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杨家将故事关涉西夏史事考述

已有 66 次阅读2019-9-8 11:35 |系统分类:文化| 杨家将, 西夏

杨家将故事关涉西夏史事考述
 ​姜歆

杨家将故事自南宋流传以来,通过评书、京剧、地方戏等形式广泛传播开来,人们皆熟知杨家将以抗辽为主,但杨家将在抗击西夏的事迹,也值得我们探讨。


一、杨家与折家

 

杨家将第一代人物杨业乃杨信之子,……本是北汉的一员名将,北汉亡后降宋,杨家将的主体故事是以杨业归宋后为开端。杨业娶府州折氏折德扆之女为妻。府州折氏之族……源出党项族或鲜卑族。北方人读折音如蛇,所以误为佘字,小说戏剧中遂有佘太君其人。
杨业与折氏育有七子,长子延玉随杨业战死陈家谷口,其次为延朗、延浦、延训、延瓌、延贵、延彬。杨业死后,北宋朝廷将其六子皆赐以官职。杨延朗因避宋王朝先祖“玄朗”的讳而改名延昭,《宋史》有传。杨家将的第二代英雄唯杨延昭战功卓越,……杨延昭的儿子是杨文广,《宋史》也有传。《隆平集》载杨延昭有三子:傅永、德政、文广,并无戏剧中出现的杨宗保其人。《杨家将话本》之所以虚构杨宗保,本文推测,如按杨文广来写,因文广《宋史》有传,不好多加发挥,虚构宗保一人,既可有文广之身影,又能多加附会,增添演义效果。但这样一来使杨文广变为杨延昭的孙辈,这与真实情况不相符合。

△ 杨家将第二代英雄:杨延昭

二、杨家将抗击西夏的史与戏

 

《南北宋志传》系章回小说,分前后集,每集皆十卷五十回,后集第五十回是杨宗保平定西夏,得胜后回朝。小说中所描写杨宗保之事,多为杨文广所为抗击西夏事迹,有史可考。杨文广任龙神四厢都指挥使不到三年,……宋神宗嗣位,改元熙宁。宋神宗是两宋皇帝中比较有进取精神的一位,在位时推行“熙宁变法”。在对外方面,对西夏采取攻势作战,起点就是杨文广略取秦州的筚篥城,切断西夏与岷山地区氐羌部落的联系。
筚篥位于秦州(今天水县南之天水镇) 西北一百八十里的散渡河口的甘谷一带,战略地位十分重要,随着宋夏战争态势的发展,秦州成为北宋西境的前哨。如果失掉秦州,关中平原以至汉中、四川便会暴露在西夏兵锋之前。王安石任命韩琦为陕西经略安抚使,统筹对西夏的战事。韩琦一改此前陕西分五路(鄜延路、环庆路、泾原路、秦凤路、麟府路)以防西夏的格局,合此五路为二路:一曰永兴军路,治今西安(后迁治华州);二曰秦凤路,治秦州。韩琦时为秦凤副都总管,命文广筑筚篥城。
当时西夏建置保泰军于定西后,正谋划南下秦州。……“文广遣将袭之,斩获甚众。”……此事在熙宁元年(1068)七月。
由于杨文广的胜利,秦凤路的军力大为增强。宋廷命陕甘经略使王超等向西夏展开了大规模的攻势作战,一举收复渭水上游的通远军(今渭源县)、廓州(今贵德)、洮州(今夏河)、岷州(今岷县),榆中地区的保秦军(今定西)、兰州、会州(今会宁),将西夏势力驱逐出大通河、屈吴山以东。以此为转折点,西夏国主称臣求和,渐趋衰落。

戏剧中的《杨门女将》破西夏的故事,就是依据了上述这段史实。话本《十二寡妇得胜回朝》或者即也影射这段历史。历史中的筚篥城在戏剧中变成了葫芦谷。……《杨门女将》中有夜探葫芦谷一段。葫芦谷似即影射甘谷城,何况西夏人在其北,……与剧情中所叙葫芦谷,是何等的类似。
杨文广打败西夏军,并非如《杨门女将》所描述的那样杀了西夏王,何以如此夸张? 这也正反映南宋时百姓热望恢复山河的心理。……这些都可以证余嘉锡所言,对杨家将仰如天神,实出于南宋民众对故土之眷恋。
用历史解释戏剧小说,可以找出戏剧小说的取材。戏剧、小说本不必完全吻合历史,却不能与历史记载相冲突。据以上的研究,《杨门女将》等杨家将故事中与西夏的情节,是以史事为依托的,但其中不断地增加进民众的情感与想象。杨家将的故事,时间愈后,传说愈多愈详细,其考证故事的背景与当时的各种社会情景更具意义。 

三、杨家将故事反映出的宋与西夏的社会状况

 

今天我们通过考证杨家将的故事,亦可求证出宋与西夏时的几点社会状况。
首先,宋与西夏对待武功的态度不同。人们看杨家将的故事,总产生一个疑问:宋朝有杨家将这样的能征善战之辈,为何一再遭受辽、西夏的侵夺? 看来要回答这个问题,还要从宋朝与西夏在施政方面寻求答案。宋代君主皆守太祖所定家法,对有功的武将多为猜忌、摧残,如狄青、岳飞、刘锜等,这般建功立业的将才,皆被诬陷,或被屈死。北宋的另一弊端为国都建在汴京,不在东北或西北,不便控制辽与西夏。可以说,宋朝开国时的大政方针有了重大改变,不再是周、秦、汉、唐那般文武合一的文化,宋代则为文武分离,且有重文轻武之弊。西夏与宋不同,西夏极其重视发展军事力量,从现存的西夏法典《天盛改旧新定律令》和军事法典《贞观玉镜统》中,可以看出西夏赋予军事将领极大的权力,特别是对于将领的奖惩严明。可以说西夏全民皆兵,极重武功。
其次,民族间的通婚加快了中华民族的融合。中国古代中原王朝处理与周边少数民族政权的外交手段之一是和亲,西汉时和亲已成为重要族外婚姻的形式。此后和亲历代不绝。然而,宋王朝始终不见与辽、夏、金和亲之事。……强调军事与经济的制衡,是宋对辽、夏、金的显著特征。宋朝上层的断绝和亲,却不能阻断来自民间的族际婚。……由于氐、羌两族与汉人居住的地域及环境较为接近,故氐、羌与汉人通婚为常。至少说,在现有资料的情况下,可以把西北蕃族的婚姻状况,作为探索中华民族融合进程的参照物,来证明魏晋十六国时期蕃族大量迁往内地,在此之前通过民族内婚制,企图保住自己的民族血统和特征的做法已不可能。通过民族大迁徙和与汉及不同族际间的通婚,很多氏族成为中华民族中的一员,再无族际、畛域之分。杨家将中的英雄人物亦证明了这一点,他们并非是某族人们的英雄,而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英雄。
第三,文化的趋同乃唐宋之潮流。……民族融合趋于华化,在唐宋时已成潮流。……流传至今的宋代法典、西夏法典、辽金法典,有着很强的趋同性,法典的趋同说明不同社会的治理方式、伦理道德的趋同,这也是文化趋同发展的有力证明。

△ 连环画《穆桂英》封面
第四,宋与西夏的女子多有征战的将才。杨业之妻折氏能征善战,所以戏中有佘太君出征之说,至于杨业的儿子既然都是武将,他们的妻子可能大都会武,加上折氏的女儿,于是有杨门十二女将之说。至明代小说中,杨家将中多了一个主要的人物——穆桂英。现存万历三十四年(1606)刊行的《杨家府世代忠勇通俗演义》卷五中,出现了穆桂英这一人物及故事,这是穆桂英最早出现的记录……穆桂英在杨家将中的出现不但给杨家将的故事增添了许多精彩的内容,同时也为中华大地上的女英雄树立了新榜样。古来史家对杨门女将除了折太君略事记载外,其余皆不见于史传,故学界一般视穆桂英为文学戏曲创作出的人物,不以历史人物看待。穆桂英这一塑造出的人物,学界普遍认为其源于杨文广之妻慕容氏。……本文认为,穆桂英的形象塑造来源于众多女英雄的结合。此处只想说明,从杨家将众多女性人物故事来看,其中虽有杜撰,但宋、辽、西夏时女性确有能征惯战之辈,当为事实。

 

选编自:姜歆《杨家将故事关涉西夏史事考述》,《西夏研究》2018年第四期42-45页。

(中国历史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9-21 23:53 , Processed in 0.024451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