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胡沛萍∣扎西才让诗歌点评

热度 1已有 1025 次阅读2017-12-22 15:49 |个人分类:扎西才让文学评论|系统分类:文学| 胡沛萍, 扎西才让, 诗歌评论


扎西才让的诗歌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但其诗歌的优长之处,并不在于对地域特色的呈现上。扎西才让的诗歌具有强烈的画面感,语言方面具有典雅含蓄的审美特征。在对独特的艺术风格的追求中,扎西才让通过诗歌表达了自己对生活的深切体验和生命存在的深刻感悟,这使他的诗歌蕴含了深厚的审美意蕴。

 

【引言】在中国当代诗歌创作领域,藏族诗人始终是一群有着非常鲜明的艺术个性的创作群体。从老一辈诗人饶阶巴桑、伊丹才让、格桑多杰、丹真贡布、端智嘉等,到列美平措、才旺瑙乳、吾金多吉、班果、旺秀才丹、完玛央金、单增曲措、东主才让等中青年诗人,他们的诗歌创作都始终呈现出一定的地域特色和民族文化意蕴。这种地域文化特色,使得他们的诗歌拥有了独特鲜明的审美个性和美学价值。一直以来,当代藏族诗歌深受广大诗歌爱好者的青睐和赞誉,原因大概于此。扎西才让是20世纪90年代起逐渐活跃于中国诗歌创作领域的藏族诗人,与上述藏族诗人一样,他的诗歌也带有较为鲜明的地域文化色彩。在这一点上,他与他的诗歌前辈和同时代的同辈诗人们有着相同的诗歌审美倾向。当然,这一点仅仅只是从宏观层面来说的。事实上,上述每一位诗人都有着区别于他人的艺术个性和审美追求,他们也确实表现出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扎西才让就是这样一位有着自己独特的审美追求和艺术风格的诗人。

 

 

美人鱼来到大夏河畔/扎西才让

 

窗外南山上的森林,

黑铁般的色彩是那么凝重。

而皎洁的月光,

在夜色中显得格外单薄。

 

洮河里的美人鱼逆流而上,

在这大夏河畔,晾晒着

她的细密的鳞片。她本身

就是个奇异的梦幻世界。

 

在桑多镇的浅睡中,

我总是被她的歌声惊醒。

待我推窗倾听,她却销声匿形,

回到了她的鱼世。 

 

 

点评/胡沛萍

 

扎西才让诗歌中常常出现意境优美、内涵深厚的“诗画”,但他并没有刻意追求这方面的艺术意向,在他的诗歌中,“诗画”其实仅仅只是一种过渡性的内容,由于此,他诗歌中构建的画面在诗歌位置的编排上,就具有了一些特别之处。具体而言就是,一方面,他的诗歌并不刻意去构建画面,诗歌中出现画面感强烈的景象,是为表达更为重要的题旨做铺垫;另一方面,他诗歌中的画面并不占据整首诗歌,仅仅只是整首诗歌的一个构成部分而已。前面所举的两个例子,均出现在诗歌的开头部分,之后的内容并不构成鲜明的图画,而是关涉到其他方面的内容。由此可以看出,扎西才让诗歌中意境优美深邃的画面,也只不过是他表达更为重要的题旨的一种“工具”或“桥梁”而已。正因为此,我们看到扎西才让的诗歌在构建起一幅画面后,总会围绕这幅画面展开另一种表达。或抒情、或感慨、或思索。当然,所有这些表达都与诗歌中的画面有关,或者说都是顺着诗歌中的画面提供的内容所做的内涵上的补充或升华。

 

我们不妨就他的短诗《美人鱼来到大夏河畔》做些分析。

 

很明显,这首诗歌的核心题旨并不在于表现第一小节所描绘的“月夜下的南山森林”这幅图画所呈现出的幽静、肃穆的景象和气氛,而是后两个小节中诗人通过梦境所要表达的对奇异世界的想象与渴望。但就三个小节所形成的艺术逻辑来看,第一小节所营造的“月夜下的南山森林”这幅图画又是必不可少的。因为,诗人的梦境的产生有赖于一种安静、肃穆的环境与气氛,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与气氛中,那美丽迷人的美人鱼才会逆流而上,然后在河畔现身并亮出自己漂亮的身段,才会唱出婉转悠扬的歌声,才会让似睡似醒的诗人感受到那美妙奇异的情景。由此看来,第一小节所营造的那幅图画,是为后面诗人夜晚睡梦中产生的奇妙幻境做铺垫的。如果没有第一小节营造的那幅图画,也是可以直接去写梦境的,但意味就会大大缩减。有此种审美取向的诗歌,在扎西才让的诗集《大夏河畔》的前三个小辑——《大夏河》、《桑多山》、《桑多镇》中比较多见。这大致可以算作是扎西才让目前已经形成的一种写作模式。这种模式能够显现扎西才让的诗美风格。当然,如果这种模式趋于固定化,也可能对诗歌的多样化和灵活性造成伤害。

 

 

桑多人/扎西才让

 

神的法力无边,一脚踩出盆地,一拇指摁出山峦。

让猛虎卧成高高的石山,让天上的水落在地面,

成为汹涌澎湃的大夏河。

 

这里农民,在山坳里藏起几座寺院,在沟口拉起经幡,

让风念经,让水念经,让光念经,从正月到腊月,

春夏秋冬,就是四座金碧辉煌的经堂。

 

有佛光慢慢消失又突然出现,有大德参悟着经卷,

有法号在空谷中回响。几个香客走入木楼,

睡在牛羊粪烧热的土炕上。

 

黑脸男人刚刚牧羊回来,他抱紧了白脸女人。

草地上,搭建起休闲的帐房。有人懂得花语,

悄然来去,虚掩着门窗。

 

晚饭之后,人们还是喜欢走在月下,看月光照亮

桑多山顶的积雪,看西风吹拂千倾森林,

吹拂着祖先们曾经熟睡过的村庄。

 

 

点评/胡沛萍

 

扎西才让的诗歌语言清新、明晰、典雅、洁净,除此之外,他还特别在意诗歌语言的言外之意,尽可能地让诗歌语言发挥“言已尽而已无穷”的审美功能。用通俗的话说就是含蓄或意味深长。他的不少诗歌,在表面的文字之外,可以衍生出丰富的审美韵味,给人的审美想象留有巨大的空间。这表现出他对诗歌语言字面之下的丰富意味的自觉追求,同时还表现出他对诗歌语言的着力推敲,有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味道。《桑多人》可以说是这方面的一首很有代表性的诗歌。

 

初读这首诗歌,感觉似乎并无什么奇妙之处,平淡寡味。但仔细琢磨,就会发现诗人在诗歌语言方面其实是别具匠心的。从内容看,诗歌描绘的是自然景观和人们的一些日常生活习惯和行为。这些景观和习惯、行为对于诗人来说,自然是司空见惯的现象。如何让自己熟悉的现象经过诗歌语言升华为韵味丰厚的审美对象,对诗人来说是一种严峻的考验。扎西才让对此表现出了在诗歌语言操持上的独出心裁。他尽可能地让诗歌语言发挥最大限度的审美功能,从而为诗歌增添丰厚的审美意蕴。就这首诗歌而言,扎西才让比较巧妙地利用了拟人和比喻的修辞手法,赋予了诗歌语言巨大的艺术表现力。

 

上面引述的诗句中,几个词语的妙用,使这首诗歌饱含了巨大的艺术想象的空间,让诗歌意蕴显得饱满丰硕。如“神用脚踩出盆地”中的“踩”,“拇指摁出山峦”中的“摁”,“让猛虎卧成高高的石山”中的“卧”等。单就这些动词的使用,已经显得很有诗意了,但更有诗意的审美韵味还在于动词所蕴含的那些能够激发人的艺术想象力的功能。“踩”用拟人的手法,以具有动态感的词语表现盆地形成的过程,这本身已经为读者提供了一个充满动感的想象空间——读者可以想象盆地是如何在神的旨意下形成的。但“用脚踩出”还包含另一层意味。也许我们换个说法,就更能够清晰地体味到潜藏在字面之下的另一种韵味。“一脚踩出盆地”,可以变换为,神用脚“踩出了像脚一样的盆地”。如此一来,我们的艺术想象里产生的就不仅仅是盆地形成的动态过程,还有盆地的形状和体态。这样,从这句话中,我们就可以从不同侧面领略诗歌中所描绘的盆地的风貌样态。同样的道理,“一拇指摁出山峦、“让猛虎卧成高高的石山”,可以理解为“摁出了像拇指一样的山峦”,“卧成了像猛虎一样的石山”,动静结合,逼真形象。于是,出现在读者想象中的就不仅仅只是简单的某个动作了,而是一幅幅既充满动感,又形象生动的自然景象和物体形态。至于后面所引诗句中的用词,也诗意盎然,比如“藏”、“拉”、“让风念经”等,都能够让读者联想翩然。

 

 

面前的时间/扎西才让

 

我不说话,也不思考问题

我徒步行走,世界静静的。

 

但风在吹,树叶沙沙作响,春天刚刚开始。

 

亡灵们从大梦里苏醒过来,

我能感受到他们的骚动,像种子在暗处使劲。

 

我谛听着,听到它们的私语仿佛草在发芽。

它们的爱仿佛地气渗透出土皮。

 

我终于停止行走,驻留于河岸。

我仍不说话,渐渐趋向痴呆。

面前的时间,哗哗地,川流不息。

 

 

点评/胡沛萍

 

这是一首关于时间的诗歌。对它的题旨的理解,可以多样化的。感叹时间的流逝,警示时间的珍贵,抑或在时间的长河里缅怀祖辈生命的足迹等。但在我的阅读感受中,这首诗歌吸引人的并不是这些看上去非常老套的旨意,而是诗歌中那些经过诗人着意组合排列之后显现出新意的语言。比如,“亡灵们从大梦中苏醒过来”,“像种子在暗处使劲”,“私语仿佛草在发芽”,“爱仿佛地气渗出土皮”等,都是令人耳目一新、眼前一亮的尖新表达。不但新颖而且非常传神。在正常的认识思维中,“亡灵们”不可能做梦,人是感受不到“种子在暗中使劲”的,私语不能发芽,爱不能成为地气。但在诗歌世界中,诗人却完全可以挣脱现实逻辑的束缚,自由发挥艺术想象。《面前的时间》中的一些表达,正是利用超乎现实逻辑的艺术想象,把平日里司空见惯的词语进行了“张冠李戴”式地排列组合,既冲击读者惯常的思维逻辑,又能激发人的审美想象,从而使得诗歌富有了浓郁的诗意。如果没有这些新颖、生动的词语组合,这首诗会流于平庸。

 

在这首诗中,还有一个词语的运用也值得关注。这个词语就是结尾诗句中的“哗哗地”。“面前的时间,哗哗地,川流不息”这种说法,从比喻修辞的层面看,显然是一种非常老套的表达方式。“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是这种表达的最早形式,其最直白的说法是:时间像水一样流走了。但这句诗中“哗哗地”这一象声词,却使得这种表达顿生新意,且与诗歌的整体基调和题旨非常吻合。“哗哗地”很明确地表现出了流水的动态过程,其实表达的是诗人对时间流逝的切肤之感——诗人痛彻地听到了时间流逝的声音。因此,“哗哗地”不但形象地赋予了抽象的时间以动感,也非常形象生动地表现出了诗人面对时间流逝时的那种无奈、痛心之感。如果再考虑到诗歌的整体基调和题旨,就会发现这个象声词的运用其实很是绝妙。面对时间的流逝,诗人的态度和表现是“无话可说”,甚至“趋于痴呆”,但“流水无情”,仍然“哗哗地”流走,像是故意在人面前炫耀自己的威力一样。如此一来,形成了巨大的审美张力,从而衬托出诗人面对时间流逝的无奈之举和伤感之情。如此看来,一个普普通通的象声词,却具有了“点石成金”的艺术表达效果。而这正是扎西才让诗歌语言的艺术追求之所在。

 

 

大夏河畔的蒲公英/扎西才让

 

大夏河畔的蒲公英,要比别处开得更迟些,

黄色的艳艳的弱弱的花,

在人们离开小镇去远方打工之际,

就在河的两岸密密麻麻地盛开了。

 

其时已是阴历四月上旬,

大夏河流向远方,蒲公英也开向远方。

这总使人想起远嫁的女人,离开的儿女,

甚至久远的母族,或飘零的族人。

 

多年来,我看见它们热烈地开了花,

又在初秋时节携着数不清的种子飞向远方,

只留下枯枝败叶,和精尽力竭的

根,还坚守在生命开始的地方。

 

 

点评/胡沛萍

 

诗歌表达的是对故乡土地的眷恋,对平凡人生活状态的关切,但诗人并没有直抒胸臆,用直白的方式把这些东西毫无遮掩地呈现出来,而是自始至终以轻缓舒曼的节奏和精细巧妙的比喻来完成的。蒲公英在这里至少蕴含着两层意蕴,分别来自它的两个不同构成部分。一个是它的花叶,另一个是它的根系。这两个部分分别对应着现实生活中人们的两种生活状态和情感意念,一是别离漂泊,一是眷恋思念。诗歌一方面用蒲公英花随风飘向远方来喻指人们因各种缘由不得不远离家乡故土;一方面用蒲公英的根系始终扎住在原来的土壤,来喻指人们在精神、情感上对家乡故土的眷恋与思念。这首诗用蒲公英这一植物的花和根系来作比,表现现实生活中人们的某种生活状态,已经显示出了别有韵味的诗意。但它的妙处还不在于此,而在于“多年来……”这行看上去似乎平淡无奇的诗句,其实包含着丰富蕴味的诗句,尤其是“多年来”这三个通俗简明的字眼,具有画龙点睛、尺幅千里的表现作用。它道出了生活在大夏河畔的人们长久不变的生活情状。这种生活情状中蕴含着时间流逝、岁月恒常的沧桑感。蒲公英年年开花,花儿年年随风飘向远方;大夏河畔的人们年年离开家乡,年年在颠沛流离中思念故乡。周而复始,循环往复,这是对生命存在直达底部的本真揭示。其撼人心魄的艺术力量是不言而喻的。

 

类似的诗歌,在扎西才让的笔下还有很多,无论是对大夏河的描绘,还是对桑多山的勾画;不管人是对桑多镇的描述,还是对桑多人、桑多魂的感怀、冥思,都寄予了作者对人事命运的思考与探究。

 

扎西才让的诗歌创作追求的正是这样一种艺术魅力。当然,他的诗歌并不是每一首都具有如此强劲的艺术冲击力,有些作品也很是一般。但扎西才让的诗歌在这方面表现出的审美意向,却为他的带有地域色彩的写作增添了更为丰富多元的艺术品质。

 

【结语】扎西才让的创作始终在努力超越地域空间所设定的“先天”局限,在这个层面上来说,他的诗歌已经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地域写作。如果把他的诗歌与那些看上去具有强烈地域特色和民族文化特色的作品相比较,两者的区别是非常显著的。文学创作中强调和利用地域特色本身并没有问题,但仅仅把视野限定在所谓的地域特色上,显然是很不明智的一种创作路数。一个作家如果在创作中刻意表现所谓的地域特色,要么是视野狭窄、固执己见;要么就是投机取巧、哗众取宠。我们常常批评一些文学创作带有猎奇炫新的企图。这种企图往往是与强调地域特色密切相关的。有些创作者其实就是打着地域特色和民族特色的幌子在从事一种带有猎奇动机的文学创作。相比之下,扎西才让的诗歌创作让我们看到的是一种开阔的文学视野和真切的人文情怀。

 

(原载《兰州文理学院学报》2017年第6期)

 

 

【评论家简介】胡沛萍,1973年生,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学会理事、四川师范大学“大西南文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现代当代文学与当代藏族文学。现供职于西藏民族大学文学院。在各类学术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60多篇,出版学术著作《迷乱的星空——中国当代文学片论》《边地歌吟:阿来与扎西达娃的文学世界》《狂欢化写作:莫言小说的艺术特征与叛逆精神》《多元文化视野中的当代藏族汉语文学》《当代藏族女性汉语文学史论》等6部。曾获第五届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三等奖、《当代文坛》杂志优秀论文奖、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研究优秀成果奖、第九届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二等奖。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8-3-3 10:16
欣赏,收藏,赞。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10-19 15:51 , Processed in 0.301398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