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评甘子《秋末诗抄》

已有 1131 次阅读2011-11-18 19:29 |系统分类:读书

评甘子《秋末诗抄》

文/南继军

秋末诗抄
某种状态

火山还在休眠   留下那些森林
他们无视已有的伤口
在野花之外   那些青草的背后
一颗颗泪水被刻意隐藏
你们来吧   来看吧
这个七月没有太多的东西供你们挥霍

剩下的   应是那些愤怒
先锋的大旗飘满忧患
他们多么希望唤醒战斗   看热血喷溅
而真实来自懦弱
那怕  来自火山口的一点火星
希望也不会绝灭

火山仍在休眠
看那些眼神   他们来自高处
并极力审视自己周围的那些态势
一些幻想永恒   一些渴望毁灭

混世
大师们会同巫师
丢尽祈祷  用一些新的恶灵咒语摆弄舞姿
而在身后  那些黑暗的废墟之上
穿着法衣并早已死去的——那一簇簇影子
他们其实正在仔细聆听
来自不同地域的所有声息

咒语呢喃   皮鼓震响
黑白不分的世界
人鬼殊途   还有谁来将我等区分

内心的影
风   依然遥远
远在南方的灰色之外
而雨的另一边
我看见爱情在海岸上嬉戏

少了约定   却多了离别
内心的影子  浮萍一样
徘徊在陌生的路上


并非遗言
如果   谁都不能改变
自任孤独奔向绝望
我不希望你独自旅行
那会让你迷失   在我的世界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我会把我的死亡安排在夜晚
你不会目睹而伤悲
也不会让送行的人群
打扰我隐去所有的秘密

那时   当你发现天幕终于被撕破
北方的上空    有流星的划过


赤壁
暴风雨之夜
我看到更多鬼魅的奔跑
大地高举起闪电的利剑
血液充盈河流   风声鼓荡嘶吼
来自异域的英雄们
他们丢失了马蹄   鞭断江流
与火焰的最后一战   最终
在史书的深处消亡

而赤壁   却兀自走出历史
他不屑于推出几个古代名人
他只是因了火焰烧红的上空   以及
鲜血浇红的大地
愤怒的挺身   沐风雨千年

赤壁   赤壁
有谁知道那无边无际的屈辱
最终会附在那些英雄身上


山寨版
不是规模作战   亦非小股游击
市场无法充当裁判
不属官方又非同民间
新世纪的南中国   山寨版的旗帜格外招摇

最经济的   最形象的   最受欢迎的
山寨版自豪地说
给我们一个蓝图   我们会造出一个新世界


民工兄弟
流云飞过天空
看越来越瘦的黄昏
汗滴悬挂在晚餐的边沿
谁来品尝滋味的悠长

城市就要发情   在夜幕的遮掩中
许多不可言说的事情正在发生
我的民工兄弟们
用一斤二锅头   把一个短暂的黑夜
醉倒在自己的梦里

然后   就开始黎明
看这个我们一砖一瓦垒砌的城市
压迫着我们   无处可逃

据说
据说一些明星又以离婚来炒作了
裸婚的也紧跟其后

据说落马的巨贪被Q币了
那继续上马的又何曾停止

据说所有的食物都有毒了
为防饥荒还得继续制造

据说房价要降了
而能买起房的人民越来越少了

据说明星都入外籍、钱财都外汇了
而回来演本土戏挣本土钱的越来越多了

据说动车追尾的调查有结果了
是人为是器材原因多得说不清

据说   据说这许多奇事都是真的
他妈的偏偏有许多人不相信


角色
远处   暮色苍茫
木卡姆走向湖边   他的脚步充满绝望
顺着大片归巢的牧群
他的眼泪流过东山    苏珊依旧没有回来
黑夜就要来了
他离爱情却远了

布谷布索性闭上眼睛
他不忍心看那萧瑟的画面
在他心底的那片牧场上
苏珊蝴蝶般舞着  百灵一样唱着
爱情很公平地支配    幸福属于所有人

还有最后的葛赛   他不再矛盾
他只有走出剧情
解放自己   解放爱情
看着苏珊快乐无尽
他很自豪    为自己那个性人生


某种写意
白天就睡在翠叶的梦间
它淡香的呼吸如大雨的金翅
飞在空间   飞在迷离的草际
也飞在雄鹰的眼皮之外

而那些阳光   就在巴里坤的最高处
它们尽情地飞翔   并漠视一盏油灯
油灯会照亮中亚的亘古之夜吗

草在舞蹈   天空也在舞蹈
我相信自己必然是清醒的
那黑夜呢   当歌声停止
在一些无法被照亮的角落
死亡已经开始    看那些花枯叶落
时间    时间啊
短暂的轮回   早已没了轨迹  

    我不想说很长的话,专门说一说诗歌语言的问题。首先,我们看看一些成功的诗人,用一种什么样的语言写作。看看于坚的《春天》:
    经常会有这样的春天,你呆在屋子里无所事事,看着窗子外面的蓝天发呆。鸟一闪而过,去了你永远不知道的地方。你知道在云南北方的岗子上,一树树梨花像白色的火把那样斜插在红土的山地中,猛烈地燃烧,大风吹过,遍地是白色的火星子。你知道与此同时,在云南之南,大河滚滚,波澜是蓝色的。两岸的低处和高处,阳处或阴处,干地或潮地、全都已经被花朵占领,它们正开得一片稀烂。花的脂肪从树枝上淌下来,阻塞了大河两岸的那些细小的支流,也阻碍了其它植物通向阳光的道路。蜜蜂象轰炸机那样嗡鸣,沿着道路,到处可遇见牧蜂人黑色的蜂箱。你当然曾经象一只幸福的蜜蜂那样闯入过这样的春天,但你毕竟不象蜜蜂那样,和花朵是一种在家人的关系。你进入春天,但你是出家的人。你的道路与一只蜜蜂正相反。它偶尔撞入你的房间,它最终要找到返回春天的道路。所以,你一生中,虽然每个春天都听见花朵在山岗上嚎叫,但你只有很少的时间能亲抵现场。大多数时间,你只是知道事情正在发生,你通过蓝色的天空和风的速度知道事件在发展。是豹子的身上布满花朵,是蛇在花的洞穴中睡眠。而你远离现场,想象着那残酷的美。你恨不得立即就钻进一只花蕾,在里面腐烂掉。或者成为一只毛绒绒的屎克郎,在那蓬松的,被花朵的脂肪泡胀的红土壤中,扒个洞一头钻进去。但你仅仅是坐在屋子里,无所适从,渴望着无事生非。哦,那一切与你毫无关系。即使花朵把山岗压塌,把蜜蜂呛死,这一切也与你毫无关系。我曾经强烈地体验过这种残酷的无关,那时我在芒市附近的森林中,春月无边的夜晚,我独自一人,走过一座又一座铺满去年十二月落下的,尚未腐败的树叶的岗子,地面被月光戳出无数的斑块,蜜蜂不知到哪里去了,一路上遇见无数的花丛,它们中的一些,当着我的面打开,撬开烈酒罐子似地把气味放出来,香得令我恶心。这些花朵有些在月光中,有些在暗处,拼命地开放着,前仆后继,枯萎的才垂下,掉下,新的骨朵又打开了,仿佛有什么不可抗拒的诱惑在外面吸引它们,其实什么也没有,它们仅仅是要打开,要牺牲在盛开之中。在这美丽无比、安静、凉爽的春夜里,我却忍受着烦躁、闷闷不乐、象一头找不到活干的狼。我又听见一朵马樱花“叭”地一声解放了,我忽然明白,我的烦恼的根源是,我不想当人,我想当花,我要开放。我渴望作为花朵之一,与这春天的故乡,吻合。
    我们从这语言中,感受到了一种不可抗拒的渗透力,语言背后的东西,已经渗透到你的心里,叫你内心无法抗拒激动或者激荡,感动或者震动,这就是诗歌语言的力量,诗歌语言远远超越了描写!如果说有人评论你的诗歌描写怎么怎么,那就是在打击你!诗歌就是把自己融到意象中去,和所有意象血脉相连,你心血涌动,意象便在纸上心血涌动,这样读者才能跟着你心血涌动!这是一种极致,一般诗人都很难达到,但是我们要有大的追求,不可在一个小圈子里沾沾自喜。今天,读白银诗人甘子的诗歌,我发现他首先在语言上,有这方面的追求,尽管他在诗意方面很是朦胧,有几首我没有读懂,但是语言凝练有张力,很明显看得出来!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2-18 09:58 , Processed in 0.029975 second(s), 2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