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对西北民大藏学院教师代表内部讲话

热度 5已有 13174 次阅读2016-9-19 20:48 |个人分类:佛教与现代社会|系统分类:教育| 藏学, 藏传佛教, 文化, 责任

     对藏学院教师代表内部讲话

 

201567日,西北民族大学新校区)

 

我随便说说吧,对于我们藏学院的希望和一些建议。

从形势上看,我们这个大学来说,要向世界名校看齐,自己不要有自卑感。觉得我们是一个民族院校啊好像不如别人,别人瞧不起,我们要自己瞧得起自己。别人瞧得起的条件是我们在学术上、培养人才上,我们做出突出的贡献以后,就会改变外界的印象。

学校最早叫西北民院,中央民大、西北民大、西南民大,中南民大等,这些院校里我们是第一个,是成立得最早的一个学院。

第二个我们的名气,比别的大,这个是才旦夏茸等老先生们的好处。还有一个是我们藏文培养的水平普遍比较好。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成立的时候啊,整个我们的学生大概十来个,都被他们要走了。为什么不要别的呢?因为我们的藏文水平比较好,这个是大家共知的、共认的,我们西北民院的学生呀,藏文水平比较高,名气大。

我们要保持这种名声呀,第一个我们作为藏学的基础是藏语文。我们藏文化的最核心的东西就是藏语文,学习研究都离不开藏语文,这个我们作为基础课,一定要搞好,不能放松啊!

这几年可能有的地方重视不够,我们藏文系的学生,水平不如以前的了。听说写东西、发表文章、发表作品呀,没有八十年代、九十年代那么多了。这个是外界的反映。

基础课藏语文一定要抓牢、抓好,抓扎实,要培养质量,主要是藏语文上来说的,我们的其他方面,不是主要的。语言文字,不管是什么民族,都是基础。

外界说,我们藏族是一个小民族大文化,也就是说文化的大,几乎不相称我们这个民族的发展。哪些大呢?就是藏传佛教为主的这个学科。过去因为当时的思想意识问题,不敢提藏传佛教,甚至好像藏传佛教连文化都不是。这几年大家的看法慢慢改变了。

实事求是地说,藏族文化的核心是藏传佛教。这没有什么不好。藏传佛教并不是我们民族的落后面或迷信。西方国家过去的大学,都是教会办起来的。各种教会呀,基督教会、耶稣教会那些办起来的。

文化的基础是信仰,这个是核心。信仰非常重要。爱因斯坦说,他们的民族在困难中能度过难关,在被打压的情况下,他们能够成立自己的国家,犹太民族没有被消灭,能够存在下来,就是靠他们的信仰。他们有一个共同的信仰,犹太民族靠他们的信仰来支撑他们这个民族,以及民族文化的发展,这个都是靠他们的信仰来的。

我们藏族从经济发展上、社会发展上,谈起来比较落后,也许这是一个好处,这正是我们的特点,能够保存世界上唯一能够保存下来的文化——完完整整的佛教,我们藏民族在青藏高原上保存下来了。这个是了不起的功劳。

其他的信仰也多,其他的民族也信仰佛教,但是不是他们的全民信仰,所以有时候不重视,有时候不信仰,有时候被别的信仰代替,有时候被别的文化来排挤打压。

中国五四运动以后,打压传统文化,几乎是西方的思想占领了主体位置,把中国的传统文化和佛教都排挤掉了。现在学界有些人,开始反思这个五四运动,怎么看待五四运动?西方的民主思想、科技进到中国,这是好的方面。但是把中国的传统文化破坏了,没有传承下来,这个可能是一个最大的损失。现在很多观点都是从历史的角度,分析批判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称其有利有弊。关于这点,我们的更敦琼陪说过一句话:科学是两刃剑,有好的一面,有坏的一面。这个非常正确。从好的一面看,我们中国发展了;但从坏的方面来说,糟蹋了传统文化。

我们这个民族确实是拿信仰来扛着的,如果没有信仰的话,我们的这些传统文化早都抛弃了。现在谈藏学、藏传佛教,回过头来看,这是我们的全民信仰在支撑着我们这个传统,才能够保存下来,这个要历史地看问题。所以我们藏族,不能丢掉自己的藏文化传统,不能丢掉自己的语言文字、好的道德、风俗习惯,这些好的要继承。

这几年现代化对我们的冲击也是很大,但是我们本民族应该觉悟,我们民族历史上是怎么样的,我们靠的是什么能够在艰苦的环境中存在下来?!第三极、海拔三千米以上的环境中,几乎是无生命的地区,藏民族存在下来了。靠的是毅力,这种毅力来自哪里?就是我们的文化传统。

这些方面不能表面上看。我们是大学的老师、文化人,传承就靠我们和我们培养的学生。我们肩负着承前启后的责任。外国人批评中国人说啥?没有责任心!我觉得这个很有道理。道德里头呀,责任心很重要,我们每一个人都肩负着承前启后的对传统传承的责任。

怎么保存这个语言文字啊?八十年代,在国家民委召开的一个会议上我就说过,我们应该传承我们的这个藏族文化,全方位地传承。在一个大学来说,我们有这个责任。但是目前的情况来说,就是藏语文也很难传承下去。我们的文化、自己的传承、传统文化,就是靠那些大大小小的寺院来传播、保存、传承下来的。我说这就是大家对寺院看得那么重、敬仰寺院、朝拜寺院的目的,不是纯粹的信仰目的。寺院肩负着我们文化的继承,寺院就是一个综合的学校,是文化宫、藏地的文化中心、医学院、天文学院,甚至戏剧、音乐、美术,都是我们的寺院里培养出来的。我们学校应该干什么呢?我们尽到了一个大学的责任没有?这个问题我们应该考虑。

靠寺院的陈旧的思维、陈旧的教学模式,能不能很好地传承下来我们的文化?学校里能不能达到与时俱进?文化是需要跟着时代改变的,有些要淘汰,想保存也保存不了。但是精神的东西,尤其是信仰,还得要保存下来。

20世纪八十年代,胡耀邦总书记在西藏有一个35号文件,这个文件我一直保存着。他有讲话,说:你们西藏有这么丰富的文化,为什么你们不搞一个自己特色的大学呢?!西藏大学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搞起来的。

为什么要模仿别人?好的要学习,但不需要处处模仿别人。模仿不是创造,懒堕的人才会模仿。我们过去模仿的东西太多了。汉文要是搞个什么,我们藏文也同样搞,好像不搞就出轨了。民族区域自治不仅仅是政治上的自治,文化也应该自治。国家并没有限制少数民族发展、保存自己的文化,所以问题在于我们自己内部,不是外部的条件。

我后来发现很多事情上,问题存在在内部,不是政治环境啊什么的问题。政治环境同样的情况下,有些地方可以做出很大的成就,有些地方就不行。

我过去有一个经验,我一辈子,1952年参加工作,明年(2016年)的时候,我的党龄都六十年了。民族工作中,奋斗了一辈子,我的个人经验是,民族工作,自己要伸手要。国家的权益、权利等很多东西,没有别人主动送回来的东西,要自己去要。民族的权益、文化上,不管什么东西,都要自己争取,自己主动地、积极地去争取才能得到。不是说别人给你发给,等着别人给你给啊,民族工作上没有这样的事情。

我们的学科建设上也一样,文化大革命,整个我们学校都没有了。后来改革开放逐步恢复。那时候啊,我们那个梵文,就是“扎”开课,藏传佛教都开课。那时候西藏来人、西藏大学来了的人都说:哎呀,你们胆子大!你们这么多的传统的东西都敢讲?!他们看了伸舌头。哎呀,他们说不可思议!我说共产党的政策上并没有限定这个不能干的,传统文化嘛,藏族文化,我们可以自己搞嘛。

搞对了!现在这个藏传佛教课,我听说除了本学院的学生之外,还有外系的、外学院的人都感兴趣,来听这个课。我去年夏天到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他们一个佛教研究所,研究人员都有三十多位,他们专门请的有藏地的一些专家。他们说他们有三十多个研究人员,我说我们藏学院都没有这么多老师,我们这才二十几个老师。

广东中山大学里有因明专业,请我们的祁顺来等专家去那边讲课。河南大学都有藏学研究所,和藏学根本挂不上钩的一些地方,都在研究藏学。所以,我们这个工作非常重要,不但是对国家、民族,国家可能对外讲的时候,也是拿上民族院校来作榜样吧。对外的时候,我们怎么重视这个民族文化的传承啊,拿几个学院摆样子。我们自己呢?!确实应该很好地做好自己的工作。

我们的专业,我以前提过,专业要增多,作为藏学,不能只是现有的这几个研究生专业,应该多开几个,每年起码增加一个到两个学科。比如梵文,季羡林先生给原甘肃省洛桑省长托付过,说你们藏族对世界文化的贡献了不起啊,你们把梵文的传承保存下来了。他说汉地没有一个人做到。他一生希望培养两个人,最后也是失败的。他希望藏地梵文的这个传承,不要消失掉。这是对人类的贡献,不仅仅是对藏族或者国家。

你比如藏族历史,历史学院拿去了?他们能拿去藏文历史资料吗?这个我们应该有以藏文资料为基础的历史研究,他们研究最多是一个汉文资料嘛,藏文他们能用得上吗?所以这个历史——藏族史,应该很好地研究。

还有藏族文献、藏传佛教等,过去条条框框很多,我们要改革,就是要打破那些条条框框。哲学是什么哲学系的,那好,哲学系你研究藏传佛教,行吗?你能做好这个工作吗?我们的人才,请来的这个自己的人才有呀,藏传佛教内部,比如研究中观、研究唯识、研究因明,藏传佛教是寺院式教学,这个很多地方都有。

早几年的时候,学院的才让草老师,到美国去交流,回来了她跟我见面聊,她说,哎呀,我碰到哈佛大学的有些人问中观,他们研究中观,我回答不了,感到羞愧啊!确实,自己的宝贝,别人研究,我们自己研究不了,这个能说得过去吗?!

藏学的中心,应该是藏区我们几所大学。世界藏学研究,研讨会应该在我们这些大学里面召开,而不是不懂藏文的,或者学了几个藏文的,研究了几本资料的人来,成了藏学家,成了他们的资本,拿着他们的资本,在外面搞得热火朝天。我们真正的藏区、藏传佛教寺院,我们的大学,却鸦雀无声。我觉得这些现象很不正常!

我们那么多的宝贝,随便拿出,样样都是宝贝,我们应该组织一些研究。比如现在,早几年,数学系拿到了藏学的这个天文、历算学科。但是天文、历算他们仅仅是从数学角度研究。藏族传统的天文学,谁在研究?!人家拉萨每年出历算仙书。过去拉卜愣寺,每年都出自己的这个历书。我们虽然几个人在研究这个天文历算,有没有出过这个“历书”?这些东西啊,特别是像我们的因明,更登三木旦老师等,他们学的是专业因明,出了几本书,我们应该给他办这个因明研究所,因明专业有这样的人才,应该利用。广东中山大学能办起因明学,我们西北民族大学办不起来吗?这个能说得过去吗?我早就建议了,我说因明啊,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学科,应该申请成立博士点、硕士点。马克思说,逻辑学在佛教界发展到了很高阶段。恩格斯说:逻辑学发源于佛教。我们怎么能放弃这样的学科呢?!

藏学是一个多方面的学科。比如,我们语言文学方面来说,语言研究所有没有建立?!应该研究。我到内蒙古大学去的时候,贾拉森先生请我去,我看了他们的语言研究所,哎哟,很大!里面整个八思巴以来的这个语言上的那个语言大师,有很多照片、造像。他们还有一些先进的语音设备。很多人在说话的时候机器给录取,做语音研究。我当时就想,我们华侃老师是语言上那么出名的专家,我们西北民院,怎么不搞语言研究所呀?西北是个多民族的地区,除了藏族还有土族等其他民族,我们可以研究各种语言。我听说周毛草博士也要调来,研究藏语的条件具备,藏语方言研究等,应该整个把研究的主动权拿到我们的手中,在这方面做工作。语言文字现在他们有敦煌古藏文研究,我们“萨句”以后的词汇呀,语法学、词汇学有没有研究的东西呀?修辞学“年额”,能不能专门研究呀?“昂爵”,“代聚”,这些每一门都可以开学科,这样以后,我们就不会仅仅局限于文学研究,不会吊在一棵树上吊死了。我们应该开拓专业,新增专业来发展。

第二个我们可以考察一下名校,国外的哈佛、剑桥、牛津呀,能够派出几个人去考察一下,学习他们的先进经验。国内呀,至少香港的科技大,那样的地方可以考察。要学习别人的长处、开扩眼界,不要在封闭的环境中求发展。封闭的环境里,是得不到发展的。现在这是个信息时代,天天大量信息出现。我们藏学院不知道有没有网站?可以办一个藏学网站,老师们的成果可以发表,别的地方的成果资料可以介绍,可以搞学术交流,可与国外交流。青海民院招收这个研究生,有国外研究生,我们为什么不招?八十年代日本和美国的都联系过,说是他们要派一些研究生来我们学校藏学系研究、学习。那时候是怕外国人进来,藏族和外国人隔离嘛,这种情况下,我们学校的某一个领导就回答说,我们没有条件,我们没有老师,没有房子,就拒绝了。但是现在改革开放了,应该这一方面开这个门,招收国外的大学生,这个是一个门路,这对提高我们学校的学术地位,弘扬藏族文化,都会有很大的帮助。这是一个建议。

再一个建议,我们可以召开一些藏学各个方面的研讨会、学术活动,增加学术活动,各个大学同专业的学校呀,便于交流,成果交流、人与人之间交流,这是非常重要的。对大学来说,办研讨会,甚至全国的,逐步办到国际上的学科研讨会,这样才能做大。

再一个吸收人才。我们现在就这么二十多个老师,课还是排得满满的,都带十几、二十节课。我们老师们大概代课多收入就多,就是看着钱上打算的。搞学问的,不能看钱啊。我们传统上讲呀,搞学问的没有财富,搞财富的没有学问。“央金玛”和“诺金玛”,一个是智慧女神,一个是财宝女神,她们两个人,嫁了一个丈夫,两个人经常打架。喜欢学问则喜欢“央金玛”,那“诺金玛”就生气,不给他财富;喜欢财富“央金玛”就嫉妒,不让他得到学问。过去有这个说法,这个虽然是一个神话传说,我觉得也很有意思。往往看钱呀,发财呀,人只能选择一条道路。你要一心一意当学者,研究学问的话,你就不要有发财的思想。我们藏学历史上,很多学者都是非常困难的,没有一个有钱的。有钱的人能成了学者的,佛教史上几乎是没有的。宗喀巴是背着背架子到西藏去学习的。嘉木样第一世,是非常出名的学者,他在哲蚌寺学习的时候,有时候饭都吃不上。在他的传记里头说,饿了就喝一些凉水,泡几颗豌豆充饥。就是这样艰苦的学习。华锐饶萨,是很有名的学者,在拉卜楞学习的时候,没有钱点灯,晚上照明他就买上一些香,香点着来读书的。他们都成了伟大的学者。

我们老师,基本上所有的大学教授,第一选择都应该是学问,不是财富。要做哪个专业,整个自己的专业的领域,应该是一个学者,专业的学者。学者不是学一些东西就是学者,学者需要广博的知识,还有专业的深度。当一个学者确实不容易,不是为名为利才当学者,整个是为了自己的学科,有一个为学科献身的精神,才能够成为那一个领域的著名的学者。我们大学里的老师,应该个个都是学者,才有资格当大学的老师。没有学问的就要学,多读书、多看书。去年,世界上曾有个统计,哪个国家哪个民族读书最多,结果第一是以色列,每个人平均每年读75本书;第二是日本,每人每年平均读60本书。以色列和日本人,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民族。称为优秀,就是他们善于读书,善于思考。

我们要多看一些书,学校里那么多的课需要人代,但是给老师们也要给时间来读书、学习、钻研。

另一个,领导上排课的时候就要考虑到,不是能代多少课,而争着代课。争着代课就是为了挣钱嘛,你课那么多的代上,能不能教好?能不能保证质量?这是需要考虑的事情。少代些课,提高教学质量,做一个合格的老师,这是我们藏族专业老师,首先应该做到的。我们的传统是这样的,很多学者,历史上的学者,都是为了对自己的信仰、自己的文化奋斗一辈子,没有去追求穿好的,追求吃好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这些。

有时候我考虑,藏族为什么经济没有发展?这个和文化有关系。它侧重于精神世界,不重视物质享受。有些钱的时候,就送到寺院上去,修佛像、修塔,自己住着一个破帐蓬。这个不是他们落后呀,他们的精神境界不是仅仅为了活着,活着不是为了吃好穿好。吃好,现在吃得很好,病也很多。大家知道吧?我们很多人都吃出来很多病,糖尿病成了普遍的疾病了。为什么?吃得好呀!所以这个享受呀,使人堕落,这是一般的规律。享受,精神就变得堕落、腐化,最后走上犯罪的道路。历史上我们艰苦奋斗,“衣足以蔽体,食足以裹腹”即可。就是说,吃饱了就行了;不冷了,衣能够盖住身体就好了。这是我们的文化、藏族的精神,这个不是坏的,落后的。在这种精神下,才保护下来了我们青藏高原的这个环境。所以,我们不是从享受的角度来看:啊,藏族确实落后呀!不会吃,不会穿,不会享受。那么你享受的那些人来说,你们享受了有什么好处?你们对世界做出了什么贡献?天天吃着肥美的食品,你们考虑了没有你们的人生价值是什么?!

所以我们藏族侧重于精神。食宿也得重视,但是不是说腐化堕落,走上那个方面去。不是吃饱了、穿好了、吃好了就图享受。

唐朝的一个作家贾岛说:一人一个土馒头。帝王将相到老百姓、乞丐,最后都是一个结果,都是一座坟呀。一人一个土馒头,这就是最后得到的。

亚历山大打遍了半个地球呀,最后占领了印度。他去访问一个圣人,要问自己的前途怎么样,那个圣人给他的回答是:陛下,你只能得到七英尺的土地。七英尺是什么?埋你的土地。你打到了半个地球,最后你占有的除了埋你的那个七英尺的土地以外,什么都没有。

我们人呀,活的是一个精神,精神是非常重要的。精神不跨,这个民族就跨不了。精神腐败,这个民族就跨下去了。我们需要一种自强不息的精神。我们担负着重要的民族文化,藏族灿烂光辉的文化,要靠我们老师所培养出来的学生们来传承,所以我们的历史责任很重,不能光看眼前芝麻大的利益。

所以,对于老师们排课要适当,不能过于重,课多了就讲不好,备课都没有时间,研究更没有时间,看书也没有时间,你说我们大脑不萎缩哪里去呢?在这种环境下,只有造成大脑萎缩。我们要吸收新的知识,补充营养,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领导们呀、组织上要考虑老师们的读书、研究、学习、深造,这些方面都要关心。要有一个能够提供他们成材的环境条件,加上自己的智慧和勤奋,才能做出成就。

当领导,大多时间都是应付。好多单位,包括我们学校,过去也是应付的太多。应付上面的,应付下面的。开会呀,什么传达上面的精神呀,当领导确实疲惫不堪。

我到加利福尼亚大学去讲藏传佛教,讲了一课。他们的很多教授来听课,他们的一个副校长也来了,非常重视。领导和同学们坐在一块,没有特殊的待遇。很多白胡子老教授都来,坐在那里听。他们介绍,今天有很多教授和副院长也来了。我说你们的副院长经常在学校里吧?他们说不在学校里。一年大概学校里来几次。为什么呢?他们说校长住在好莱坞,他完全用手机来开会,手机发布指示。现在通讯设备这样发达,为什么要跑到学校去?校长只管两个事情,一个是学科建设;一个是资金的来源。争取社会上支持,和大老板、大财团联系找钱,是校长的任务。他们的一个教授呀,专业经费很多,钱很多。他说是几百万、几千万的资金,掌握在这个教授的手里,就开展学术活动,出版呀、开会呀,这类活动他们很多,都不是国家拨款,而是财团支持。

我们学校也可以不光靠这个国家拨款来维持生活。国家拨款只能维持生活呀。想一些办法,联系老板、企业、藏族的企业家们,让他们来,想办法解决我们的学科建设资金的来源。

有多少钱,办多少事,这是过去的思维。依靠国家,依靠政府,什么也依靠政府,依靠上面的指示,自己的脑子就不动了。脑筋不动,那样不好。学校作为学术单位呀,思想要活跃,多思考,有个创新的思维、改革的思维、发展的思维,要这个东西。守业不是能干的人做的事情,守业型的干部没有什么大的希望,守业型的领导不要;要开拓型的领导。时代在发展,天天都在发展。所以我们陈旧的思维呀、陈旧的模式、陈旧的领导方式,都解决不了问题。

群策群力,大家团结一致,我们做好一件事情,把这个专业搞好。这个是我们对国家的贡献、对民族的贡献,甚至是对人类的贡献。这方面视野要开阔。

所以,我希望大家、希望我们的学院能够有一个发展,学术上做出突出的贡献。如果不这样,死了以后,后人会骂——那些酒囊饭袋,没有做什么工作。

我们现在评价历史上的人物一样,哪个皇帝,哪个大臣,做出了成就。世界上有些民族消亡了,只存民族的名,没有实了,就像我们的这个满族一样。满族是皇族,掌权的民族,到后来,几乎他们的情况就是,有文字,不用了,满语没有了;北京的很多人都是满族,户口本上是满族,他们和汉族没有什么区别。我们在电影上呀、电视上看到这个满族,实际上没有满族,我们看不到。服装没有了,语言没有了,文字成了死文字了。

我到外蒙古大学去座谈的时候,他们就说,苏联统治了他们,最大的失败是换掉了他们的蒙文,换掉的新蒙文,是以俄文字母拼写的蒙文,这样使整个蒙古的文化断代了。过去的那个资料看不懂,成了死文字了。苏联解体以后,他们认识到这个问题,现在开始恢复他们的旧蒙文了。

我们那么多的资料,能不能看懂?如果我们的藏语、藏文丢掉了,以后我们怎么传承自己的文化?做为一个知识分子,应该考虑这些问题。我曾经在青海海南州的讲座中对老师们说,我们老师培养的花朵是活的,不是死了献几个花圈。我们对本民族培养了那么多的人,这是我们的骄傲。我们死了不需要花圈,不需要花篮,我们的桃李满天下,这个功劳谁能做到?!释迦牟尼是个老师;孔夫子是个老师;耶稣也是个老师……都是老师嘛,传播了他们的思想,最后那么多的人跟随他们。老师的事业是伟大的,光荣的。虽然我们在当代社会里,老师的地位并不高,但是我们不是争地位、争名誉的。

以前有个汪峰院长,曾经在西北民院当院长的时候讲过,希饶嘉措大师和周总理一块访问柬埔寨的时候,他们以国家的礼仪来接待总理。但是希饶嘉措大师是一个高僧,哎呀,希饶嘉措大师的特殊待遇,是国王和王后亲自朝拜他,然后希饶嘉措大师坐在椅子上,柬埔寨的国王亲自用金盆来给他洗脚。那样的礼遇,在佛教国家里,希饶嘉措大师比周恩来的地位要高得多。这是汪峰说的,他跟着去了,回来讲述的。

科学家、知识分子,几千年、几百年后,有他的著作留在人间,有他的塑像留在人间。哪个皇帝有什么金像吗?仅仅是当时有权而已。但是我们做的工作整个是为人类服务的。当时我们虽然不出名,没有地位,被人瞧不起,默默无闻地工作,但是我们做的事,不是这一辈子的事情,整个做下的贡献,写上一本书,培养出来很多的人,会活在后代人们的心中。汉地名人刻石碑呀,皇帝那些刻石碑,我们教师是在每一个人的心中,树立自己的石碑,不是刻在石上的石碑,而是留在人心中的石碑。我们佛教上的一些人,很多人都没有石碑,但是每一个人都记得他,念着他。

所以,不要瞧不起自己的工作,嫌自己的工作地位低、收入少、工资低,不要计较这些东西。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有意义的。我们培养出来这些学生,传播我们的知识,这个就是对民族最大的贡献。我也希望老师们在这一方面,不要随着潮流,比工资呀、比地位呀、比名誉呀。这是不符合我们佛教的道德的。应该埋头苦干、做出成绩,像陈景润那样做出贡献。陈景润啊,不要说名利,他自己考虑问题连走路都会碰到树上。陈景润,数学家,接待客人的时候,访问他的时候,他躲在厕所里,做他的研究,在草纸上写算数。因为他不愿意接见那些人,接见人、名人,接见得很多,他就没办法了,跑到厕所里去躲避,就是这样的。他有一次打饭的时候,路上考虑他的这个问题,结果头碰到那个柳树上了,这样的人,真正是做学问的。世俗人的这个名利呀、地位呀,和我们做学问的根本不沾边。

现在我们大学老师,也很不光彩,不是所有的大学老师不光彩,有几个败类,糟蹋了大学教授的这个名誉。曾经报道孔府的一个孔学家,结果是人贩子,你说这个还称得起是个学者吗?也是教授也是学者,每一次出国的时候带上人,他收很多钱,从中取利。给我多少万块钱,我就把你带到美国、法国,就是这样的。这个也是现在的教授。

过去有些人呀,有些鉴定,学术鉴定呀,收红包评定这个作品,评定评奖呀,非常不正常。过去,大概八十年代吧,我评藏族文学奖呀,伊丹才让还在,他给我说,甘南的某某领导要评上,某某书记要评上。我说你们干啥?你们指定就好了嘛!为什么请我们教授来评?我说以后我再不参加这样的评议会了。以后我再也没有去了。评奖都搞关系的,什么一等奖呀二等奖,一等奖可能是官大、关系好,这种风气,就叫做学术腐败。

我在甘肃省高知评定委员会里的时候,又碰到学术腐败这个名词。有一个兰大的博士生,一年写到了一百多篇论文,破格要评教授。大家评的时候说,这个怎么写的?平均三天一篇论文。后来大家就不相信,要调查。查的结果完全是网上下载的,别人的论文换上自己的名字,就这样弄虚造假。你说我们学术界成了这个样子,整个是学术腐败!丢人呀!我听到以后,我说哎呀,这样的话,这个教授都不能当了。这个简直是太不像话了,学术腐败搞成这个样子了!

你考试的时候,请人答题,考试的时候也是造假;升职称的时候,自己写不上论文,出钱请别人给写论文,这样的不是没有。我们在评职称的时候,碰到很多这样的现象。方舟子,出来的一个打假的专家,整个北大清华那些人把方舟子都恨透了。但是他揭露了一些学术界的黑暗面。所以有个人在网上写文章说,我们中国的腐败,不是官员的腐败,光是官员的腐败好治理,而是全民的腐败。学术界应该保持清廉,不能搞学术腐败。

所以我们做学问的,我考虑了多次,考虑了很长时间。人啊,要真正成为一种学术上的泰斗,需要两个条件:一个是人格、人品;一个是知识。单靠知识是不行的。现代靠知识犯罪的很多,高科技犯罪,这些人没有品质,没有德行。我想我们做学问的人啊,需要两个翅膀,才能飞起来,一个是品德翅膀,一个是学问翅膀。有两个翅膀,才能飞在学术的天空中。对学生的培养也是这个,只重视知识的灌输是不够的,应该教会他们如何做人。

我早几天写了一篇文章,在网上发表了,《先做人后做佛》。做佛的条件是,是人才能做佛,你连人都做不好,还能成佛吗?我们培养的学生必须德才兼备。光有才是不行的,这个是一直以来国内外得出的经验。人必须要德才兼备。光有德是一个好人;光有才是个聪明人,都是半个人。德才兼备了才是人才。所以我们培养学生呀,老师们肩负的不是教知识传播知识就完了,是教人,教做人,把德的教育,融入到我们的教材中,每一句话都要包括这个德的成分。

过去我在当老师的时候,就深深感觉,现在的老师,大多数不管学生了,成了教书匠了,不是老师。教书匠,就是匠人,给你传播知识,传播知识不是人也可以做到,现在这个广播、电视、电脑,都可以传播知识。但是老师是活的人、活的思想、活的道德模范来培养人才,所以要有责任感。做为老师确实需要很强的责任感。我们历史的重任啊,肩膀上担得很重。只要选择了做老师的这个岗位,就要做好老师,不然的话,你爱钱就经商,办企业,不要到大学里当老师了。

我这个话是比较直啊,直来直去,也是对大家衷心的一个忠告,警示大家。过去,解放初苏联的那个教学法上,把老师称作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塑造人类的灵魂就靠我们老师了。塑造出真善美的灵魂,还是假恶丑的灵魂呢,责任都在我们老师的身上。

今天在坐的,有些是我的同事,有些是我的学生,一年也碰不到几次,想说的话我就给大家说了这么些。

 

(录音整理,殷军)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回复 wangchuktseten 2016-9-20 14:42
转载网友清湖月影的留言:佛爷的这个讲话,可谓语重心长,不仅展现了佛爷开阔的学术视野和开放的学术胸襟,以及领先的学术开拓精神,归根结底,展示了一位老教授、老前辈对民族、国家和人类文化传续、发展和文明建设的高度责任心!“学高为师,身正为范”,这两点,佛爷都做到了,而且做得特别好!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6-9-20 16:58
学习收藏。
回复 pari 2016-9-20 17:43
བོད་ཆགས་འཇིག་གི་གནས་སུ་ལྷུང་དགོས་དོན་དེ་ཆོས་ལུགས་ཀྱི་སྐྱོན་མ་རེད། ཆོས་པ་ཡིན་ཟེར་མཁན་ཚོས་ཆོས་ལུགས་བེད་སྤྱོད་ལོགས་པར་བཏང་བའི་རྐྱེན་ལས་བྱུང་པ་རེད། འདོར་ན་ཆོས་པ་ཚོས་ཆོས་ལུགས་བེད་སྤྱོད་ཡང་དག་པར་མ་གཏོང་བ་རེད། གལ་སྲིད་ཆོས་པ་ཆོས་པའི་སར་སྡད་ན་སྐྱོན་མེད་པ་རེད། དཔེེར་ན་སྔོན་ཐོན་ཅན་གྱི་རྒྱལ་ཁབ་ཨང་དང་པོ། ཉི་ཧོང་དང་ཨ་རི་སོགས་ལ་ཆོས་ལུགས་ཡོད་ཡོད་པ་རེད། ཆོས་ལུགས་ཀྱི་སྐྱོན་མ་རེད། བོད་ཀྱི་ས་ཆ་དང་ལྷ་དར་བོད་ཀྱི་ཁ་བཏགས་དཀར་པོར་ངེས་མི་ཟིན་པའི་ལྐུག་པ་ཚོ་རེད།།
回复 pari 2016-9-22 09:40
@香周007
致西北民大及藏学院和继续教育与职业教育学院...   致西北民大及藏学院和继续教育与职业教育学院各位领导的公开信。
回复 pari 2016-9-22 09:41
尊敬的各位校领导:
      
       您等安好!

       此公开信为签名的学生联合上寄,给学校反应我们的问题,要求公正地解决。
       在国家民委的支持、学校领导和教师们的细心教导下,母校的专科毕业生有考上硕士、博士研究生的,也有很多毕业生在社会岗位上工作,为社会贡献自己的力量,不忘学校和父母、纳税人员的养育之恩。这当然离不开母校的教育之恩,做为学子,母校的恩情一直铭记在心,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不愿看到母校颓废、腐败的一面。
      我们从各地聚到西北民大,没报其他大学的专科是因为母校的藏学院及教师们在藏区有莫大的美誉,听闻母校的藏语专科也是由藏学院的老师授课,因而报考母校,走进西北民大的大门。但从最近的一两年起,西北民大的专科生像商品一样,成为某些人取利的工具(具体表现为西北民大录取的藏语言文学专业的专科新生要到兰州西域职业培训学校报到,报名时除学费外,强行收取手机及卡费500元;饭卡每月充500元;一次性要交三个月的伙食费,吃不完则不退;让学生统一买餐具,不买则不报名,这些跟正常的收费标准不符合),藏学院的专科大三毕业生由藏学院转到继续教育与职业教育学院的管理下,以西北民大的藏语言文学专业(专科)录取的新生要到不在藏学院管理下的兰州西域职业培训学校,教学设备不完整,卫生极差。
       因上述问题,在此请愿回答及解决六个问题:
       一、从西北民大藏学院与继续教育学院与职业教育学院的网页上报名并录取的学生为什么要到兰州西域职业培训学校报名、上学?
      二、强取手机卡费、伙食费等做法是不是校方支持?
      三、请校方说明藏语言文学专业与兰州西域职业培训学校的关系,谁或哪个单位批准在这个学校开这门课?
     四、交了跟其他专科学院同样的标准学费,为什么我们不能享受同样的学习环境与教学资源?
    五、学校为什么对广大的学生及家长不说明藏学院的专科已取消录取学生的事实?
  
     六、如果新生因被学校欺骗的原因而退学,学校是否退换全部报名费?
    七、录取通知书上的学校(西北民大)与到报名上学的学校(兰州西域职业培训学校)为什么不一样?
      
        希望各位领导能够及时答复及解决上述问题,上述问题以今年的录取通知书、校方报名网页、盖有西北民大收款专用章的兰州西域职业培训学校的收费收据、手机、餐具以及签名学生及今年的新生证明真实性。                     
  
                                                    2016、6、21
         
联合上寄人签字:
    益西 、更琼、旦正加、 麦若巴、拉玛、坚阳才让、   木安吉、次尔玛、曲迫、兰甲、麦江达、让旺次仁、能周才让、久美花登、影子、仁青切群加  多杰 更求才格、智华 、卡杰  、才旦、特尔玛  公却加  旦正才让 拉毛杰   才让华。 朋毛才让、曲尼让卓  、再瓦久湄、    罗周、 俄才、索南、    罗日、仁青、索白、散华、 普华加、 俄日灵智多杰、罗日/ 泽让东周 /德白   /曲拥志麦/ 谢拉/ 彭德/热瓦降克 /伊西然杰   /多杰昂加 / 德确 /扎西措    /恰尔容/影子灵魂/白玛朗加/牙尔戈/泽王甲/阿秀-尼多/旦巴/道金/索尔降/岗宁/羌恰尕/谢拉/甲央/甲华/嘛尼亚唐/岗麦恰 /索尔降/阿洛/多加/索尔降/达尔基/丹巴/索尔降/ 黑岛/泽旺多吉/央姆措/尼思尓/钟:日波/自寻/泽真亚尔戈 /彭措/藏曲特/索南木加/甲央/华角/德·旦真/仁青多杰/索南多杰/客智、成来  、得吉、才让忠嘎 、 昂曲、桑吉、班玛仁真、益西丹增、公保才让、 泽波 索南 唆喏  白玛 求扎罗拥   加杨尖措  嘎桑  佳薄    泽让仲尕      扎西日旦/客智/年:迟纽/钟:日波/杂尖玛 /别奥/成来  德吉/才让忠嘎 /昂曲/多杰/仁青南卡/窝赛/梭尖/宗智/多旦/旦郭、更旦/拉毛/江才/尼玛/真寻者/霍:灭借/吉尕措云巴/才宗/杨金/旦真扎西/阿曼拉才让、才让扎西、贡去才旦、伦周、 南军多杰、土登、康·俄周才仁、血海、扎西拉丹 客智、尼.查尼 忠热保 扎杰玛、白吾 成来  、得吉、才让忠嘎 、 昂曲、多杰  仁青南卡吾赛 索金 尊智多丹 丹果 更旦 拉毛、江才、尼玛、德措、吾麦杰 吉嘎措 嘎措、云巴、西花吾磨、才宗、央金旦真扎西、阿但、谢拉。
回复 gxp1201 2016-9-25 10:29
多识老师说的很中肯,这不是西北民大一个学校的问题,是整个藏区高校存在的,有些问题全国也存在。但能提出来并给予一些方法解决,这份爱护之心日月昭昭
回复 yagare20 2016-10-14 18:11
多识老师讲出了内心的希望,并对传统文化的弘扬指出了远景与具体的方法!希望从事教育的英才们不辜负恩师们的期望!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4-9 03:27 , Processed in 0.057337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