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26篇:试种冬小麦

已有 458 次阅读2014-11-25 11:37 |系统分类:见闻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26篇:试种冬小麦

     

从西安回到那曲,我又立即给内地的一些农科所写信,向他们索要冬麦的种植资料。那时候,虽然说文化大革命搞乱了人心,但是,全国人民关心西藏,我每发出一封信,都得到了对方寄来的资料。我也就每天在家里,像筛选从野外捡回来的一堆矿石一样,选出我最需要的资料,一一记录下来。有时候遇到了难题,就向农牧局那位北京农学院毕业的老颜请教。老颜虽然自己不愿意承担试种工作,但是那段时间,还真的成了我的好老师。我很感谢他。

一天下午,我正在办公室里琢磨着那些资料,塔局长又来了,说:“快放下书,曹书记来了电话,让我俩到他那里去一下。”

见到书记,他开门见山地说:“现在地委决定让你下去好好地试种上一茬冬小麦,试验点就定在比如县的某公社(因为后面牵系到又一次“北京告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纠纷,“防患于未然”,我在这里一律用某某来代替人名和地名),也就是上次你跟着地区计委办公室刘主任去过的地方。”说完这句话,书记微笑着看看我。这时我才知道,他们早就将一切都安排妥了,我除了接下这只烫手的山芋,竭尽全力来完成这次任务,还能说些什么呢?

见我没开腔,书记又问我:“老王同志,在那曲究竟能不能冬小麦,别说我们这些外行人,就是你们农牧局的专家老某和老颜好像也说不清楚。这次让你这个五谷不分的外行人去执行这样的任务,确实有点强人所难的意味。可是地委相信你,一定能完成这个任务。你还有什么要求,现在都可以说出来。”我回答说:“我上次跟计委刘主任去比如,究竟是去干什么,他当时也没有告诉我,我只是跟着他下去转了一圈就回来了。既然现在组织上将这么重要的试验任务交给了我。我请求先下去,将情况了解清楚后,再向您和塔局长汇报。”书记对塔局长说:“眼看冬小麦播种的时间就要到了,老王同志下去了解情况,只能和开展试验的前期工作同时进行了。我提几点建议:第一,农牧局给试验点配备一些必需的设备,像手扶拖拉机、喷灌机、喷雾器。二,比如县没有气象站,由那曲中心气象站帮助在试验点建立一个农业气象哨。三,试验期间遇到什么问题,老王可以直接找比如县委书记杨远章帮忙,也可以直接打电报告诉我(那时候县与地区还不通长途电话)。”

就这样,我再次来到比如县的那个公社,与某某商量冬小麦试种的具体事宜。某某说他们那里最近从某地来了十几个自愿要求进藏当农民的退伍兵,我可以随便在里面挑几个帮手。我高兴地点着头,然后对他说,我还想请一位当地有农业经验的老人当顾问。“顾问?”某某用手搔搔头,沉思了一会儿,笑着对我说:“有倒是有一个,他老家就在与比如县毗邻的昌都边坝县,世世代代都务农,1959年他被叛乱分子强拉去赶驮牛运送物资去印度,走到错那县时,他舍不下老家和亲人,半路又逃了回来。民主改革后他就在比如安了家,种青稞确实是一把好手。只是他的那一段历史,都是听他自己说的。另外就是三十个藏文字母认识他老人家,可是老人家连半个藏文字母也不认识,这顾问工作,他能够完成得了吗?”说完这句话,他抬起头来,怀疑地看着我。过了一会儿,他又说道:“还有就是去年公社安排他试种冬小麦,他竟带头将麦种全都撒在了牛圈里。有人说他这是破坏伟大领袖毛主席“以粮为纲”的最高指示,要求召开全公社群众大会斗争他,以反革命罪判刑。刚好县委杨书记下乡来到这里,书记听了我们的汇报后说:老人家祖祖辈辈种的是青稞,你要他接受这漂洋过海来到高原的外国麦子,也得有一个过程。那个批斗会最后没有开。我担心他不肯来当这个顾问。” 我心里想,我就是请他教我种小麦,公社准备批斗他,那是政治问题,我不想,也根本没有资格去过问。可是他将冬小麦种籽撒在了牛圈里,说明他对在比如县种植冬小麦,有着不同的看法。我就说:“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有经验的老师。我们一起到他家里去看看好吗?”

将麦种全都撒在牛圈里的这位老人名字叫铎阿。我跟着某某找到了他,某某对他说明了来意,他连连摇头说:“莫过,莫过!(不要,不要!)我从小到大,只晓得春天播种,秋天收割,你们那冬小麦,秋天播种,冬天还不全都冻死了。从古到今,哪有你们这样子种庄稼的?”我对他说:“波拉(藏语:爷爷;也指老人家),扎木林(全世界)现在都种冬小麦,我们这麦种籽就是从外国引进来的。拉萨、山南、日喀则已经种了好几年,江孜县的农业实验场去年亩产达到了一千六百多斤,创造了全国最高记录。可是我们比如县,青稞亩产达到‘久果儿’(种子的十倍,也就是270斤)就好像是到头了。若是我们的冬小麦实验成功了,那怕是只有江孜产量的一半,也是800斤,您不高兴吗?”我一口气说完了这段话,铎阿可是一直怀疑地盯着我。我说完了,他又沉默了好久,最后下了决心似地说:“共产党是我们贫苦牧民的大救星!我相信你今天说的话。我就跟上你们干一年。”

我挑选了原籍河北的小李和小刘同我一起搞试验,又想到农业气象哨虽然工作不是很多,但每天都要定时观测和记录数据,时刻不能没有人,我就决定请带有家属的小王两口子管理气象哨。原来我还打算让他们四个人都到那曲去学学有关的技术,可是小王妻子死活不愿去(她说那曲海拔太高了,一到了那里就头疼)我只好领着小李和小刘一起回到那曲,让他俩去地区农机厂学了几天手扶拖拉机的驾驶和维修技术,我自己去中心气象站,临阵磨枪地学习了观测风向、风速、降水、日照,最高最低温度、空气湿度的方法。又向王站长要了好多气象观测的技术资料。然后我们三个人,一起将农牧局配给我的手扶拖拉机开回比如。

那曲到比如250多公里,先要渡过夏曲河(那时候已经有桥了),还要翻越海拔五千米的面塘山。临走前,我在地区机关食堂买了一口袋馒头和一些咸菜,又在拖拉机的拖斗里装上一大桶柴油,在曲曲弯弯的土公路上 ,手扶拖拉机“波、波、波”地哼哼着,慢腾腾地走了整四天,晚上就在公路旁,找个背风又有水的地方,支起一口小锅,捡来些干牛粪,三个人熬茶吃冷馒头,然后就在露天地里睡觉。

扫描0003两个年轻的退伍兵觉得坐在那像蜗牛一样的拖拉机上“太难熬”了,一路上基本都是步行,由我驾驶着拖拉机。翻过面塘山后,我用农牧局配发给我的120相机,请小李给我照了这张照片,也算是留下一个记念。

回到公社,我将在那曲中心气象站学来的知识,现学现卖地教给小王两口子,技术资料也交给了他俩。又从公社找来一些木料,树起了风向标,设置了百叶箱。蹦蹦响着的手扶拖拉机也来到了怒江之畔的田野上。

公社划给我们四亩地,双方约定:公社派来四个劳力参加试验,由地区农牧局按照公社的强劳力工分发工资;试验若是成功了,收获的麦子全部归公社;若试验失败,则由地区农牧局按当年当地最好地块的同样收成给公社赔偿。

在那些日子里,我的心里就只剩下了三个字——冬小麦。不久,向全国各农业科研单位索要的有关冬麦种植资料也陆续由塔局长转了过来。我就将自己认为有用的资料全都摘录下来,接着还是“现炒现卖”,一点一点地用到生产实践中去。

1975825日,冬小麦播了下去。那一天县委书记杨远章同志亲自来到了现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8-19 11:58 , Processed in 0.026773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