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不亦快哉

已有 300 次阅读2006-3-1 22:37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文学

不亦快哉 

其一。晦雨连绵,朝眠不起,忽闻春鸟作弄晴之声,跃起,户外已阳光灿烂,蓝天如洗。不亦快哉!?

其一。风和日丽,蜻蜓误入室,往玻璃上盲目乱撞,冬冬作小鼓声,推窗放它出去,看一双重新获得自由飞翔的翅膀远去。不亦快哉!

其一。春天燕子衔泥重返吾家屋梁上筑巢。不亦快哉!?

其一。发现蓄养日久的那几盆兰草中突出一枝含苞欲放的花蕾。不亦快哉!

其一。夏日觅个绝对幽僻处,赤身仰卧,看蓝天上白云朵朵,变幻着魔法,一会儿象上古圣贤、一会儿象大唐美妇,一会儿又变成咧嘴的狗头……不亦快哉!
 
其一。看人晒一笸箕新采的红菌(红菇)。不亦快哉!

其一。上山采桃,满山鲜桃累累,你可以专挑美仑美奂的、漂亮水灵的、不长斑点的、没有一丝皱纹的,就象肆无忌惮的皇上闯进三千佳丽之后宫,馋相十足,过瘾过瘾。不亦快哉!

其一。夏夜观天星泻屎(流星)。不亦快哉!? 

其一。剥食水煮湿番豆(花生)。不亦快哉!?

其一。登九楼阳台,且不去看大街上那些匆忙赶命的蚂蚁们,落日象个无比盛大的醉汉,广阔的田野上农民在暮色里烧秆(秋收后的干稻草),白烟袅袅,田草之香,入鼻入脑,通体怡然。不亦快哉!

其一。无它术,为生计,屈身上班族。每逢周五,签退完毕,关了手机免受骚扰,吹口哨骑车归家,顿觉如解重枷。不亦快哉!?

其一。几位豪士相邀去排档快饮,至半酣,豪言壮语,话无遮拦。不亦快哉!? 

其一。微醉,执意要驼吾儿回家,格儿骑在肩膀上担心说,爸,你喝醉了吧,我下来陪你走路。我说,你爸没——没醉,别嚷!坚持爬到三楼门口却已气喘嘘嘘。不亦快哉!
?
其一。登高。不亦快哉!

其一。发挥油画时用彩着色之灵感,亲手制一碗辣椒,然后吃得丝嗨丝嗨,脑门冒汗,浑身舒坦。不亦快哉!?

其一。寒冬躲在被窝里,半夜耸耳闻得瓦房上丁丁冬冬来了雪声,口琅琅道,米头雪,床上歇。不亦快哉!

其一。闻乡间喜庆唢呐自山梁传来。不亦快哉!?

其一。久别家乡,一日回来,两岸妇童作故乡之声。不亦快哉!

其一。喜气洋洋的春节里,众兄弟携妻儿回乡下老家与父母团聚,共同操持一桌酒菜,然后耍一夜麻将。不亦快哉!?

其一。把庭前屋后打扫干净,焚一炷好香,仿佛生活在高洁之中。不亦快哉!?

其一。把烟戒了,少为酒拼命,多吃点米饭,并坚持傍晚上健身房出点汗。不亦快哉!?

其一。如今虽身陷麻木不仁之境,时常仍有作远走高飞之妄想,比如西藏一游的夙愿。不亦快哉!?

其一。身边一姑娘,竟能用西文为我演唱《我心永恒》之曲。 不亦快哉!

其一。听日本喜多郎的孤独音乐《敦煌》。不亦快哉!?

其一。人世茫茫,知音难寻。某日微醉,忽有位愿陪我坐下共尝老崔的《一块红布》、《飞了》的人。不亦快哉!?

其一。妻授一方,坚持不懈,终于治愈顽固的香港脚。不亦快哉!?

其一。满头烦恼丝又长,到城外哑巴理发店,放心落坐,甚至可以闭目养神,让哑巴剪一头轻爽短发,接着刮面、剃须、掏耳、剃刀伸进后背挠痒痒。不亦快哉!? 

其一。整理旧物,无意间翻出早年女友手迹,读着读着,一股暖流竟涌上心间。不亦快哉!?

其一。搬弄历年收藏的邮册,尤其初二刚迷恋集邮时(1980),为邮票颠狂劲,不思学业、濒临玩物丧志之边缘,那一枚枚泛黄的邮票都凝聚着多少温馨的回忆。不亦快哉!?

其一。破单车,哐当哐当,弃之又不舍得,一天夜里竟让偷儿相中牵走。不亦快哉!

其一。一癫犬被我怒斥,边逃边回头吠我,不料撞在路边电杆上,痛嗷嗷。不亦快哉!?

其一。布施。不亦快哉!?

其一。读明代才子金圣叹《不亦快哉》三十三则。不亦快哉!?

2001-11-4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flicker 彩虹炫 | 一凡 2006-3-2 20:13

其二.回味快哉,不亦快哉.

flicker 彩虹炫 | 椽木求鱼 2006-3-3 09:53
上班偷懒。看老鬼GG的文章,不亦快哉!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12-6 20:42 , Processed in 0.029242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