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微小说三则刊于《百花园》2017年第5期

已有 221 次阅读2017-7-12 11:05 |个人分类:扎西才让小说作品|系统分类:文学| 百花园, 微小说, 扎西才让, 轻生者


轻生的孩子

一个初二的孩子,因为考试考得太差,家长被班主任叫去谈话。被谈话的,还有更多的家长。谈话的结果是不同的,有的家长笑嘻嘻地走了,有的已经习惯了孩子愚笨的学习能力,有的准备给孩子请个家教什么的,有的决定暂时不再打工重新教育孩子。但这个家长不这么想,他思考了自己的半生:父亲早逝,母亲带他长大。他不愿进学校读书,为此总和母亲吵架,十五岁那年,他终于成功地逃离了母亲的爱,到了现在生活的小城市。在这里,他靠偷盗来养活自己。后来,听说母亲已经改嫁,就断了回乡的念头,一心一意在城里混。二十三岁那年,他和一个在洗头房干活的女孩结了婚,不久就有了孩子。眼看着孩子在健康成长,他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自信。然而,他的妻子却跟着一个老板走了,留下他和孩子,过着平凡又痛苦的日子。为了给孩子树立榜样,他以高尚者的形象早出晚归,并小心翼翼地掩饰着自己的职业。但是,有一次,他在某超市里的某些举动,还是被孩子的同学给发现了。秘密在秘密地传播,最终还是到了孩子的耳朵里。孩子不相信这是真的,但又不敢质问父亲。在焦虑、痛苦和被排挤的过程中,孩子的学习一落千丈。这一天,家长开完家长会回去,在阳台上痛苦地质问孩子:为什么成了差生中的差生?孩子被逼急了,也指责他:“你是小偷,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他愣住了,觉得隐藏了半生的秘密,已经被世界知道了。听说,他做出了一个决定:把孩子从六楼上推下去。两天后,这个城里,人人都知道了一个悲剧:因为考得不好,孩子被家长责骂,一时想不开,跳楼了!或许,故事还有另外的秘密,只不过,你我都不知道。

穿黑大衣的人

穿黑大衣的人,是个胖子,戴着圆形的深度近视镜遛狗。狗矮小,肥硕,性子急,总是往前扑,绳子被拽得笔直。他只好亦步亦趋地跟着。狗时不时逗留在草丛旁、拐角处,或电线杆下,嗅闻,遗尿,占据地盘。他默默地看着,知道这是劳而无功的行为,但也不阻止,任狗折腾。其时正是晚饭后,大街上行人众多,不过都在慢慢地走,一点也不匆忙,像个小镇居民的样子。返回的途中,遇到熟人,他多聊了一会。狗不乐意了,大声嚷嚷,显得急躁不安。他只好与人告别,和狗回到空荡荡的屋子里。解了套绳后,狗直奔水盆,点点点地舔了半天,才扭头看他。而他已经神情木然地坐在沙发上了,因为没开灯,他的身影就慢慢地融入房子里的黑暗。他在黑暗中沉思着,女人离开好多年了,她的死亡,真的就像出远门去了。他在等待中显出了老相,甚至像船那样错过了好几处码头。那狗似乎知道他的悲苦,悄悄地跳到沙发上,依偎在他身边,还把头搁在他的大腿上。然后,以无辜的亮亮的眼神看他。这眼神,即使在黑暗中,也能看得到。他忽地清醒过来,连忙把狗抱在怀里。这条叫爱妃的母狗,温和地看着主人,它的瞳孔里,深藏着这个穿黑大衣的男人。

从牧场来的女人

一觉醒来,天还没亮,山那边的鸟鸣清晰地传来。她笑了,做好了起床的打算。昨夜的红酒杯,还停在茶几上,昨夜的激情却消失殆尽。她的心里有个声音:终于结束了,结束了就好。房间里,那人留下的狐臭味,和若有若无的精液的腥味,比记忆还要清晰。五年的困惑和焦虑,比往日更加强烈,不过在如释重负的感喟中变成了一种用来拒绝的东西。她和衣站在窗前,远处山地牧场清晰可见,她来自那里,早就离开了那里,却陷于混乱不堪的情感泥沼,挣扎着,一直走不出来。而今好了,好了,一睡便如隔世。貌美如花的来自牧场的女人,在城里灿烂地绽放,也在不同季节一点点败落。而今好了,她安慰自己:“从今天起,我就能左右自己命运的了。”

刊于《百花园》(小小说世界)2017年第5期
责编:王彦艳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7-9-19 21:45 , Processed in 0.273912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