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万玛才旦短篇小说《气球》入选2017年中国小说学会排行榜

已有 185 次阅读2018-1-8 11:38 |个人分类:扎西才让阅读视野|系统分类:文学| 花城, 短篇小说, 万玛才旦, 气球


2017年中国小说学会排行榜上榜作品完全名单

 

一、长篇小说

  庆:《唇典》, 作家出版社20177

  敏:《奔月》,人民文学出版社201710

  翎:《劳燕》,人民文学出版社20177

石一枫:《心灵外史》,《收获》2017年第3

  迁:《锦瑟》,《收获》2017年长篇专号(秋卷)

 

二、中篇小说

1、王安忆:《向西,向西,向南》,《钟山》2017年第1

2、陈  仓:《摩擦取火》,《芒种》2017年第9

3、孙  频:《松林夜宴图》,《收获》2017年第4

4、刘建东:《丹麦奶糖》,《人民文学》20171

5、徐贵祥:《鲜花岭上鲜花开》,《人民文学》2017年第8

6、胡  迁:《大裂》,《西湖》2017年第6

7、东  紫:《芝麻花开》,《人民文学》20175

8、张学东:《蛇吻》,《十月》2017年第6

9、张悦然:《大乔小乔》,《收获》2017年第2

10、曾晓文:《金尘》,《江南》2017年第4

 

三、短篇小说

1、叶兆言:《滞留于屋檐的雨滴》,《江南》2017年第3

2、毕飞宇:《两瓶酒》,《人民文学》2017年第11

3、钟求是:《街上的耳朵》,《收获》2017年第3

4、万玛才旦:《气球》,《花城》2017年第1

5、李延青:《匠人》,《当代》2017年第2

6、朱  辉:《七层宝塔》,《钟山》2017年第4

7、南  翔:《檀香插》,《芙蓉》2017年第2

8、贝西西:《谁是李俏》,《雨花》2017年第11

9、赵红都:《英式下午茶》,《莽原》2017年第2

10、叶  舟:《兄弟我》,《十月》2017年第4

 

气 球(节选)

万玛才旦

 

卓嘎和尼姑妹妹香曲卓玛坐在炕上聊天时,香曲卓玛无意间在枕头底下发现了卓嘎从卫生所要来的那个安全套。

香曲卓玛拿起那个东西看了看问:“这是什么?”

卓嘎从香曲卓玛手里抢过那个东西,笑着说:“给我,快把那个东西给我。”

香曲卓玛看着卓嘎手里的那个东西,一脸好奇,问:“快说啊,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卓嘎暧昧地笑,不说话。

香曲卓玛又问:“快告诉我,那是个什么东西?”

卓嘎这才凑过身子对着香曲卓玛的耳朵嘀咕了几句。香曲卓玛立即从姐姐身边逃开,显出很害羞的样子,嘴里发出“呸呸”的声音,不敢在姐姐面前抬起头来。

卓嘎就赶紧把那个东西给塞到枕头底下了。

香曲卓玛还是不解地看着那个地方,卓嘎起身出了屋子。

 

 

江洋回来之后,就和香曲卓玛去村里挨家挨户地化缘。村民都力所能及地捐一些钱和物,还说修建寺院大殿时一定去帮忙。香曲卓玛似乎有些意外地对江洋说:“没想到村民们还是那样热情,没太大变化。”

他俩回到家时,江洋看见父亲和爷爷在羊圈里忙乎着,就过去帮忙了。待香曲卓玛进屋之后,达杰就把那只新疆种羊牵到了羊圈里。羊圈里的羊们显得有些不安,受了惊吓的样子。新疆种羊看见羊圈里的母羊们骚动不安起来。一些胆子大的母羊也主动过来谨慎地闻一闻新疆种羊身上的气味,又马上不安地离开了。

新疆种羊又盯着那只拴在羊圈边上的被喂养起来准备卖掉的母羊看,还发出“咩咩”的叫声。那只母羊有点惊慌,不敢看新疆种羊。

这时,达杰拉住新疆种羊笑着说:“这是个不中用的家伙,这个就不用你费力了,等会你好好发挥了就行了。”

老人也呵呵地笑着,看着新疆种羊。

江洋看了看那只拴着的母羊,又看看急不可耐的新疆种羊,又看了看父亲和爷爷的样子,脸上也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

达杰看着老父亲说:“阿爸,现在放开它吗?”

老人说:“再等一会儿吧。”

他们就又等了一会儿。新疆种羊显得更加骚动不安。它看上去急于想挣脱拴住它的绳子,冲到羊群里。

老人终于解下围着种羊下体的那块红布,拿在手上看了看。那块红布脏兮兮的,沾满了种羊自己的精液。之后,老人就说:“放开它吧。”

达杰放开了新疆种羊。

新疆种羊一下子挣脱达杰手里的绳子,万般饥渴地冲向羊群。

达杰和老人,还有江洋怔怔地看着冲进羊群的新疆种羊。他们看见新疆种羊跟在几只母羊后面,闻着它们的屁股。最后,新疆种羊跟定了一只母羊,追逐着那只母羊。新疆种羊在羊圈里把那只母羊追来追去的,有几次准备把前腿搭在母羊的身上,都没有成功。最后,新疆种羊终于把前腿搭在了母羊的身上,做出攻击的样子。

三个男人张大了嘴巴,一开始脸上的表情很严肃,慢慢露出了笑容。

屋里两个小孩子正趴在窗户边上,透过窗户的格子看外面羊圈里种羊配种。

过了一会儿,三弟说:“看,哥哥你看,新疆种羊趴到那只母羊身上了。”

卓嘎和香曲卓玛这时正在做饭,听到孩子说话,就走过去看了一眼说:“过来,小孩子不许看这个。”

两个孩子还是赖着不动。

卓嘎揪着两个孩子的耳朵,把他俩拉到锅台边上,让他俩帮着烧柴禾。

烧了一会儿,二弟问:“阿妈,阿爸他们把那只新疆种羊放到咱们家的羊群里是干什么呀?”

卓嘎看着香曲卓玛笑了笑说:“小孩子不许知道这个。”

说完,尼姑妹妹也笑了起来。

连续配了两三次之后,新疆种羊身上那种蠢蠢欲动的劲儿几乎没有了,它只是站在离母羊们较远的地方,显出疲惫的样子。偶尔跟在几只母羊后面闻一闻,很显然也没有那么高的兴致了。偶尔几只母羊还主动过来闻一闻新疆种羊,用头蹭一蹭它,它也不怎么理它们。

趴在窗台后面的两个孩子也看着外面说:“新疆种羊现在看上去好像很累很累的样子,也没有什么精神啊。”

卓嘎过来揪着他俩的耳朵说:“去,你俩去炕上玩。”

两个孩子就乖乖地去炕上了。在炕上玩时,二弟无意间在枕头底下发现了那个安全套。二弟惊喜地碰了一下三弟,偷偷给他看。三弟看了一眼那东西,又看了一眼在锅台边上忙乎的卓嘎和香曲卓玛。

卓嘎看着他俩的样子问:“你俩又在搞什么鬼啊?”

他俩说了声“没什么”,互相使了个眼色,赶紧把那个东西塞进裤兜里,起身从炕上下来了。

卓嘎盯着他俩问:“你俩去哪里?”

两个孩子几乎异口同声地说:“我俩出去玩。”

两个小孩出去时,看见父亲达杰走过去捉住了新疆种羊。之后,他让江洋捉住了一只母羊。母羊显得惊惶失措。达杰把新疆种羊往那只母羊旁边拉,老人也过来帮忙。新疆种羊有点抗拒,但最后还是被拉到了那只母羊旁边。

三个男人很吃力地让新疆种羊跟那只惊惶失措的母羊交配。之后,他们放了那只母羊。母羊惊惶失措地跑进羊群里,回过头看着新疆种羊和三个男人。

达杰又让江洋去捉另一只母羊。母羊们似乎都受惊了,到处跑。江洋在羊圈里到处追那只没有捉到的母羊。

达杰有点生气,让老人牵住新疆种羊,过去帮江洋捉那只母羊。江洋轻轻地走到那只母羊后面,一伸手抓住了母羊的后腿,但自己摔了一跤,母羊一蹬腿就跑掉了。

达杰看着很生气,跑到母羊前面从前面堵住母羊,看着摔倒在地上的江洋说:“快起来,快起来捉住它!”

江洋慢吞吞地爬起来走过去伸手抓住了那只母羊的后腿。

达杰看着儿子笑,说:“抓紧了,不要让它再跑了,就剩这几个了,配完之后咱俩今天下午就得把种羊给人家送回去了,就没有机会了。”

说完过去帮江洋把母羊拉到了新疆种羊旁边。他们强迫新疆种羊跟那只母羊交配。

两个孩子还站在原地看这些。达杰突然看见了他俩,对着他俩喊:“看什么看,快去玩去!”

两个孩子就一溜烟跑了。

达杰看上去也显得有些疲惫,他看着老父亲说:“我看也差不多了,今天得把人家的种羊送回去的,说好只用两天的,咱们得说话算话,明年还得求人家呢。”

老人看了看羊群说:“也差不多了,还回去吧,明年的羊羔肯定好。”

达杰看了一眼江洋说:“你也跟我去吧,这次还得带上一只母羊呢。”

 

 

午饭之后,他俩就上路了。路上,达杰又看见两个小儿子在路边鬼鬼祟祟地说什么,就停下摩托车问:“你俩在干吗?像个贼似的。”

两个小孩其实在商量该怎么处理那个安全套,看见父亲就赶紧藏起来说:“没干什么,我俩在玩呢。”

达杰瞪了他俩一眼,说:“你俩等会早点回去,下午还得跟爷爷一起去放羊。

两个小孩赶紧说:“呀呀。”

达杰加了油门,看了一眼在后座上和母羊绑在一起的江洋说:“抓牢啊,不要掉下来了。”

新疆种羊被夹在车把和达杰的肚皮之间,看上去很难受,但是它却一动也不动,似乎很舒服,也许是太累了吧。

两个孩子看着他们滑稽的样子就笑了,然后问:“阿爸,你这次去县城吗?”

达杰想也没想就说:“不去不去,我俩去还人家的种羊呢,哪有时间去?”

三弟很认真地说:“万一去了不要忘了给我俩买真正的气球啊。”

达杰没理他俩,一溜烟跑开了。

待摩托车的声音完全消失之后,二弟从裤兜里掏出安全套说:“这个怎么办?”

三弟想了想说:“那天咱俩玩拿这个做的气球的时候,多杰那家伙不是很羡慕吗?他当时想拿他的哨子换,咱俩去找他,看看他还想不想换吧。”

二弟马上说:“好,这个主意好,咱俩去找他。”

两个孩子到了多杰家门口,看见他们家的大门敞开着,就对着大门喊:“多杰,多杰。”

门口的狗突然站起来把铁链拉得哗哗响,“汪汪”地叫了起来。

二弟看见狗有点胆怯,说:“这狗不会挣断铁链冲过来吧?”

三弟说:“要是跑过来,咱俩也跑。”

二弟看了一眼三弟说:“要是追上了,你还跑得过狗吗?”

三弟说:“别管那么多了,把多杰喊出来,换了东西就走。”

之后,他“多杰,多杰”地叫了起来。

不一会从大门里出来一个跟他俩差不多的男孩,问:“你俩找我干什么?”

二弟直接问:“你那个哨子还有吗?”

男孩从兜里拿出哨子,吹了吹,说:“怎么了?”

二弟说:“你那天不是想拿哨子跟我们的气球换吗?”

男孩问:“你们的气球呢?”

二弟从兜里拿出那个安全套说:“在这儿呢。”

男孩走过来仔细看了看安全套,说:“这是什么呀?这怎么是气球啊?”

三弟说:“把它吹起来就是气球了。”

男孩说:“那你吹给我看。”

三弟就撕开包装,对着嘴吹了起来。

越吹越大,开始有了气球的样子,怪模怪样的。

男孩笑了,说:“呵呵,还真是个气球啊!”

两个孩子得意地笑,然后看着多杰问:“换不换?”

男孩不假思索地说:“换。”然后把哨子给了他俩。

两个孩子也把“气球”给了多杰,说:“不许后悔啊!”

男孩说了声“好”之后,就举着“气球”跑进家里去了。

两个孩子也说了声“快走”,就吹着哨子沿着来时的土路跑起来了。

达杰的朋友很满意达杰作为回报送给他的那只母羊。达杰也极力地赞美朋友借给他的新疆种羊如何威猛,如何厉害。朋友惬意地享用着达杰的那些赤裸裸的、很直接的赞美,好像赞美的对象不是新疆种羊而是他自己。

之后,他俩喝了很多酒。喝得微醉时,达杰的手机响了。达杰让儿子江洋接电话。

江洋接了电话之后,眼睛直愣愣地看着父亲达杰的脸,说不出话来。

达杰随口问:“怎么了?”

江洋开始紧张地喘气,还是说不出话来。

达杰的朋友看着江洋的样子,也盯着他看。

达杰推了一把江洋,问:“到底怎么了?”

江洋这才结结巴巴地说:“爷爷没了,下午放羊时从山上摔下来死了。”

达杰的酒似乎一下子醒了,问:“什么?”

江洋说:“爷爷死了。”

 

 

达杰和江洋赶到家里时已是黄昏时分,几个喇嘛在为亡人念经做法事,村里的一些亲戚朋友在念六字真言,气氛很悲凉。达杰似乎不太相信这突如其来发生的事,脸上一副莫名的表情,也不跟任何人打招呼,就直接跑进了父亲的卧室。卧室里有点昏暗,炕上的一个方桌上点着一盏酥油灯,酥油灯也快灭了。达杰坐在炕沿上,看着那盏快要灭了的酥油灯,流出了眼泪。

办完丧事,达杰和江洋就去了寺院。

达杰给活佛献上了丰厚的供养之后,请求活佛超度父亲的亡灵。活佛闭上眼睛,念了一些经文之后,睁开眼睛说现在你们可以回去了。

达杰似乎有话要说,犹豫了一下之后,终于开口问活佛:“仁波切,我父亲的灵魂会转世到什么地方?”

活佛看着他问:“你阿爸是属什么的?”

达杰说:“属马。”

活佛又闭上了眼睛,还不时拨动手里的念珠。达杰和江洋就蹲在那里静静地看活佛脸上表情的变化。

过了一会儿,活佛突然睁开眼睛说:“老人会再次投胎转世到你们家里。”

达杰一脸不解的样子。

活佛又补充似的说:“时间是今年。”

达杰的脸上更加地不解了。

活佛在一张纸条上写上一些经文的名字,笑着说:“回去找个僧人念念这些经文吧,老人很快就回来了。”

达杰的脸上是更加疑惑不解的样子,想问什么又终于没有说出口。

晚上,达杰把活佛说的话告诉了卓嘎。

卓嘎说:“不可能,三个孩子还这么小,家里又没有其他女人,这怎么可能呢?”

达杰说:“我也这么想,可是活佛就是那样说的啊。”

卓嘎说:“你当时没把家里的情况告诉活佛吗?”

达杰说:“我怎么说?难道我对活佛说你说的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发生吗?”

卓嘎没再说什么。

第二天一早,达杰就去还做法事时从别人家里借的一些东西。回来看见老婆卓嘎坐在门口若有所思的样子,就问:“你在想什么?”

卓嘎看了一眼达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达杰又问:“你怎么了?”

卓嘎磨蹭了一会儿,最后说:“给你说个事。”

达杰问:“什么事?”

卓嘎说:“这个月我没来。”

达杰问:“什么?”

卓嘎说:“我是说这个月我没来月经。”

达杰问:“这是什么意思?”

卓嘎说:“我要去医院看看。”

 

 

到了卫生所,索南扎西看见卓嘎进来,就笑着对周措说:“我出去抽根烟。”

周措也笑了,让卓嘎坐。

卓嘎的表情有点怪怪的,看着周措动了一下嘴巴。

周措就问:“你怎么了?是不是又来要那个东西了?那东西还没到呢。”

卓嘎说:“我不要那个东西?”

周措问:“哪你来干什么?”

卓嘎说:“我这个月没来。”

周措收起脸上的笑,说:“不会吧?”

卓嘎说:“真的。”

周措说:“那就查一下,查一下就知道了。”

周措给了卓嘎一个试纸条,说:“你自己去弄一下,知道怎么用吧?”

卓嘎说:“不知道。”

周措就把使用方法告诉了她。

卓嘎从卫生间出来后,把试纸条递给周措大夫看。周措看了一眼就说:“你怀孕了。”

卓嘎不说话了,在想着什么。

周措问:“现在怎么办?”

卓嘎开口说:“我不知道。”

周措说:“这有什么不知道的?赶紧拿掉吧,越早做就越少痛苦,今天就做掉吧。”

卓嘎又不说话了。

周措开导她说:“你已经有三个孩子了,再生一个干吗?咱们藏族妇女又不是天生就为了给男人生孩子才来到这个世上的。以前,一个女的生五六个、七八个孩子,那么辛辛苦苦的,干吗呀!你看我现在就一个孩子,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除了自己轻松,拿到补贴,孩子还能受到好的教育。”

卓嘎还是不说话。

周措说:“你倒是说话呀!”

卓嘎担心地:“我得回去问问达杰。”

……

 

【选自《花城》2017年第1期】

 

万玛才旦简介

万玛才旦,藏族,电影导演,编剧,作家。已出版藏文小说集《诱惑》《城市生活》等,中文小说集《嘛呢石,静静地敲》《塔洛》等。作品被译介到国外,获多种文学奖项。

电影代表作有《静静的嘛呢石》《老狗》《塔洛》。获第25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处女作奖、第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最佳导演奖、第52届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奖、第16届东京FILMeX最佳影片奖等三十多项国内外大奖。

 

延伸阅读

万玛才旦新片剧本《气球》获得香港亚洲电影投资会大奖


第十届香港亚洲电影投资会(HAF)公布2012年各大奖项名单,万玛才旦新片剧本《气球》获得“香港亚洲电影投资会大奖”海外区大奖,“香资会大奖”香港区的得主为曾国祥及尹志文的《麦乐伦事件》,这两部电影分别获得港币$150,000现金奖(约美元$19,230)。其他奖项也一一公布。

香港亚洲电影投资会(HAF)是亚洲区内最重要的电影融资平台,每年选出约30个全新电影计划,并邀请导演和制作人于为期三日的投资会上,与超过1000名来自最少35个国家及地区的投资者、制片人、银行家、发行商和买家进行商务洽谈,开拓合作领域。今年收到的200多份申请来自45个国家和地区,最后入选的除了亚洲外还有澳大利亚、捷克、亚美尼亚等国的32个电影计划。

曾参与的导演包括来自中国的贾樟柯、姜文及宁浩;香港的陈可辛、关锦鹏、许鞍华、陈果及彭浩翔;台湾的蔡明亮、魏德圣及戴立忍;日本的是枝裕和、黑泽清及岩井俊二;韩国的朴赞郁、金知云、奉俊昊及林常树;以及来自泰国的吕翼谋、朗斯尼美毕达及彭力云旦拿域安等。

香港国际电影节协会总监高思雅先生表示:“参与HAF的人数逐年稳步上升,令HAF成为各地电影投资者、制片人及发行商一个重要的交流平台。HAF成功为一众具有前瞻视野及专注电影发展的人士建立桥梁,贡献亚洲电影工业,实现不同的电影计划,为亚洲及全世界的观众带来无穷无尽的精彩娱乐,以至文化体验。

据万玛才旦介绍,新片《气球》讲述的是灵魂和现实之间的关系,该剧本已获得韩国釜山国际电影节“ACF”剧本发展基金。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4-26 21:05 , Processed in 0.398331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