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杨恩洪丨旦贝尼玛活佛与果洛州达日县格萨尔狮龙宫殿

热度 1已有 595 次阅读2018-6-27 10:23 |系统分类:文化| 旦贝尼玛, 狮龙宫殿

杨恩洪丨旦贝尼玛活佛与果洛州达日县格萨尔狮龙宫殿 

沉痛悼念果洛州查岭寺旦贝尼玛活佛!

谨以此文祭奠活佛的英灵!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随着全国大规模抢救史诗《格萨尔》的热潮,在地处甘、青、川交界的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悄然兴起了一股格萨尔文化热。这在当时格萨尔流传逐渐趋于弱势、说唱艺人逐年减少的广大藏区却是一件十分引人瞩目的新鲜事物。这一多样化的文化热潮体现是,在大约只有10万人口的果洛牧区,格萨尔藏戏团、格萨尔文化中心、格萨尔殿堂犹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这种发自民间、基层的对史诗格萨尔的热情,在广大牧民中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影响,人们确信:多姿多彩的格萨尔文化传播的春天即将来临。让人们惊喜的是这股文化热的源头来自于寺院,是一些热心于格萨尔的活佛、僧人带动当地的僧众发起的。

从左到右依次为 杨恩洪、旦贝尼玛、诺尔德

青海果洛地区是历史上较为封闭而又独具特色的藏族聚居区之一。它位于中华文明之摇篮-黄河的源头。世代生息繁衍其间的果洛藏族人民,以其强健、彪悍、英勇、顽强、不屈不挠的精神及质朴淳厚的品格而闻名。就在这片土地上,果洛人民用他们的智慧与勤劳开发了玛域--黄河源头地区,创造了独特的黄河河源文化。其中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当之无愧地成为黄河河源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玛域独特的地理环境是史诗《格萨尔》孕育而生的摇篮,人们确信,史诗《格萨尔》与流经这片土地的玛曲(黄河)以及耸立其间的阿尼玛沁雪山有着密切的关系,史诗中的许多重大事件都是在玛域这一宽阔的舞台上发生。如今,这里有关格萨尔的传说、遗迹、遗物遍布全州,史诗时代人们古老的习俗仍然被沿袭,甚至他们认为,这里就是格萨尔的故乡,果洛人就是格萨尔王的后代。

                                                   杨恩洪与旦贝尼玛

历史上,果洛地区并未流传过藏戏,在寺院的重大节日中,传统上都是跳恰姆(宗教祈神舞蹈)。格萨尔藏戏这一新的形式,首先是由甘德县龙恩寺活佛白玛单波从临近的甘孜州色达县塔洛活佛那里学来,成立了格萨尔藏戏团,而后达日县查岭寺旦贝尼玛活佛于1987年也组建了藏戏团,此后果洛州其他各县寺院纷纷效仿,组建格萨尔藏戏团蔚然成风。在此基础上,各寺院开始筹建格萨尔的相关文化设施,查岭寺的格萨尔狮龙宫殿、龙恩寺的玛域格萨尔文化中心的建设首先被提到了议事日程上来。这些文化活动得到了历届果洛州各级领导的大力支持,遂使玛域地区呈现了一派格萨尔文化热潮,笔者有幸见证了这一文化盛事的过程。本文主要记述笔者与旦贝尼玛活佛及格萨尔狮龙宫殿建造的因缘关系。

在果洛州达日县境内流传着许多格萨尔风物传说,有不少群众及宗教人士认可的格萨尔遗迹、遗址,如著名的珠牡江卡让姆城墙遗址,及在此筑起的甘珠尔、丹珠尔的石经堆;有格萨尔的煨桑台;供奉战神的祭祀台等,不少宗教人士认为查岭寺即是查莫岭(格萨尔时代的岭国)的简称,而查岭寺的上一代寺主岭喇嘛曲吉多杰是岭国的后裔。人们根据达日的地形地貌与史诗内容的对照,认为当年格萨尔王的狮龙宫殿就建立在这里。于是在群众及宗教人士的要求下,作为青海省人大代表的旦贝尼玛活佛决心为当地百姓做一件实事,修建一座格萨尔狮龙宫殿。

1991年,旦贝尼玛活佛应邀到北京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任教,其间11月13日,他来到中国社会科学院全国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汇报即将修建格萨尔狮龙宫殿的计划,当时我有幸接待了活佛,并引见他向格萨尔领导小组组长做了汇报。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活佛,此前,我曾于1983年到果洛调查,前往查岭寺,但当时寺院正处于维修状态,并未见到活佛。汇报时旦贝尼玛活佛的一番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说:“《格萨尔王传》是一部伟大的史诗,在世界上都占有重要的位置,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骄傲。果洛是格萨尔流传非常广泛的地区之一,我们这里也是格萨尔的故乡。过去群众曾希望建立一个格萨尔宫殿,由于各种原因一直未能实现,今天,我们要顺应人民的要求,历代统治者做不到的事,我们这一代人要做,以使优秀文化不至于中断,把格萨尔文化更广泛地发扬下去。”,这番话出自一位高僧大德的口中,让我即感动又产生了深深的敬佩之情。

在得到全国格萨尔领导小组的支持后,在青海省格萨尔领导小组及果洛州领导的大力支持下,达日县县委、县政府更是积极配合,在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成立了格萨尔狮龙宫殿修建筹备组,由当时的副县长群佩及其他几位领导同志与寺院活佛、寺主共同领导。经费主要由旦贝尼玛活佛筹集,修建工作随即顺利展开。

第二年,即1992年夏天,我在果洛进行了一个多月的田野调查,并与果洛州格萨尔办公室负责人诺尔德来到查岭寺,对狮龙宫殿进行考察。旦贝尼玛活佛为了接待我,特地向查岭寺堪布会打了报告,因为按照传统,比丘坐夏活动期间,无堪布会特批,女性不得进入寺院。 

1992年7月10日一早,我们从县城出发,同达日县县长、县委书记一起向查岭寺进发,虽然距离并不太远,但由于路不太好,还是走了一段时间。旦贝尼玛活佛一直在寺院外的接待室门口等待,再次见到活佛十分高兴,活佛坚持让我走在前边,并让我坐在正中间两个法座中靠右的那个座位上,活佛则坐在了左边的法座上。我环视四周,除了这两个高高的法座,两边全是低矮的卡垫和藏式条桌,县领导及一起前来的同志都坐在两边的卡垫上。顿时我心中感到诚惶诚恐,而同时对活佛的一片良苦用心油然起敬。我想这不仅仅是对我个人的礼遇,而更重要的是把我代表的全国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桌上摆满了招待客人的吉祥茶点。落座后,活佛作了一个长篇讲话,谈到了对远道而来的贵宾的欢迎,并主要论述了建造格萨尔狮龙宫殿的历史依据。旦贝尼玛活佛预言:建造格萨尔狮龙宫殿是遵循了百姓的热爱与呼声,从宗教观念上讲,格萨尔事业再次兴起的时刻已经到来!他这一高瞻远瞩的预言,在当时的格萨尔抢救工作中具有前瞻性,这也是他下定决心用自己宝贵的后半生无怨无悔地投入到建造狮龙宫殿,为格萨尔事业再创辉煌的初衷。

当天下午我们全体驱车前往宫殿遗址。狮龙宫殿正在施工之中,站在这里放眼向四周望去,几乎周围所有的山峦都朝向这里,周围的山势犹如八宝汇聚,不远处有从北方和东方流经的两条河,左边的达日河与右边的萨纳河在这里汇集在一起后缓缓流入黄河,犹如两条洁白的哈达在这里缠绕逶迤,与史诗中所描绘的场景极其相似。诺尔德和我把两条圣洁的哈达结在一起,送到旦贝尼玛活佛的手中,经过活佛的加持后,他示意我们将哈达缠绕在矗立的经幡柱上,这里即是查岭寺特邀四川色达五明佛学院晋美彭措大师确认的建造狮龙宫殿的坐标点。随即我们在这里合影留念。接下来举行了隆重的煨桑仪式,这是我第一次目睹煨桑仪式的全过程。我们将这一吉祥的日子:藏历5月10日定为每年举行格萨尔大型庆典及说唱表演活动的日子。全天的活动非常吉祥圆满。

回到旦贝尼玛活佛的住处,他再次用丰盛的藏式茶点招待我们,并带我们去了他住房旁边的一个小房间,这里是他的佛堂,珍藏着有关格萨尔的各种无价之宝,有唐卡、格萨尔时代的大刀、有掘藏出的佛像、五角海螺、钵等宝物,活佛对每一件宝物的来源及其价值都做了详细介绍,不少宝物都是由于活佛的威望所至,由民间百姓自动奉献的。看来活佛与格萨尔的因缘由来以久,为建造狮龙宫殿,他作了充分的准备。与活佛合影后,我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寺院。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除了深深的感动,并在心中默默地祝愿,希望活佛的愿望能早日实现。

此后,1993年、1996年,2004年多次造访果洛,见证着狮龙宫殿在达日的大地上拔地而起的过程,而拜见丹尼活佛也成为我每次去果洛的必修功课。由于他对格萨尔文化保护做出的突出贡献,于1997年获得了国家民委、文化部、中国文联、中国社会科学院四部委的联合表彰。并亲自到北京受奖。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阶段, 宗教人士如何在这一巨大的变革中与时俱进,与前进的时代相适应,更好地为人民群众服务,丹贝尼玛活佛用他的行动做了最好的诠释。

2014年夏天,全国格萨尔达日论坛在狮龙宫殿隆重举行,旦贝尼玛活佛亲自参加了学术研讨会,听取来自全国各地学者的发言,并和与会学者共同探讨格萨尔保护工作中的诸多重要问题,使这次论坛取得圆满成功,成为格萨尔文化保护的又一盛事。这是我退休以后再次来到狮龙宫殿,在大会开幕的现场,丹尼活佛一眼就发现了坐在嘉宾席的我,他旁若无人地径直走过来率先与我握手,我们互致问候,虽多年未见依然是那样亲切、惺惺相惜。至今难以忘怀!

此时的格萨尔狮龙宫殿已经巍然屹立,丹尼活佛规划的供奉莲花生大师、战神及格萨尔王及其三十大将的塑像全部雕成;岭国护法神、八十英雄等众人物的壁画栩栩如生的展现;玛域格萨尔文物展览馆中收藏了各种吉祥宝物,格萨尔的各种文物、文本、出版物业已汇集其中,狮龙宫殿的建造及内部的筹备工作已经基本就绪。丹尼活佛深有感慨地说:这些年来,党和政府对民族文化事业的支持和帮助,更增加了我完成此重任的信心和决心,建造狮龙宫殿的初衷就是向格萨尔王以及所有古代的圣贤们祈愿世界和平;祈愿祖国早日统一;祈愿长久的安定团结;祈愿各民族人民团结一心、平安永乐;祈愿藏民族文化发扬光大;祈愿更多的人们具有善良的心地!如今,丹尼活佛的宏愿已经圆满实现!

果洛州宗教人士、高僧大德、寺院发挥其独具的作用与影响,参与地方的文化建设,创办格萨尔藏戏团、创建格萨尔文化设施,直接为人民群众服务,丰富了民众的精神文化生活,为保护藏族传统文化做出了贡献,也为牧区精神文明建设做出了贡献,在全国格萨尔抢救与保护工作的进程中,具有示范作用,意义十分深远。而旦贝尼玛活佛就是其中的引领者,他努力奋斗三十年建造的格萨尔狮龙宫殿将成为屹立在玛域黄河源头的一个格萨尔文化的世纪地标,将被世世代代的后人敬仰、膜拜,而旦贝尼玛活佛的功绩也将被后人们永远铭记!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所研究员

                                                                                                       杨恩洪

                             2018年5月22日于北京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ljh8520035 2018-7-2 08:41
朋友:你好?我几次到过果洛出差办案,顺便约见你一起座座,可不知道你的联系方式,很遗憾。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如果到了海南可别忘了与隆务.拉加华联系,联系电话:18935648788     
回复 雪域猛禽 2018-7-3 11:33
ljh8520035: 朋友:你好?我几次到过果洛出差办案,顺便约见你一起座座,可不知道你的联系方式,很遗憾。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如果到了海南可别忘了与隆务.拉加华联系,联系电 ...
谢谢你,知道了。我不是那种有口才的人,笨嘴笨舌,当面交谈会冷你失望。只有提起笔来在安静的环境中才可以发挥出来。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11-15 07:34 , Processed in 0.319132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