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兰州文理学院学报》推出扎西才让诗歌评论小辑

热度 1已有 915 次阅读2017-12-18 09:58 |个人分类:扎西才让文学评论|系统分类:文学| 扎西才让, 大夏河畔


日前,《兰州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6期“甘肃作家作品研究”栏目推出藏族诗人、《格桑花》编辑扎西才让的诗歌评论小辑。小辑集中刊发了评论家、西藏民族大学教授胡沛萍撰写的《胡沛萍:大夏河与桑多山的诗魂——论扎西才让的诗歌创作》,评论家、甘肃民族师范学院副教授安少龙撰写的《大夏河畔:有一个世界叫桑多——扎西才让诗集《大夏河畔》的“地域性”意义》,评论家、魏春春撰写的《伫立在桑多河畔的沉默守望者——甘南诗人扎西才让诗论》,评论家、甘南藏族自治州畜牧学校教师、西北师大在读博士生朱永明撰写的《当代少数民族汉语诗歌创作中的一盏明灯——论扎西才让诗集<大夏河畔>中的文化内涵》等四篇评论。

 

 

《兰州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6期目录

 

西北地方文化研究(主持人:马晖  教授)

易君左的《西北壮游》  张向东/1

新世纪西部长篇小说的价值构建   李小红/10

 

甘肃作家作品研究(主持人:严英秀  教授)

主持人语  严英秀/16

伫立在桑多河畔的沉默守望者

——甘南诗人扎西才让诗论  魏春春/17

大夏河与桑多山的诗魂

——论扎西才让的诗歌创作  胡沛萍/23

大夏河畔:有一个世界叫桑多

——扎西才让诗集《大夏河畔》的“地域性”意义  安少龙/29

当代少数民族汉语诗歌创作中的一盏明灯

——论扎西才让诗集《大夏河畔》的文化内涵  朱永明/36

 

社会学研究

“全面二孩”政策下职业女性工作退缩行为的影响路径及应对策略  付春香  王晓晓/41

冯友兰“天地境界说”对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启示  师雪阳  马成良/47

社会性别平等视觉下的妇女权益保障  文潇雅/53

 

经济与管理学研究

甘肃省精准扶贫攻坚行动综合绩效动态评价  薛君  樊正德/58

陇南市乡村旅游发展的SWOT分析及战略选择  庞卫花/64

 

文学研究

西藏当代文学评论的发展概况(一)  普布昌居/69

民族民间文学的传承与变异

——布依族《重燃的故事》与汉族《牛郎织女》之比较  隆滟/74

孤独者的悲歌:《心是孤独的猎手的叙事者》  王若兰/80

颜之推小学主张及治经方法刍议  赵祥延/85

 

语言学研究

敦煌写本蒙书两种校释  王金娥/93

留住丝绸之路上的“陇”音土语,应从娃娃抓起  张黎/98

新媒体环境下新闻语言的特点  罗小品/102

《说文解字》中的“洪水记忆”(二)  张一卉/106

 

教育学研究

浅析自我表露在大学师生交往中的作用  周方  郭德鸯/111

新媒体背景下文学通识教育方法初探  周清叶/115

 

 

莫高窟涉外导游跨文化策略研究  张巧娟/120

艺术文化传承视域下的甘肃地方音乐舞蹈文献的建设与思考  尚敏/125

 

 

主持人语/严英秀

 

“甘南一带的青稞熟了,有人从远方揣着怀念回来”,多年前,年轻的扎西才让写下这样的诗句。尽管,四季雨雪对于那时的他,不过是一场场为赋新词的修辞,但我还是禁不住深深沉湎于他的喟叹:“太感伤了啊,我的青春时光像干草一样,被一车一车运走。每一车都蕴藏着隔世的月色,每一车都有黄金打就的阳光……”

 

甘南一带的青稞一茬茬地成熟着,而对一个始终如一坚持文学梦想的人来说,青春不是干草,被时光无谓地运走,它是花朵,是果实,是收获的田园摇曳着最饱满最耀眼的结晶——扎西才让,已然挥别了最初的少年忧伤,伫立在秋的深处,他的脸上是草原夜空般深邃的微笑。十余年来,作为朋友和同道,我见证了他从一个青涩的校园诗人到成为著名的“扎西才让”的全部历程。如今的他,是汉语诗坛上重要的藏族诗人,甘肃诗坛“70后”的代表诗人,频获各种大奖,入选“甘肃诗歌八骏”。他已出版多部诗集,但2016年出版的《大夏河畔》引起了更多的关注,大家认为这是他诗歌风格的集中呈现,而且也是甘南诗歌整体走向成熟的一个标志,安多藏地汉语诗歌的一个新的标高。

 

本辑几篇文章就是围绕着《大夏河畔》展开的。

 

魏春春《伫立在桑多河畔的沉默守望者——甘南诗人扎西才让诗论》全面综述了扎西才让特有的写作方式,浓厚的原乡情怀,及其诗歌表现出的深重忧思。此文对扎西才让的诗歌精神做出了深刻的把握,极有创见性地指出扎西才让彰显着甘南诗人群的写作姿态,即形塑文化甘南、想象甘南、原乡甘南的整体“对称”的希冀与实践。

 

胡沛萍是一个长期致力于当下藏族文学研究的学者,这一次,他的《大夏河与桑多山的诗魂——论扎西才让的诗歌创作》一文主要着眼于扎西才让诗歌的艺术特色,详尽地探析了扎西才让诗歌的画面感,和典雅含蓄的语言特征。他认为扎西才让的诗歌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但最突出的优长之处,并不在于对地域特色的呈现上,而是通过诗歌表达了自己对生活的深切体验和生命存在的深刻感悟,这使他的诗歌蕴含了深厚的审美意蕴。

 

安少龙《大夏河畔:有一个世界叫桑多——扎西才让诗集<大夏河畔>的“地域性”意义》一文则紧扣“地域性”,以“地域性与超地域性:本土文化的自觉与提升;神圣与世俗:‘桑多’之内天然浑圆的大千世界;‘河’与‘山’:时空意象承载的历史与生活;‘人’与‘镇’:宁静的岁月与激荡的灵魂;‘桑多’与‘远方’:无从抵达的故乡与无处安放的乡愁;赋形与造型:画面上的历史与场景中的故事” 这样六个部分,层层深入、严丝合缝地论证了《大夏河畔》既是一个深植于本土文化的地域性诗歌文本,又对地域元素进行了个性化的重构与再造,是地域诗人在本土文化内部突破与超越“地域性”局限的一个成功个例。

 

朱永明《当代少数民族汉语诗歌创作中的一盏明灯——论扎西才让诗集<大夏河畔>的文化内涵》同样基于文学地理学的理论观念,指出《大夏河畔》不仅体现了中国诗歌“抒情言志”的古典本位,还呈现了游牧文明与农耕文明、江河文明与高山文明、传统文明与现代文明的多元文化交汇,具有极强的民族特色和时代风味。

 

扎西才让说过,“渺若轻烟兮,是昨日的修行。”是的,对于一个永远在路上的诗人,更重要的不是过去的斐然成绩,而是对明天的期待。让我们期待属于扎西才让的下一个丰收季。

 

方家观点

 

胡沛萍(西藏民族大学文学院教授):

 

在中国当代诗歌创作领域,藏族诗人始终是一群有着非常鲜明的艺术个性的创作群体。从老一辈诗人饶阶巴桑、伊丹才让、格桑多杰、丹真贡布、端智嘉等,到列美平措、才旺瑙乳、吾金多吉、班果、旺秀才丹、完玛央金、单增曲措、东主才让等中青年诗人,他们的诗歌创作都始终呈现出一定的地域特色和民族文化意蕴。这种地域文化特色,使得他们的诗歌拥有了独特鲜明的审美个性和美学价值。一直以来,当代藏族诗歌深受广大诗歌爱好者的青睐和赞誉,原因大概于此。扎西才让是20世纪90年代起逐渐活跃于中国诗歌创作领域的藏族诗人,与上述藏族诗人一样,他的诗歌也带有较为鲜明的地域文化色彩。在这一点上,他与他的诗歌前辈和同时代的同辈诗人们有着相同的诗歌审美倾向。当然,这一点仅仅只是从宏观层面来说的。事实上,上述每一位诗人都有着区别于他人的艺术个性和审美追求,他们也确实表现出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扎西才让就是这样一位有着自己独特的审美追求和艺术风格的诗人。在这方面,扎西才让诗歌文本中频繁出现的大夏河和桑多山——这块孕育着无限生机的土地,赋予了他艺术飞翔的翅膀。可以说,正是这方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激发了扎西才让的艺术智慧与诗歌灵性。

 

扎西才让的诗歌表现出的审美意向,为他的带有地域色彩的写作增添了更为丰富多元的艺术品质。事实上,他的创作始终在努力超越地域空间所设定的“先天”局限,在这个层面上来说,他的诗歌已经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地域写作。如果把他的诗歌与那些看上去具有强烈地域特色和民族文化特色的作品相比较,两者的区别是非常显著的。文学创作中强调和利用地域特色本身并没有问题,但仅仅把视野限定在所谓的地域特色上,显然是很不明智的一种创作路数。一个作家如果在创作中刻意表现所谓的地域特色,要么是视野狭窄、固执己见;要么就是投机取巧、哗众取宠。我们常常批评一些文学创作带有猎奇炫新的企图。这种企图往往是与强调地域特色密切相关的。有些创作者其实就是打着地域特色和民族特色的幌子在从事一种带有猎奇动机的文学创作。相比之下,扎西才让的诗歌创作让我们看到的是一种开阔的文学视野和真切的人文情怀。

 

魏春春(西藏民族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张清华在谈到中国近五年的诗歌创作时认为,当今时代“诗人的职责已无法成为荷尔德林和海德格尔意义上的‘拯救’,但可以尽可能地寻求一种‘对称’,以客观的映衬与诚实的对应来彰显变化的时代”,诚然,诗歌在当下不再具有振聋发聩的艺术影响力和社会号召力,而更多的是诗人们沉潜于生活中的生命体验的独白或独语,确实需要寻找各自的“对称”,但通过“客观的映衬和诚实的对应来彰显”的内容应该是多样化的具体化的独特化的,而非“变化的时代”所能简单囊括的。譬如甘南诗人群如丹真贡布、伊丹才让、完玛央金、阿信、桑子、扎西才让、敏彦文、瘦水、嘎代才让、王小忠等几代诗人,着力打造的是甘南的地域文化、地域情怀的想象性塑造和表达,侧重点在甘南,而他们所谓的甘南既是地理行政区划意义上的甘南,也是诗人情感体验世界中的带有强烈个人兴味的甘南,因此,他们所寻找并极力营造的甘南是历史的、现实的、理想的、想象的、集体的、个体的等相互杂糅、交织、共融的甘南,亦可以说他们合力打造出一个文学的甘南世界。然而,在文化甘南、想象甘南的整体“对称”中,值得关注的是诗人们个体性的“对称”,我们可以此为突破口,进入到诗人们瑰丽多姿的甘南想象世界,展现他们“对称”的类型、形态、方式及其诉求。

 

就当前甘南诗人群而言,扎西才让是最活跃的诗人之一。一方面,他二十多年来坚持诗歌创作,而且基本上是以桑多为中心营造他的诗歌世界,以带有叙事意味的诗歌呈现桑多的风土人情、日用百物,立足普通人的生活品味人生况味。另一方面,扎西才让近年来先后斩获各种类型的诗歌奖项,入选第二届甘肃“诗歌八骏”,他的创作成绩斐然,同时,他在诗歌创作中并未刻意渲染民族属性,但这不代表他没有民族情怀,只是将之沉潜为个人生命情怀的底色,作为诗歌创作的基石。因此,以扎西才让为对象,不仅彰显他的创作个性,而且以他的诗歌创作为跳板以进入甘南诗人群的内在世界,进而呈现甘南诗群的文学风貌和文化诉求。

 

安少龙(甘肃民族师范学院副教授):

 

扎西才让的诗集《大夏河畔》的出版,是2016年甘肃诗歌的一个重要收获,也是甘南诗坛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它作为安多藏地汉语诗歌的一个新的标高,不仅是扎西才让诗歌个性风格的集中呈现,而且也是甘南诗歌整体走向成熟的一个标志。

 

诗集中的作品分为“大夏河”、“桑多山”、“桑多镇”、“桑多人”、“桑多魂”五辑。每一辑中的作品在表面上看有着主题的一致性,依照体例,我们首先有理由可以把《大夏河畔》看作是一个地域性写作的诗歌文本。但是,我们同时也在具体诗篇中看到了许多超越了地域性的内容,它们与疑似“现代性”的东西纠结不清、驳杂难辨,但丰富而活跃,又使这本诗集成为仅靠“地域性”一个概念难以框定的文本。那么,就让我们走进扎西才让的诗歌文本,透过五彩斑斓的“地域”符号,与他笔下的“桑多世界”做一次诗学对话。

 

扎西才让诗歌中的“地域性”营造的是一个独特的时空,当我们按照相应的地域常识去按图索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进入了一座迷宫,在那里,所有的事物既是熟悉的,又是陌生的。我们仿佛在一个多维世界里穿梭,事物从各个角度、各个方向在向我们打招呼、和我们对话。而所有这些,和生活中的扎西才让那灿烂中藏着冷峻的微笑一样意味深长。由此,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扎西才让是一个让我们充满期待的诗人。

 

朱永明(西北师范大学现当代文学在读博士研究生):

 

大多数作家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文学世界,比如莫言的“高密东北乡”,贾平凹的“陕西黄土高原”,扎西达娃的“神秘西藏”,史铁生的遥远的清平湾等。同样,甘南籍藏族诗人扎西才让诗歌中的“大夏河畔”也成为诗人的文学世界。诗人生活在大夏河畔,大夏河哺育了他,也成就了他。

 

2010年诗集《七扇门》的出版,到今年“海子诗歌奖”的摘得,再到诗集《大夏河畔》的出版问世,这一切都印证着扎西才让全面走进了他的文学世界——大夏河。对于诗人自身而言,这种走进是自觉的,有意识的。在品读《大夏河畔》的过程中,只要略加思索,就不难发现其诗呈现了以下方面的独特性:“大夏河畔”,是对地域文化圈的人生思索;“桑多山”,既是多重文明转型下的沧桑叙事,更是从感伤到信仰与崇拜的衍变;“桑多镇”,呈现的是多元文化交汇中的“神秘地带”。

 

《大夏河畔》是藏族诗人扎西才让的汉语诗歌集,他并不是单调的抒情言志之作,他的创作源建构在文化人类学、文学人类学的理念之下,并用一定的思想体系诠释了人与神、人与自然、现代文明与传统观念的复杂关系,提示了现代社会中信仰建构的重要意义。这无疑呈现出了当代少数民族诗歌的时代特色和文学情怀,拓展了中国当代诗歌的书写场域,丰富了当下诗歌的内在特质,成为当代少数民族汉语诗歌创作中的一盏明灯。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索木东 2018-1-4 17:51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10-19 12:20 , Processed in 0.299353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