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结网

已有 205 次阅读2006-11-29 22:59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见闻

结网

黄昏,我在春天使它变得又潮又灰的屋坪里,发现晾衣竹篙下一只硕大的蜘蛛,雨后结网。当我跨步靠近它时,差点听信了坐在大门口抽烟的老伯的话:撵它下来喂鸡。还好我迟疑片刻:鸡食了不会中毒?老伯说,所谓一物降一物,公鸡啄蜘蛛,公鸡还吃蜈蚣呢。

关键就在这瞬间,我被这只大蜘蛛锲而不舍的织网行为深深吸引,它的专心致志的劳动彻底征服了我,使我改变了破坏的不良企图。

这个精确的建筑师,这个材料不竭、速度均匀、不知疲倦的劳动者。

回想我的往昔人生,也许只有落第补习面临再度高考的那段日子,拼着少年命,把六门功课力争掌握得面面俱到,惟恐有些疏漏的那种一丝不苟劲头,才配得与之相比了。而后来岁月,我还有哪阵子能这麽尽心尽力应付任何一件事呢?

我仔细研究了它整个网面的布局,然而我这乱糟糟的心,根本就无法描绘出那精致的图案。

这时,我没有提防老伯已从背后悄悄溜过来,他恶作剧的,不!是带着一种厌恨,伸出一把扫帚一扫,虽然仅只触动了一根偏下方的牵引丝,但是大蜘蛛被这突如其来的动荡,马上中止了忘我的劳动,原地停顿,调头朝下,我估计,它是在高度紧张的注视来自这个方向的变故。蛛脑翻腾,因为很可能功亏一篑,或者全功尽弃。我也感到十分惋惜,于是责骂:你这老伯也真捣蛋,你看被你一搔扰,它多伤心呵!老伯并没有为自己不近蜘义的粗暴,感到一丝羞愧。

大蜘蛛结网之动机,仅为捕食裹腹,就象毛主席领导新中国人民奋斗多年,为解决根本的温饱问题一样。

真正使我着迷的,还是它织网本身那种有条不紊,以及长丝从蛛儿屁洞里拉出来,又似手拖不完的过程,有如观看杂技戏台上,变扑克牌的丰满女魔术师,始终微笑信心十足,不断变化出纸牌,却没有在我们想象中停顿下来,让观众一阵又一阵为她的源源不断欢呼喝彩一样。

一只老道的蜘蛛,挥动它四对优美的足肢,编网,一心不乱,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想人类的砌墙工人是不可能在他垒砖劳动中接近于如此单一的。

现在我只是徒劳地伏在它劳动的门外,渴望这种诱人的单一,而自己却是个心思复杂、烦扰遍生、胸存渣滓的家伙。

晚饭后,妇人又冲出来,埋怨这讨厌的东西竟然把她天天晒衣的地方糟塌了,坚持要捅烂这张已经精心编织完工,就等待上网虫子的大蛛网。我再次不可思议地阻拦,并替这幸运的大蜘蛛求了情:它辛辛苦苦织起这麽一张大网,你就让它捉一夜食物吃饱,明儿清早再弄走它吧───

97-7-7

(因为写到蜘蛛,想起早年这篇旧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12-6 21:01 , Processed in 0.027119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