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升仙台(2006)

已有 242 次阅读2006-6-13 22:57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文化

升仙台

当年南怀瑾先生上峨眉闭关时,准备禁语(不说话)三年,写信给朋友。朋友回复:恭喜恭喜!嘴上不语并非难,做到“心声”不响那才妙。

“万法本闲,惟人自闹。”

——题记

好不容易又盼来七天长假。本来也打算跟随崔永元的部队,重走一段“我的长征”路。后来县里喇叭作卵势,要组织一个陪走团,上面苦口婆心来动员,味道都变了。遂改变主意不去凑那份热闹,便有这次与朋友相邀。寻访客家祖地石壁升仙台的缘起。

夜里腹闹耳疼,寅时起床拉稀。朋友说好事嘛,空空如也。

搭班车,放假归家学子居多,重温那种站着摇摇晃晃的拥挤。

时值早稻栽种之季,向田边老叔俚探路——石壁至陈塘沿着新修水泥路,不要过石桥,拐往右旁土路就没错。

山脚抬眼,已望见黛山云雾里隐约一处白屋。古老石阶,蜿蜒而上,如登牛背。年代久了,那石岭仿佛一道长长的疤,长在山脊上。矮松和路萁,稀稀拉拉。

忽阵雨,把我们赶入半山茶亭,气呼气耷,汗败败。

两老婶婆也进来避雨,采了一串野菇。刚好其中一位是当家师傅,七十多岁了,山上山下日常穿梭,掌管升仙台和脚庵事务。看得出,她在当地颇有人缘和亲和力。

她直言不讳说:俩后生踏实,不象坏人。

招呼我们先上去啦,准备有早膳。

庵堂待客热情,擂钵还剩芥菜饮。

上殿在香炉峰巅平台,一方形石屋,石麻条铁瓦,古朴清幽。祀立了十几座大同小异的神像,共享香火。初来乍到,你也未必辨认得出刘、熊二仙。心里猜度,难道此观成就了这列位仙家?不过足蹈处即“升仙台”旧址无疑。用《宁化寺观》编者张恩庭先生的话说:迷津顿悟,别开洞天。

中殿供奉佛祖,千手观世音。道观演变成纯粹的佛堂。

正逢四月初四,文殊菩萨生诞。升仙台接了三天经生意。

明末学者李世熊的《宁化县志》记载:“刘、熊二道士修炼于石壁之香炉峰,隋义宁年间(恭帝杨侑年号,617-619年),白日飞升。乡人为刻二像于石壁,创台于炉峰顶祀之,曰升仙台,今台废而址犹存。”

有诗云:钟鼓千载遥相望,烟霞朦胧香炉峰,刘熊道成飞升去,空山何处觅仙踪?

传说刘、熊二人,原来打屠为业,一位跛脚道人云游石壁墟街,求店家借锅煮豆腐,二屠伯争要煮肉,道人拣根茅子,拦在锅中, 一边豆腐一边肉,不慌不忙架进自己脚,呼呼当柴烧,结果豆腐翻翻滚,猪肉那边冷锅冷灶,道士食饱,拂袖而去,围观者呆若木鸡,并发现烧坏的竟是肉案一脚,二屠明白遭遇神仙了,决心拜师,拔腿便追,一路追到篓子岭。

看缘分吧,除非你们的屠刀扔进水中能浮起——

刀抛出手,刚好落在鱼塘木墩上。

道士笑容可掬,天意呀!

正要动身,他俩想到刀留塘中,恐伤别人,不安全,又回头捡上旱地。

试过心肠,道士答应他们先回家交代妥当,明早香炉峰再找师父。

次日来到香炉峰,一问师父上了东华山,他俩从高高的横排,翻越几十里,赶往东华山,又说道人刚回香炉峰,连忙转身……如此往返香炉峰与东华山之间,不舍昼夜,整整三年。

磨炼的典故还可以挖掘不少,比如俩人饮尽一脚盆师父的洗汤水……

故事的高潮快要来临了,师父要他们去摘悬崖上两个大红鲜桃来解馋。他俩毫不犹豫,解开脑后长辫,背对背绑结起来,然后一二三齐跃出去……一朵祥云托起,把他俩迎入仙班,两具凡身尸首摔碎在“小月走”崖下。

朋友分了支香烟给讲古事的斋公,他留在耳朵上,而擦亮火柴点起自己刚卷好的纸烟喇叭筒,并熟练咬掉一点尖嘴头,舌头一伸,呸地吐出。若不是就要上坛念经,遇到我等忠实听众,他肯定滔滔不绝的。

升仙台的古迹甚多,嵌在门墙上一块一位南田秀才(乡间教师)撰刻的“天子塘水池记”碑文,勾起我们莫大的好奇和兴趣。

朋友带我去找“千家围”,差点迷路,又不肯罢休。初夏阳光隔着云层,象在烤饼,风不吹,忍不住引颈长啸,山谷回响,余音袅袅。

朋友骂我:别嚷!荒山野岭,没有人理你的。

我说:你这不懂,嘿嘿,凉风不是应啸来也。

喔——喂,一个农夫在闷热的六月伏天打喔嗬,一阵清风,爽字脱口而出:哇呀!这比老婆都更味道!原来喔嗬招来风姑,是这麽回事。

千家围亦称千家寨,位于武夷山南麓,宁化石壁北十华里许,山势奇崛,峭壁四临,岗内复岗,山外有山。寨内原有塘水供千户饮用,很难相信这鸟道盘旋的山窠窠,曾有过千户辉煌。1993年乡贤筹资,整修“天子塘”,源源碧水,布水管引流升仙台,省去挑水之艰辛。

这里还有更胆大的传说。石壁本来该起金銮殿,要出真命天子。“天子塘”里准备了金高椅,天子命应在陈家,地理先生为陈家修好风水,吩咐主人,耐等来年今日半夜三更,坟头会开出天子花,陈家日盼月盼,大喜过望,猴急急二更半就赶去了,时辰未到,尚欠火候,不见天子花,但见一蓬草,皇帝就泡汤了,却出了个草头王——反贼陈友谅。其实陈友谅本湖北人,起兵后在江西九江称帝,石壁老百姓怎麽把他牵强附会扯进来?

那把金高椅,据说要十个同胞兄弟,方能请动抬起,狮子峰下一家九兄弟加一个女婿,凑合欲试,十担罗索五条杠,十人摆好架势,关键时刻女婿缺乏脚力,小兄弟急喊:着力呀,姐夫!话刚出口,绳索齐断,金高椅从此沉入塘底,不见踪影。

千家围的遗迹还很多,寨外有原能出米、盐、油石眼三个,石眼一手指大,出米石的神话在闽西北一带颇有雷同,与我们同桌用餐的念佛嬷嬷们说,“没有人客食半截,有人有客煮一粒”,贪心人偷把洞眼凿大,结果惹恼了神,干脆枯竭了,这等美事往往都轮不到后代人享用,没有那福份。

山下蟒蛇形山头上,有一处玉莲墓葬。元末陈友谅起兵后期,驻兵于此,有石锣、石鼓,有东家坪练兵跑马场,古城残墙,碎瓦尚存。

返回时遇已六十八岁的出家尼,拿着禾杠(竹篙两头削尖),来缚樵。路边的芒萁、杂子(灌木)都是勤劳的她斫开的。没想到话匣子一打开,她的倾诉就割都割不断,关于庵里的琐碎。丛林清修之地,本应舍弃抛尽五浊恶世的贪婪、伪善种种龌龊。

我们只懂得开口劝别人,什麽不用计较是非啊,一句佛号阿弥陀佛,打掉苦恼和痴心妄想啊。其实轮到自己来身践,又谈何容易。

午饭后,当家师傅安排我们到底层客房,住下休息。四间客房排开,每间二木床,被褥整洁。

推窗临万丈深渊,松涛阵阵,鸟语声声,青烟蒙蒙,仙境无异耳。

山风甚大,木窗刮得厉响,一觉无梦。

傍晚,凭栏而望,乌云自西境压来,阵雨随后而至,那雨豪放,酣畅淋漓,仿佛闻见履下树木万物,饮罢甘霖,抖擞身姿的一片感恩之声。

雨后放晴,彩虹挂青翠的山崖边。

我喜欢山上的不慌不忙,不会胡思乱想,时光静静地流淌。笸箩里晒着金银花藤和暮春采摘的老茶,还有石墙边的百合、薄荷,以及一株猫屎梨子。

夜幕降临,万家灯火,白天山下村庄零零散散,根本看不出这般热闹繁华。

朋友说,你知道那灯光下的人们都在忙啥?

顿时,天放闪电,照见山河大地一片清明。

我心怦怦然:你这念头可动大了!感天动地,玩笑不能随便开呵!

白天爬山,浑身汗湿粘糊,不冲澡怎麽受得了?朋友笑我:肉身挂碍嘛,不要总在乎那臭皮囊。

暮鼓咚咚,晚课九点结束。背包里装来南师的《习禅录影》今天没看几页。

朋友鼾声太大,半夜醒来,盘腿打坐。

并记下颠倒梦境四:

其一,打开手机,有昔日哥们留言,循去酒店,他虽醉七分,仍被揪住不放,逼我对吹一瓶干红(都是牛血呵);

其二,窥见一对恋人临别前的缠绵情境,有马车,有秋风,有菊花;

其三,身上爬满纵横交错寄生枝条,好比纠结花树上肉乎乎的无根藤本,无从下手清理;

其四,病从口入,祸从嘴出。开口便错,动念即乖。闭上这张狗嘴!仿照韩国金基德电影《春去冬来》里的老和尚,书写“闭”字白纸片,索性封紧口、鼻、耳、目七窍……

2006-5-6凌晨

 

 丑石诗歌论坛 http://www.choushi.com/bbs/dispbbs.asp?boardID=5&ID=6377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flicker 彩虹炫 | 华人诗歌朗网 2006-12-3 17:29
“华人诗歌朗网”转用此文。 http://www.20031213.com/ReadView.Asp?ID=1672
flicker 彩虹炫 | 石湾 2006-12-10 20:39
这篇游记可当诗来读。 景致、典故、传说、风土、人情、随感,点到而止,峰回路转。文笔清新、跳宕,读来活舌生津,不觉“凉风应啸来也”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12-14 23:28 , Processed in 0.028118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