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四十年后回访松巴村

热度 3已有 243 次阅读2020-7-2 22:12 |系统分类:见解


                                                     四十年后回访松巴村

                                                                     作者:隆务.拉加华

                                        

      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德县尕让乡松巴村是一个藏族村落,也被称为松巴藏寨,位于黄河流域美丽的松巴峡,离县城约30公里左右。全村共有108338人,以种植冬小麦为主生产粮食。过去这里山大沟深、地处偏僻,交通不便,信息堵塞,至今使整个村落较好地保留着原始风貌。莲花山下,挤进峡谷,并以古老的宗教传统,全村群众,信仰佛教,煨桑祷告,击鼓颂经。大约于200多年前,公元1820年左右清光绪年间松巴藏寨祖先们开始在这片热土上居住生活,耕种农田,游牧荒原,形成村落。松巴的峡谷、黄河、村庄、龙泉、神树,皆是自然美景。这里平均海拔2100米,有山有水,依山傍水,群山峡谷,蜿蜒而来这里没有豪门大户,却有一座座古朴的藏家院落错落有致,参天大树,河湾小湖,碧水盈盈,麦香飘飘,仿佛置身于世外桃源。

    近年来,在党的富民政策指引下,原本封闭落后的松巴村利用独有的乡村旅游资源,通过发展家庭游、观光游、民俗风情游等实施项目,让越来越多的群众吃上了香飘飘的“旅游饭”。这里的景色很美,山水独特,峡谷巍然,如果说贵德是青海的“小江南”,而松巴就是贵德的“小江南”,环境优美,空气清新,没有污染,树木茂盛,是一幅绝美秀丽的山水画卷。

    40年前,在十九世纪70年代中叶开始,笔者曾经在贵德县尕让乡松巴小学出任人民教师,人们亲切地称呼“拉老师”、“松巴老师”和“江拉老师”,业迹突出,名气出众。因为,笔者在这片古老的藏族村寨,从事党的民族教育工作,为了培养祖国下一代优秀人才,默默地丰献过自己的青春年华让美好的青春在实现自己的目标而永远闪光!经过几个春秋,一代祖国的花朵终于在这片古老的藏寨盛开,入学率达到100%,笔者亲自教出的一批藏族学生走出松巴峡谷,整体考入贵德县民族中学被圆满录取,由于小学基础教育比较坚实,后来这批学生都已经成为西北各大院校的“大学生”和“研究生”,乃至成为专家、作家和高级教授等等,并已经成为西北高原部分高级知识分子,能够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添砖加瓦,使笔者感到自豪和荣幸。

    40年后,2020627日,在祖国上下迎接中国共产党诞生99周年华诞之机,笔者怀着思念自己充满青春火力年代走过的足迹,专程前往贵德县尕让乡松巴村,回访这片自己漫长人生的古乡之一。

    当然,笔者在此次走访过程中,没有惊动更多的父老乡亲,也许村两委班子也不知道笔者的来访。因为,笔者身为普通百姓,不够资格。幸好通过该村老村长更尕同志作为向导,转游全村,走马观花,介绍情况,了解大概,亲眼看到40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边祖国大地,也带动了这片古老的藏家村寨,变了,变了,一切都变了!早在十九世纪70年代中叶首先要到达松巴村,就要经过江拉林场,或者绕道山路,或者穿过黄河岸边一条人行小道,来往步行,很为不便。如今从贵德县城出发,驾驶轿车经过阿什贡村,沿着黄河岸边蜿蜒曲折而又很不宽敞的公路单行道在峡谷中穿行约40分钟左右,就能到达松巴村,眼前看到的就是全新而又古老的藏家村寨,心中有点亲切感和兴奋感。通过回访,亲眼目睹,笔者就该村主要变化可以概括为如下几点体会:
    第一、美丽的乡村,民居新貌。通过该村老村长更尕同志介绍道:2014年以来,松巴村争取整合各类资金7000多万元,用于民居改造、村容村貌整合、乡村旅游配套设施、环境保护,国土绿化、民俗建设、自驾车及房车营地、餐饮中心等全面实施30多项政策性项目。目前,开始编制《贵德县尕让乡松巴村乡村旅游规划》,完善游客服务中心、停车场、采摘园、放生台、民宿院、摄影长廊、松巴酩馏酒庄、野营地等建设,打造集“农户+基地+公司”为主的松巴藏寨旅游示范村,不同的休闲娱乐点将为游客带来不同的体验。笔者亲眼看到在原来空无人烟的该村西部山根一座座新建整齐和美观秀丽的民居村庄院落;院落中央一杆杆经幡高高飘扬;经幡顶上闪耀暖暖的日月星吉祥标志;以古老的藏寨“四合院”建筑已经整体形式,让老百姓都住上了在建国70年前只有当地“千百户”和“官老爷”们才能住得起的优质高级民房。形势喜人,前景美好,并较好地保留着原始藏寨风貌。可以体会到在老百姓的脸上露出了幸福感、获得感和喜悦感,体现出“歌颂党的政策好,歌颂改革开放好”。

    第二、金色的粮仓,已经恢复了。过去松巴村以种植冬小麦为主产区,成为单一的生产粮食种植经营模式。根据老村长更尕同志说,改革开放的洪流中,这片肥沃的农田,也几经被充击,开始被内地的一个老板承包了几年,种植饲草饲料,村里只收益第一年的承包费,后几年的承包费不翼而飞,更加严重的是肥沃的农田几乎变成野草荒地而宣告失败;后来又被贵德县旅游局承包实施种花项目,结果也被宣告失败。笔者以传统观念认为:农田是农民的命根子,如果农民没有农田或者放弃农田不耕种粮食就不叫农民;草原和牛羊是牧民的命根子,如果牧民没有草原和牛羊或者放弃草原不从事畜牧业生产就不叫牧民;战士手中的钢枪是部队的命根子,如果部队没有武器或者放弃手中的武器不打仗也同样不叫军队。当然,有改革就有风险,有创新就有失误,幸运在前两年该村两委班子意识到农田的重要性,收回了被承包出去的农田,开始自己经营农业生产,并已经恢复了惜日种植冬小麦生产粮食经营的模式。如今喜看金黄色的麦穗,已经离收获的季节不远了。

    第三、茂盛的森林,绿色的世界。生态环境,就是重中之重;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从保护生态环境,保护“中华水塔”的战略高度,从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已经启动至今,经过青海省几年来的艰苦实践和开拓创新,笔者认为这里将不仅成为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亮丽名片,也将成为国家重要生态安全屏障的保护典范。让三江源生态美丽,将是青海“守护绿水青山”的重要举措。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青海时作出的重要指示,强调青海最大的价值在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最大的潜力也在生态,必须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位置来抓,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相统一,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笔者亲眼看到松巴村40年来最大的变化就是茂盛的森林,绿色的世界,这里不仅覆盖着茂盛的森林,而且成为水果之乡成为黄河岸边美丽的世“桃花源”

    第四、旅游业发展,经济大腾飞。今年57岁的多杰尖参曾经是笔者的学生,原本是贵德县尕让乡松巴村普通的农民,过去常年在外务工。近年来,松巴村开始大力发展旅游业,多杰尖参回村创办自己的农家乐。笔者走进多杰尖参家的新居座客,院内外各种花木争相斗艳,花香扑面而来,一间间传统藏式木屋,没有华丽的色彩,却古朴、厚重、美观。目前该农家乐可接待近百名游客同时就餐,传统藏式木屋5间可为容纳20人提供住宿。随着松巴村的知名度不断提升,越来越多游客来到这里体验当地风土人情。多杰尖参说时至旅游旺季,该农家院盈利已超过2万元。

    在坐落于黄河流域松巴峡谷的贵德县海拔最低的松巴村,这里自然条件得天独厚,且有着浓郁的藏族风情。旖旎的自然风光、松巴莲花寺、松巴龙泉、松巴神树等旅游景点在今年“五一”期间吸引了不少省内外游客。早在2018年,这里已经被评为省级综合产业示范村、全省乡村旅游示范点、全省乡村旅游重点村、“青海100家”特色文化旅游体验点之一。

    目前,松巴村已经发展30余家农家乐、民宿院,全村60%的村民参与到旅游业发展行业中。2020年“五一”期间,全村共接待游客累计20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600余万元。松巴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切江尖措同志曾经说过:自从2015年至今,政府累计向松巴村投资1.2亿元。2019年,松巴村人均年收入达到10600元,逐步向小康社会迈进,而2014年全村人均年收入仅有4000元。

    近几年来,我省从政策上支持、从资金上扶持,为了让农民富起来、产业强起来、村庄美起来,大力发展“乡村旅游”文化,全面开启“乡村旅游”模式。自从大力发展“乡村旅游”以来,贵德县农民已经从中获得了切实的利益。根据有关数据显示:仅在“五一”小长假里,全县各地喜迎八方来客,接待游客25.12万人,日均游客5.03万人,旅游经济总收入1.03亿元,日均收入达2068.6万元。“乡村旅游”对于地方经济、农民增收的拉动能力可见一斑。

    再说,利用松巴村独有的乡村旅游资源,松巴村两委班子选准富民强村的渠道,坚持多措并举、联动发力、因地制宜,通过发展家庭游、观光游、民俗风情游等让越来越多的群众吃上“旅游饭”,增加收入,改善生活,走出一条乡村旅游促进群众增收致富的新路子,形成了“一村一品”的村集体经济发展格局。2019年全村人均收入已达到1.06万元,是2014年的3.5倍。而像梅朵一样靠着吃“旅游饭”走向致富的“农家乐主人”在松巴村已有20余家。

    然而,松巴村尕藏梅朵农家院老板梅朵曾经说过:就在2020年“五一小长假期间,我们每天推出的藏式餐饮多达10多个品种,如酥油茶、新鲜奶茶、羊肉手抓、藏式油饼等深受广大游客的好评,每天接待就餐游客200人左右,日均收入近2万元,仅51日至5日接待前来旅游就餐的客人达1200多人,旅游收入达10.35万元。”

     根据老村长更尕同志简要介绍道:在今年的“五一”小长假特殊时期,为了让游客在松巴村游玩得更舒心、更安全,农家院及人流聚集地均开展健康扫码、体温监测工作。在客流量较大时采用限量出入的办法,防止游客聚集,引导游客自觉佩戴口罩。同时,为了满足游客多样化、个性化、体验性的要求,提前做好了自驾游、乡村游、民俗历史文化体验游、黄河水上特色游等方面的准备工作。2020年以来,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松巴村两委班子借着“乡村旅游”的东风,依托藏族民俗文化特点及独特的地理位置环境,积极开发建设当地旅游资源,形成松巴村旅游核心吸引力。

    同时,笔者从侧面了解到2020年贵德县在修编评审《贵德县全域旅游发展两年行动计划》的基础上,大力推进贵德古城、国家地质公园阿什贡景区改扩建、黄河综合生态景区、千姿湖湿地公园等重点旅游项目,开工建设黄河廊道北区养生基地,黄河南岸滨河景观带,龙王池与都秀草原等文化旅游项目。全面启动黄河廊道第一景观带,河西温泉药浴休闲小镇,松巴藏寨民族风情园等特色旅游项目。让百姓的出游向旅游体验转变,拓展旅游发展新空间,增强“天下黄河贵德清,高原养生第一城”等贵德旅游的知名度。特别是着力完善旅游基础设施,建立智慧旅游交通管理平台,让游客对路况、停车信息及时掌握;策划并推出系列精品旅游线路,开发夜游、亲子游、健康游,研学游、冬季游等旅游项目,让游客玩得开心;开发具有地方特色的旅游工艺品和纪念品,让游客记住青海贵德“小江南”之旅,包括松巴藏寨已经成为其中无限风光在峡谷的旅游景点之一。

    第五、熟悉的面孔,记忆和思念。回忆松巴村人,文明礼仪,热情好客,善良朴实,真诚友爱,在哪充满激情而又艰难困苦的岁月,均与笔者同步创业,并面对现实的同龄人和长辈们,甚至正在盛开的祖国花朵,连笔者自己的部分学生,一个个可爱的童年,一个个朴实的真情,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如今几乎离我们而去,已经成为阴阳世界相隔的英灵,再也无法相见与拜访,好像这些故事都发生在昨天。风雨人生,人间真情,无法阻挡笔者脆弱的心情,非常难过,非常伤心和非常怀念。人生感悟 心语情感,面对已故该村父老乡亲、男女老少的王灵,笔者只能沉浸在回忆和怀念之中。还好笔者有幸专程看望唯有全村最为长寿的长老92岁高龄的尕玛措老人家,她老人家以充满激动的双眼浸透着泪花紧握笔者的双手说“我们松巴村人太感谢你拉老师,你曾培养了我们村一批优秀的人才,大恩大德,永远难忘,至今记忆有新”。40年来松巴村人常说:自从拉老师调走以后,虽然调换过几任老师,松巴小学的孩子们均未能升级上学,未能走出峡谷,未能参加工作,感到非常遗憾。如今笔者回忆自己曾经热血奔腾,撒尽汗水,艰苦奋斗,努力教学过的校园和教室都不见了,已经成为野草茂盛的平地性遗址;在过去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可爱的表情、天真的笑容和响亮的歌声,都已经成为历史,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不适的感觉,沉默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使笔者脆弱的感情世界总是好不起来。

    因此,笔者就这样谢绝了满载松巴村农家人热情好客而赠送的高级礼品“白面馄锅馍馍”,以及松巴藏寨各家各户自已酿酒生产而又当地最为出名的“酩馏青稞酒”等珍贵礼品,从速结束了松巴村的回访行动,带着欣慰之感,踏上回家之路。千言万语,总而言之,使笔者多年来回访松巴村的梦想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总算顺利实现了。扎西德勒!

       

    作者简历:

    隆务.拉加华、男、藏族、1950715日出生,系青海省兴海县人,均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海南藏族自治州委员会办公室退休干部;

    19647月至19686月在兴海县民族完小上学(藏文三年级,均成为笔者最高学历);

    19687月至19697月在海南藏族自治州民师上学(一学年来,均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演员,虚获初中文凭);

    19697月参加工作,在海南藏族自治州革命委员会政治部工作(均为待分配);

    19703月至19734月在海南藏族自治州砖瓦厂工作(劳动改造,接受工人阶级的再教育);

    19734月至1978年元月在贵德县尕让乡江拉学区从事民族教育工作,先后赴任东果堂小学、松巴小学教师、班主任、校长;江拉学区总负责人;贵德县民族中学教师;

    1978年元月至198510月在兴海县中学,县城关小学历任教师、班主任、教研组长;县人民政府、县政协秘书兼民族翻译工作;县人民法院陪审员,开始从事法律工作;成为县法律顾问处律师,号称“草原上的首位藏族律师”。并先后成为中华全国法学会,青海省法学会,青海省律师协会,青海省民族语文协会,青海省藏学研究会,海南藏族自治州藏语文协会等学术界成员。于1979年以来,曾成为《青海日报》、《青海藏文报》、《青海法制报》和《人民政协报》通讯员。

    198510月至19868月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海南藏族自治州委员会任秘书兼民族翻译工作;

    19868月至19884月,历任同德县秀麻乡人民政府副乡长,乡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县农牧区划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

    19884月至19989月调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海南藏族自治州委员会秘书科副科长,主任科员,机关工会主席;

    19989月光荣退休。从此更进一步参与社会活动,从事法律援助事务,并曾任青海藏族研究会办公室副主任;援藏基金会驻青海办事处联络部副主任;《青海藏族研究》编辑部总编,继续研究民族宗教,民间民俗文化历史20122月以来,成为目前全世界最大的西藏文化中文平台西藏博客《藏人文化网》特约通讯员,从事媒体工作,曾发表过近5000篇双语文章;同时编写出版《隆务明史》、《斯尔德大师传》、《青海都秀寺志》、《安多三大佛教名山指南》、《青海河卡神医专集》、《嘉扎大明千户家谱》、《风雨人生》,并正在准备出版《荣菁苍文集》上、中、下集等著作。还有在相关书刊杂志撰写发表《共和县吉东寺志》、《兴海温泉寺院简述》、《兴海阿措乎寺院概况》、《兴海俄合沙寺院概述》、《同德英俄乎部落史略》、《果洛查库部落简述》、《赛宗寺历史概要》、《阿绕仓大师生平》、《嘉萨寺院简述》、《同仁县兰采寺院简史》、《兴海县青岗寺院概述》、《隆钦教诲》和《隆钦情歌》等各种文稿、手抄本共20多卷30多部民族、宗教、历史和文学作品,而且大量编写整理藏区民间“民俗文化”历史作品,先后在《中国民族宗教网》、《西藏研究》、《中国藏族网》、《中国藏族中学网》、《青海文史资料选集》、《日月山》、《倒淌河》、《安多》等书刊杂志上发表过许多文稿,并全部捐献给了国家,由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档案局、图书馆收藏,并荣获有关部门的“荣誉证书”。其中最早于1998年甘肃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的隆务.拉加华初女作《隆务明史》(藏文版)已被列入中国年签全文数据库,并由美国哥仑比亚大学图书馆等国际书坛收藏。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久美多吉 2020-7-3 16:31
https://www.meipian.cn/5fo1pb4
是这里吗?很美的地方,您青春回忆的所在,看到这些景色您一定有很多感慨。希望我也有机会能去拜访那里。
回复 ljh8520035 2020-7-5 14:17
是的,是的,这就是早在十九世纪70年代中叶,也是在40年前,松巴村曾经是我撒满青春热血的故乡之一,回忆过去,珍惜现在,很有意义。 通过这次回访松巴村,笔者多年来回访松巴村的梦想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总算顺利实现了。谢谢!      
回复 ljh8520035 2020-7-5 14:27
半小时前
班玛丹增 评论了您的日志 四十年后回访松巴村

ljh8520035 2020-7-5 14:17
是的,是的,这就是早在十九世纪70年代中叶,也是在40年前,松巴村曾经是我撒满青春热血的故乡之一,回忆过去,珍惜现在,很有意义。 通过这次回访松巴村,笔者多年来回访松巴村的梦想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总算顺利实现了。谢谢!     
回复 久美多吉 2020-7-5 18:32
ljh8520035: 半小时前
班玛丹增 评论了您的日志 四十年后回访松巴村

ljh8520035 2020-7-5 14:17
是的,是的,这就是早在十九世纪70年代中叶,也是在40年前,松巴村曾经是我 ...
难得您如此喜欢那个地方。看着那里的介绍现在应该条件不错了,您可以经常回去住住,如果住在藏家旅馆客栈里条件应该过得去的,如果自己能带一些自己习惯的食品药品什么的,夏天的时候在那些旅馆里长住一两个月都没问题。网络如果顺畅的话,也不影响您喜欢的写作。您可以住在那里的时候顺便写一些文章,宣传那里的风景人文,让更多的人了解那里,去那里旅游,带动那里的经济,也算给自己曾经的第二故乡做些自己的贡献了。好像我遇到了您这篇文章,决定什么时候一定去那个地方看看一样,很多人通过您的文章了解那里,也会想去看看吧。沈从文写了边城,让默默无名的湘西凤凰古镇名扬天下,您也可以写一个ག་གེ་མོ་让那个小村子鸡犬升天
回复 华锐哇嘉木措 2020-7-16 16:24
  
回复 ljh8520035 2020-7-17 08:26
华锐哇嘉木措 2020-7-16 16:24
  

谢谢关注!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8-10 06:41 , Processed in 0.055469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