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西藏,一个生活在别处的词

已有 410 次阅读2007-4-9 21:57 |个人分类:藏地游记|系统分类:读书

西藏,一个生活在别处的词
——浅评鬼叔中游记《今生怎能不去西藏》

★李太黑

至今,我仍然在揣测,老鬼当初去西藏和写下这本书的初衷。我和老鬼认识十年了,在我印象中,这是一个处世和行事都颇为练达的人,他在集美读大学期间与诗友合编《浔江潮》、《冬冬冬诗阵》刊物,上世纪最后几年,他与诗歌同仁创办诗歌民刊《放弃》,克服了资金和人力、世俗生活和意识形态的种种干扰,一出就是五年。

出于多种原因,由老鬼主编的《放弃》在2002年暂时停刊了,几年间感觉老鬼沉寂了,对于这位在诗歌美术等方面有着天然审美饥渴的吸血蝙蝠,我预感到这种沉寂的假相,仿佛火山岩浆爆发前夕的死静,果然在几年前,他去了一趟他梦寐以求的西藏,并厚积薄发写下了这本糅杂着图片、游记和诗歌的书。

雕塑家罗丹曾说:“伟大的艺术家,到处听得见心灵回答他的心灵”,一幅优秀的风景画、山水画、山水散记、田园山水诗,那里埋藏着一颗向美而生的心灵——一个内在世界向着外在世界的奇妙转化。鬼叔中的西藏之旅,是一次纪实性散文之旅,行文以旅游时空的先后顺序为主线展开,向我们展示了一幅东南沿海到西藏高原沿途的浮世绘,其景其境,叙事抒情,娓娓道来。许多篇章的题目就很让人玩味;“哦!坐着马车去旅行多好”、“淌在地球表面上一颗眼泪”、“血肉剥离后美人的骨架”、“我猜测我越过了大限”、“连朝霞也是陈腐的”、“西藏是一架竖琴谁来了都想弹拔她几下”,这也是一次诗歌之旅,青年时期的诗人老鬼所崇尚的诗歌是欢乐的、飞翔的诗歌,他希望给诗歌装上一对翅膀。但世间常有永恒的痛苦、忧郁、焦虑、和遗憾,那有长久的欢乐?存在主义哲学家克尔凯郭尔说自己一生下来就是老人了,他认为欢乐是瞬间的,只有痛苦是永恒的,“欢乐短暂的不容人翻身”,欢乐——“你见过闪电吗?”,惟其短暂,更使它变得令人消魂,常使人“知不可为而为之”。以税吏身份谋生的老鬼,生活碌碌,肉身的滞重常使他追求一种精神卸重后的飞翔,他以一次“生活在别处”投身于大自然的精神漫游,仿佛也为他抒情时代作了一次文本的总结。

文中有着人文关怀;如:“青康高寒草场生态环境十分脆弱,植被一旦被破坏,需要上百年才能恢复”《嘉那嘛呢石经堆》“据科学测定,其实青海湖正呈缩小趋势。青海湖也会像罗布泊那样消失吗?”《青海湖也会像罗布泊那样消失吗》,有着青藏铁路的修建现代文明对西藏自然环境所带来的影响的警觉,有着因过度的经济生活使植被遭破坏的理性反思《上去是个英雄!下来却是头狗熊》。有着终极关怀;如描述的那些“在石室中苦修到死的僧人”《结古寺》。有着世俗的关怀;如“路边的养路工人还在挥动铁锹劳动,这种环境里真为他们工作感受到悲壮、苍凉。”《落日的光很快就暗淡了》。有着浓厚的亲情;在外旅游,对妻女的思念之情。也有着柏拉图式的浪漫;与一位前往康定进修音乐的藏族姑娘麦朵拉姆,在暖融融的帐篷里萍水相逢,共饮美酒,并约佳期相会,然而终于无果。文中的女子仿佛承载着诗人虚幻世界中的爱恋——那些现世的、文本的、梦幻的、前世今生欲辩己忘言的爱情。虽笔墨简洁含蓄,寥寥数语,然而读来有股令人荡气回肠之感,书生多情矣!

纵观本文,感觉作者笔法生动丰富;纪实、抒情、议论、典籍、传说、故事、注释、方言、俚语穿插糅杂,行文气韵生动,作为互文的诗歌,从唐到今,颇有春秋笔法之势。

这是一个现代行吟者,为我们留下的一份耐人寻味的“行走文本”,一本向美向善的书,阅读后,我感到世界静了下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flicker 彩虹炫 | 李之平 2007-4-30 16:56
祝福~~
回复 gsz 2007-5-2 15:44
[emot]7[/emot] 月底可能从新疆进藏…… 以后会少来这,有空去我新家 http://gsz2006.blog.sohu.com/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2-22 02:44 , Processed in 0.029760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