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阿来 | 格萨尔故乡,阿须草原

热度 3已有 474 次阅读2020-6-4 11:13 |系统分类:文学| 格萨尔, 故乡, 阿须

阿来 | 格萨尔故乡,阿须草原


但我不走这两条道路,我退回德格。由西向东翻越措拉(雀儿山)山口,回玛尼干戈镇,离开国道,上省道217线,再次从措拉(雀儿山)左肩翻越去西北方向。

我喜欢感觉到雪山总摄了大地。德格在措拉的西南,而我现在要去的地方是在雪山的西北,龙胆科和飞燕草花期的草甸,雪山,冰川。就在冰川舌尖下面,是远近闻名的宁玛派名刹竹庆寺。

旅游指南上说:“寺院所在的雪山上下布满成就者的修行山洞与道场,是极具加持力的修行圣地。”还看到一则材料,说这个寺院僧人并不多,但因为在藏传佛教各教派中,这个寺院不热心参与政治,所以喇嘛们潜心修持,有成就者不在少数,他们利乐众生,其影响远在藏区之外。我就曾在某年八月,躬逢法会,数万信众聚集而来,聆听佛音,信众中有许多是远道而来的港台信徒。在格鲁派寺院中禁止僧人念诵格萨尔这个本土神人故事的时候,这个寺院却创作了一出格萨尔戏剧,不时排演。我没有遇到过大戏上演,但看见过寺院演剧用的格萨尔与其手下三十大将的面具,各见性情,做工精良。

说德格是格萨尔故乡,一来是指格萨尔似乎真的出生于此,更重要的,此领域内对这个神化了的英雄人物百般崇奉。一次,我们停下车来远眺雪山,路边一个康巴汉子猛然就向汽车扑来。同车人大惊,以为有人劫道,结果那条康巴大汉扑到车上只是为了用额头碰触贴在车窗上的格萨尔画像。

现在,我们到了措拉(雀儿山)的西北方。道路在下降,这下降是缓缓地盘旋而下。从山口下降1000米左右,然后,草原与河谷两边的浑圆山丘幅面宽阔地铺展开去,仿佛一声浩叹,深沉又辽远。

这就是阿须草原,史诗中主人公的生身之地。

丛生的红柳和沙棘林,掩映着东南向的浩荡雅砻江水。每次来到这里,都是这个月份,草原上正是蓝色花的季节:翠雀、乌头、勿忘草。但纯粹是“拈花惹草”,并不需要如此深入康巴的腹地。高原边缘那些正迎着东南季风的地带,多种多样的植物往往带来更多的变化与惊喜。我三到阿须,都是为了追寻英雄故事的遗迹。

第一次到阿须是一个下午,岔岔寺的巴伽活佛在格萨尔庙前搭了迎客的帐房,僧人们脱去袈裟,换上色彩强烈的戏服,为我们搬演格萨尔降魔的戏剧。那次我没有主动去与活佛认识,而急于央人带我去寻找格萨尔降生时在这片草原上留下的种种神迹。

牧区的妇女都不在家中分娩,看来是古风遗传。在阿须,格萨尔作为神子下界投胎时,其落地处就在阿须草原一块青蛙状的岩石下面。这个地方,在千年之后还在享受百姓的香火。

还有一个遗迹当地百姓也深信不疑,草原上一块岩石上有一个光滑的坑洼,正好能容下一个小孩的身躯。人们说,那是格萨尔刚刚出生不久,其叔父晁通要置将来的国王于死地,把那孩子在岩石上死命摔打,结果,格萨尔有神灵护佑,毫发无伤,倒是柔软的身躯在岩石上留下了等身的印痕。直到今天,这还是格萨尔具有神力的一个明证。

如此长存于岩石上的还有一个格萨尔屁股的印痕。他刚刚出生三天,有巨大的魔鸟来此作恶,神变小子背倚岩石弯弓搭箭,射死了魔鸟,也许是用力过度,将此印痕长留人间。

英雄故事的悠长余韵留给后人不断回味,功业却不能持久保留。所谓霸业江山比之于地理要经历更多的沧海桑田。

学者们差不多一致推断,格萨尔生活在一千多年前。到了清道光年间,将格萨尔奉为祖先的林葱家族只是清朝册封的一介小土司了。作为英雄之后,回味一下祖先的荣光也是一种合理的精神需求。土司家族便在有上述遗迹的河滩草地上建起了一座家庙,供奉祖先和手下诸多英雄的塑像。据说庙中曾珍藏有格萨尔的象牙印章,以及格萨尔与手下英雄使过的宝剑和铠甲等一应兵器。老庙毁于“文化大革命”,林葱家族也更加衰败。直到1999年,由附近的岔岔寺巴伽活佛主其事,得政府和社会资助,这座土司家族的家庙以格萨尔纪念堂的名义恢复重建。加上纪念堂前格萨尔身跨战马的高大塑像,成为当地政府力推的一个重要景点。前不久,我还在成都见了巴伽活佛,在一家名叫祖母厨房的西餐馆里就着牛排感慨一番那个后继乏人的英雄家族。

还曾在那座塑像前听说唱艺人演唱格萨尔故事的片段。

第三次去阿须,小说《格萨尔王》即将出版。我第一次走进了那座安静的小庙。在院中柳树荫下,安卧着一只藏羚羊,它面对快门咔嚓作响的相机不惊不诧。护院人说,这野物受了伤被人送到庙里,现在伤好得差不多了,该放其归山了,但看样子,它倒不大想离开了。

这是我第一次走进这座小庙,在格萨尔塑像前献了一条哈达,我没有祈祷,我只是默念:王啊,今天我要把你的故事还给你,我要走出你的故事了。这是一个小说家的宿命,从一个故事向另一个故事漂泊。完成一个故事,就意味着你要离开了。借用艺人们比兴丰沛的唱词吧:

雪山老狮要远走,

是小狮的爪牙已锋利了。

十五的月亮将西沉,

是东方的太阳升起来了。

在小说的结尾,我也让回到天上继续为神的格萨尔把说唱人的故事收走了。因为那个说唱人已经很累了。

说唱人把故事还给神,也让我设计在了这个地方。

失去故事的说唱人从此留在了这个地方。他经常去摸索着打扫那个陈列着岭国君臣塑像的大殿,就这样一天天老去,有人参观时,庙里会播放他那最后的唱段。这时,他会仰起脸来凝神倾听,脸上浮现出茫然的笑颜。没人的时候,他会抚摸那支箭,那真是一支铁箭,有着铁的冰凉,有着铁粗重的质感。


摘自《阿来散文》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回复 久美多吉 2020-6-4 19:24
原来阿来是这个人啊!我读过他写的一些小说。
回复 明珠 2020-6-12 11:28
拜读
回复 恰卜恰土匪 2020-6-16 08:15
久美多吉: 原来阿来是这个人啊!我读过他写的一些小说。
  
回复 久美多吉 2020-6-16 10:17
恰卜恰土匪:   
汉族人知道藏族人擅长跳舞、唱歌,他们不一定能知道其实藏族人也特别擅长讲故事!我是学习藏文的时候接触到了很多藏族文学作品。偶尔有在汉族世界里流行的藏族文学作品,就好像那些藏歌一样,给汉族的世界带去了不一样的体验了。在藏文化贴吧的置顶帖里,就有一个汉族年轻人读过阿来的尘埃落定,把自己的感想和大家分享,我是藏文化贴吧吧主,把他的帖子置顶,让大家参与讨论。对汉族来说,藏族的文学作品和藏歌一样,有不一样的魅力的。
回复 久美多吉 2020-6-16 10:18
恰卜恰土匪:   
https://tieba.baidu.com/p/6736174528
回复 久美多吉 2020-6-16 10:34
我在藏文化贴吧上转了雪域猛禽先生的六篇博客文章(每个都注明了转发出处),贴吧APP上显示,到目前为止那六篇文章一共有超过两万人次阅读过,即便每天访问量很低的小众式的藏文化吧也有那么多的阅读人次。因为人们去百度上搜自己想要的信息,百度贴吧是他们优先获得信息的地方,所以您的文章就在那里被很多人搜到了,也许他们不会访问藏文化吧,可是会读您在贴吧里的文章。里面被搜的最多的是您的那篇  藏区地名藏汉双语翻译,一共一万五千人次阅读,在这个网站上是七百人次,说明大家对藏区地名翻译方面的需求很大。
回复 恰卜恰土匪 2020-6-17 17:34
久美多吉: 汉族人知道藏族人擅长跳舞、唱歌,他们不一定能知道其实藏族人也特别擅长讲故事!我是学习藏文的时候接触到了很多藏族文学作品。偶尔有在汉族世界里流行的藏族文 ...
藏族还特别擅长造神话
回复 久美多吉 2020-6-21 22:37
恰卜恰土匪: 藏族还特别擅长造神话
赞同您这句话。
我分析可能是藏民族生活在雪域高原,基本上算一种与世隔绝的状态,创造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完美的文化,什么东西能超越完美,只有神话才能超越。总之很有趣。
回复 雪域猛禽 2020-6-30 17:19
久美多吉: 汉族人知道藏族人擅长跳舞、唱歌,他们不一定能知道其实藏族人也特别擅长讲故事!我是学习藏文的时候接触到了很多藏族文学作品。偶尔有在汉族世界里流行的藏族文 ...
谢谢关注和留言。我也只是转载,应该感谢那些转发这些文学作品的平台,为广大网友提供了阅读欣赏藏族作家们高质量作品的捷径。转载请注明来自藏人文化网和原作者大名,鄙人博文名无关紧要。扎西德勒。
回复 久美多吉 2020-6-30 20:32
雪域猛禽: 谢谢关注和留言。我也只是转载,应该感谢那些转发这些文学作品的平台,为广大网友提供了阅读欣赏藏族作家们高质量作品的捷径。转载请注明来自藏人文化网和原作者 ...
ཡག་ཡག།
ཧ་གོ་སོང་།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7-12 18:07 , Processed in 0.057532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