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唢呐颠覆者

已有 188 次阅读2006-9-5 21:46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文学

10e11287c3a.jpg

唢呐颠覆者
                           
只要那怪腔怪调的唢呐一响,楼下那大病初愈的退休老头,就啊喀——啊喀喀,不断咳嗽起来;隔壁的婴儿也开始惊慌失措地哭闹;我家闺女总是缩在墙角落,瑟瑟发抖地对我说,爸,一身鸡皮疙瘩,寒毛都竖起来了……

要是暮春,我阳台后面,那旧房久不住人、破败坍塌、目前政府又禁止维修改建的、废墟瓦砾堆里,躲藏着的癞蛤蟆,都忍不住地打喷嚏和呵欠连天……

唢呐声是从对面一幢三层半的砖房顶上那间小阁楼传出来。那屋檐下挂着空闲的粪箕、鸡笼等,还用烂脸盆养了些仙人掌、太阳花之类。

两年多来,不论寒暑,几乎每天清晨5点多,我们还在酣梦里,那哇啦哇啦的声音就肆无忌惮地闹起来。令人头昏脑胀,开始以为是哪家人在吊孝。或是一个少年在苦练,不依不饶,誓不罢休。

可是,大半年过去了,那唢呐没有丝毫长进,除了吹出乱糟糟的呜呜哇,没有任何旋律可言。好比一个智障在大街上语无伦次,公众都替他紧张而汗颜。我们为这种唢呐也惴惴不安。

而鼓吹唢呐者,他自己居然不会为那尖厉威人的声音感到丝毫的害臊和羞愧。他干嘛不稍有点自知之明,逃到人迹罕至的深山老庙去口水四喷?

说他恬不知耻又有点过份,因为我曾有一段时间恶狠狠地守在阳台上,执意想窥探一下真面目。让我失望的是,他总是不敢光明正大、坦坦荡荡步出小阁楼来透透气,想必他良心上还是畏惧千夫所指的。难道他没联想到,这周围的民居宿舍里,隐藏着多少恨之入骨的怨气?

终于有一个下午,天阴沉沉,我瞥见一个老男子神色黯淡的面孔,在墙头背后,信心不足地忽闪了一下……嗨!原来是一个半老徐郎!

如果换上十几年前,还是那不良少年德性,我肯定会拔出自制的弹弓,满腔怒火,射一弹过去,把那丑陋的难听死的唢呐声消灭干净!

我闺女有时也忍不住捧出她刚买的葫芦丝,冲到阳台上较劲地吹上一曲。逼得那对面唢呐声停顿下来,然后羞愧难挡地伸头一探。不过他还要象一只委屈的小狗,躲回屋里仍呜呜呜短促地啕几声。

前几天休息日,我楼下搬去新居不久的一个小男孩回来玩,那曾烦他颇多的唢呐声又不合时宜响起,他纠集了我们宿舍楼里的一群小家伙,冲着对面,此起彼伏高喊——狗打屁!狗打屁——那天我听得好解气的!嘿嘿嘿嘿!

不管天晴落雨,他能一整天不间断的吹呵吹。难道他不参加社会活动和家庭劳动?就躲在自家小阁楼里拼命练唢呐?

一个下岗工人?退休老头?还是一个老浪荡,游手好闲之徒?无边风月度闲人呵。

唢呐本是一种美妙动人的民间乐器,其实我是很迷恋它的。乡村那娶亲时欢快的、送葬时悲戚的、喜庆色彩浓郁的客家木偶戏的唢呐配乐……

可是他却始终没能把一支曲子吹完整,老跑调儿,越纠正越偏离,断断续续,含混不清。恐怕他对自己吹出的效果也不满意,所以左一句右一截地找感觉,常常还心急火燎地拔出哨子来调试,发出更加尖锐刺耳的阉鸡声——哦、哦——恶噢。

他的乐感生硬、刻板,一点不灵动,漫无目的,不伦不类。从他吹出的五音不全的调子里,可以断定——他基本上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乐盲!他的心境又乱又躁,急于求成,猜想是害怕时光所剩无几,得抓紧时间,练成之后尽快混进一支民乐队,充当一名吹鼓手,发挥余热?

这就是一个少壮不努力,半途出家,急近功利,想拖住人生尾巴奋斗一把的典型。没早没黑,一个置起码社会公德于不顾的唢呐者,能指望他吹奏出什么动听的音乐?他简直就是一个唢呐颠覆者,糟蹋了唢呐!

话说回来,我自己哪有什麽定力?那唢呐就好比《西游记》里尖嘴妖怪的法器,岂止是摄人心魄,而是要把整个肉身都吸夺进去一样!我翻身盘坐在床铺上,还是被那威人的声音,震得头拨浪鼓般左右狂晃,我听见松驰的两腮帮答答答垮耷声……虽然我自己快搬新居了,不必再忍受这种折磨,但仍为周围百姓忧心,比如这里临近赶考的学子们,那些半夜起来靠磨豆腐熬锅边糊油炸灯盏糕养家餬口的起早摸黑夜里缺乏休息的苦命人……

端阳前后,那“断筒唢呐”几天没响。楼上同事的妻子有些讷闷,伏在窗台上,悄悄向楼下农民家院子里的几个纳鞋底的妇女打听。她们抑制不住兴奋地说,这几天听说他泻腹泻得半条命啦!

2004-8-9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flicker 彩虹炫 | 2006-9-6 17:47
可怜的老头
大概过去生也被你们这么“宠爱”过,哈哈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12-14 23:28 , Processed in 0.026820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