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第二届九月诗歌奖颁出

已有 228 次阅读2017-11-16 10:02 |个人分类:扎西才让诗歌选读|系统分类:文学| 潮州师范学院, 新诗研究所, 扎西才让


1111日晚,由韩山师范学院诗歌创研中心、潮州市作家协会、潮州市人才驿站主办,中国电信潮州分公司、潮州市人才驿站湘桥分站、潮州市惠潮旅游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协办的“天翼杯”第二届九月诗歌奖颁奖仪式暨“诗意韩山,文化潮州”诗歌朗诵会在韩山师范学院伟南国际会议中心举行,云南诗人冯娜获主奖,浙江诗人李郁葱、山东诗人马行、广东诗人阮雪芳、河南诗人杨泽西、甘肃诗人扎西才让获得评审奖。

 

获奖诗人简介


冯娜,1985年生于云南丽江,白族。毕业并任职于中山大学。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文学院签约作家。著有《无数灯火选中的夜》《寻鹤》等诗文集多部。参加二十九届青春诗会。首都师范大学第十二届驻校诗人。曾获华文青年诗人奖、美国Pushcart prize提名奖等奖项。


李郁葱,1971年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70后代表诗人之一。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发表诗、小说和散文,出版有诗集《此一时 彼一时》《浮世绘》等多种,获《人民文学》奖、《山花》文学奖,与潘维、韩高琦并称为“浙江诗坛三剑客”。


马行,1969年生。2001年参加诗刊社第17届青春诗会,鲁院第7届高研班学员。200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系中国国土资源部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山东省作协诗歌创作委员会委员。曾获中华宝石文学奖、老舍青年戏剧文学奖、山东省泰山文艺奖等。


杨泽西, 1992年生于河南漯河。获首届玉平诗歌新锐奖、第五届全国大学生“野草文学奖”一等奖、2016邯郸大学生诗歌节一等奖等奖项。诗歌见于《中国诗歌》《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草堂》《大观》等。著有诗集《第三面》。


扎西才让,藏族,1972年生于甘肃甘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第二届诗歌八骏之一。曾获中国红高粱诗歌奖、海子诗歌奖、三毛散文奖、甘肃省敦煌文艺奖、甘肃省黄河文学奖等奖项,著有诗集三部。

 

 

获奖诗人诗选

 

石像

【云南】冯娜

.

最难雕刻的部分已经完成

她的笑意是石头的

她的嘴唇和衣袖是石头的

她的哑默和心跳是石头的

当一个人伸出手,她的体温是石头的

她在石头里获得时间

在别人的眼光和抚触中获得生活

许多朝代后,还会获得新鲜的祷告

在她石头的眼睛里

生命和死亡是同一只鸟

日出前起飞,黄昏隐藏了脚迹

她的怜悯和遗忘是石头的

她的呼吸是石头的

她的不确定的名字是石头的

——最难雕刻的部分已经完成

 

 

田园诗

【浙江】李郁葱

 

我们压根儿就没考虑过要在此长住

尽管它是美的,像一张明信片

意外的问候,和拜访中的窗口,它

被打扰的村庄,如果向下抓住我们的山中

是远飞的鸟、苏醒的树林、穿梭的风

或者如那些不告而别的影子

我问候这陌生的山水,它是否塑造

我们灵魂中被渗漏了的形状?

 

总有那一洼浅溪带给我们惊叹

当天空走入这明亮,多少的俯视

但小的能否真成为美,闲能否成为

新腔调? 一个佝偻的人

能够吐出中气里的堂堂煌煌吗?

延迟的班车,余生里的瞌睡

我熟稔于晚睡晚起,有人却闻鸡起舞

好吧,无非从一个梦走入另一个

 

饮一抹山色,狐仙和树精

都被约束在浓荫深处,那里天雷滚滚

如果云也成精,变幻,就是变坏或好

觊觎于这造化,有人摸着了虚无

却被下午的沉重所勾引:没有了妖

遥迢需要一脚油门,但万水千山

一袭新衣撑起一只旧鬼,看见

软弱的时代里,山水的傀儡就是大师

 

向田园致敬,比如是远远飞起的斑鸠

增厚这地域的寂静,有时候,寂静就是孤独

像有些人愿意躬耕,成为一个符号

而我们情愿把自己缩小到远方

我们越小,远方越辽阔。如果万物寂寂如初

车轮滚过了小水坑,时速让积水勃起

它飞溅的激情,却惊吓了踱步的鸡鸭

这一片刻,我愿意鸡同鸭讲,好好活着

 

 

我坐在昆仑山的石头上

【山东】马行

 

整个下午

我坐在昆仑山的石头上

一动不动

那些大大小小的石头,浅浅的野草

肯定以为我是一块

新来的石头

望着一个个山峰,天上云朵,飞来的鹰

我如果一直坐下去

也许真能成为

一块石头

这多好,可南望佛国

怎奈突来的一阵大风,却把我的长发

吹动

 

 

救命的栏杆

【河南】杨泽西

 

有些人──

那表示不是全部。

甚至不是全部的大多数,而是少数。

倘若不把每个人必上的学校

和诗人自己算在内,

一千个人当中大概会有两个吧。

喜欢──

不过也有人喜欢鸡丝面汤。

有人喜欢恭维和蓝色,有人喜欢老旧围巾,

有人喜欢证明自己的论点,

有人喜欢以狗为宠物。

诗──

然而诗究竟是怎么样的东西?

针对这个问题

人们提出的不确定答案不只一个。

但是我不懂,不懂又紧抓着它不放,

彷佛抓住了救命的栏杆。

 

 

想象无法改变现实

【甘肃】扎西才让

 

头发,是灌木丛,是密林,是一地青稞正待成熟

人,是沙漠,是海洋,是黄色土地使万物生长

 

好多年后我才认识到这种事实

好多年后,我才把这种事实写出来

 

去年我四十岁时,头发茂密,心情沉重

我生活在陌生的故乡,触摸着大地上紫色的草穗

 

有时想象自己就是只鹰,漂浮在云朵做成的乡村

有时是匹马,行走在深埋于海底的另一个牧场

 

想象无法改变我的现实,我只好左手托住腮帮

右手按住心脏,坐成一尊无言的雕像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7-12-16 01:53 , Processed in 0.274478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