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藏语也是国语-祭藏人的歌喉-百灵鸟德白

热度 7已有 1420 次阅读2016-2-28 16:22 |个人分类:西藏 文化 语言 宗教|系统分类:见闻| 百灵鸟, 德白

才让当周\

 

传来德白病逝的噩耗,在微信上的藏人群里传开了,在微信上的追悼是以发送酥油灯开始,使用语音和短文以及转发他本人照片的形式进行,没有组织没有领导的自愿。悼念的深切程度不亚于一个尊者和大德的仙逝。至今为止我还没见过那个歌手有他这样在网上如此高的呼声。

 

中国的事就是这样官有官道,而民有民道。官方最喜欢《红太阳》呀《不该怎样称呼你》这样的。民方喜欢山水、父母、家乡等等。

 

德白1968年出身于甘肃省玛曲县曼日玛,他的生长期正是在文革拨乱反正之际,由于他的歌被众生喜爱而短暂被玛曲县文工队收留而打过短工。后来不久被开除出文工队,后来也有合作打工的时候,但终究由于个性过于强悍,他和著名爵士歌手崔健的命运一样,逐渐结束了他当上班狗的时期。

 

所以德白是最优秀的歌手和人们喜欢他这个歌手的地方,就是他唱的歌,他的听众们听得懂喜欢听。他对他的听众对象的定义是完全明确的,他从来没有唱过汉语歌曲,他以为藏语也是国语。

 

1981年我通过青海的的同行道吉仁宗在青海省藏文杂志<章恰尔>发表了名为《ངའི་དྲིན་ཆེན་ཕ་མ་གང་ན་ཡོད།》《我的恩爱父母在哪里?》的藏文歌曲。这可能是第一次在《章恰尔》杂志上发表的藏文有乐谱的歌,也是最后一次藏文代乐谱的歌曲了。我本来写的是一首爵士风格的藏语歌曲,但是被德白老弟唱成扎年弹唱。先别说在当时,现在也未必有人认为那首歌是一首爵士风格的藏语歌曲。

 

1990年我在甘肃民委委托下在我说了解的夏河县和玛曲县这两个歌手云集的地方,集中了一批民歌手,在甘肃省广播电视台为他们录了音,当时有勒各加、德白、仁考、桑考吉、东宝吉等十几位优秀民歌手。我和德白单独喝过一次酒,我们俩谈过关于藏语和汉语对藏人的利害关系时他曾说过一句话我至今记忆犹新;他说 “藏语也是国语,汉人尊重汉语一样,藏人尊重藏语是天经地义的事。”我们当时还谈到我写《ངའི་དྲིན་ཆེན་ཕ་མ་གང་ན་ཡོད།》他说他当时在《章恰尔》杂志上看到了这首歌就特别喜欢和亲切。这首歌从合式磁带时期唱到CD唱片时期,陪他度过了短暂的20年。

 

当时,我记得西北民大(当时叫西北民院)学生会举办的藏历年上学生们指名邀请了藏族诗人伊丹才让先生,还有刚从拘留所中出来的著名藏族文学家满拉加,我也再邀请之列。当时,让我一定要唱我写的被德白唱红的《ངའི་དྲིན་ཆེན་ཕ་མ་གང་ན་ཡོད།》我就唱了一句,后面的歌当时在场的所有藏族学生全部合唱了。

 

这一点我没有想到,这首歌的欢迎程度如此之高,这也说明了德白的歌多么的受人欢迎。另外,我从另外的一个侧面感受到藏人多么需要自己母语的歌曲。

也就是从1989年开始在兰州的大街上没有公安的允许不准打印藏文文件。这是我亲自经历的,因为么我记得很清楚,当时甘肃省电视台委托我写一些甘南藏族题材的节目,作为《大江南北》还是《东西南北中》中的一段叫做《五彩甘南》好像是这个名字,我记不大清楚。所有的歌手都是民歌手,我改变配器的全是民歌改编的,所有歌词都是藏语的。我把歌词拿到大街上我到过的所有复印店都不允许复印藏文。当然也不是后来不让复印,但是没有政策性规定。全是随心所欲想干嘛就干嘛。没有法律约束哦。。。。。。。。。。。。。

 

作为德白他已经与世长辞了,作为还清醒在人世的人们应该考虑一个问题。一个没有进过艺术院校,没有在任何官方举办的音乐会得奖的,甚至工作过的他,像农民工一样从歌舞团踢出去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他还会有今天这样在听众中有如此之高的威信。

 

品什么?品的牌子就是心心相映。要唱自己,唱自己的周围所发生的琐碎。

 

我们的歌手、我们的作曲家、作词家扪心自问,我们怎样走下去?

 

我是写不好了,以噶玛道吉的祭文作为结束

 

 

春天将至

布谷不在


花香依旧

鸟语不闻


痛失百灵

茶酒无魂


呜呼友朋

哀哉长歌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扎西多杰3319 2016-3-2 08:59
  
回复 WANMACAO 2016-3-2 09:35
听父亲唱着他的歌长大,祈祷逝者一路走好!
回复 黑颈鹤 2016-3-2 12:12
《ངའི་དྲིན་ཆེན་ཕ་མ་གང་ན་ཡོད།》这几天都听这首歌。
回复 闲云野鹤 2016-3-3 10:41
黑颈鹤: 《ངའི་དྲིན་ཆེན་ཕ་མ་གང་ན་ཡོད།》这几天都听这首歌。
我的电脑没藏文 麻烦汉语说说 这首歌的歌名
回复 yagare20 2016-3-4 09:01
《ངའི་དྲིན་ཆེན་ཕ་མ་གང་ན་ཡོད།》很健康的藏语歌曲!
回复 闹扎西 2016-3-4 10:20
祈祷逝者一路走好!
回复 热巴人 2016-3-4 13:59
可是,人们比较健忘。在西藏没有版权不说了,就署名都不大可能,歌手恨不得把作词作曲全包了。我很长世间再也没有听到过自己写的这首《ངའི་དྲིན་ཆེན་ཕ་མ་གང་ན་ཡོད།》的歌了。有机会我从新还原到我想的本来面目。
回复 pari 2016-3-5 00:24
版权问题,主要是制作,导演,策划人的责任,再是演唱者。有著作权法,自己不执行,还说没法或有法不执法,说不过去。制作,导演,策划人,和演唱者的问题很大。
回复 热巴人 2016-3-5 23:15
我就从没有想过版权,这是一个奢望而已。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10-20 21:47 , Processed in 0.030094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