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心灵与自然 (修改稿)

已有 116 次阅读2019-7-1 10:12 |个人分类:原创|系统分类:文学| 心灵, 自然

修改稿:   心灵与自然 

雪域猛禽(才让多多)

 

    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李白《公无渡河》)

    九曲黄河第二湾的拉加峡谷是我的故乡,在黄河打弯的西岸边是我们的村庄。黄河从这里急弯向西奔流而去;北岸有座千屻山,山下坐落着一座有着几百年历史、闻名于世的格鲁派寺院拉加寺和一个百里闻名的天葬场;我家就在那黄河打弯的地方,每每从睡梦中醒来,第一声听到的是他的涛声,她在窗户前日夜不停地奔流,她流过我童年的梦境、流过青少年时代,陪伴我从一个懵懂的儿童成长为一个彪形大汉,无论身在何方,她的涛声始终日夜萦绕在耳边,在胸腔里回响;身在黄河边,终于黄河边,这是所有拉加人的共同归宿,所有的灵魂会环绕她而永存!

 

 

   清晨,当从睡梦中醒来,透过窗户映入眼帘的是那闪着鳞鳞银光的河水,她正从极目处滚滚而来,她似乎从远古奔来,从源头走来,走进我们的现实、未来。卧床静听她的涛声,如闻天籁之音,使人心灵归于宁静,思绪融入其深沉无尽而缓慢流动声中,一种不可名状的深沉呼吸声中,使人心一切杂念随之消失,魂灵在受着她的涤荡,在一种平和静宁中浮动、升华......如千仞山顶飞旋上升的雄鹰;山坡灌木丛中转来各种鸟儿的鸣啼,“咕咕......咕咕”,“叽叽叽......叽叽叽叽”,“喳喳......”,他们清脆的啼唱使山谷充溢着和谐、宁静和欢快的氛围;林木经过一夜雨水的淋浴,从薄雾中渐显她们阿娜多姿的身影,阳光照出越发娇艳欲滴。迎着朝阳,牛羊在山坡上悠闲地吃着青嫩的鲜草慢慢地往山坡爬去。不是转来牛羊的叫声,生命的暖流从这里涌向四方。

感触于眼前的风景景物和欢动的生命所显现出的自然属性,或者说是天生的魅力,每每被自然界和天赋生命所折服。面对自然界,感觉到生命处在自然界中的自若、率真、无拘无束、悟性,如回到那纯真的孩提时代,放开心怀任其自然畅想、流淌。

离开熙熙攘攘的城镇,来到自然界的怀抱,拥抱青山绿水,在绿茵铺盖的草地上奔跑,草原以她的宽怀拥我入怀;溪流在身边欢畅地哼着歌谣流向远方,在远方,一顶顶白云般的帐房散落在山脚下,青烟袅袅升起,撒落在草原上的群群牛羊在蓝天白云下啃食着青草……使人于恬淡宁静中领略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迷人景色。

抑望耸立的群峰,在太阳的光芒下闪着耀眼的银光,如一尊尊威武的战神身披银色铠甲傲然挺立。在这片全民信教的雪域高原,每座山、每条河、山谷都有着她的故事和来历;而每一位老人就是一座座传奇故事的活得宝库,不分男女能够讲得来许多传奇故事。如史诗英雄格萨尔王的故事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果洛是格萨尔王的故乡是岭国英雄们驰骋纵横的疆场,是雄狮大王历经凄风苦雨人生磨难,顽强成长和进取,最终在源头赛马称王终成一代英主,带领贤臣良将扫荡了雪域大地的妖魔鬼怪,让佛音回荡在神秘宁静的雪域大地的传奇故事。《安多政教史》里说;”从前,黄河上游所有地区,均在岭一格萨尔王统治下…...现在这部分地区绝大部分属于果洛地区。”倾听史诗之音“......北面从青海湖畔以下,南面从箭竹的故乡,美丽而炎热的河川以上,银白色雪峰如水晶塔般的玛嘉奔穆拉山(阿尼玛卿雪山)的后方,黄褐色的威严的念青山(唐古拉山)的前方。......”。这是史诗《降伏霍尔的霹雳箭》中对白岭国疆域的描述,之前在此广阔的疆域内分布着以白兰羌为主的古羌人部落。历史文献记载,隋唐以前果洛地区的古代居民主要有白兰羌和党项人杂居于其间。唐代吐蕃崛起于西藏,深入东部,征服和同化了白兰、党项等羌部。“又有雪山党项,姓破丑氏。居于雪山之下,及白狗、舂桑、白兰等诸羌,自龙朔已后,并为吐蕃所破,而臣服焉”(《旧唐书.党项传》)。这些被征服和逐渐同化为藏族的古羌人中的一部分是最早的果洛地区藏族游牧民诸部落。格萨尔王即出自“董”姓之被藏族同化的古羌人亦即白岭国骨系。(据文化人类学考证,“董”姓是古羌人的一个大姓。白兰羌是其中的一支。果洛人是被吐蕃征服同化的白兰羌和党项羌一部后裔。笔者)

听讲故事绘声绘色,每每有感于对方的专注、深情,以及他(她)们对于说唱故事技巧的应用能力。语气抑扬顿挫,收放自若,以朴素自然的民间叙事艺术把故事中主人公的境遇和喜怒哀乐表达的淋漓尽致。神授艺人传唱《格萨尔》更是感天动地,气势恢宏,如人身临其境。如果说藏民族是歌舞之乡,那么我还要加上一句,她是传奇故事取之不尽,用之不歇的宝库。以她全球最高的地理位置和独特自然人文环境,屹立于世界东方之巅,可谓一枝独秀。藏民族,千百年来形成了别具特色的民族风俗、风情;在茫茫草原有着挚心的爱,爱马、识马、善骑、骁勇,充满剽悍、尚武的精神;有轻便、耐磨、便于支拆驮运的牛毛帐房;有粗犷豪放、欢快热情的民间舞蹈等等,是千年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我们民族的生活习俗一般以手抓、奶茶、酥油为主食。是一个能歌善舞、热情奔放、喜爱运动的民族。 藏民族,不管居住在祖国的何处,自古以来均自称为""。这一称呼表明,整个藏族在其经济、文化、语言、心理素质上稳定的统一性,是一个民族共同体。在藏族的传统来说地理区划中,把现在藏族居住的扩大地区,分为“上阿里三围”、“中卫藏四如”、“下朵康六岗”。

 藏民族,几千年来以其天禀异赋创造了光辉灿烂的历史文化,并一代代传承和发扬广大;其历史典籍浩如烟海,特别是从10世纪到16世纪,是藏族文化兴盛时期。几百年间,藏族文化大放异彩。结构宏伟、卷帙浩繁的世界最长史诗《格萨尔王传》,多少世纪以来,就一直在西藏以及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的藏族地区广为流传,现在已经流传到国外,有各种外语的版本,藏学更是目前世界上热门的研究领域。在微软等开发的软件系统中已经有随系统配置的藏文输入法,藏文是除汉语文以外的国际通用的文字系统。还有举世闻名的《甘珠尔》、《丹珠尔》两大佛学丛书,早在1213世纪前后,即出现了论述藏族民族音乐的专著,如萨迦班达智·贡格坚赞的《论西藏音乐》等。以及有关韵律、文学、哲理、史地、天文、历算、医药等专著。

藏民族,在青藏高原漫长的历史进化中其种族遗传基因得到得到高原适应性改变(非致病性基因突变给自然选择带来了原始材料,使生物可以在自然选择中被选择出最适合自然的个体。), 使之人体机能逐渐适应了雪域高原严寒缺氧的自然环境。现代遗传基因理论研究表明,人类或动物在青藏高原生活千年至数万年物竞天择获得适应的机能,具有遗传学基础。藏族人能够在高海拔生存的部分原因是基于因为他们携带了两个基因(EGL1PPARA),这些基因可帮助将他们血液中的血红蛋白保持在最低浓度。当生活在低海拔地区的人来到该地区的时候,由于他们的身体内缺乏氧气而引起高原反应,这种反应可能会发展为致命性的心脏或脑的炎症。但是藏族适应者会出现一系列生理活动的适应性改变,如无氧代谢能力增强、毛细血管数量和密度增加、肺血管阻力下降及低氧诱多因子激活等。许多基因在人群中有不同的形式,发现大约有30种基因在藏族人中普遍表现出在汉人中罕见的基因型,区别最大的一种基因在汉族人仅有9%拥有,但藏族人中87%都有。如此巨大的基因差异显示,这种藏族人特有的的基因型特别受到自然筛选的青睐。又以牛羊肉和奶酪制品等高蛋高热量的食品为主食的民族,这种纯天然食品能够抵御严寒,强身健体,由此高龄之人随处可见。这是在与严酷的自然环境的斗争中形成的独有的顽强生命力和对于环境的超强适应能力,是与自然环境和谐共处的结果。

笔者小时常听大人告诫:不能搅动泉眼,否则会变成短手缺脚的人;爷爷说不能往泉水或者河水中撒尿否则会烂裆;当春天来临大地返青的时候大人叫我们不要拔草,会影响身高发育。不要拆断树木不然会引起龙神震怒引发洪水等灾害。这些虽然有点夸张但透露出藏人心目中的对于自然万物的敬畏之情。还说,对神鹰不能扔石头等做不敬的事情。曾经有一小伙子不知是出于无知还是好奇,在其母天葬的时候,用猎枪射杀了几只神鹰,将鹰骨加工后当做吸食旱烟的烟杆。后来,这个小伙子死于一场车祸,天葬时神鹰飞来围着尸体一闻其气味后皆惊飞而去不肯食其肉,只好将其土葬了事。还有动物报恩的故事等等,从古至今藏民族僧俗男女皆爱护与自己的生存休戚相关的自然环境和其中动物。《智者宴席》:古时候起藏族地区不但禁忌吃鱼,而且禁止捕捞鱼类。唯“蛙食之乡”达布除外。不食马、狗、骆驼、爬行类和飞禽走兽动物之肉。不慎弄死动物要抬到有经幡的神山上超度其亡灵,消弭自己的罪孽。佛曰:“不杀生”即对一切众生,应一视同仁,勿残杀加害。认为万物皆有佛性,故不能杀。而孔子也曾说:“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我先祖最早就有爱护自然环境重要性的认识和对与之共生的自然万物的敬畏性,并将这种思想情感贯穿于佛教教义和对于世俗男女的教化之中。

从一种深入到骨髓的佛性里,雪域众生从小就有爱护自然环境的传统。于这种独特自然人文环境中,她的子民秉性勤劳勇敢,诚实守信,且剽悍有斗志,有着很强的独立生存能力。过去,百里没有人烟,一顶顶孤零零的帐房散落在荒山野岭里成为一个个独立单位,一顶帐房就是一户人家。这样的人家要时时面对严酷的生存环境:自然灾害,凶猛的野兽,猖獗的盗匪,随时可能发生的人与牲畜瘟疫,部落之间战争,......没有一颗颗勇敢坚强的心灵和生存智慧是不可能在这样严酷自然环境中生存的,遑论发展。但是藏民族不但从这样一种世界屋脊的严酷自然人文环境中得以生存,而且发展壮大了自己,以海纳百川,揽括四海的气度同化融汇诸多古羌人民族系统,逐步形成藏民族这个人们共同体。斯大林说:“民族是人们在历史上形成的一个具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以及表现于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的稳定的共同体”。藏族就是在六、七世纪以聂赤赞普为首的雅鲁藏布江流域部落联盟群体发展而来的藏民族的共同体。经过1000多年漫长的同化、融合苏毗、羊同、白兰、党项、岩昌、邓致、氐、东女、嘉良夷、哥邻等氐羌群体与今天的藏族各支系集团,藏族发展壮大了。藏族不管居住在祖国的何处,自古以来均自称为""。这一称呼表明,整个藏族在其经济、文化、语言、心理素质上稳定的统一性,是一个民族共同体。在藏族的传统来说地理区划中,把现在藏族居住的扩大地区,分为“上阿里三围”、“中卫藏四如”、“下朵康六岗”。

果洛藏族就是在吐蕃征服东部诸羌民族的过程中被征服和逐渐同化的党项和白兰羌的一部分。白岭国应当是在吐蕃王朝崩溃后以河源地区为中心崛起的一个强大部落联盟集团的称谓。“在佛教的西藏旁边还有一个游牧民的藏族,即格萨尔汗的藏族和牧民英雄史诗的藏族,这也就是萨满和黑巫术的藏族”。  (前苏联藏学家罗列赫《西藏的游牧部落》)。藏族在这个兴盛阶段创建文字,传播文化、佛教,发展农牧业经济和军队而后在此基础上从青藏高原迅速崛起,成为威震世界的强国,开始向四周扩张和发展。他曾经横扫东南亚诸国,(吐蕃将士身披重甲,只露出眼睛,战力惊人!)并与唐王朝的战争时断时续了许多年, 特别是从赤松德赞执政以来,对外扩地战绩显赫,吐蕃北方占甘、肃、瓜、沙诸州和北庭、安西地区;南占剑南、西川大片地方,东南与南诏相接,南达天竺,西至大食。有一度吐蕃军队夺取了唐朝古都长安。唐蕃和亲虽然暂时平息了战火,但是过不了多久就会烽火重燃。打打和和一路走下来。战争带去了流血和死亡也带去了各国和藏地文明之花,加速了各国之间经济文化的交流,总比固步自封的要强。
好比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打开了闭关锁国的清王朝的大门,将西方现代工业文明和文化传播到中国一样。在东南亚诸国文化和藏文化相互碰撞、渗透中又相互促进,对各自经济文化的发展影响深远。曾经盛及一时的滇藏之间的“摘山之产,易厩之良”的茶马互市、茶马之道与澜沧江—湄公河流域(澜沧江流经藏、滇入南亚曰湄公河)是这种文化交互影响和繁荣的渠道。藏族学者南喀诺布在《关于藏族古代研究中的几个问题》一文中说:缅甸语中的火、手、盐、路、我、犬、耳、一、二、五、六等词的读音与藏语极为相近。并说《缅甸史》中有“有缅甸民族源自藏族的说法”。《缅甸史》又说:缅甸最初之居民自中国西部,西藏东部,“顺江而下,无可疑义。惟其移殖之路线、程序与年代,均不可考。......”。

时至今日藏文化依然是世界文化宝库中一朵璀璨夺目的花朵,这是世界人民所公认的。这是一种一个民族不凡的精神境界、智慧所创造出的历史奇迹,不朽的世界精神文化遗产。

当我们坐着西行的列车奔驰在莽莽原野或者奔驰于高山峡谷中时,每每惊叹于她的广袤和蛮荒、冷峻与神奇;在列车都要奔驰两三天的路程中,我们坐车的人尚感到疲倦,何况那些一路匍匐磕着长头从自己的家乡走到圣地拉萨的虔诚的善男信女们呢?我的祖母和母亲就是在母亲18岁那年从果洛玛沁县拉寺加黄河岸边徒步起程,以身体丈量拉加寺与圣地拉萨的距离匍匐走完了全程。可以料想,当年在征战的路途何其遥远,但是有坚强心智者不畏这些险阻,毅然决然挥师进军。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先辈们这种坚韧顽强的,为了某种信仰抛弃一切甚至视死如归的精神,令我惊叹和肃然起敬,一想到他们心灵就会受到震撼。

回望历史,曾经有过几多古文明和强大的帝国如颗颗耀眼星星灿烂于历史的星空,却又犹如颗颗流星霎间消失于无尽的宇宙时空中。如曾与中华文明并列的古埃及文明、古印度文明、两河流域文明、古罗马文明、古希腊文明以及创造这些文明的强大帝国,如埃及帝国、亚述帝国、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等,我们依然由直系后代继承着祖先创造的文明,他们的呢?已成“绝代”状态,没有直接的传承人。这种韬光养晦的生存智慧和精神世界的力量是所有中华民族儿女所具有的共性。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在历史的时空中曾经有过多少风流人物,创造过几多气吞山河的英雄壮举。如皇帝(统一中国)、释迦摩尼(止恶行善,转迷为悟,离苦得乐,舍己利人)孔子(直接关系中华民族思想文化的发展和民族心理性格的形成,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某些东方国家,甚至远及西欧)。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开辟了新航路,改变了世界历史的进程)、乔治.华盛顿(第一任总统,美国独立战争的领导人)、马克思(全人类的导师)、列宁(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创始人)、毛泽东(开天辟地第一人,为人类社会的进步做出了重要贡献)、圣雄甘地(以非暴力的哲学思想领导印度人民成功获得独立—力量不是来自身体上的,而是来自不屈不挠的精神。他的“非暴力”的哲学思想,也就是他说的“satyagraha<意为“精神的力量、真理之路、追求真理>,英语译成soulforce),影响了全世界的民族主义者和那些争取和平变革的国际运动,鼓舞了其他的民主运动人士如马丁·路德·金曼德拉)等等,他们依靠心灵和智慧的力量,带领劳苦大众改变了世界历史的进程,推动了人类社会的发展和人类社会文明的进步。还有不计其数的古今中外许多伟大的历史人物和俊杰,依靠精神世界的力量改变人类生存的客观人文环境的生动实例,是一部部关于心灵力量的赞歌,是以非凡智慧改造自然人文环境的荡气回肠的绝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9-21 00:08 , Processed in 0.025536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