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夏坊的“游傩”

已有 514 次阅读2007-3-17 00:29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见闻

 
夏坊的“游傩”
 
夏坊,闽西北宁化安乐乡底下一个行政村。从宁化往连城方向,本来省道建文线(建宁→连城文亨)弯弯曲曲穿过她,前两年改道,路线拉直后,车水马龙的大路,绕开了曾以路边店名噪一时的何树里长坡,也绕开了古韵犹存的夏坊村。
 
学校毕业后我就呆在乡下安乐,并把头十年的宝贵青春虚掷在这个地方。可是那前后十年里,我竟然没赶赴一次夏坊庙会。现在我都忍不住要榨问自己——那些年,你究竟干什麽去了呢?直到去年,陪海潮摄影出版社摄影家曲利民和他助手罗方,以及自由撰稿人何葆国,为着夏坊“游傩”,兴冲冲而来时,他仨感到匪夷所思。老曲也随吴苏宁去过西藏,那年他们走的是新藏线,所以我们一碰面就有了共同话题
 
老曲边开车边古怪地说,安乐不是个好词语,让人马上想到安乐卫生巾、安乐死……
为自己整整生活过十年的故地,我愤然打断他,呸,你干嘛不能联想一下安乐窝?
何葆国接过话茬,打了圆场,安乐——嘛,可以用作一个不错的小说题目。
 
自从去年初逛夏坊庙会后,对奇异的以众不同的夏坊古“游傩”,意犹未尽。于是今年正月十三,又邀老米再次前往。
 
刚到村口,那连绵不断的鞭炮声,就先入为主,霸占了我们耳孔,探问到九点左右傩师出巡,我们顺着那条新修水泥道,往庙子径直挤进去,直奔主题。路边排满鞭炮香烛摊子,乡间庙会如赶墟一样,当地土话称“过漾”,人来人往,水波荡漾,很形象。
 
七圣庙就在夏坊村部后面,只隔一条水圳,一板小石桥。庙门口的炮仗,乒粼嘭啷,火星四溅,烟雾弥漫。试图走大门进去比较困难,我们只好走旁门左道,七圣庙左厢另设一个观音堂,今天照样热门拥挤。
 
烧香点烛燃放鞭炮的信愿之众,有不少我原来安乐工作时相熟的,还有这几年外出送饼发迹、小民乍富、牛逼哄哄的附近村子的“饼叔”们。
 
庙子里的七仙祖师,肯定有其灵验,要不香火没那麽鼎盛。去年一个“饼叔”因为外地偷生,喜得贵子,回来还愿时,烧高香,点碗口粗的大烛,一家伙捐出一万二。
 
管他人道鸟道,猪道狗道,“饼叔”们生财有道,他们走南闯北,散布全国各地,你看挤满村口的尽是挂外省牌的面包车!送饼也弄钱致富?只是我们不通其中窍门暗道,其术怎能不诈。穷则思变嘛!毕竟他们为这一隅贫穷山村,带回一时繁荣景象。
 
何况如今娼妓贪官、杀人越货、伪僧念经、以次充好……明目张胆,一个丧失礼义廉耻的时代,样样都不再羞涩含蓄,遮遮掩掩。
 
夏坊傩师的装神,却还是在一栋古旧的木构的吴姓祖屋里秘密进行,大门闩紧,企图趴在木壁缝隙偷窥,可是,天井后面又被几匹写满“酬谢鸿恩”之类的大红布,扯起一面布帘子作遮拦。装傩过程,自古下来都保持着极其神秘的气氛,严禁外人和小孩窥探,拍照就更不消说了。
 
因为跟着县委干部老米同志,而有被盛情请到村部食堂吃点心喝酒的待遇。我顺便询问以前扮过傩师的村干部,他缄口不言,也不能套出装傩玄机。
 
整个早上,七圣庙前鞭炮声,好象就从没有停歇喘息过。上午九点来钟,吴氏祖堂外的烂泥坪里,已经人山人海,两队撑彩旗的儿童们,显然等得有些不耐烦,尽管大人们不时前去劝导,旗子仍东倒西歪,一边啃甘蔗的、戴孙猴子面具摇头晃脑的、傻等傻等等得神情木滞的、冲我们扮鬼脸的……好一群调皮捣蛋的乡野赤童!
 
五六个少年,抱着一盘又一盘的鞭炮,守在大门口,外面一棚草台锣鼓,是夏逸园的四位老人自发组合,其中二老已80多了,他们正抱怨:现在的年青人都不肯学这玩艺,与我们同来的县文化馆裘馆长,悄悄蹲下来,接过棒棰,谦逊地跟前辈们讨教一二,居然就敲得有板有调了,令老人们眼光顿亮,以为后继来人了,忙问这后生是溪背还是路背村的?好灵活呢!
 
一个汉子扛出一杆冲天土铳(可能就是俗称的“冲天炮”,不是我爷爷以前说的“地雷公”),震天动地响过三遍后,大厅木门吱啊打开,七位头戴傩面,上身赤膊的傩师,手执缠绕红布条的竹帚子,从硝烟迷雾里陆续跳将出来。他们分别要从一位主事长者手中接过一面老式梳妆镜和一本通书(长汀“造福堂”蓝玉森的通书,我们闽西北一带的占星老招牌。连我不识字的母亲,每年岁末赶墟时,也忘不了去地摊上买一本一块钱的通书、一张五毛钱雕版印刷的灶君老母),当空一照,口中念动咒语,作为开路仪式。
 
夏坊“游傩”相传起源于明朝中叶,本村吴姓祖先外出经商,某日遇洪水,河里13条船已沉没9条,此时河面上漂来两只木箱,船上人看到都不敢去捡,结果2条船又翻掉。箱子再次漂来,吴姓商人叫艄公去捡,艄公不肯。吴姓商人许以重金,箱子才捡上来,另一条船又被风浪打翻了,只剩下吴姓商人的船安然无恙。回客栈后,吴姓商人想打开箱子,可怎麽也开不了,匆忙到外面卖了香烛点起来跪拜,才把箱子打开,原来一只装着恐怖异常的9副面具,一箱装着法器,于是请挑夫把这个救命箱子挑回家乡,以后每年正月十三于厅堂上,取出面具,摆在一个大簸箕里,供人们祭祀。其中二副傩面过于恐怖狰狞,吓死了人家独种子,经乩师降神指点,而被焚毁,剩下如今这七副面具。逐渐演变成今日之傩神。
 
“七圣”的傩面分别代表猿猴、猪、羊、狗、牛、长蛇、蜈蚣七种动物精怪。传说中的“梅山七圣”为:袁洪(白猿)、金大升(水牛)、戴礼(狗)、杨显(羊)、朱子真(大猪)、常昊(长蛇)、吴龙(蜈蚣)。
 
“七圣”悉皆赤裸上身,头颅、身上插着锋利的刀刃和锯子,鲜血淋淋。“一圣”红脸,怒目、獠牙、头扎绿巾,下身宽松束脚的黄裙,头插一把红锯子;“二圣”、“三圣”黑脸,怒目、咧嘴、獠牙、头扎红巾,下着黄裙,头上破一把砍肉刀;“四圣”、“五圣”都黑脸,怒目、吐舌,头扎红巾,下着蓝裙,腹部刺一把宰猪尖刀;“六圣”、“七圣” 也是黑脸,怒目、横斜咧嘴,头扎红巾,下着蓝裙,左手腕穿过一把尖刃匕首。  
                 
“梅山七圣”的扮演者,分别推荐吴姓4人、夏姓2人、赖姓1人,这种分配比例好象已约定俗成。整个夏坊村以夏、吴为大姓,据说赖姓仅一家,也还有周、张、叶诸姓,为什麽别姓就不参与装傩?我还没有问到答案。夏坊村的游傩庙会传统下来成立有议事的理事会,这两年的庙会收入都有3万多元,有钱古事自然能延续下去。神明崇拜与民众的热情参与分不开,“七圣”神威、灵验的传说故事闻名遐迩,包括求子、治病、替人解困、预卜凶吉等等。村民对“七圣”充满崇敬和畏惧。“七圣”巡游村庄的同时,远近十里八乡的信众都会纷纷赶来夏坊。
 
戴上“七圣”傩面的傩师,赤裸上身,巡游在闽西北正月的寒风雨雪里,我等看客穿裹棉袄缩着脖子瑟瑟打抖,他们却虎虎生威,仿佛真的鬼附身,神显灵(我猜疑这些青壮年的傩师的扮装者浑身上下,都用辣椒水、生姜擦热了皮肤),还有那血淋淋的仿真场面,去年当我第一次亲眼目睹时,吓得连连后退,差点踩进一砣牛屎粪堆。
 
七圣光临,夏坊村家家户户都要点起香火,摆设供果,爆竹相迎。谁家建了新房,他们还会特别进新屋巡游一圈,挥舞竹鞭,把隐匿在角落四周的邪煞鬼魅驱赶。
 
村民们纷纷向傩师作揖,祈求竹帚子鞭打自己和怀抱里的小孩,据说有幸被抽打的大人小儿,可免除一年疾病灾祸,保四季平安。幸运的还要索讨到“七圣”的竹枝回家,这成为了夏坊村世代相传的民俗节庆。
 
与我同来的老米同志也挤在人堆里,他洋洋得意跟我吹嘘:看见别人不断向傩师弯腰鞠躬,他也见样学样,果然得到傩师垂青,被鞭了一下,感觉有点疼,其实心里更多的还是得意和庆幸……
 
2007-3-16

 
 
 
 
 
 
  锯子,杀猪刀从头颅上破下去,有没有看见他们脚肚子上画了符咒,怪不得不能让外人看见这其中的秘密
 
好吓人呵,尖刀穿过手腕
 
门缝里偷窥
 
 
 
 
 
 
 彩旗队里的无精打采的男孩子,长大后肯定也要承接傩师的表演
 
人们争先恐后地向傩师作揖,求他的竹鞭打一下自己,以及还抱在手中的孩子,可保一年无病灾。
 
震天动地的冲天土铳一响,预告傩师就要出门了
 
 
乡村的狂欢——客家“过漾”
 
草台锣鼓
 
 
鞭炮摊,从村头摆到村尾
 
“七圣庙”前今天不知要放掉多少鞭炮?
 
 嚣艳的姑娘走在庙会里
 拥挤的人群中,我拍下了这个老乞丐,欢悦之余,别忘了往他钵里投几枚零钱。
 
 
 
 
何树里废弃的路边店
 
 
 
 

发表评论 评论 (19 个评论)

flicker 彩虹炫 | 甲路亭 2007-6-28 21:46
写的很有土味!我是安乐人,就是没看过,有机会一定去看看
flicker 彩虹炫 | 夏坊人 2007-7-18 14:31
好熟悉的场面啊, 不过长大后正月十三几乎都已经不在家里了, 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呆在家慢慢感受下这天的热闹场面.
flicker 彩虹炫 | Zeno Xia 2007-7-18 14:44
你是我们村的吗?怎么还会有这些照片,好多年没有在家过十三了。看着还真亲切。
回复 鬼叔中 2007-7-20 22:22
[quote]以下引用Zeno Xia(游客)在2007-7-18 14:44:00发表的评论: 你是我们村的吗?怎么还会有这些照片,好多年没有在家过十三了。看着还真亲切。[/quote] 我曾在安乐呆过10多年,明年正月十三打算回去拍个纪录片。你作为本地人,给我提些建议吧,谢谢呵。
flicker 彩虹炫 | Zeno Xia 2007-7-24 13:30
你叫什么呀!有可能认识哦!
回复 鬼叔中 2007-7-25 10:09
[quote]以下引用Zeno Xia(游客)在2007-7-24 13:30:00发表的评论: 你叫什么呀!有可能认识哦![/quote] 给我邮箱地址?
flicker 彩虹炫 | Zeno Xia 2007-7-26 13:30
我的邮箱是zenoxia@hyby.com.cn或者zenoxia@126.com
flicker 彩虹炫 | 访客1hx3BO 2008-1-22 17:38
有认识我的么?我也是夏坊的啊..[emot]24[/emot]
flicker 彩虹炫 | 访客GKb4ER 2008-1-22 20:55
能不能多搞几张啊~~~
flicker 彩虹炫 | 巴地斯图塔 2008-1-24 15:33
你好! 我们准备正月十三去夏坊拍一部纪录片. 你是本地人,希望您能支持. 我的邮箱gsz67@163.com qq234850116
flicker 彩虹炫 | anhui 我啊 2008-1-31 23:37
家》》》》家呵呵有空我给你们弄个我存了2年的照片质量没有你的好[emot]9[/emot]
flicker 彩虹炫 | 访客230Ner 2008-2-2 22:57
老乡来顶顶!!!!!
flicker 彩虹炫 | 访客8cs1VJ 2008-2-24 21:40
我也是夏坊人啊 就是今年没在家过十三啊 可惜了啊 明年一顶在家好好欣赏!
flicker 彩虹炫 | 文林 2008-2-26 19:59
好久没看到了,好可惜哦去年13又不在家 还有没有呀,这让我想起了童年
flicker 彩虹炫 | 访客0GWj0N 2008-2-27 16:05
很不错啊,多年没在家乡过漾了。
flicker 彩虹炫 | 访客MQHt38 2008-3-3 03:20
ni a 什么垃圾图啊
flicker 彩虹炫 | 昌政姿态 2008-5-30 11:32
老鬼,你应出个乡土文化的集子.
flicker 彩虹炫 | 访客H40Nfr 2008-10-2 22:47
写得拍得真不错 !~好久没在十三呆在家过漾了!~好怀恋那种耳旁隆隆鞭炮声~连闻到的也是鞭炮味~!
flicker 彩虹炫 | 华夏之栋 2009-8-30 21:38
好有趣!希望可以发扬光大。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12-6 20:41 , Processed in 0.035770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