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安多北方四大寺院之佑宁寺

已有 4311 次阅读2012-4-28 08:19 |个人分类:日志配图|系统分类:见闻

                                                                     

                                                               安多北方四大寺院之佑宁寺

                                         

      

       青海佑宁寺,藏语被称为“郭隆寺”,即“郭隆强巴林”,意为“郭隆弥勒洲”,始建于明朝末年的1604年,是青海地区建寺较早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均有408年的历史。是在历史上青海佑宁寺与夏琼寺、却藏寺、广慧寺为安多地区故老的四大寺院之一。清雍正十年(约1741年),朝廷出于蒙藏怀柔政策的需要开始重建在战争中焚毁的寺院,所有资金全部由国库供给。建成后皇帝认为旧称不雅,不能体现朝廷皇家恩典,就赐名郭莽寺为“广惠寺”,郭隆寺为佑宁寺,并赐予匾额和碑文,这就是著名的敕建佑宁寺碑。不难看出取名佑宁寺,有佑护西宁的意思。对此,从古代藏族民间称为“相个贡钦育”,笔者认为在当历历史条件下,以上四大寺院,位于青海省府西宁古城以北,即意为西宁“北方四大寺院”较为妥当。当然,在如今青海塔尔寺,黄南隆务大寺,甘肃拉卜楞寺,都是安多藏区举世闻名的藏传佛教大寺。

      根据有关文史资料记载,青海佑宁寺创建者为西藏高僧嘉色活佛,因为建寺缘起来自青海化热地区,即今天青海互助北山、松多一代的藏族部落和第三世、四世达赖喇嘛的意向而广受青海各地藏族部落的器重,加之该寺学风严谨,名僧辈出,引来各方研讨佛法之辈,在刚建寺后发展很快,具备了四大学院,拥有的学僧7700人,有了完整的学经体系,到了清朝康熙年间已经成为甘青地区最有影响的佛教寺院之一,影响大大超过了青海塔尔寺。

                                  

                                             

                                        
(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青海佑宁寺,有着悠久、辉煌的历史,也有着沉重,无奈的经历, 说起该寺的人文影响,据说在历史上拉萨首届格鲁派“拉然巴”辩经大会上,总共考取格西学位的只有寥寥5人,而青海佑宁寺学僧就占了3个名额;该寺章嘉活佛系统曾与班禅、达赖、哲布尊丹巴齐名,被成为格鲁派四大活佛系统,也是清代唯一敕封的国师,受到清、民国两代的重视,也为中国领土完整,以及后来的治藏大业上做了很大的贡献。其中二世、三世、七世章嘉活佛即是名震一时的高僧学者,也是维护家家利益的政务活动家。佑宁寺松布三世因为学识渊博,精通藏区10明学而被藏区群众称为“松巴班智达”,即精通十明的大师。佑宁寺第二世、三世土观活佛在清代广受朝廷重视,被敕封为“静修禅师”数次代表清廷随同章嘉国师入藏,为解决当时的西藏政务做了贡献,且著述颇丰,三世土观仁波切的《宗教晶镜史》被当代藏学研究者认为是一部重要史料,三世土观仁波切不但对于佛法历史很有研究,对于藏文文法也有很高的造诣,在藏族文化史上占有为很重要的地位。另外佑宁寺却藏活佛曾担任第七世达赖喇嘛的经师;第一世丹麻活佛曾担任黄南隆务寺第一世夏日仓活佛的导师;而安多名僧、现今拉卜楞寺的创建者嘉木扬一世也曾是章嘉活佛的学生,佑宁寺却藏佛下辖有青海却藏寺、夏惊寺、扎藏等大寺;该寺高僧赞普玛仓活佛,后来离寺自立创建了后来被誉为青海格鲁派四大寺院的广慧寺。
      
历史的发展是没有规律可寻,佑宁寺的三起三落给这座高原古寺平添了几许传奇;清康熙年间,西藏出现了真假达赖喇嘛的纷争,当时控制青藏的蒙古汗王和西藏当地宗教界上层发生了权利争夺战,最后由于蒙古贵族所立的六世达赖均为蒙藏僧俗所承认,加之康熙皇帝任命第七世达赖喇嘛直接掌管西藏政教大权;这个决定使当时的蒙古贵族利益受损;当时的青海蒙古亲王罗布臧丹增联合新疆的阿拉布坦乘着康熙去世,青海大将军王雍提回京奔丧之际煽动青海地区蒙古、藏、土等部落起兵反清,并集结兵力围攻西宁,青海各地藏族部落和寺院也纷纷响应,资助叛军。雍正元年,雍正皇帝派陕甘总督年羹尧、四川提督岳中琪赴青平叛,于是叛军很快被打败。然随之而来的是青海各大寺院的浩劫。
      
塔尔寺主持察汗诺门汗因为资助叛军被杀,该寺新建的医明学院因为创建者佑宁寺二世却藏仓与叛军有染而被焚毁;因为青海广慧寺与罗布臧丹增通好,且该寺喇嘛参与叛军而被清军焚毁;时任该寺主持的佑宁寺二世却藏仓和几名老僧被清军诱引至大通衙门庄烧死,同时却藏寺也被清军攻破,寺院多数珍藏毁于一旦;因为以上寺院与佑宁寺有着很深的渊源、且佑宁寺所属的广惠寺、加多寺等地的僧人直接参与了叛军,使得佑宁寺也难以清净;在这种情况下佑宁寺僧众开始组织自己的力量准备与清军作殊死搏斗;当时的佑宁寺已经有土观仁波切仓和前世章嘉佛在京任职,第二世章嘉还因为学识渊博,多次入藏和蒙古地区为清帝解决民族纠纷被康熙敕封为国师,也有部分僧众认为“本寺有前世章嘉,第二世土观仁波切仓等大师在京任职,与皇帝交流密切,且第三世章嘉佛灵童还在寺内,只要断绝与叛军的联系定会得到清廷的谅解,也许这是当时最为上乘的举动了。当时寺院还对前世章嘉佛的转世灵童佑护有佳,专门派随员把第二世章嘉的灵童送到了距离寺院大约200里的扎龙沟深山里。
      
岳中琪奉年羹尧的命令开始攻击位于山沟中的佑宁寺。起先他觉得一群喇嘛,乌合之众肯定会一击而溃;谁知这里源源不断的喇嘛混着一些藏族农牧民如发了疯了,着实让指挥者大吃一惊,战争结果显而易见,僧兵败了,寺院被毁。只有距离佑宁寺最近的属寺天门寺因为实在险峻而稍有遗存,在天门寺以前有一副镶饰精美的马鞍,传说是在攻打天门寺时由年羹尧遗留的。战争很快结束。年羹尧也因此获得雍正皇帝的赏赐,并向他咨询治理青海的善后办法,年羹尧上奏道:青海喇嘛寺多为藏污纳垢之所,喇嘛不专心研习佛法却热衷参与政务,且每寺僧众极多不务正业建议整改。雍正帝准许了他所提出的青海善后十二条,并要求他要将前世章嘉国师的灵童“妥善爱护,迎送至京”。
       
避难在距离佑宁寺200里之外的灵童已经有了察觉。他很淡定的对随从说:今天会有人来接我们回去的。随从们都感觉很茫然的时候靠近大通河的大路上尘土飞扬,迎接活佛的马队转眼而到。来使显然是很傲慢的,随从们想把灵童藏在山洞里,灵童却说:你们不用怕,这一次有惊无险。在说,我要是不去的话困怕连这里的却殿堂寺都保不住。很难想象这样的言语出自一个年仅8岁的少年。
      
在西宁,年羹尧见到了小灵童,大约为了给自己焚毁佑宁寺树立借口。一脸威严的问道:朝廷对你不薄,你为什么背叛朝廷?而章嘉灵童却很自如的回答:有谁会相信我一个8岁的孩童会反叛朝廷?小灵童的机智使年大将军无言以对。只好奉为上宾,并按照雍正皇帝旨意护送至京城,又当时驻京的第二世土观活佛教授宫廷礼节和佛学知识,终于成为影响青藏蒙地区的一代高僧,成为乾隆皇帝决策蒙藏事务的顾问和导师。也为后来的佑宁寺恢复重建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历史进入近代,社会矛盾凸显。在名震河湟的反清起义中,这座由满清政府扶持所建的寺院理所当然的被起义人员付之一炬。 一群激愤的群众,手持刀抢土炮,纷纷扬扬来到这座建于深山密林中的建筑前,在遇到一些简单抵抗之后就开始大肆掠抢,珍贵的经典,佛像全然被一火烧尽。后来,寺院又理所当然的建起来了,这一次的重建的很勉强的,因为只恢复到了原来规模的1/7。到了民国初年一些殿堂还在陆陆续续的施工当中,由于没有了满清政府的支持(尽管民国政府也很器重佑宁寺章嘉和土观活佛)寺院规模始终没有得到大的恢复,但也出了一位很有学识的高僧,在他撰写的《佑宁寺志》中给我们留下了佑宁寺辉煌历史的真实记录。这也许是佑宁寺500年沧桑历史的最后卫道者。他就是佑宁寺最后一任法台、该寺五大囊活佛之一的王佛。当然,像佑宁寺却藏仓,松巴仓等当代高僧,很有学问,历任青海省佛学院院长,省政协副主席等职。但是,在佛教衰败的日子里显得微如凄草。
       1958
年,宗教改革开始了,这是一次大规模的文化革命运动,佑宁寺所属的却藏寺,广慧寺分别被士气高涨的人们用铁锹锄头拆毁。经堂,佛塔、经卷、佛像,能推倒的推倒,能融化的融化,就连寺院后山的一世章嘉佛的灵墓也被列在拆毁名录之中,据说墓头上被藤丝绕缠,无法下手而作罢。在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只留了几个活佛院落,因用作为学校教室为幸免于难。1980年以来,在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全会精神鼓舞下,随着一位世界伟人,宗教领袖的脚步,青海佑宁寺又迎来了第一个春天,人们争先来到寺院旧址,很为恭敬地排队等候着这位伟人的到来,全国人大常委副委员长,我们敬爱的十世班禅大师御临青海佑宁寺视察,认真听取了寺院老僧对于寺院被毁情况的汇报后当即捐款10万元,并庄严宣布青海佑宁寺第三次重建开始。好在青海佑宁寺院恢复开放,桑烟缭绕,法号齐鸣,依旧如先,佛国之花,已经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

                                        

                                               (藏人文化网特约通讯员/隆务·拉加华)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potala 2012-4-28 12:05
安多北方四大寺院之郭隆寺
回复 ljh8520035 2012-8-14 18:52
谢谢关注!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10-21 23:36 , Processed in 0.026330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