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屠夫

已有 37 次阅读2017-7-11 11:58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文学| 小说

屠夫

扎多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小窗里照进阳光,苍蝇在窗台嗡嗡的飞,扎多拿了件衣服去拍苍蝇,自己倒是绊了一跤。昨晚上喝醉了酒,早上步子还是迈不稳,扎多坐在床沿慢慢穿了衣服,大叫了两声媳妇的名字,媳妇送来了酥油茶和一块锅盔,扎多就慢慢吃了起来……

白天睡觉,晚上赌博喝酒,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一年,家里一团糟,全靠扎多的媳妇操持,扎多还是看不惯媳妇,觉得这媳妇是没脑子的,除了早上叫两声要吃的喝的,已经很长时间没交流了,起先媳妇还唠叨两句话,现在媳妇也没啥说的了。扎多有个苹果5手机,以前这是让全村人羡慕的东西,只可惜现在通不了话,没钱充话费。吃完饭,扎多用它放起了音乐,躺在床上,思量着怎么把这东西卖出去……

扎多的媳妇叫阿珍,阿珍刚嫁到扎多家的时候,全村人都来看热闹,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唱唱跳跳玩了三天三夜,大家羡慕她,村里的女孩更是嫉妒阿珍。原因是扎多家是全村数一数二的富人家。扎多是个屠夫,他的手艺在周边的乡村出了名,动作干净麻利,即使是杀个大牦牛扎多也能一人搞定,四蹄一捆一拉绊倒牦牛,压着牛角,白刀子进,白刀子出,刀还没染上血,牲畜就慢慢闭了眼,村里杀个猪宰个羊都得喊扎多,尤其是过年过节,扎多忙不赢。还有外村的人来叫扎多帮忙,十里八乡的人都传说扎多的刀是祖传的宝刀,并且扎多会认穴,牲畜可以少受罪,所以,更多的人来找他,那个时候扎多家境殷实,村里第一个买来摩托的是扎多,第一个用苹果手机的是扎多,所有的新鲜事物都和扎多有关。

家道中落其实也快,慢慢的附近没人请扎多宰牛了,还没反应是怎么回事扎多就失去了工作,那期间大家都用上了手机,大家都玩上了微信,并且大家都开始喜欢上了外面仁布切们写的金玉良言,互相转发放生的视频,随喜赞叹,村里开始流行戒酒戒肉。那种风气一夜之间席卷了十里八乡。大家开始放生,起先是鱼,随后变成了鸡,接着就变成了羊,在接着变成了牛,放生慢慢变成了攀比,大家开始一群群的放生,哪个村只要不放生,哪个村的人就不是虔诚的佛教徒,放生甚至逐步变成了村规民约,后来村民家的牲畜就一股脑的被放生了,舍不得的就送给了城里的亲戚。这时候大家开始用异样的眼光开始看扎多,因为扎多的羊肉和猪肉依然开卖,虽然买的人越来越少,可扎多的经营没断过一天。扎多不怕没生意,但是他怕那种瞧不起他的眼神,他的经营终于断了,没人吃肉了,也就没有牛羊可杀了。

又过了些时候,戒酒戒肉者们逐渐想起鲜猪肉包子和牛肉干的美味,他们开始偷偷从城里买回各类肉制品开始烹调,那种香味又开始带动村里的人吃肉,扎多等着有人买他家的肉,等着有人上门请他杀猪宰羊,但是,他们不杀生了,他们开始吃腊肉香肠。即使是鲜肉也是从城里买回的,他们觉得没亲眼看见杀生,那么罪过就不在自己,他们心安理得的开始以前的生活。村里唯一起了变化的变成扎多家,丢了工作,支出却越来越大,孩子的学费、日常的吃喝各种开销让扎多变的消沉。扎多想不明白这祖传的手艺为什么就没了用武之地,几百年来村里牧羊喂牛,吃坨坨肉啃牛肉干喝青稞酒,早晚也是供奉三宝,也相信神明,人们安居乐业,也没人说大家不是虔诚的佛教徒啊?

 扎多觉得媳妇没脑子是因为媳妇往屋里拿回来了一个东西,是一个铁牌,上面写着精准扶贫户。扎多起先不知道这是啥东西,后来逛了几天街才知道,那些出了名的懒的穷的每家每户都有个这样的铁牌,扎多就生了媳妇的气,觉得媳妇把这东西带回家,就是承认班康扎多家是又懒又穷的贫困户,这会让他颜面扫地,扎多就不理媳妇了。扎多不是一个懒汉,他的勤快和他杀猪宰牛的手艺一样是出了名的。他有使不完的力气,有过人的手艺,但是没人找他杀牛,没人买肉,又有什么法子?

 等到苹果5手机里面的音乐都放了一遍,扎多就起床出门去了,路过村级活动室。他看见里面人头攒动,就进去看热闹,上次就听说这是什么专家来教村民学维修摩托车,今天好像是考试,院子里放了好几辆摩托,几个人在哪里摆弄,一直弄不好,那几个人弄得满脸黑机油,大家都哄笑起来。扎多是个急性子,他看见那几个人笨手笨脚,就过去抢过来忙活了起来,只看见两手翻飞,该卸下的该装上的,都被他利索的解决了。那个专家开始鼓掌,大家伙都看着他也跟着鼓掌,扎多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是这里第一个买摩托车的人,村里没有搞维修的,乡里也只有个外地老师傅在修,买来的摩托他修修补补的用了好几年,自己倒是总结出了一点维修技巧。看着那些村民注视自己的目光,扎多从手中的扳手感受到了刀的感觉,脑袋灵光一亮,扎多就跑回家找媳妇去了。

尼吉

2017年7月11日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7-7-23 00:44 , Processed in 0.256941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