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杨士宏 | 南北丝绸之路交汇点上的璀璨明珠——拉卜楞

已有 84 次阅读2020-7-24 12:09 |系统分类:文化| 丝绸之路, 拉卜楞

杨士宏 | 南北丝绸之路交汇点上的璀璨明珠——拉卜楞

摘要拉卜楞地处丝绸南路重镇,人杰地灵,商业发端悠久,民族交往频繁,多元文化汇集。随着社会发展,旅游经济优势突出,藏学研究国际占位彰显提升;经济建设,文化兴县的思维转换初现端倪。这里,不同文化的相遇、相识,包容与尊重,和而不同
关键词 :丝绸南路;拉卜楞;文化重镇;时代变迁


拉卜楞,在传统的历史视野中,属河湟地区,是西戎、诸羗及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纵横三万里的文化记忆在这里较为集中地展现,藏、汉、蒙古、回、撒拉、保安等多元文化的相遇、相识、相知乃至互相尊重的交流、交往活动从未停止。并在不同宗教文化及信众的嵌入式居住格局中,形成了和而不同的和谐社会。

拉卜楞位于青藏高原与黄土高原接壤的自然边界,青藏高原的河流在这里冲出土门关名曰大夏河。这里不仅是农耕与畜牧文化的转型地带,孕育了齐家、辛店、寺哇、磨沟等彩陶文化。她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与文明进步的又一分水岭。


一、历史记忆


夏河(拉卜楞)古为漓水,因明英宗天顺五年(1416年)成书的《大明一统志》将漓水误写为大夏河,讹传至今。 [1] 而史称之夏河”,实为今临夏回族自治州广河县境内的广通河。今之夏河(拉卜楞),为汉白石县属,地处张骞首次凿通西域受阻十余年后,返回中原时途经的丝路南道夏河段,与贯通河西走廊的丝绸北路构成通往西域诸地的双车道,是南北丝绸之路的交汇点。

丝绸之路在陕西、甘肃、青海三省路线以长安(西安)为起点,在今陕西省、甘肃省和青海省境内,分为南、北、中三路通向西域:

(一)北路:长安(西安)-灵台-泾川-平凉-凉州(武威),进入河西走廊。经甘州(张掖)-肃州(酒泉)-嘉峪关-桥湾-安西-沙州(敦煌)。

(二)南路:长安(西安)-经宝鸡-陇县-天水-甘谷-武山-临洮- 金城(兰州)-永靖、炳灵寺、乐都、瞿昙寺-西宁-大通-茶拉大板山口-青石嘴-祁连山-峨堡-扁都口出祁连山-民乐-甘州(张掖),进入河西走廊,汇于北路-安西-沙州(敦煌)。

(三)中路:出长安(西安),走南北两路,经陇县交汇于平凉。取中路,经定西到金城(兰州),往西北取道永登到达凉州(武威),进入河西走廊,经安西到达沙州(敦煌)。

(四)南路甘南段:临洮(或永靖)过洮河河州(临夏州)枹罕(临夏县)麻当甘加(八角城)同仁县西宁。

夏河(拉卜楞)地区古代交通较为发达,甘青古道、唐蕃古道、甘川藏古道途经境内。主要有:京师西宁道、麻当循化道、甘加河州道、甘加同仁道、拉卜愣同仁道等通道通向东西南北。若将其中之河州麻当甘加循化同仁等依次连接,可直通青海西宁,向西北沿柴达木盆地边沿到达若羌,通西域。学术界称之为丝绸南路。若选捷径,从临洮(或永靖)过洮河河州(临夏州)枹罕(临夏县)麻当甘加(八角城)同仁西宁大通-茶拉大板山口-青石嘴-祁连山-峨堡-扁都口(藏语—br/mdo)出祁连山-民乐-甘州(张掖),进入河西走廊,汇于北路-安西-沙州(敦煌)。

然在汉时,匈奴常从漠北向南挤压中原,西南虽有祁连山阻隔,但仍对河湟流域的氐羌族群造成威胁。期间,氐羌族群正在发生内部裂变,对汉政权构不成威胁。因此,张骞回程或其他使者进出西域,有可能首选丝绸南路,从甘青直通若羌达西域,回避匈奴劫掠。


二、区位优势


夏河地处青藏高原与黄土高原的自然边界,也是信仰道教、汉传佛教、藏传佛教、伊斯兰教等民族与宗教的文化边界。这里各民族商贾往来频繁;宗教文化资源丰厚,畜牧业经济优势突出。

拉卜楞是我国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由第一世嘉木样俄项宗哲创建于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嘉木样大师将拉卜楞选在南北丝绸之路重镇、节点上的远大谋略,其中,既有风水缘起的考虑,也不免有政治、经济、商贸、文化方面的安排。西与河南蒙旗亲王联手,用宗教安抚蒙古;南接洮州,东临河州,敞开通商与文化交流门户,使拉卜楞成为丝绸南路重要节点上物流、信息的集散地和宗教文化中心。


三、文化传播


民国16年(1927年)62日,拉卜楞设治局正式成立,民国17年(1928年)130日,经甘肃省政府省务会议决定,将设治局改为夏河县。[2] 夏河的行政建制虽然不过百年,然因拉卜楞而成为安木多藏区的宗教文化中心,并通过丝绸之路等渠道,将藏传佛教文化西传到新疆阿勒泰等地区;东沿丝路东段传播到临夏东乡唐王红塔寺、和政松鸣岩寺、永靖罗家洞、炳临寺,乃至东部蒙古、五台、北京等地。

在拉卜楞寺发展史上,以嘉木样大师为首的寺院上层集团不仅注意在藏区各地扩大势力和影响,还注重通过多种形式深入蒙古地区传教宏法。譬如,拉卜楞卓尼籍僧人根噶扎勒参,1835年出生。出家后,前往拉卜楞学习经文。之后,曾于1852年、1862年,先后两次到新疆阿勒泰、和布克赛尔(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布克赛尔蒙古族自治县)等地与当地蒙古首领建立供施关系。期间,因稳定地方时局有功,清朝政府以其功绩卓著,于18651119赏给呼图克图名号。1867年,位至伊犁将军之副职。在伊犁和阿勒泰地区形势稳定之后,安置 1771年从贝加尔湖一带重返故土的额鲁特、土尔扈部。并逐渐在阿勒泰地区形成额鲁特蒙古僧众的政治,经济及宗教中心——喇嘛库论(喇嘛城),军事上构成了北御沙俄的屏障,使长期以来游离不定的额鲁特人民有了休养生息的乐土,对阿勒勒泰地区的开发和捍卫祖国领土的完整,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四、市场经济


随着拉卜楞寺院的建立与发展,宗教文化圈、商业贸易圈渐渐形成,宗教人士和商人则成为了文化与文明的传播者,在促进经济发展的同时,加强了文化之间的交流、交往。拉卜楞东南地接原洮州茶马司,西南与川茶集散地松潘毗邻,东临河州,商业发端历史悠久。汉唐以降,随着丝绸之路的延伸,一度成为汉藏经济文化交流的通道;元、明时期,茶马互市更加繁荣;清沿袭明制,于雍正三年至十三年(公元1726-1735年),在土门关开辟汉藏茶马互市。除茶马外,主要商品有当地生产的牛皮、羊皮、羊毛、酥油等畜产品及鹿茸、麝香等名贵药材。

拉卜楞,又因寺院经济体系的发展与完善,催生了藏区现代商业的雏形,出现了依附于拉卜楞寺的商业圈或市场—“tsho/ra”,有了商人和市场,进而有了藏区市民阶层的出现,在促使社会结构发生变化的同时,加速了地方经济的发展与文化消费的诉求,如南木特藏戏的出现。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外国商业资本陆续进入拉卜楞地区,并在近邻河州等地开办多家洋行,收购拉卜愣、循化等地的羊毛、皮革。用骡马驮运到永靖张家嘴码头,再以牛皮筏子通过黄河水运到兰州、包头、天津等地。后来,随着现代纺织业发展的需求,夏河则成为了西部地区畜牧产品的旱码头和集散地,并通过丝绸之路东段和黄河水道等多个渠道将大量皮毛发往兰州、包头、上海、天津等地,促进了民族贸易、区域经济的发展和社会进步。

除此,在拉卜楞地区尚有北平、天津、上海、陕西、山西、武汉等地的行商,他们带来苏杭绸缎、百货;江西瓷器;川茶、线、丝绒、粮食、民族用品;从北京购进民族特许用品珊瑚、琥珀、翡翠、药品等。[3]

五、今日拉卜楞


今日拉卜楞已非昔比,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党和政府的正确领导与支持下,通过历届县委、县政府的不断努力,已形成公路、空中交通四通八达,网络信息全面覆盖,教育卫生体制机制不断完善,城市现代化水平发展迅猛,人民幸福指数不断提升;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引导有方,依法治理、民间智慧发挥充分。正在以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民族团结,宗教和顺的大好局面践行和阐释着制度自信、理论自信、道路自信,文化自信的理论内涵。

拉卜楞,不仅是物流、信息的集散地,多元文化的汇集地。而且,随着近年来的发展,旅游市场不断拓展,藏学研究的学术和国际占位非常突显;经济建设为中心,文化兴县、强县的思维转换正在进行。在这里,我们发现不同文化之间的关系不完全是碰撞与对立,而是相遇、相识、相知,包容与尊重;是嵌入、叠加、重合,而不是悬置。各文化之间以尊重、宽容的胸怀及和而不同,各美其美,美美与共。

1.麻当古城

麻当古城位于夏河县麻当乡当日卡山麓高台地上,西临上、下麻力把村,东南隔大夏河与麻当村相望。且隆沟河由西而南在西南部山下流入大夏河。这座古城的绝大多数城垣都是沿着崖壁而筑建的,麻当是古代交通枢纽,地理位置相当重要。由东向西,由临洮和枹罕往隆务河流域,需经过麻当;由临洮和枹罕往碌曲需经过麻当;由岷县往循化需经过麻当。只要控制了麻当,也就等于控制了前往青海的要冲。为了控制此地,东晋南北朝时期,吐谷浑经常与前秦、后秦、西秦和北魏等在此作战。宋代于此筑怀羌城,是为镇控西北的要塞。

2.八角城

八角城北依达加里山白石崖,南临甘加河,西缘便是甘加盆地。该城打破了中原传统的正方形布局常规,而按空心十字形构筑城池。由于其外突的八个角上各筑一个墩台,因而该城具有了八个角和三十六个外面。因此,藏文文献称其为卡尔雍仲,意即字城。这种形制的城址在我国尚属首次发现。城内曾出土古代天文学文献研究有大量文物,主要是隋五铢、唐宋钱币、方砖、条砖、筒瓦、板瓦、碓臼、础石、门枢臼窝等。仅就遗物而论,该城沿用时间较长,当在南北朝至宋之间。关于这座古城,因其距枹罕很近,故而有人以为它是盛唐前期吐蕃的雕窠城,以及盛唐后期的唐振威军城,待考。就算与这两座城址有关,那么吐蕃所拥有的雕窠城也是从吐谷浑手中夺得的。这也就是说,该城极有可能始筑于吐谷浑时期。又有人说该城原为宋代循化城,也即一公城。仅就地望而论,似乎不太可能。

3.斯柔古城

由合作市出发西行往同仁,明代以前有两条道路。其一偏南,经桑科古城往同仁;其二偏北,经麻当、八角城向同仁。就在这两座城址之间,又有斯柔古城。斯柔古城位于夏河县甘加乡斯柔村西北的台地上,其南距夏河县城约25公里。城址平面近似方形,有中轴线,中轴线上有一个大型建筑遗址。就在这个大型建筑遗址面上,清理出四个白色大理石质的覆盆式柱础。除此之外,城内散布大量泥质灰陶器、板瓦和筒瓦残件,以及少量琉璃装饰品残件。关于该城,疑其与汉晋时期的白石城有关。


参考文献

[1].(《夏河县志》,甘肃文化出版社1990年出版,P21

[2] .(《夏河县志》,甘肃文化出版社1990年出版,P59—60)。

[3] .(《夏河县志》,甘肃文化出版社1990年出版,P521

(岗路巴文学平台)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8-13 13:50 , Processed in 0.062731 second(s), 2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