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扎西才让获“我们与你在一起”大型诗歌公益活动2017年度优秀作品奖 ...

已有 107 次阅读2018-4-3 16:12 |个人分类:扎西才让诗歌选读|系统分类:文学| 诗歌公益活动, 中国诗歌学会, 浦江, 扎西才让


2017年度,“我们与你在一起”大型诗歌公益活动继续受到全国各地诗人、作家的广泛关注,各地诗人、诗歌组织纷纷组织了多种形式的下基层采风、送温暖等活动,创作了很多感人的作品。党的十九大胜利闭幕之际,中国诗歌学会联合浦江县人民政府发出“新时代·我们与你在一起”的倡议,不仅是“我们与你在一起”大型诗歌公益活动的再次启航,也是因为诗人要以诗歌呼唤和影响全民族的力量来体现诗人对新时代的拥抱。各地诗人创作的作品结集为两本诗集,分别为《中国新诗·“我们与你在一起”卷(2017)》和《新时代·我们与你在一起》,收录的作品自动入选“我们与你在一起”大型诗歌公益活动获奖作品的评比。

2018131210日,“我们与你在一起”大型诗歌公益活动组委会组织了此次评比。初评从近1000位作者的作品中选出30位进入终评范围,经过5位终评委的最终评选,本次获奖作者名单及作品如下(以音序排序):

刘双红:《致老屋》等4

宁小牛:《爷爷也是家长》等4

  非:《栽爸爸》等4

瘦西鸿:《我的祖国》

霜扣儿:《删除之前的冷雨》

  起:《一个留守儿童的自白》

吴素贞:《田家村》(组诗)

  夷:《光明引》(组诗)

  源:《与您在一起(组诗)》

薛玉林:《写给妈妈的信》(组诗)

严平主:《一块大田,一个女人在插秧》等6

杨剑文:《留守,留守》

  玫:《春天里,想做一只蜗牛》等2

扎西才让:《桑多河畔的蒲公英》(组诗)

 

附:扎西才让获奖作品《桑多河畔的蒲公英》(组诗)

 

桑多河畔的蒲公英(组诗)

【甘肃】扎西才让

 

 

上楼梯的母与子

 

我的姑姑拉姆,

正在牵着她的儿子上楼梯。

这个患有小儿麻痹症的

 

十五岁的大孩子,

个头还不到她的胯部,

他艰难地拖曳着自己的右脚。

 

我站在楼梯低端仰望着他们,

她的背影结实而高大,

他的背影……哦,我的可怜的弟弟!

 

楼梯顶端,房檐勾勒出了方形的天空,

那片蔚蓝伸手可及,而他们,

正在走向那灵魂一样清澈的天幕。

 

金刚婶婶

 

这个死眉死眼的婶婶毫无美感可言。

她的胳膊粗壮,手脚肥大;

她的乳房沉重如巨型恐龙蛋;

她的脸庞如红土捏就的泥球。

 

这个团头团脑的婶婶毫无美感可言。

——但我们爱她!

爱她粗壮的胳膊抱来的柴禾,

爱她肥大的手脚种植的稼穑,

爱她沉重的乳房哺育的桑多镇,

爱她通红的脸庞表达的承诺。

 

直到她变得黑而瘦小,

在我们跟前佝偻着腰身,

无力地推翻桌上的饭碗。

 

当她躺进厚实严密的棺木中,

乡亲们用木橛钉死了棺盖,

我们这才嚎啕大哭:

这爱一旦带入坟墓,谁能把她找回?

 

死屋中的老鳏夫

 

隐约之中,我们看到一张惊恐又悲伤的脸,

屋内残留的光线照出了他土黄色的外衣。

 

这个老鳏夫,已无法走出他的世界了,

更无红嘴的乌鸦唤醒他的记忆。

 

当我们在他破败的院落里结束了游戏

他的窗门还是关得死死的。

 

在美国,一个名叫爱米丽的女人,

就这样死在了幽暗的房子里。

 

当作家威廉•福克纳走进她的房子时,

被她毒死的情人的尸体,瞬间就化成了尘埃。

 

山冈上

 

如果是三月,草木总会发芽,

我和她都会看到

牧羊人把羊群赶往高高的山冈。

 

如果是三月,我和她

会听说乡亲们离开故土前往北方,

要去那遥远的内蒙、青海和新疆。

 

听说那里高楼拔地而起,

新农村即将形成,

棉花早就开始了生长。

 

但现在已经是十月了,牧羊人把羊群

又赶往高高的山冈。牧羊人说:

打工回来的人们,都像迷失了羊群的羔羊。

 

我身边的她还是一声不吭,

北风吹起了她的白发,

这个年过七十的老人,在等待着她的死亡。

 

桑多山顶的积雪

 

鸟落到松枝上,积雪就从枝叶上落下来。

几个晨练的老人,他们的暮年,

也如这落雪一样,不久就要消失了。

 

初雪过后,人们的欲望也开始收敛,

只窗外的烟花还在空中绽放,

又在瞬间群鸟一般没入雪野。

 

在藏地桑多,类似的情景我见得多了。

我也注意到远处桑多山顶的积雪,

越来越轻,越来越薄。

 

轻得承载不了哑姑娘对远方的向往,

薄得承载不了这个害羞的低保户

对未来生活的无限执着。

 

桑多河畔的蒲公英

 

桑多河畔的蒲公英,要比别处开得更迟些,

黄色的艳艳的弱弱的花,

在人们离开桑多镇去远方打工之际,

就在河的两岸密密麻麻地盛开了。

 

其时已是阴历四月上旬,

桑多河流向远方,蒲公英也开向远方。

这总使人想起远嫁的女人,离开的儿女,

甚至久远的母族,或飘零的族人。

 

多年来,我看见它们热烈地开了花,

又在初秋时节携着数不清的种子飞向远方,

只留下枯枝败叶,和精尽力竭的

根,还坚守在生命开始的地方。

 

我苍老的那天

——致父亲

 

我苍老的那天,

或许来不及向你忏悔。

 

我自身就是感叹,

坐在桑多山上,安静得像座坟茔。

 

我肯定会一不小心就想起当年,

那时我年纪轻轻,天下就在我心,

 

都怪那一张皱巴巴的地图,

指引我离开你,到了大浪淘沙的年代。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5-28 01:44 , Processed in 0.280566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