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历史深处的仓央嘉措

热度 1已有 254 次阅读2019-3-26 13:55 |系统分类:见解| 仓学研究

历史深处的仓央嘉措

李少魁 2017-8-11

 

第一节 1706病故 被历史湮没的24岁僧王

 

康熙四十五年十二月庚戌,驻扎西宁喇嘛商南多尔济向理藩院报告,拉藏送来假dllm,行至西宁口外病故。理藩院向康熙皇帝报告:假dl喇嘛行事悖乱,今既在途病故,应行文商南多尔济将其尸骸抛弃。皇帝批复从之”。(清《圣祖实录》卷二二七)

与此同时,六世dllm仓央嘉措的司膳官罗追旺久的随行记录,在更尕海写下沉重的一笔:“藏历火阳狗年1210日,至尊已到三有生死之门,往生另界。”这一份《火阳狗年跟随至尊第六世dllm洛桑仁钦仓央嘉措骑队从拉鲁林苑出发到贡嘎诺尔圆寂由湖岸、汉西宁等到拉萨的纪要》,于17074月返回西藏以后,向和硕特汗廷的拉藏汗交了差。

由此,仓央嘉措24岁这一年,退出了历史舞台。紧接着,1707214日,与仓央嘉措同岁的伊西嘉措被拉藏汗认定是五世dl的转世灵童,扶上了六世的宝座,仓央嘉措彻底被废。又接着,1708719日,在距离拉萨3000里路的康巴地区的理塘,一名男孩子出世,取名格桑嘉措(意为贤劫海),其父索南达吉暗示青海蒙古王爷,这是仓央嘉措的转世灵童,而青海蒙古向康熙皇帝报告的时候,只能说是五世dl的转世。由此,仓央嘉措的六世dl和转世灵童的双重身份,统统被剥夺,彻底被历史湮没。

幸好,六十多年后,六世班禅晋京朝觐恭贺乾隆皇帝七十大寿,代替八世dllm坚白嘉措向皇帝敬献丹书,并请求册封。这一下给皇帝出了个大难题:接丹书,就等于承认是八世dl,那就是否定了爷爷康熙给格桑嘉措六世的排序;不接吧,六世班禅不远万里前来祝寿,不好扫面子。暂且收下,暂缓册封。一直到六世班禅圆寂后一年的1781年(乾隆46年),24岁的坚白嘉措终于得到皇帝“依前世例”恩赐的金册金印。都不点破,都有面子:坚白嘉措就成了八世达赖,格桑嘉措自动恢复七世,终于给仓央嘉措保住了六世的排序,标志着被拉藏汗陷害的“伪dl”的帽子,中央给摘除了,“三个六世dl”的历史争拗,就此尘埃落定:第一位仓央嘉措是五世的转世灵童,排位第六世;第二位格桑嘉措不是五世的而是六世的转世灵童,改为七世;第三位伊西嘉措尽管在布达拉宫dllm位置上坐了十一年(比仓央嘉措还多坐了两年),而且有皇帝赐给的金册金印,却成了多余的一位,被历史淘汰!

一桩历史悬案,似乎就此打住,但是,都解决了吗?细想之下,似乎还没有——既然中央按照西藏地方的强烈愿望纠正了,重新排序了,那么,西藏地方就应该顺理成章,应该在布达拉宫的红宫为24岁六世dllm仓央嘉措补上一座灵塔了呀,却一直没有——八世时期没有!九世、十世、十一世、十二世都没有!从1781年(乾隆46年)至今二百三十六年过去了,仍然是没有!

如果说仓央嘉措是一个历史之谜,这才是谜中之谜!

整整三百年前的1717年秋天,时年34岁的仓央嘉措以和硕特公主道格欣上师的身份赴京之前,曾经满怀希望地对追随者说:“有朝一日,我的身世必将大白天下,我终将为众人所称羡道奇,终将被大家所崇敬。这个时刻一定会到来,但是不能急躁”。

 

第二节 1907年 “病故”被否定

 

时光荏苒,二百年过去了,dllm已经转到第十三世土登嘉措(18761933年),在光绪33年(1907)冬12月初,这位dl32岁的时候,奉旨从塔尔寺启程晋京朝觐,3日,途径碾伯县(今海东市乐都区)的老鸦城,第二天(124日),“章嘉国师及县令跪别”之后,土登嘉措一行突然拐进一条山沟,专程“前往传为六世dllm仓央嘉措禁行的地方,拜见了成为供奉和依次祭祀的檀越拥承龙洽(音译)部落长官夫妇并给予赏赐,并听取了其先辈与dllm仓央嘉措结檀越的介绍。”(《历辈dllm与班禅额尔德尼年谱》P383

诸位读者不妨仔细品读这一段记载,是不是让人目瞪口呆啊?仓央嘉措那一桩历史悬案,似乎还有玄机未破?!

首先,17061907,相隔整整200年!如果十三世dl要祭奠六世dl,是不是应该到青海湖畔的病故之地——更嘎瑙尔(更尕海),怎么会到相反方向的东边?而且是相隔七百里的老鸦城一个土司部落去拜访??

其次,土登嘉措这次不同寻常的寻访所记述的事件要素,那是相当的齐全:

时间 1917年农历124

地点 西宁府碾伯县老鸦城附近

人物 土司部落长官拥承龙洽夫妇;

关键词 仓央嘉措被软禁的地方

事由

1)确认此部落是当年仓央嘉措被禁行之地(或者说隐身之地);

2)确认及感恩拥承龙洽的先辈与六世dl仓央嘉措当年“结檀越”关系;

3)并且听取细节描述;

4)特意登门拜访,给予赏赐,偿还二百年的一个天大恩情!

十三世dl《年谱》中的这一段翔实的记载,意义非同寻常。以土登嘉措的身份和地位,这无疑是绝对权威的信息发布:六世dllm仓央嘉措1706在青海湖畔没有病故,而是隐身在西宁府碾伯县老鸦城附近的这一个部落!

为了强化仓央嘉措24岁没有病故的史实,三个月之后,土登嘉措途径山西地界,上五台山朝拜的时候,专程“在六世dllm仓央嘉措修行过的公亚东山洞(笔者注:观音洞)念诵《大慈悲经》二十一天”(《年谱》P385)。

各位听众一定要搞明白,仓央嘉措24岁之前从来没有离开过西藏,也肯定没有到过青海,对不对?押解北上呢,刚刚走到青海湖南边的更尕海就“病故”了,对不对?那怎么可能又到青海湖以东700里的某个部落被软禁、还“结檀越”呢?怪不怪?怎么可能又到过两千多里以外的山西五台山去修行呢?咋回事呢?

只剩下一个解释:青海湖畔没有病故,才可以被软禁,才可以结檀越!对不对?

如果是一位普通人,甚至是一位普通喇嘛这么发布消息,肯定没有人相信。这位可是十三世dllm呀!不折不扣的绝对的权威发布!

因为《年谱》中没有透露(拥承龙洽)“其先辈与dllm仓央嘉措结檀越的介绍”的内容,后人已无法知道“禁行”的具体细节以及后续的结局。

笔者从此明白,土登嘉措在清朝末年已经把仓央嘉措的历史谜底揭开了——青海湖畔“病故”,是一场集体造假事件!当然,这是一场善意的造假——不用猜就应该想到:为了帮助六世dllm仓央嘉措从拉藏汗的魔爪!

(未完待续)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9-3-28 15:14
途径碾伯县(今海东市乐都区)的老鸦城,第二天(12月4日),“章嘉国师及县令跪别”之后,土登嘉措一行突然拐进一条山沟,专程“前往传为六世dllm仓央嘉措禁行的地方,拜见了成为供奉和依次祭祀的檀越拥承龙洽(音译)部落长官夫妇并给予赏赐,并听取了其先辈与dllm仓央嘉措结檀越的介绍。”(《历辈dllm与班禅额尔德尼年谱》P383)

诸位读者不妨仔细品读这一段记载,是不是让人目瞪口呆啊?仓央嘉措那一桩历史悬案,似乎还有玄机未破?!
回复 空中一鸟 2019-3-28 21:54
丹正嘉的blog: 途径碾伯县(今海东市乐都区)的老鸦城,第二天(12月4日),“章嘉国师及县令跪别”之后,土登嘉措一行突然拐进一条山沟,专程“前往传为六世dllm仓央嘉措禁行 ...
《历辈dllm与班禅额尔德尼年谱》丹珠昂奔 主编 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8版 P383 欢迎查阅,欢迎关注!
回复 空中一鸟 2019-3-28 21:57
著名藏族学者丹珠昂奔先生据说是天祝县人士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8-19 11:42 , Processed in 0.026104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