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解除对本教的一些误解

热度 6已有 5023 次阅读2013-8-21 11:34 |系统分类:信仰|   本教, 误解

                   解除对本教的一些误解

                                                 作者:康巴人

 

近期有少数居士和部分不太懂得藏文的学者,不断发表一些有关本波教(苯教)即本教和班底教(除本教以外的藏传佛教)关系和教义的文章。这些话题是源于他们不懂藏文,不熟悉藏族的文化与历史的缘由,往往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近期色达五明佛学院的索达吉堪布写了一篇有关本教历史情况的文章,其中存在着很多失实、偏颇、误解历史的地方,本人认真看了几遍,决定写篇文章予以澄清。由于索达吉堪布所代表的不单是他个人而已,而且还代表了我们的上师法王如意宝,同时也代表了整个色达五明佛学院,因此需要更智慧的认识,才不愧为法王晋美彭措的弟子,才堪当堪布的重任。其实大家可以反对本教、否定本教,也可以批判本教,但首先得研究它,了解它,这样才有资格批判或者反对它。但如果从来没有了解过本教(苯教),甚至没有看过本教的文献资料,就很不负责任地盲目乱写,那无论对自己还是对藏族的历史或本教都不公平。

索达吉堪布的这篇文章,违背了六条戒律:第一、掩盖事实,欺骗弟子、制造狂言,违背了比丘戒的四根本戒之一;第二、制造混乱,分裂民族统一战线,破坏社会稳定,违背了国家政策;第三、不加思素的言论、不符合研究程序、不依据历史资料,违背了学术界的基本道德观;第四、举凡宁玛派的人士几乎都受过共珠云丹江措《大宝伏藏》的灌顶和传承,如果您接受过其灌顶,就违背了皈依戒、密宗戒,因为大宝伏藏经中就有很多本教的经典,所以违背了皈依戒、密宗戒;第五、违背了上师的言教,因为您的上师是晋美彭措法王,法王在临终时对弟子们授予过这样的甘露言教:“不扰乱他人之心,维护自己的正见。”你现在扰乱他人之心,而且都是无根无据,所以说违背了上师的教令;第六、扰乱人们的清净信仰。上述六宗罪过,给别人带来了很多的烦恼分别。

如果以不良动机、不轨意图而寻找别人的伤疤、缺点的话,藏传佛教宁玛派、格鲁派、噶举派都有说不完的问题,而且说法上都可以很严重。比如在五世达赖时代,就曾把噶举派说成盗法者。在建立新密派时,宁玛派的宁玛自续等很多大圆满文献都从甘珠尔里被删除。印度佛教史上也曾把龙树菩萨说成魔的化身,无著菩萨说成龙树的走狗。这些都是由于政治的需要或是偏见、极端的认知,不代表他们的法本身有问题,但很多人还是把它说得分文不值。所以我希望无论研究什么,解释什么,首先要尊重它,以不偏颇、不极端的心态去评价它,这是一个学者或者修行者所应具备的基本要求。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证明我自己,也不是想证明本教是否为佛教。我想说的是作为出家人的我们,不能掩盖事实,在真理、正知面前要站得直,做得正,不能以偏颇或极端的手段去研究它。若没有经过深入研究和调查,就不能轻易判断是非曲直,也没有资格说它的是非曲直。本教不是个简单的话题,也不是晚近所诞生的新文化,它有着万年的历史、丰富的理论和大量的文献资料,所以要深入研究才可以发表意见。所谓本教指的不是某某人或者某某寺院,而是在七世纪以前吐蕃和象雄人的所有宗教信仰、文化教育体系,其中涵盖了宗教信仰、文化教育以及雪域高原的民俗民风、民族性格、心理素质等方面的内容,具体包括医学、历算、天文、地里、历史、教育等,其内容深广而复杂,所以万不可轻易地断定其是非。

 

索达吉堪布在他的文章中说,佛教认为:教在未兴盛之前,有一个藏族小孩在13岁的时候着了魔,与土地神、护法神、水神等一起周游很多神山,在这期间掌握了各种鬼神、供养等众多修法,当他26岁回到原来居住的地方时,便依靠自己的所见所闻造了各种仪轨,人们念诵之后也具有一定的成效。

对于这种说法,据《东噶大辞典》等资料记载,教自宗并不承认。也许有这样一种说法,但这跟本教没有关系。如果要研究本教,就得研究本教的资料和其历史,这是最起码的了解。本教资料至少有几千本,大藏经甘珠尔就有一百七十多本,丹珠尔有三百九十多本,在哪一部经里说道:本教的祖师是个被鬼附体或着魔的小孩?哪一部经典里说一个着魔的小孩创始了本教?东噶是说一个小孩被鬼附体或者带走了,但没说他是本教的创始人,也许他的名字中突出了本的词汇,但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七世纪之前在藏地、象雄地区的所有译师、医师、卦师、算命师、风水师、天文学家、教育家都可称为本波,当时青藏高原的所有文化、宗教信仰都可称为本教。本教实际上不仅是单纯的宗教, 也是藏族的社会教育、文化体系、民俗民风、民族性格。本教可以说是西藏人的宇宙观、哲学思想、社会学、自然学,因为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研究它都是无边无际的。藏传佛教在修行风格、文化理论、教学模式、阐释方法上之所以不同于汉传佛教、南传佛教,就是因为本教的独特文化和影响,可以说藏传佛教就是本教与印度佛教相结合的产物。尤其是宁玛派的许多经典都与本教的经典没有任何区别,这说明什么?说明它离不开本教文化。到了噶当派、格鲁派,在风格上就渐渐产生了距离,这些教派不但与本教产生了距离,在教育模式、修行风格、文化内容、文化习惯等都跟宁玛派有很大的距离,这就是为什么阿底峡尊者建立新密、推翻旧密的最大原因。

在本教史料中也确有提到过一个小孩在十三岁时被鬼带走,游历各地,回来时得到了很多的世间神通,创造了宗派,宗派名叫“放羊者的邪教” ,但没有说它是本教。如果是本教的创始人,就不符合历史,因为据资料显示:那小孩出世于七至八世纪时期,而雍仲本教诞生的历史最晚也是在四千年前,原始本教比雍仲本教发展得更早,中间相差太大,只要研究过藏族历史的,就明白这根本解释不通。

 

索达吉堪布还在文章里说:真正的苯教可以分本地苯教、外来苯教、篡易苯教等很多分支,但实际上,他们只是将佛教的很多名词运用到了自己的宗派上,比如佛教认为来人间弘扬大圆满的喜金刚——嘎绕多吉,他们许为苯教大圆满的第一创始人;苯教与宁玛巴相同,也是分为九乘,只是在名称上稍有不同而已。苯教徒认为,在魏摩隆仁地方曾经有一位辛饶本师,他成佛圆寂后,以化身释迦牟尼佛的形象出世。有些人则认为藏传佛教的前身即是苯教,有关这一点,很多历史学家认为没有任何可靠的依据。

我想纠正一下这里面的一些误解。有些学者的文章是有这么一说,但很多的国内外藏学研究专家对此都作过很详细的解释和纠正,索达吉堪布可能没有看过那些纠正的文章。流浪本、篡改本、神鬼本的说法是极少数人对本教的解释,在本教自己的经典和史料中从无这样的观点,也不是所有藏传佛教学者们的统一说法,而是直共云丹公布(是直共噶举的一名论师)的《第四十卷》中的一种说法。他在经中把所有本教分为流浪本、篡易本、当苏本三个体系。流浪本是讲一名来自外地的流浪者来到藏地,传授了很多教法,形成修行体系而被称为本教;篡易本是从宁玛派的经典中被篡改了很多的教义和理论,形成理论体系,被称为篡改本;当苏本是祭肉供血的各种仪轨。后来格鲁派的论师章嘉活佛在《章嘉宗派源流》中也提到了相同之观点,但如果仔细研究两部经中的文章内容,不难发现,章嘉大师只是把直共大师的文章一字不漏地复制到自己的文章里,因而两者几乎一模一样。除此之外,在章嘉论师之弟子土官曲吉尼玛的《土官宗派源流》中也有同样的说法,都是一字不差,不难看出这些文章就是从直共云丹公布的《第四十卷》中直接复制过来的,由此可见,这一说的来源在于直共大师的论著,但后来有的藏学专家们收集了很多不同版本的直共《第四十卷》之书,其中有手写板、木刻版,才发现有的版本中没有关于篡改本、流浪本、神鬼本的文章,由此可以肯定,这个文章被后来的人整理过,三个本的说法可能也是有人添加进去的。

还有,土官大师虽然把《章嘉宗派源流》中的有关文章一字不漏地复制了过去,但他自己好像不怎么赞同这一说法,因为大师在《宗派源流》中接着说道:“有人认为本教与班底教的内容有矛盾,但实际上本中有班底的内容,班底中也有本的内容,如我不具出尘法眼人,难以分清谁是谁非。”

由此可见,这些说法不是本教的观点,也不是班底教(除了本教外的其他藏传佛教)对本教的评价,而是如索达吉堪布等极个别的师父对本教的认识。如果把垃圾与食物放在一起,食物也会变成垃圾,如果各种不同说法都混杂在一起,好的理论也会变成不好的理论。如果研究过历史的就知道,在历史上宁玛巴也被其他教派排斥过、否定过,噶举派也曾被赶出过藏地。虽然说是它们教义的问题,如反对大圆满和纳若六法,但这些都是因为政治、社会斗争所致,与法本身没有关系。比如自仁青桑波大译师译经开始,藏地建立新密,推广新密,开始改善或者反对旧密。与此同时,宁玛巴的《宁玛自续部》等有关大圆满的很多文献都被从《甘珠尔》里删除,说:“佛教只有四部,若有五部则不属于佛法。”第五指的就是大圆满,他们想说大圆满不是佛法,不是释迦摩尼佛所述。无论是本教大圆满还是宁玛派大圆满,确实都不是释迦牟尼佛所传,而是三身佛所传。根据宁玛派大圆满历代师记所述:法身普贤王如来传授于报身金刚萨埵,金刚萨埵直接传授于金刚持即化身噶绕多吉大师,此中从未提到过释迦牟尼佛。从本教大圆满角度而言:从九位如来秘传上师开始了六种传承,从中传授了三传大圆满、四部大圆满心法,以此出现了二十六位虹化大师、八十位成就者,这些都是历史可见的记载。

但不能以不是释迦牟尼佛亲自所传,就把它认定为非正法,它也许是释迦佛化身为别的身份所传授的。比如格鲁派的大威德、胜乐金刚、密集金刚都不是释迦牟尼佛亲自所传,而是释迦牟尼以金刚持大师身份所传。但不能认为不是释迦牟尼佛亲自所言就不是佛法,因为它完全具备了佛法的特点。本教的密宗和大圆满也不例外,虽不是释迦牟尼佛所教授,但不能说佛就不会以幸饶佛的身份传授心法,也不能说幸饶弥沃佛所传的不是佛法,因为释迦牟尼佛从未说过幸饶佛不是佛,无论所传之法还是自己的生平,他都完全具备了佛的所有特点。况且轻下断言者你又没有成佛,你怎知幸饶弥沃不是佛。是释迦牟尼佛说的吗?是幸饶弥沃自己承认的吗?说幸饶弥沃是佛是有根据的,其一、他所说之法都符合佛法的特点;其二、无论从他的生平记载还是其教言中,都承认他是佛,这不单单是我承认的,是本教的几千本文献资料中都有的,也是很多的宁玛派、萨迦派高僧大德所公认的。比如宁玛派的多吉林巴、邬金巴大师、仁增果敦巴、玉敦海日噶、萨迦派的绒敦巴、将扬钦哲旺波、噶举派的共珠云丹江措等等。

也许很多人会认为,幸饶弥沃佛在时间上早于释迦牟尼,怎么可能被释迦牟佛所化身。其实佛的化身、利生事业是不可思议的,他不是建立在自我的二元论上,所以不能以人的时间和空间来认知佛菩萨的化身功绩。释迦牟尼佛以人的身份虽然出现在两千五百多年前,但他也许在此之前就已经以其他身份出现过无数次,因为诸佛的思想是一致,诸佛的智悲也是一体的,所以谁是化身者,谁又是被化身者,这些都是自我和二元论的观点,所以不要胡乱猜测。索达吉堪布显然代表不了所有宁玛派的教众,而我本人也不是以本教徒的身份说话,我只是想纠正文章中认识上的错误,消除误解,以免误导更多的弟子。也许索达吉堪布没有看过本教的资料,也没有了解西藏本教知识教义,但我们可以多抽时间,静下心来好好交流,我相信结果肯定会有不同的答案,因为文字交流始终有限,远不如直接的交流。

您在写文章时可曾想过,共珠云丹江措等大德们如何发起利美运动(无分教派即不偏袒教派)的真正用意和目的?以您的文章来看,您好像不曾知道利美运动之事,或者不太赞同共珠云丹江措大师的利美运动是对的。如果不是很了解利美运动,我愿意为您做个解释。约在公元1813年——1899年之间,在藏地由噶举派著名佛学家共珠云丹江措、萨迦派著名伏藏师将扬钦哲旺波、本教著名虹化者夏匝巴大师等很多高僧的共同努力下,发起了利美运动(无分教派)的活动。他们所编辑的《大宝伏藏》,共有六十多涵,其中也有本教密宗和大圆满部的文献资料。当时倡导利美运动的高僧大德们说:无论是本波教还是班底教,无论是属于旧密的宁玛派还是新密的格鲁派,所有藏传佛教的派别都讲求觉悟,都倡导出离心、慈悲心所引发的菩提心和无我正见。他们都主张四法印、四圣谛、因果业报,所以这些教派虽然各有各的独特风格,但其内容和真正的目标是一致的。从认知本性、破除自我、消除无明、我执所造成的二元论的角度而言,他们都是一致的,所以倡导无分教派。

这些高僧大德不是在忽悠人,也不是把没有的说成有,而是事实如此,他们说出事情的真相而已。就是因为是真相,所以说服了所有的藏族人,所有的藏传各大教派。索达吉堪布现在推翻他们的观点,重演历史的悲剧,证据何在,目的何在。

历史可见,本教在藏地传承了几千年甚至上万年。在象雄王朝时代,从十八位象雄鹏角国王乃至吐蕃第一国王聂赤赞布之间,经历了上千年的历史岁月;自聂赤赞布国王之赤松德赞之间,出现了三十八个国王,经历了上千年的历史。在如此漫长的岁月中,那些英明的国王一直供奉着本教,信仰本教,学修本教,有的还因此得到虹化成就,难道他们就像您说的不懂是非,不懂文化,不会说话如初生?比如吐蕃国王中的七座天王,本教二十六位虹化大师都是得到虹化成就的高僧大德,没有佛法怎可能有虹化成就。那些国王当中也有虹化大师、成就者,建议大家看一看他们的历史传记。本教在雪域高原传承数千年乃至上万年,当然拥有它的历史,也拥有大量的文献资料。不夸大地说,在藏地有关本教的文献资料至少有上千本经涵,仅仅烟供、荟供、火供等各种仪轨可能都超过五百多涵,哪一部经里提到了本教不是正法,哪一部经里说到了违背因果、违背佛法宗旨的意义。

索达吉堪布说有关本教的历史众多,但佛教对本教历史的看法与本教自宗所承认的历史不相同。

我在这里说明一下有关本教和佛教的用词。要讲藏族历史就要尊重藏族自己的历史书藉,尊重藏文的历史资料。在一百年前的所有藏族历史文献中,没有以“本教与佛教”词语来划分藏传佛教的习惯,而是以本教与班底教来划分。请问:“本波教(本教)与班底教是佛教与非佛教的意思吗?”如果您不懂藏文,不懂藏文中的“本波教与班底教的词义,”我可以当面为您作解释。藏传佛教历史中没有本教与佛教的说法,只有本教与班底教的词汇,本波教与班底教也不是佛教和非佛教之意,但后来有些人把它译成英文时,把班底教译成“佛教”,时至今日,以讹传讹。堪布仁波切您应该懂藏文,也自然会知道班底和本波是否是佛教和非佛教之意。

您了解过本教中的“本”有什么含义吗?本教最古老的经典《佛母五部经》云:“本乃不动摇救度意。”本有两层含义,不动摇和救度众生。不动摇是永恒、本净、清净和本质之意,幸饶弥沃在《雍仲昌盛法界经》中说:“语句多如恒河沙,但千言万语终归不二法。”意思就是无论传授多少法门,多少了义法和不了义法,从所叙内容而言只有一个含义,那就是我们的本性,除了本性别无佛,除了本性别无法,本性无我就是本教的最高境界,这就是不动摇的意思。救度即是如果你学习它,了解它,就会帮你解决困惑、烦恼、自我和无明,因为它强调的是无我、无私的爱心,反对我执。

您在文章里说:“佛教对本教的历史有不同的看法。”您说的佛教应该是班底教吧?其实与其说佛教对本教的历史有不同的看法,不如说个别的师父对本教历史的看法不同。因为您所指的佛教是个别师父们的观点,不代表所有藏传佛教。也不是所有班底教的师父否定本教,很多师父很赞同本教,我在这里举几个例子。比如宁玛派的著名伏藏师多吉林巴、玉敦海日噶、仁增龙萨宁波、仁增郭党巴、著名伏藏师邬金巴大师;萨迦派的大仓大译师、绒敦巴大师、蒋阳钦哲旺波;噶举派的共珠云丹江措;格鲁派的班禅洛桑耶西,他们没有说本教非佛教,也没有说本教是外道。我这里所提到的是其中的少数部分,还有很多师父对本教的评价很高。当然也有个别师父认为本教非佛教,不仅仅在藏地有如此的说法,在印度也曾有过大乘非佛说的说法,但这是个别人的说法,而不是所有佛教徒的说法。

您在文章里说:“有的人认为本教有白本和黑本。”您自己也承认了这个观点,但您并没有研究过黑本与白本一说的来源,就下这样的论断。没错,现在有一部分不懂藏文、不了解藏族文化的人在宣传如此的观点,让很多人以讹传讹。本教当中虽然有外道和正道之说,也有外道本和正道本词汇,但这里所指的“外道本”不是您说的那个黑本,而是印度教和伊斯兰教,要搞清楚这一点。本教自己的任何历史资料里都没有以白本与黑本来划分本教的习惯。根据著名藏学家良美巴大师、扎敦巴大师、夏匝巴大师的研究结果所言,本教有外道本、边地野蛮本、祭祀神鬼本、方便密法本、雍仲本、大圆满本、斯巴本即世间本教。这里所谓的“外道本”指的不是幸饶弥沃的雍仲本,而是印度教,它把印度教称为外道本,因为印度教的常见和断见等很多见地与本教相矛盾,所以称它为外道本;边地野蛮本是指伊斯兰教,跟本教本身没有关系;祭祀鬼神本是所有祭祀神山、神龙之仪轨;世间本教包含藏医、天文、历算、占卦术、风水学、地里、招财招寿经、喜剧、民俗民风等浩瀚内容。由此可见,本教一词的内容很广泛,结构复杂,不能随便看见一个“本”字就广为宣说道:“本教不是佛法,本教是如何如何”这样会扭曲事实。

您所说的白本和黑本在本教自己的历史资料中从没有出现过,在七世纪时本教内部产生了正道和外道两个派系,但这里所提到的外道不是雍仲本教,而是“当苏本”。如果不懂藏文、不熟悉藏族文化的人说这样的话,一点都不奇怪,但从您嘴里说出这样的话,真的让人感到很意外,因为这是非常低级的错误。幸饶弥沃降生之前,藏地也有神本、龙本、魔本、妖本,它们当中也有祭祀山神,祭祀神龙八部的仪轨,但这些与幸饶弥沃的雍仲本教没有多大关系。当时藏地的医学师、算命师、卦师、风水师、超度师、招财师、招寿师皆可称为本波,包括修密法的成就者等稍有身份、地位、学位的人都可称为本波。本教实际就是在七世纪之前的所有宗教信仰、文化教育的总称。宁玛派是创立于八世纪中叶的藏传佛教派系之一,也是印度佛教和本教融合在一起的第一个藏传佛教,所以它的修行风格、文化风格、阐述方式以及修行方法都与后来创立的藏传佛教更派系不一样,与汉传佛教和南传佛教更不一样,之所以不一样就是因为它跟本教的修行模式、文化风格几乎一模一样。

 

索达吉堪布在文章里说:国外有一位大德曾经着重强调:修学宁玛巴的人一定要学习苯教、学习苯教的人一定要修学宁玛巴,宁玛巴和苯教在见修行果上只是名词上有些差别,除此以外都是相同的。实际上,按照麦彭仁波切和无垢光尊者等很多论师的观点来分析,所谓的苯教如果真正具足独到的见解,就应该以独立的见地建立自己的宗派,如果一味地引用佛教的经典和论典,还不如直接皈依佛教。

当时像土观大师 与达仓罗扎瓦 均说苯教所立九乘与旧派大圆满的关系非常密切。为什么呢?因为宁玛巴的大圆满与苯教的大圆满基本上相同。其实苯教只是将大圆满中的很多名词运用到了自己教派的理论上,并且断章取义地曲解其中含义,以此才建立了自己的宗派,所以不应该与大圆满相提并论。

现在很多人都宣称宁玛巴和苯教没有什么差别,这种观点是非常不合理的,因为苯教只是借用佛教的很多名词来创立了自己的宗派,比如宁玛巴所说的本来清净、任运自成、明点等修法,他们只是对佛教显宗密宗的很多名词作了一些修改,然后运用到了自宗观点之上,因此,怎么能与宁玛巴等量齐观呢?这根本是不合理的。

大圆满与大圆满的见修行相同,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因为都是佛的思想,是解脱和觉悟的方法。只要是佛的思想就没什么本质的差别,佛是无我无私的。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共珠云丹江措、蒋阳钦哲旺波、夏匝巴大师等大德们才发起利美运动。因为不明事理的无明之子们,对佛产生偏见、邪见、疑心,他们为了纠正这些错误的思想,才发起了利美运动。

您说按照麦彭仁波切的观点来分析,麦彭仁波切研究过本教,但他研究的是本教九乘次第当中的恰幸乘法门的一部分。恰幸乘可以分四个法门,医学明、历算学、占卦术、禳解法。占卦术又可划分为线卦、占卦、神通卦、梦卦。您可曾知道,麦彭仁波切所研究的对象就是其中的结卦?麦彭仁波切有时候自己都赞美本教说道:“本教知识如大海,我是大海中鱼儿。”麦彭巴的哪一部经典里说到本教不是佛法,哪一部经里说本教是外道?您说:“本教没有自己的独到见地,因为他的见修行与宁玛巴一模一样,都是从宁玛巴里盗取的。”跟其他藏传佛教有相同处就没有独到见地吗?那么格鲁派、噶举派、萨迦派都没有独到见地,因为它跟其他藏传佛教有很多相同之处。如果没有独到见地和修法,那么就称不上宗派。是的,本教的见地跟宁玛派的见修行一模一样,但它只能跟宁玛派和噶举派一样,到了噶当派、格鲁派就有距离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宁玛派在教义上离不开本教。之所以建立新密,推翻旧密的活动,也是因为它的教义离不开本教,由此可见,就算盗法的观点成立,也是宁玛派盗用了本教的观点;之所以宁玛派的宁玛自续等很多经典被从甘珠尔里删除,也是因为它的教义跟本教相同。你说见修行上有相同就算是篡改、盗版的话,那么其他藏传佛教都可被称为盗版了,因为他们跟宁玛派都有很多相同之处。如果非要说只有释迦佛亲自所传的教法才是佛法,其它都不是佛法,那么宁玛派的大圆满、噶举派的纳若六法、格鲁派的胜乐、大威德、密集金刚都不是佛法。宁玛派大圆满传承中没有释迦佛,大威德、胜乐、密集金刚,因为这些教法都是释迦佛以其他身份所传授的。如果非要说只有释迦牟尼亲自所传的教法才能算是佛法,那么印度龙树菩萨的中观、无著菩萨的唯识宗都难以算是佛法,因为都是有争议的。到目前南传佛教还不承认它是佛法。从南传佛教的角度来讲,汉传佛教也不是佛教。我们不要去追求这个法是谁说的,我们应该了解他说的内容是什么,有没有倡导因果。我觉得宁玛派大圆满虽不是释迦牟尼佛亲自所述,但不能因为这样就说它不是佛法,因为它具备了佛教所有特点;噶举派的纳若六法、格鲁派的新密、本教的母续、麦日、大圆满也不例外,因为佛可以以各种身份传法。《楞严经》云:“佛以佛、菩萨、独觉乘、声闻、国王将军、妓女等各种身份传法,各种身份弘法利生。”所以不要轻易说佛的是非曲直,因为您还没有成佛,肯定无法尽然了知佛的无量功绩,佛陀自己也没有说:“只有我是佛,其他的都不是佛。”

如果您承认佛化为其他身份传授密法和大圆满,那么本教也不例外,因为本教认为幸饶弥沃、不灭顶佛都是化身佛,都是佛的应化之身。第司桑杰嘉措在《普氏算法白琉璃》中说道了:“为了教化象雄,化为幸饶弥沃佛,传授本教九乘法,众生安置于佛国。”您说:“本教只是将大圆满的很多名词运用到了自己的教理上。”那您为什么不说宁玛派运用了本教的大圆满?因为本教为先,宁玛派为后。但从历史的角度而言,本教大圆满早于宁玛派大圆满,这是千真万确的,是历史事实。但作为僧人,不能说谁篡改了谁,更不能说谁模仿了谁,因为藏传佛教各大教派从本教至格鲁派,它们的文化风格、教育模式、阐释方法、修行方法、教义内容都是大同小异。但无论其文化风格、教育模式、修行方法,都不同于汉传佛教和南传佛教,这就是藏传佛教的独到之处。

首先印度佛教有大圆满吗?如果有的话它是什么时候传授的,何人传授,传授于谁,传了那些法门,能说明吗?别说大圆满,中观与唯识宗是否是基于释迦牟尼佛的教法,都是有争议的,详细情况请见《印度佛教史》。经中为什么说:“龙树菩萨是魔的化身,无著菩萨是龙树菩萨的走狗。”之所以在印度佛教史上否定过中观与唯识宗,是因为它们的见地、修法不同于印度原有的佛法。宁玛派大圆满传承里,法身普贤王如来,报身金刚萨埵、化身噶绕多吉,从未提起过释迦牟尼佛,为什么呢?因为不是释迦牟尼亲自所言。但不能因为不是释迦牟尼所传就不承认它是佛法,因为佛不一定只有一种身份传法,佛可以用各种身份传法。比如佛以幸饶弥沃的身份传授密宗和大圆满为主的本教文化,佛也可以以释迦牟尼佛的身份出世于印度,传授四圣谛为主的显宗法,这两者一点都不冲突。

 

索达吉堪布文中说:所谓的苯教如果真正具足独到的见解,就应该以独立的见地建立自己的宗派,如果一味地引用佛教的经典和论典,还不如直接皈依佛教。

本教本来就是一个独立的宗派,是一门不依靠任何其他教派的独立宗派,它有自己的见修行,自己的理论体系、历史系统,不需要再建立新的。历史上为什么宁玛派被称为本教侄子?为什么被新密给排斥?为什么宁玛巴的宁玛自续从甘珠尔里被删除?这一切的一切不用详细说明吧?也没有必要详细说明。您说如果一味地引用佛教经典和论典,还不如直接皈依佛教。本教本来就皈依佛教,承认佛法僧、四法印和因果规律。只是它不认为世上只有释迦牟尼佛一尊佛,它也不认为密宗和大圆满源于释迦牟尼佛,但它是佛法。它认为佛的定义是自己远离所有二元论、自我无明,而且利生功行圆满。所谓利生就是能消除心中的我执和无明及由自我所导致的二元论,这被称为佛,佛不但愿意救度众生,而且还有能力救度他们。只有觉悟本性,认知无我,破除我执,并且愿意利众,而且能利众者才是佛。所以佛不是只有释迦牟尼佛、幸饶弥沃佛两尊。如果你不了解本教的见修行,没有看过本教的资料,那我们可以见一面,时间地点由你选,我们可以公开讨论,这样我们的交流就可以解决很多的问题。

我们需要以正知正念对待事物,对任何事都不能有偏见。如果对某某事一旦产生了偏见,你再怎么判断、研究,都不会有好结果。对两者进行研究时,若有相同地方就说这是从我这里盗走的,如果有稍微不相同之处,就说那是外道、不正法、邪见,这样的态度极容易产生邪见、臆断、诽谤。其实藏传佛教各大教派彼此都相同,它们的见修行、基道果都是大同小异,但不能说谁盗了谁的法,因为法是无我,无主人,谁能精进修它,谁就会觉悟。

如果您觉得现在我们所学的都是释迦牟尼佛的佛法,这观点还得深入研究。比如宁玛派的大圆满、噶举派的纳若六法、格鲁派的大威德、胜乐金刚、密集金刚都不是释迦牟尼佛所说,但不能说它不是佛法,本教也不例外。

索达吉堪布文中说:当时像土观大师 与达仓罗扎瓦 均说苯教所立九乘与旧派大圆满的关系非常密切。为什么呢?因为宁玛巴的大圆满与苯教的大圆满基本上相同。其实苯教只是将大圆满中的很多名词运用到了自己教派的理论上,并且断章取义地曲解其中含义,以此才建立了自己的宗派,所以不应该与大圆满相提并论。

这些大德们进行深入研究之后才说本教与宁玛派的关系密切,因为二者所倡导的大圆满教义基本相同。但我们要搞清楚,这不是从宁玛派的大圆满中盗来的,因为宁玛派大圆满尚未诞生之前,本教四部大圆满、三传大圆满就已兴盛在雪域高原。这个认识不但本教经典中有记载,而且著名伏藏师邬金林巴的《五部箴言之大臣箴言》、多吉林巴的伏藏精品都有主张。本教四部大圆满不但诞生在幸饶弥沃时代,而且通过《耳传大圆满四部经》连续出世了二十六位虹化大师,宁玛派所认为的噶绕多吉就是二十六位虹化大师之第二十五位虹化者普贤王达布舍匝。据著名本教学者扎敦巴大师、良美巴大师、夏匝巴大师以及多吉林巴等的分析,乌仗那人称他为噶绕多吉、象雄人称他为达布食杂、藏文称更得桑波即普贤王。一个人有很多名字是很正常的,尤其是像他那样游历各地的得道高僧,这一点都不奇怪。由此可见,不难理解谁盗谁的法。藏族历史公认的的七座天王——吐蕃最初的七个国王都是虹化者,他们所修的法也是本教大圆满,他们的名字也是以象雄语取的。

如果本教盗取了宁玛派的教义才建立自己的宗派的话,那么宁玛派又是怎么诞生的,它的很多独到见地是从何而来?阿底峡尊者到桑耶寺时,看着桑耶寺的经典和论典说道,这么丰富、繁多的资料印度也未曾有过,这有可能是莲花生大士从天龙界取来的。这样来历不明的资料,为什么不直接说那是从象雄文化——本教经典中盗取的?当然经历了如此漫长的岁月,本教也吸收了很多宁玛派、格鲁派等其他教派的教法,不能因为相互吸收、影响就取个盗贼的骂名。因为藏传各教派都有相互影响,吸收。本教吸收其他教派是很正常的,其他教派吸取本教的教义也是很正常的。但从历史角度来讲,离本教最近的是宁玛派,教义、教理上与本教最接近的也是宁玛派,很多其他教派在历史上最排斥的也是宁玛派。这样一来,我们就知道宁玛派与本教的教义为什么如此相同。

藏传佛教在文化风格、教学模式、修持方法上之所以不同于汉传佛教、南传佛教,是因为本教文化的影响。有一个位学者是这样说的:“如果黄河上游有个藏族特色的藏传佛教,那就是本教。”最有独特风格的藏传佛教可以说是本教和宁玛派,因为只有在二者经典中才能看得见大圆满和密宗的修法。藏传佛教就是本教的密宗和大圆满,与印度佛教的中观和唯识宗相结合而形成的佛法,是诞生在雪域高原的独特藏传佛教。

 

索达吉堪布还写道:现在很多人都宣称宁玛巴和苯教没有什么差别,这种观点是非常不合理的,因为苯教只是借用佛教的很多名词来创立了自己的宗派,比如宁玛巴所说的本来清净、任运自成、明点等修法,他们只是对佛教显宗密宗的很多名词作了一些修改,然后运用到了自宗观点之上,因此,怎么能与宁玛巴等量齐观呢?这根本是不合理的。

您这说法,否定了共珠云丹江措的利美运动精神,也藐视了他的观点。共珠云丹江措之所以说二者的见修行、基道果是一致的,是因为这是事实,本来就是一致的。您说本教运用了宁玛派的词汇,比如本来清净,藏语里称“嘎达”,嘎达实际就是最古老的藏语,现代藏语里都很少看的见的藏语,意思是本净、原本清净之意。所谓本来清净不是指佛菩萨威力无比而把他创造出,也不是众生的业力所生,更不是造物主和万能所造,而是我们的本性,即心的本质,被称为本来清净。不但在古藏语里有其词汇,而且象雄语里也在沿用其词句。我们可以多了解本教最早的经典《耳传大圆满四部经》、《三传大圆满》、《十二子大圆满》、《乘释镜》,就会知道“嘎达”本净的词汇是宁玛派的还是本教的词汇。您说“明点”也是从宁玛派经典中盗来的,其实明点是最有代表性的本教法语,其意是不二、最精华之意。不二即是非二元论、非自我、非无明之意。

您说:对于这些说法,我们没有必要一一遮破,破也是破不完的,但是,依靠麦彭仁波切此处宣讲的观点,大家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应该学会取舍,尤其作为一个修行人,应该清楚如何对待其他宗教、如何保护佛教和自己的修行。我们的一生虽然很短暂,但在短暂的一生当中会遇到很多坎坷的的道路,在这个过程中应该以不被他夺、独立自主的智慧进行抉择。这一点,我觉得每一个修行人都应该铭刻于心。

取舍是非问题非常重要,不然会导致不明是非,黑白颠倒,误导他人。保护佛教就要保护自己,维持自己的戒律,站在公正、正义的立场看问题。我们信佛不是因为释迦牟尼佛或者幸饶弥沃佛长得很帅、有权利和财力才信奉他,而是因为他们把因果说得非常到位,我想得到的答案都被他们给说明白了。但现在破坏公道、正法的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因为你把黑的说成白的,虽然我不愿意这样说,但还是要说:您的这篇文章犯了很多错误。第一、您没有研究本教的是非,甚至没有看过本教的任何资料,就加以评论本教的是非,这是最大的问题;第二、您违背国家政策,误导良民,因为本教是国家认可的佛教,如今中国佛教、各省级、州级、县级以上的佛教协会都有本教的人员,包括副会长、秘书、名义会长、常委理事、代表等等,我就是其中之一;第三、您违背了正法之意,很极端,很偏颇,没有依据却胡言乱语;第四、您违背了上师的教诲。

您说:本教也有招财经、招寿经、占卦、医学、历算等方面。对于这个来讲,宁玛派也运用了很多他们的经。

这个不假,现在不单单是宁玛派,噶举派、萨迦派、格鲁派都在运用本教中的世间本教仪轨,包括、医学、天文、历算、招财、招寿、替身仪轨、烟供等等,其内容非常广义。可这些都是本教当中的一部分,本教分为密宗、大圆满、世间本等很多本教,世间本教中所提到的都是世间法,都是世间所需之法;密宗和大圆满所提到的都是出世间法。建议感兴趣的话可以了解下本教九乘次第,这是很值得研究的。因为你根本就没看过有关本教九乘次第的任何法门,我建议你还是先了解九乘次第之后,再来说话,否则您没有资格说关于本教与世间本教、本教与雍仲本教的话题。

您说:如果你们能够独立自主地秉持自己的本教,则应与佛教的诸位智士展开辩论、一决胜负。

这个我很赞同,可以以辩论一决胜负。应该说辩论消除各自心中的疑惑、邪见,因为辩论的目的不是胜负,只是在学习和讨论,也是在树立正见、正修。我愿意和您辩论、交流,随时都可以。

您说:对于这样一种宗派,我们既不应该生起嗔恨之心,也不应该生起耽著之心。不论从民族与民族之间的团结来讲,还是从宗教与宗教之间的团结来讲,我们都应该抱着一种平和的心态来看待问题。

现在不平和、不包容的不是其他人而就是您。我们可以在中国佛教协会、四川省佛教协会里进行辩论,消除各自疑惑。

您说:在藏地,依靠地母十二尊等护法神的加持,外道并不是很兴盛。以前在尼泊尔和藏地交界的地方,萨迦班智达曾经与一个叫做绰杰噶瓦的外道辩论,如果萨迦班智达获胜,外道就皈依佛教;如果外道获胜,萨迦班智达则许诺要加入外道。最后萨迦班智达获得胜利,但这位外道可能心中并未服输,在带他来藏地的路上被雷击中而死,原因就是莲花生大士曾经吩咐过护法神守护藏地,不允许外道进入。依靠护法神的加持,外道在藏地始终无法兴盛起来。虽然没有真正的外道,但苯教与佛教也是经常针锋相对,因为有吉祥母存在的地方,也必定会有黑耳母存在。

 

藏地没有真正外道,但类似于外道的还是有的,这个主张在本波教的经典里也有。所谓“类似于外道”就是指号称佛弟子中的不承认因果,不尊重事实,不研究是非就胡言乱语,误导其他弟子的佛教徒。

 

无论印度还是藏地,外道与佛教都是经常发生冲突,麦彭仁波切说:这可能也是一种缘起。因此,如果对佛教有非常大的损害,则应该以教理等各种方法来制止;其他教派对佛教无有危害就应该顺其自然,默然置之。正如《月灯经》所说:世间他外道,心中不怀恨,于彼皆生悲,此乃初忍法。世间上的这些外道,对真正佛法的真理丝毫也不了知,十分可怜,因此我们的心中不应对其生起嗔恨之心而应生起悲心,这就是最初的安忍。

 

我在此提个建议,大家共勉:如果在一个修行人的见地中出现了一万个不顺眼、不正、威胁的时候,应该反观自己,审视自我,我为什么有如此多的敌人,如此多的限制、威胁,为什么有如此多的正邪之见,是不是我自己出问题了。

您说:有些没有头脑的人,听个别人花言巧语、断章取义地说一些语言,觉得非常受用,就舍弃释迦牟尼佛,这是非常愚痴的做法。的确,很多人在未获得不被他夺、不随他转的智慧之前,由于不具足稳固的见解,始终随风飘扬,最后将自己的见修行果全部舍弃,这种行为非常的危险。

这样断章取义地说法不但违背了释迦牟尼佛的教诲,也违背了上师如意宝临终前所授的教诲,衷心希望您远离迷途、树立见地,遵循藏传佛教利美运动的精髓,真正弘法利生。

 
 

苯教及其一些复杂难懂的书籍。

(网文)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回复 wanziyy 2013-8-21 14:30
赞叹!强大的资料
回复 雪域猛禽 2013-8-21 14:40
wanziyy: 赞叹!强大的资料
谢谢关注,这些是作者个人的观点,可能智者见智仁者见仁,有不同见解者可与作者探讨。        
回复 wanziyy 2013-8-21 14:41
  
回复 wanziyy 2013-8-21 15:00
恩 是的。
回复 无心恋战 2013-8-22 15:18
怎么说呢,在藏地,佛教和本教仅从某些仪轨上看是不容易分清。但是,如果用服来判断人是否健康完全是不可能的,就好比拿世间法的东西来比较佛本相似一样,也就是说,佛教在传播过程中会吸收一些本土文化,但这只是表层,是衣服。
回复 potala 2013-8-24 20:25
rangwang2012
都兰吐蕃墓(血渭一号大墓),位于青海海西州都兰县,考古专业人士对于墓葬的年代、主人族属给与了明确的答案,可偏偏有一些人将其和吐谷浑生搬硬套在一起。鲍义志、程起俊两位先生就是吐谷浑说的观点代表人物,他们对于对于土族寻根溯源的形态可以理解,但其混淆视听、以讹传讹的做法绝对不能容忍。
   ..
回复 potala 2013-8-24 20:27
保护发扬图伯特五系宗教:宁玛,噶举,萨迦,格鲁,苯宝。
回复 potala 2013-8-24 20:28
现在吹牛,甚至骗人的宗教人士多了。正常现象。
回复 雪域猛禽 2013-8-26 09:16
potala: rangwang2012
都兰吐蕃墓(血渭一号大墓),位于青海海西州都兰县,考古专业人士对于墓葬的年代、主人族属给与了明确的答案,可偏偏有一些人将其和吐谷浑生搬硬 ...
谢谢你始终如一的关注,欢迎评论。     
回复 boy 2013-8-27 00:03
藏族文化里有不少苯教的元素
回复 雪域猛禽 2013-8-27 09:21
boy: 藏族文化里有不少苯教的元素
赞同你的观点,苯教的历史在雪域高原有上万年的历史,我们的许多文化艺术都是其演化、改变、吸收、继承而来的。它比藏传佛教的历史还要悠久、灿烂。     
回复 慧眼识珠 2013-9-2 03:15
学习学习  增长知识
回复 potala 2013-9-5 00:48
青海那个姓鲍的高官土包子,脑袋严重灌水。
回复 雪雁 2013-10-4 03:40
我不希望因为分歧和见解的不同,影响藏民族的内部团结,现在我们还没有一个像样的家,内部争什么争,本教是祖先的宗教我们尊重,宁玛,萨迦,噶举,格鲁,觉囊。都是在本民族文化于印度佛教相结合的结晶,就像人五官一样何必争论,不要再在这样的问题上再争论了,青藏高原足以容的下,所有的哲学和理论,现在是该想想如何能守护住祖先的传统文明和延续子孙后代的事了。
回复 雪域猛禽 2013-10-18 15:20
雪雁: 我不希望因为分歧和见解的不同,影响藏民族的内部团结,现在我们还没有一个像样的家,内部争什么争,本教是祖先的宗教我们尊重,宁玛,萨迦,噶举,格鲁,觉囊。 ...
谢谢关注和评论。赞同你的见解。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2-24 22:53 , Processed in 0.036083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