声音非常纯净,是来自内心的声音,很亲切的把你带入神秘并具有力量的藏文化.让我痴迷!同时我也非常喜欢盛噶的音乐,特殊是里面才让的经文呤唱。--From Shenzhen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8-12 11:35 , Processed in 0.068088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