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赤巴仁波切的故事

已有 1251 次阅读2006-1-13 12:24 |个人分类:高僧大德|系统分类:见闻

  赤巴仁波切我是同班同学,也是极为要好,无话不说的朋友。赤巴仁波切是一位非常好的仁波切,学问极佳,修持也很好。他为人很谦虚,性格低调,从来不显露自己。

  色拉寺旁边有很多西藏村,是西藏人聚居的地方,他们对赤巴仁波切很虔诚,经常请他去传法。我们以前在印度,每个人带的经书都不是很多,经书不够用的时候,我们都是相互借来借去,有一次我决定进行一次鲁乌巴传承的胜乐金刚的闭关,胜乐金刚的传承共分为三种,还有赤布巴和那布巴。这三个传承分别来自印度的三位祖师。我去向他借这本经书的时候,他对我说,你虽然胜乐金刚先于我闭关,但是胜乐金刚的净土我会先去。

  在这之前也有一次赤巴仁波切曾半开玩笑的对我说,这一世我去世的时候,不想去兜帅天了,我先世去过几次,但是喇嘛宗喀巴都把我送回来了。所以这一世我准备去金刚瑜伽母的净土(注:金刚瑜伽母是胜乐金刚的佛母)。 因此他这次再次提起去胜乐净土时,我便半开玩笑的对他说,你想的好美,但是成功却很难吧。

  赤巴仁波切很胖,所以走路的时候很吃力,我打趣他说你现在走路的时候就像80岁的样子,在这里走路都困难,怎么去净土啊。他回答说别看我现在象80岁,到我到净土里的时候,会象16岁的样子呢。后来我们在上一世帕彭喀仁波切的圆寂法会上,至尊宋仁波切也去了,宋仁波切看到赤巴仁波切的白白胖胖的样子就开玩笑说,你这个人吃的这么好,睡得也这么好,不过念经到也是不错的。后来赤巴仁波切便生病了,祈竹仁波切那时候已经出国了,我经常到赤巴仁波切的房间里去看他,他先后看过几次病,但是一直没有看好,反而越来越严重了。但是无论我怎么试图劝说他,他都也不愿意再去看了,只是说等祈竹仁波切回来,等我病好了再去看。我说,如同你已经剃头出家了,再去看什么时候剃头出家比较好,这有什么用呢。他笑着说,可以去问问当时病的情况阿。

  祈竹仁波切回来后,赤巴仁波切便对他说,我等你等了很久了!祈竹仁波切回来之前,有一次我们在赤巴仁波切家里降护法,赤巴仁波切一直和护法要求堪苏仁波切的事情,希望护法帮助堪苏仁波切长久住世,但是他那时候已经病情很严重,却不说自己的病情。我对护法提起赤巴仁波切的病情,护法突然抓起了赤巴仁波切的双手,请求说:仁波切,为了众生长久你也应该长久住世啊。送走护法以后,我对他说,刚才护法说了,让你为了众生长久住世。但是赤巴仁波切假装糊涂的说,护法有讲吗?还是不大愿意留下来。

  后来赤巴仁波切的管家和其他人都一直要求他去看病,然后我们带赤巴仁波切去了马苏的地方,但是还是没有治好,我们又准备到另外更大的城市里的医院,但是这次赤巴仁波切坚决反对,要求我们带他回寺庙。我们在回寺庙的路上,赤巴仁波切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就在车里圆寂了。我们回到寺庙,把他请到椅子上,很多僧人来要求见他最后一面。他坐在椅子上,一直处于禅定之中,面色亮泽光润,不见一点僵硬。这样一连几天,我们也没有办法,只好为他念经,燃香,请求他出定。在这些法事作完以后,赤巴仁波切的脸上突然出现了很多干净光亮的水滴,有如甘露一般,并且有香味,接着天空中出现了雷声,这时候我们大家都说赤巴仁波切应该已经走了。然后堪苏仁波切主持了法会,进行了火化。

  火化完了之后,第二天我们去收骨灰,他的头骨还在,头骨上出现了金刚瑜伽母藏文的咒文。还有一块烧焦的肉状的东西,看起来像是心脏的样子。据说以前的大成就者火化了以后,会留下自己的眼睛,舌头和心脏。在火化时,通常是头骨先落下来,然后眼睛,舌头,和心脏再依次地落在头骨里。赤巴仁波切也许这些也都留下来了,但是我想搬木头的年轻喇嘛可能不小心把他的遗体移动了,所以眼睛和舌头并没有找到。在他没有圆寂之前,有一次我们谈话的时候,我对他说,现在嘉杰三尊都已经圆寂了(注:这里仁波切说的嘉杰三尊是指赤江仁波切,林仁波切和宋仁波切三位三大寺最有名望的仁波切),其他师父传法你要不要去,他说我现在该受的法都已经受了,不准备在拜其他的师父了,现在是我用功修行的时候了。他又对我说,他做梦说他要去金刚瑜伽母的净土,问我这个梦怎么样。我说这个梦当然非常好阿。他圆寂以后,这一世的帕蓬喀仁波切对我说,都是你的错。赤巴仁波切在对你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你不应该说好,你应该把他留下来,求他住世才对。我也只好苦笑说,是啊,都是我的错。

  我还记得我们以前一起辨经得时候,一般喇嘛们辨经是有人站着,有人坐在地上,如果有坐着的人认为站立的人观点不足够的时候,他就会站起来,把站立的人推走,自己来站立答辩。经常在我站立的时候 ,赤巴仁波切都会起来把我推走。他很胖很高,我个子则比较小,我每次向他抱怨说,别人辨经的时候你都不敢推,我每次起来你都来推我,你就会欺负我啊。我们每年都去嘎丹寺,哲蚌寺听经,那时候我们最初到达印度的一些老熟人们都会作东请客,有一次请客的时候,我提前并不知道,所以吃过饭了,赤巴仁波切知道了,便空着肚子等着吃。吃饭的时候我已经吃不下去了,他却吃得津津有味,并且边吃边对我幸灾乐祸的说,你吃啊吃啊,老朋友请客是让你吃的,不是让你摆着看的!赤巴仁波切是一位优秀的仁波切,我现在回忆起他的这些往事,心里觉得非常的悲伤,也许我当时真的应该在他说那些玩笑话的时候,尽力的挽留住他。

从左到右(这世赤巴活佛、堪苏仁波切、祈竹仁波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7-11 19:02 , Processed in 0.046933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