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西藏是我家》

热度 1已有 67 次阅读2018-7-10 12:17 |系统分类:读书

      若不是今天看到微信里关注的文章中提到这本书,我都快忘记了自己看过这本书,借阅的。今天在当当网上搜一下,此书还有卖的,于是顺便借用一下他们的图片。
       我并不喜欢一些猎奇的内容,但是许多藏学的书籍,也许恰恰就是为了满足别人的猎奇心理。至今此类实际的猎奇行为不断,距离每个人自己最近的就是你身边的游客,我个人看到总有些游客睁大呆萌的眼睛看藏族寺院的磕头人,总有人拿着手机相机拍摄念经的老人僧人,就是不肯拍摄衣着光鲜的香客,就偏偏拍摄蓬头垢面的。有次见到一名老僧人开始驱赶拍摄者,结果却显得僧人自己修养不足,动了嗔念!!!我很理解老僧人的无奈和耐心见底的感觉,最后老僧人再也不曾出现在转经的人群中。
       藏族人从电影农奴的黑暗角色突然转变成寄托心灵的纯洁雪域人,转变太快了,“香巴拉”还没做好准备,自顾不暇呢,却被迫迎接那么多的眼光,面对真真假假的炒作,甚至出来那么多藏文清真食品,福兮祸兮? 我自己亲眼见过一间城市电影院臭烘烘的厕所贴满纯朴藏族老人照片,惊呆之余的我只能告诫自己周边的老人,千万别被人偷拍了,什么肖像权,什么人权素质那是等不及的话题,你首先得小心自己别被贴厕所。曾经翻看过敦煌藏文书籍的研究论文集,很多本,看完其中一两篇就不想看下去了,言语之间的偏见太明显,论文作者仅仅为了研究去研究,为了藏学热去热。研究者都是有缺陷的人类,非圣贤,但我觉得不好的研究跟把你贴厕所没两样。
       纵观横贯各类藏学书籍,会有啥类型的?与其泛滥,有一本藏族版本的《菊与剑》,足够。
       我深深记得书中的一句话:藏族人分两类,一类是吃糌粑的,一类是吃屎的!虽然会有争议,我却深深记住了。每个人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不是吗。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pari 2018-7-13 06:05
扎西次仁的口述录音整理出一部传记,记录了他的一生沧桑和偿愿的过程.
回复 pari 2018-7-13 06:08
「菊花与剑」所呈现的日本人性格与文化,不是无数支离独立的奇异特质,也并不宛如一堆毫无关联的砂粒,而是一张严密有致、条理清晰的蜘蛛网。
在潘乃德眼中,文化具有极高度的统合倾向,每个文化由一个支配性的主题贯串而成意义的整体。零散的日本性格和行为方式,乍看是不可理喻的其异风俗,看如果将之纳入这个统合的模式和意义的整体来看,便可轻易地明瞭其究竟。「菊花与剑」是一本文笔清丽、结构优美的作品;贯穿全书的是日本人的伦理体系这一条主辐,「忠」、「孝」、「义务」、「义理」、「人情」等这些伦理规范,是触发日本人行为的原动力。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7-19 13:37 , Processed in 0.287451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