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甲多吉的博客 http://blog.tibetcul.com/?22833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米兰达明示——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日志

被强行释放的奴隶不配拥有自由

已有 76 次阅读2019-12-24 23:18 |系统分类:教育

历史告诉我们:被强行释放的奴隶不配拥有自由,被施舍的自由必不长久

一家之言

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中说:很难想象一个完全失去自我管理习惯的民族,能够为自己挑选出合适的领导人。也不应相信,一个充满活力与智慧的自由政府,会从一群奴隶所举行的普选中产生


托克维尔这句话,拿到今天看宛若预言般精准,冷战结束后,美国人怀着传教士的精神,在一个又一个发展中国家推广美式民主制度,但短暂的激情后,留下的只是一个又一个无法收拾的乱局。
东欧剧变,阿拉伯之春,非洲民主化,那些曾经的专制国家、部落国家,怀着对美国的崇拜,纷纷实行民主与普选,仿照美国建立三权分立和政党制度,可最终的结果,却是步入无政府的深渊,在自相残杀中无法自拔。
他们不明白,自由从不是施舍来的,而是通过奋斗得来的,任何依靠外国政权强行赋予的自由都必不长久,freedom is not be given,you should take it.一、法国大革命的教训:获得自由的奴隶会重寻奴役



亲历过法国历次革命的托克维尔深切体会到,如果一个民族长期被专制政府所奴役,缺乏自我管理的能力,那么骤然获得的自由并不能让他们从此解放,而只会让他们自相残杀。托克维尔亲眼目睹法国革命的反复、血腥与残忍,他亲眼目睹人民在获得自由后却不如如何运用自由,而只会在混乱中彼此争斗,最终,人们再也不堪忍受民主下无休止的争执与混乱,最终值得呼唤一个掌握力量的伟人重新统治他们。罗伯斯比尔、拿破仑一世,这些从革命中成长起来的铁腕远比路易十六要残忍、专制的多,但是人民却砍杀了温和的路易十六,对罗伯斯比尔、拿破仑则匍匐在地。人们对于失序的恐惧最终压倒了对自由的渴望,重新迎回了专制,而且由于社会失序严重,这些铁腕领袖不得不用比路易十六残暴十倍的手段进行统治。每一次革命,都回到了原点。
正因这种震撼,托克维尔指出:上层是共和制而其余部分是极端君主制的政体是个短命的怪物。统治者的腐败和被统治者的低能,迟早会使这个怪物灭亡。而对自己和自己的代表感到厌烦的人民,要么会创造出更自由的制度,要么将重新匍匐在一个独夫的脚下。二、阿拉伯之春的教训:美国强行推行民主最大的灾难



美国一直拥有近乎偏执的传教士精神,总想强迫他人接受自己的价值观,如果对方拒绝,甚至会动用武力强迫他人服从。即使是美国的盟友,甘愿跪舔美国的脚尖,美国也绝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妥协。
历史上,无数是美国盟友的独裁者,无论多么跪舔美国,只要不实行普选,就会遭到美国的背后插刀。20世纪70年代,伊朗的巴列维国王是美国在中东最为坚定的盟友,因忠于美国,被美国称为中东卫士,但当霍梅尼以民主的名义抨击国王时,美国却选择袖手旁观,并严令伊朗军队不许镇压,结果导致巴列维政权的覆亡。韩国李承晚忠实维护美国的利益,但当李承晚遭遇学生运动时,美国则背后插刀,宣布不支持李承晚,致使李承晚政权垮台。




阿拉伯之春爆发后,其中不乏美国的盟友,但只要他们不实行美式民主,美国就都会找机会整垮他们,这些国家,只要群众发动游行,美国必然予以支持,这导致这些独裁政府纷纷垮台。当时美国称其为阿拉伯之春,一点也不为那些曾经的盟友惋惜。
但阿拉伯之春终究变为了阿拉伯之冬,这些独裁者死后,原本靠强力压制的阿拉伯社会彻底被点燃,庞大的青年人口碰上极高的失业率,一旦失去强力的弹压,必然引发巨大的混乱,中东顿时陷入战乱,无数人流离失所,这些人跑到欧洲又造成了今天的难民危机,而世俗独裁政权消失后,宗教极端主义兴起,他们向全世界输出恐怖主义,造成世界范围的不安定。
这一切,都因为美国愚蠢的理想主义,都因为美国毫无底线的传教行为,这些中东国家,都如托克维尔说的那样,具有长期的专制历史,人民习惯被统治,被支配,根本不会自我管理,一旦实行支配的上层被强行剔除,那么这个国家就彻底沦为托克维尔说的上层是共和制,其余是极端君主制的怪物,而这个怪物必不长久。三、自由只能由一个国家自发产生




托克维尔如此评价法国与美国的不同,他认为美国的民主之所以比法国的成功,就在于美国人自始至终都实行地方自治,居民自己管理自己,在对社区具体事务的管理中,人民学会了如何自我管理,如何协商,如何合作办大事。
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就充分训练了自己的民主能力。只有人民先能自发管理好一个社区,他们才能有序参与政治,管理一个国家。
如果一群人,一直以来都被压制,都被包办,一点社区的事务都不曾参与,对一个小公务员畏惧不已,遵守法律不是因为自发而是因为强权,那么一旦强权丧失,则秩序会立即崩溃。美国肆意摧毁中东各国上层政府的行为,无异于一场灾难。
实际上,自由从来都是一个民族自发产生的,一个国家的变革,是外部压力和内部奋斗的共同结果,实际上中东进步最迅速的时期,恰恰是20世纪初欧美列强没有政治正确,只知肆意压迫的时代。




为了在欧美的侵略中幸存,中东国家纷纷开始现代化改革,奋发图强,国家愈发强盛,土耳其、伊朗、埃及都是这样崛起。而当西方列强不再若以前那样残暴,反倒帮着中东建立民主政府后,中东反而陷入停滞和混乱。
一个国家要想进步,必须是在恶劣的外部环境下,自发开展变革,自由只能从一个国家的内部自发产生。被强行释放的奴隶不配拥有自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九甲多吉 2019-12-24 23:21
如果一群人,一直以来都被压制,都被包办,一点社区的事务都不曾参与,对一个小公务员畏惧不已,遵守法律不是因为自发而是因为强权,那么一旦强权丧失,则秩序会立即崩溃。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2-17 16:54 , Processed in 0.037450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