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西藏民歌危机 但是藏语新歌不断

热度 5已有 5002 次阅读2012-8-28 13:34 |个人分类:西藏 文化 语言 宗教|系统分类:文化| 西藏, 文化, 语言, 宗教

           - 兼评首届藏地音乐高峰论坛

雪顿节是西藏民间的节日,还是电视台买走的节目?搞一个汉语播音员是为了西藏民族能听懂,还是不让他们听懂?出路在于传承为什么不用传统的方式展示给人们?

 

我在中国音乐家协会网页上看到藏地音乐高峰论坛的报道。

一。

资深音乐编辑朱智忠认为原生态音乐是我们生存的土地上的一种声音。原生态最早可追溯到《诗经》中对日出而耕的劳动人民的耕耘时声 音的记录。而媒体引入原生态一词却是在2003年西部民歌电视大赛,电视也第一次作为载体将原生态引入到观众的视野中。随着原生态音乐的发展,同样也带来 了或多或少的争议,有人便质疑既然有民族唱法为何要引入原生态。朱智忠说:原生态唱法比民族唱法种类更多,它走过无数岁月,穿过无数朝代,才形成今天的 声音。在众多唱法中原生态也展现其澎湃的激情与力量。

可 是他不知道藏地原生态(民歌)正在面临危机。这不是危言耸听。藏语现在基本上只教到初中,高中以上的藏语课程正在走向衰败。藏语被,统战部所支持的正在讨论的所谓第二代民族政策的强行推广普通话已经在秘密执行之中。如果没有藏语哪来的原生态民歌?怎样才能够保留民族语言,这才是保留原生态民歌的关键。 为什么专家不提及民族语言对原生态音乐(歌曲)的分量呢?发展民族语言才能够发展原生态民歌。有藏语才有藏歌吗你们懂不懂。

二。

中国传媒大学的何晓兵教授认为近年来藏族音乐风格比较单薄,缺乏个人的创作风格特点。何晓兵分析了自西藏解放后,藏地音乐再创作的三次热潮。

    第一次热潮出现在20世纪60年代,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有《在北京的金山上》、《翻身农奴把歌唱》、等一些曲目。在这个时候,藏族风格的歌曲简称藏风歌曲,最具有代表性的藏风歌曲的歌手,就是才旦卓玛。

    第二次热潮出现在20世纪90年代,藏地音乐的规模以及传播都大大增加,其中涌现出大量唱藏族音乐的歌手,如韩红、美朗多吉等职业化人才。在作品上大量的流行歌曲出现,包括《青藏高原》、《回到拉萨》、《珠穆朗玛》,这个时期藏族音乐主要以流行歌曲为主。

    第三次热潮是2000年以来,这个时期的藏族音乐高度繁荣近似于泛滥之势。藏族音乐商业化运作捧红了许多歌手与组合,同时对藏族传统音乐资源更加深入和广泛的发掘。

    何晓兵指出第三次热潮精品作品逐步减少,主要是由于商业运作导致优秀作品比前两次热潮有所减少。

何晓兵先生看到的只是汉语歌曲寝食藏语歌曲的过程。汉语演唱的西藏体裁的歌曲。它不具有代表西藏音乐(歌曲)的典型意义。因为,这些歌曲都是藏人不会唱的歌曲。写 词的写曲的都是不懂藏语的人,他们从骨子里只是用它来装饰当局实行政治统治的需要。并没有发展西藏民族歌曲有任何一丁点的作用和推动的实际意义。因为,理 由很简单,占有百分之80的说藏语的民众听不懂《在北京的金山上》、《翻身农奴把歌唱》、《青藏高 原》、《回到拉萨》、《珠穆朗玛》。听懂这些歌的人绝不是你们说的我们的原生态歌。不懂藏语的人敢评价原生态地藏语歌?真是笑话。你们只是在评价只知 道亚拉索三个原生态的藏语来点缀我们歌的那些汉语作曲家。他们因为用汉语写汉族的歌曲没写出来,把西藏民歌中找到异样,才插手在西藏浩瀚的民歌中找到 他们所要的金矿。说这些人发展了藏族歌曲,因此藏族歌曲走向了一个又一个的高潮。真是可笑之极,什么是藏族歌曲,什么不是藏族都搞不清,还搞什么藏 地音乐高峰论坛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举例说:一个人一句藏语都不会说,他们说他们是藏地音乐高峰论坛的专家?这样的事只能产生在中国这样的土地。

藏地音乐在发展过程中遇到了一些问题,中央民族大学音乐学教授嘉雍群培对西藏音乐的发展提出了自己诚恳的意见。他认为,在西藏的编导剧本创作中应该加传统文化的教育,比如说西藏社会文化史、西藏宗教发展史、西藏文化发展史,否则作品就会在知识上面有所欠缺。

    对西藏音乐自身的优势,嘉雍群培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西藏歌手天生嗓音好,有着悠久的文化传统,但会唱歌的人太少。西藏最缺艺术界的歌唱家。同时对西 藏音乐的出路提出建议,应充分应用深厚的文化基础,有意识的培养引导,将博大精髓的藏族文化融入到音乐中,这样藏族音乐才可能走向世界。’”

这位藏人教授,看到藏地音乐在发展过程中遇到了一些问题”能够说到创作中应该加传统文化的教育,比如说西藏社会文化史、西藏宗教发展史、西藏文化发展史,否则作品就会在知识上面有所欠缺。应该再加上一条;写西藏歌曲应该会藏语。如果是用汉语写出来的歌是西藏歌。那就大错特错。只能是用藏语唱的才是西藏歌。歌曲就是歌曲,音乐就是音乐,别混为一谈。

在西藏出了多少优秀的汉语歌曲,作为西藏歌曲发展的标志那就更加错了。歌从来都是抒发个人感情的。不是用来压制个人感情的。西藏歌更不可以用汉语唱,用汉语唱的就不是西藏歌曲。每个民歌都有它的语言作为这个歌的灵魂。而旋律为次要。【北京的金山上】原来的藏语歌词被偷换,这是偷呢,还是抢呢? 西藏原生态的几千万个歌(在民间天天都会产生民歌,只是媒体不知道而已)用汉语唱带有西藏风味歌,那还能作为对原生态藏歌的发展动力吗?

专家们不懂藏语,也创作不出藏语歌曲,所以非常聪明的起名叫藏地音乐高峰论坛”。这样起名有两个学问:

1.藏地音乐高峰论坛的藏地二字证明,这个歌可以不一定是藏族的,或是藏语的。不说藏语对他们一点困难都没有。因为所谓一、二、三次高峰的作曲家都指的是汉语作家。但是有藏语唱新歌我想不出来他们能评价或“论坛”吗?

2.藏地音乐高峰论坛的音乐二字代替了歌曲二字,就避免了藏族的歌词是藏语这一点,所以可以避免评论藏语歌词。(实际上他们叫做音乐的不是音乐,是歌曲)他们没办法评论歌曲的歌词。没错他们的选择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假如他们要叫成藏族歌曲高峰论坛那他们都没资格。对不起,专家们别生气,这是事实。 我没有要说他们不懂音乐,我只是要说他们没有资格谈论西藏歌曲。原因很简单,不懂内容,不懂所唱的内容去评价一首歌曲难道不可笑吗?

假如是声乐大赛可以忽略一点歌词。用嗓音不错来打分。但是论谈谈什么?藏语歌曲用汉语评价?或者实际上只是在谈论《唱支山歌给党听》、《翻身农奴把歌唱》、《北京的金山上》、《一个妈妈的女儿》、《天路》这些藏人听不懂的汉语歌曲,难道这些歌能把他们说成藏地的藏歌吗?

把原生态作为幌子,实际上是为他们提到的这些歌汉语歌曲歌功颂德,为了为今后更多的汉语歌曲进入西藏架桥铺路。

我知道,为西藏培养了很多音乐博士生。他们的确是专家。但是他们能不能用藏语写出一些让他们的民族感受到他们知识深浅歌曲,或者论文吗?还是他们的知识只是懂汉语的人才能够领略或享受。充其量他们也和我一样只是把西藏的音乐用汉语整理出来传递给懂汉语的音乐信息传递人吧,说难听一点就是出卖藏族音乐的人。如果他们学到的东西使用汉语,藏人并不知道(有很少的圈内藏人知道以外)。那他们是藏族音乐家吗?有一个作曲家一直用英语写歌,中国人并不知道他写了什么歌。难道中国音乐界还能知道他们存在的价值吗?

 

中央音乐学院田联涛教授在1956年听到了一位叫琼布珍的西藏艺人表演之后感动不已。60年代初他就开始搜集录音她的歌声,直到琼布珍艺人逝世三年后的1988年田教授以【西藏传统音乐集粹】命名才得以出版,其中收集了93首民歌。用的是藏语原版歌词(下面有汉语音译)。

原中央民族歌舞团副团长奥米加参老先生用毕生的尽力,整理了一本【雪域热巴】211首。用的也是藏语(汉语直译)。

同时当然还有毛继增先生出了两本【堆谐】和【囊玛】、以及【藏族戏曲音乐】。他的录音(连书代歌曲)出售给台湾,蒙藏委员会监制出版。与此同时中央出资搞了一个民歌集成其中藏族部分有西藏、青海、四川、云南、甘肃藏区的音乐。是全国最大的工程,大部分资金进了中央执行者手里了。

其实民歌,对其他民族只是一个历史,但是对藏人来讲它还活生生的在存在于藏人的日日夜夜,每时每刻。像音乐家出版的这些东西只是为世人介绍只用。今天如此繁多的广播电视媒体面前,他们自弹自唱,像他们音乐家搜集的这些艺人在藏区很多很多。他们唱的歌人人都喜欢。但是永远也进不了这样的藏地音乐高峰论坛。为什么今天这个社会,这样多的电影、电视、广播、网上更 是应有尽有眼花缭乱。因为什么藏族地区地下歌手层出不穷?是不是人们富裕了?是不是西藏人就喜欢听下里巴人的民歌,是不是他们非常的幸福自在?其实不然,西藏的歌大部分内容是抒发悲哀的。他们唱的技巧不高,嗓音也一般。为什么历史选择了他们是真正的西藏音乐呢?那是因为官方举办的藏语节目有限。他们没有足够的娱乐场所,尤其没有使用母语表达感情的场所。

 

说真的听歌还是要听世界上著名歌星的歌声,但是听不懂呀。听懂英语的人就根本不想听汉语的歌,听懂汉语的人就不会去听藏人的歌,藏人歌手他们多数人音调不准、发音不全、没有技巧,但是听不懂汉语,更听不懂英语的藏人在西藏是百分之八十,其中安多人他们除了听或看青海卫视经常主办的一些母语歌曲。还有康巴人收听收看康巴卫视举办的母语节目。那么西藏本土人看的电视台有限,而且,粗制滥造。歌都已经很老很老了,听这些之外还能听什么?还能看什么?在西藏有几位电影导演和摄影师,有几位电视导演和摄影师,那是可以屈指可数的。可是内地的导演你可以数得过来吗?别忘了今天是信息时代,不是一个月才能够到西藏的骑马放牛的时代。藏人的娱乐生活和时代发展的速度进行横向比较,简直就是当今世界的农奴时代。

 

如果一个人懂藏、汉语、英语、法语、那他看世界上的电视都看不过来呢?

可是不可能人人都生活在城里,人人都会说几种语言。那么属于下里巴的藏族群众更喜欢听龙头琴就有说法了。那就是他们的音乐生活和以前一样,他们能听懂的歌曲 少之又少,他们看到的母语电影、电视、广播比起汉语差距太大了。就在峰会上专家点的哪些个歌的体材来自西藏,可是使用的语言不是他们熟悉的语言,表现的题材不是他们熟悉的题材。何况他们有听不懂。歌声出自西藏,听歌的人不在西藏,这就是西藏的悲哀。在西藏开这样的峰会就等于把部队押到藏区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地方民众的音乐行为的多样,才真正是广播、电视、媒体所追本质。人们实际享受音乐的程度才是中央和地方广播电台、电视台宣传的义务。刻意为媒体表演的艺术永远是短暂的和不真实的艺术。我在比利时见过工人们在工地挖渠,一个大功率的收音机放着他们喜欢的音乐,劳动没有音乐怎么能劳动呢?社会没有音乐怎么能繁荣昌盛呢? 我们知道西藏除了几年一次的雪顿艺术节,不知道还有多少节不是给老百姓办的。原本是老白姓的,也变成了忽悠老百姓的工具。

 

我们看到舞台上表演的是原生态传统,可是媒体刻意宣传《唱支山歌给党听》、《翻身农奴把歌唱》、《北京的金山上》、《一个妈妈的女儿》、《天路》这些被薄熙来用来美化自己丑恶的歌曲作为掩饰。把一个传统的雪顿高的乌烟瘴气。

你知道吗?西藏尤其是安多藏区,大概有几百名民歌高手,他们以母语为创作目的,演唱他们的喜怒哀乐。手里拿着龙头琴或曼卓琳的歌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为什么呢?因为他们需要母语来抒发感情。他们需要听懂他们所唱的内容是什么。而不是自己在唱但是似懂非懂的《唱支山歌给党听》、《翻身农奴把歌唱》、《北京的金山上》、《一个妈妈的女儿》、《天路》用藏人的歌喉教育或诱导汉人也唱【唱只山歌给党听】实际上藏人在山里唱的是不能在大庭广众面前唱的情歌。

藏人唱着自己创作的,形式喜闻乐见的体材和题材。他们有没有机会得到最高论坛的评论呢?不会有,永远也不会有。因为,藏语的媒体效应太差,因为,除了西藏之外的人听不懂。所以,西藏的媒体只能通过选择汉语的方式,雪顿不仅是在西藏拉萨的人要看,更重要的是面对世界。所以这个藏地音乐高峰论坛不是西藏民众的节日,而是为了向世界宣传西藏为重点。西藏本地人或艺人只是为之服务的宣传工具。换言之,西藏的雪顿节这个羊头只不过是为了衬托藏地音乐高峰论坛这个狗肉而已。

西藏民歌面临危机,是因为藏语受到了威胁。藏语新歌在民间繁荣昌盛,是他们需要藏语,除了是因为现代媒体中没有藏人喜欢或看得懂的藏语节目之外。也是在力挺藏人的生存权利。

 

发表评论 评论 (17 个评论)

回复 凉恭弘美 2012-8-29 12:09
用藏语唱发自胸腔,藏民能懂能回应的歌?不好意思,您给了很多思考线索,但是没有具体结论。。
回复 凉恭弘美 2012-8-29 12:10
值得思考
回复 pari 2012-8-30 01:23
母语的光辉=图伯特语.
回复 pari 2012-8-31 07:54
不管是那个领域,衙门在图伯特推行的就是:同化或替代。谭维维穿着图伯特服装,唱着汉语歌曲,走进了世界一级音乐殿堂:维也纳金色大厅。这就是他们向全世界推荐的图伯特音乐艺术。
回复 pari 2012-8-31 08:01
这种情况非常普遍。马丽华曾在刊物上介绍了,有名有性的二十多个图伯特诗人(马丽华写的是西藏诗人),没有一个是图伯特,全部是汉人。前几年,有七位西北民大教授及领导访问美国,其中六位是汉人,只有一位图伯特教授。六个兔子占了一个月亮的光。
回复 pari 2012-8-31 08:12
各个领域里的情况非常糟糕,于此配套,衙门使用的其中一个手段就是:推出各类大型演出=麻醉剂。还有在图伯特进行的环湖赛车,沙雕,走步,建立诗歌墙。
回复 pari 2012-8-31 08:15
开矿,建立水库,破坏污染图伯特高原的情况更为严重。在甘南左盖开的一个矿,从上世纪60年代就开采,现在还在进行。
回复 热巴人 2012-9-4 04:11
凉恭弘美: 用藏语唱发自胸腔,藏民能懂能回应的歌?不好意思,您给了很多思考线索,但是没有具体结论。。
你有结论吗?我是没有结论
回复 热巴人 2012-9-4 04:15
pari: 不管是那个领域,衙门在图伯特推行的就是:同化或替代。谭维维穿着图伯特服装,唱着汉语歌曲,走进了世界一级音乐殿堂:维也纳金色大厅。这就是他们向全世界推荐 ...
谭维维穿成那样不是今年开始。早在10年前就有了。只是反应慢。没有人重视。
回复 pari 2012-9-4 06:13
你说的很对。不过代表图伯特进入维也纳金色音乐大厅的,她是第一个。
回复 热巴人 2012-9-4 12:55
看怎么说这件事。
维也纳是音乐最高殿堂的概念是中国的概念。也是一个古老的概念。如今维也纳金色音乐厅也只是作为古典音乐而存在。中国人的维也纳梦想也是炒作得来的。就像奥运会炒作刘翔。越没有实力炒作得越厉害。
这是中国官方举办的中国新春音乐会。而却他们认为【青藏高原】是西藏歌曲代表作。炒作谭维维的不仅是中国人藏族人也是。
谭维维觉得藏族特色更能够表达他的感情,你知道为什么吗?你看她在维也纳大厅演出时穿的安多藏族服饰。你不知道她有一个安多情人吗?假若你相当年也想试试吧?
回复 凉恭弘美 2012-9-10 16:03
热巴人: 你有结论吗?我是没有结论
我的结论是原来您没有结论。哈哈。
回复 热巴人 2012-9-11 17:50
人人心中有个佛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2-10-6 16:47
有同感,不仅仅是西藏。
回复 热巴人 2012-12-24 16:45
我想要提高民歌手的整体素质,培训他们的音乐素养。官方多举办民族喜闻乐见的母语歌曲,还可以翻译著名中国歌手的作品演唱给藏民族。比如汪峰的歌。还有腾格尔的歌,还有中国好声音里很多多歌手的歌都很好。还有很多英语歌翻译成藏语,介绍给藏人。尤其是介绍给不懂汉语的藏人。这才是共产党人应该要做的大事。
回复 热巴人 2013-2-12 13:58
没错,我们需要藏语,我们需要藏歌。你在youtube上发的我看了。将来藏人也会成为那样。只会唱汉语的藏歌哦。
回复 扎西央 2013-5-15 23:35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11-21 14:14 , Processed in 0.030798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