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作品精选∣扎西才让短诗20首(1994—2006)

已有 311 次阅读2018-4-25 17:31 |个人分类:扎西才让诗歌选读|系统分类:文学| 扎西才让, 诗歌, 精选

 

黑夜掠过甘南

 

黑夜掠过甘南,

我的疾病占据内心,

我的爱夺我走唯一的食粮。

 

第一的食粮是诗歌,

第二的疾病是姑娘,

都是歌者目睹的天堂。

 

(原载《西藏文学》1994年第6期)

 

祭阿卓

 

我住在山林里,门关着,

所以没能一睹那张无望的脸。

 

但我细数着的那些秃鹫,

一飞而起,像她的离魂一样低旋。

 

(原载《诗林》1995年第2期)

 

伤心人

 

秋风吹熄子夜灯火,

夜行人在高岗之上,突感迷茫。

 

去岁暗生的野菊花,

低垂了金银首饰,长眠在寂寂山梁。

 

(原载《飞天》1995年第12期)

 

 

闭上眼睛就想起你白玉般的肌肤

在晨光里失去活气。

 

就想起那短命的蝴蝶,

沉睡在你优美乳房的阴影里。

 

(原载《飞天》1995年第12期)

 

 

白银时代,

牧我者如莲花尊者,

她孤零零地徘徊在诸神之巅。

 

那么牧我于风,

牧我于民俗,

牧我于遥远的格萨尔王的云烟。

 

(原载《诗歌报》1996年第1期)

 

我的父亲

 

生长在建设的时代,发展着的祖国,

早已舍弃孤芳自赏的牡丹。

可他固执,可他孩子气,

爱把高原湖泊,喻为趋于干涸的泪滴。

 

这位孤独的老人,

他的爱,仿佛一枚松脂包裹的钻石。

 

(原载《飞天》1996年第10期)

 

 

只留下海誓山盟。只留下

一条清冷的大街被落叶覆盖。

 

只留下诗篇《她的出现》:

那轻盈,那婀娜,

那倾人的顾盼流离,

那瞬间的震颤是一道闪电。

 

(原载《飞天》1998年第2期)

 

 

我尝试着熟悉它们:

一行野猪的蹄印。一滩

冻僵的唾液

或者一种逝去的粗野嗓门

 

是谁命令:暴露!

彻底暴露,暴露到一无所有。

 

(原载《诗刊》1999年第5期)

 

 

阳光照进屋里,

老人拿起空的瓶子,

想倒出些什么。

 

我注意到我的记忆

就像一些透明的液体。

 

(原载《诗刊》2003年第2期)

 

 

黄昏在尕海湖畔逗留了一阵,

牧场上的风就开始低低地飞翔,

想要溶入夜色,留下一个我。

 

我时常关注的那匹豹子,

也从心里苏醒过来。

 

(原载《民族文学》2003年第7期)

 

 

什么也来不及想,那八月的

激情时光,沙子一样堆了起来,

个人的孤独,液体一样被爱抽尽。

 

什么也来不及做,

我欲抽身离开,就已随风飘零。

 

(原载《星星》2003年第10期)

 

 

我的女人是个汉族姑娘,

她带上门出去,

客厅吊顶上悬浮着的一些灰尘,

就释然地落了下来。

 

(原载《星星》2003年第10期)

 

 

圣地的冰雪之花诞生的那年,

一个僧人在佛光里顿悟了生死。

 

一座寺院建成了,山南的

那座白塔,使跋涉者停止了迁徙。

 

(原载《散文诗》2004年第5期)

 

 

我徒步行走,带着茶叶和银子。

途中的风马旗遁入夜色,

而玛尼堆上的黎明又将慧光布满天宇。

 

从宁静的河到消逝的海子,

“……天哪,我正穿越着的土地

是多么广阔”(阿来诗句)。

 

就这样在惊叹中暴露了

深藏于心底的不可言传的秘密。

 

(原载《散文诗》2004年第5期)

 

寂于路上

 

我起身前往郎木寺的那天,

听说仁青喇嘛,寂于返乡的路上,

他的身上落着一层深秋的清霜。

 

《生死书》中说:

他只是过早地完成了他的梦想。

 

(原载《散文诗》2004年第5期)

 

 

山上出现了神祗,他们来自异域。

湖边诞生了白塔,延缓了时间流逝的速度。

 

此时,女人不怕被打开,信仰

也在呼吸着的土壤里扎下了它的根须。

 

(原载《诗刊》2004年第7期)

 

 

雪下得正紧,

房子低垂着它的屋檐。

 

妹妹私定了终身,但我不动声色,

也像房子那样保持着沉默。

 

(原载《诗刊》2004年第7期)

 

 

我弓身出门踏上长途,

低洼处衰草在腐烂,

阴山上的残雪停止了消融。

 

道路上有人在叫我,风没有停,

没人与我同行,

我的应答随风而尽。

 

(原载《诗刊》2006年第2期)

 

在世的倒影

 

尕海湖畔的野草,将根须伸进水里

我俯下身,看到了自己在世的倒影,

被水波鼓荡地模糊不清。

 

我终会离开这里,离开这里……

我想我是厌倦了

这秋风翻动下的无穷无尽的日子。

 

(原载《诗刊》2006年第2期)

 

 

毁为美色兮,是银饰的姐妹;

化为落叶兮,是背时的爱情;

缈若轻烟兮,是昨日的修行。

 

就这样我远离红尘,不带走一两白银。

 

(原载《诗刊》2006年第2期)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8-15 07:04 , Processed in 0.340770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