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对甘子《边缘的自述》的评述

已有 1313 次阅读2011-11-18 19:29 |系统分类:读书

对甘子《边缘的自述》的评述

        文/浪人

压抑,爆炸,燃烧,来不及犹豫,只向着已知到未知的边缘冲刺,只在昏暗的天空勾画闪电的轨迹。大自然是这样诞生的,大自然的造物人类是这样诞生的,人类的精灵诗人是这样诞生的;所不同的是,大自然的诞生奏出天籁,人类的诞生发出哭喊,诗人的诞生呼出吟唱。吟唱诞生,吟唱童年,吟唱日月星辰,吟唱黑夜白天。听,那是《边缘的自述》中的第一声吟唱:

                    “一种欲望充盈了我

                     那是在诗歌诞生的时候

                     也是挽歌消失的地方

                     一个精灵在不息的舞蹈

                     暗夜里

                     有多少重生和覆灭在起落

                     我看见了星星的燃烧

                     那是一种别样的精美

                     美到夜晚停在了精神的尽头

 

                     从开始到结束

                     耗尽了多少苦难的火焰

                     燃烧   燃烧

                     或许根本就不会有结束

                     留下的只是健康的童年

                     和飞扬的青春

 

                     我终于迈步而出

                     身后是历史的剧痛

                     是时光的锈蚀

                     所有的一切都因为诗歌

                     而变得唯美绝伦

 

                     世界    已步入永生”

你分不出这是甘子本人在吟唱,还是处在新生世界边缘的所有诗人在吟唱,抑或在压抑中爆发的宇宙在吟唱。只觉得这吟唱中有欢乐的赞美,有痛苦的呼喊,也有美妙的天籁。你分不出,辩不清;因为你从未遇到过在太久的痛苦和压抑之后的新生状态是什么样子;你惊讶,你好奇,你只能说:“啊,开始了!”

是的,开始了。“开始了”三个字,表达了新生命的一切奥秘。应骄傲还是胆怯?应疯狂还是规矩?应冲刺还是回忆?应流浪还是安逸?普通人要顺应自然,不愿阐释这些奥秘,所以谈不上真正的开始;诗人则不同,他们要阐释奥秘,他们要浓缩经历,他们要昂起高傲的头颅,在疯狂中寻觅,哪怕在冲刺中毁灭,在流浪中被世人从记忆中抹去。所以,“开始了”就不仅仅是诗人的行动纲领,而且是诗人的永恒宣言。这宣言,就是诗人的第二声吟唱:

                    “黄昏   这光明存留的最后时刻

                     我该以怎样的姿态生存

                     迷失的回忆

                     是一个完美叠加在另一个残缺之上

                     有人高蹈而来

                     我听见了吟唱的悠扬

 

                     遥远的回忆已渐苍茫

                     什么是痛苦的信仰

                     是谁借着一支香烟一杯老酒

                     一眼看穿了

                     那只是历练与流浪的贯穿

 

                     一个沉重的秋天

                     跨出疯人院的一刹那

                     太多的嘲笑包围了我

                     还是一支香烟一杯老酒

                     是为解脱的一种仪式

                     我已然轻装待发

                     从大地向着太阳的飞翔

 

                     世界    已然光明”

  然而,甘子毕竟是甘子。在经历了一般诗人诞生的欢乐并推出了行动的宣言之后,作为彗星诗人,他要完成对苍茫的感悟和向太阳的回归,对距离和时间的感受格外敏锐。速度等于距离除以时间;追求速度者,必感慨距离的遥远和时间的飞逝。物理学定律和诗人的感受之间的惊人吻合,是科学和艺术的同源印证,是诗人甘子从另一条道路上完成宇宙巡视的壮美标志。请听他的第三声吟唱:

                   “疯子已逐渐地走向诗者

                    我褪下所有外衣进行展露

                    然后倾听

                    哪个角落有钟声的慷慨奉献

 

                    我们无法到达遥远

                    一种模糊的感悟

                    在时间的幕后指使

                    舞台上绽放着    绽放着

                    中年时代的忧郁之花

 

                    我安然地出售着我的诗歌

                    这个世界到处都在吟唱

                    一场充盈的丰收

                    等待无数个镰刀的刈割

 

                    世界   已不再迷惘”

 “世界已不再迷茫”,可清醒时最容易受伤。甘子的可爱就在于,他早已做好了受伤的准备。你看他对自己的意象描绘:“我褪下所有的外衣进行展露,然后倾听,哪个角落有钟声的慷慨奉献”—— 坦胸赤膊,屏住呼吸,洪钟一鸣,视死如归:是男人,更是战士,是诗人,更是殉道者。正因为是这样,所以当灾难来临的时候,甘子能够抚平创伤,含笑面对,并由此造就了一种与哀伤婉约诗歌大相径庭的悲壮之美。请听他的第四声吟唱:

                   “辽远的天穹之下

                    我无法呵护自己的庄稼

                    商业成了最大的敌人

                    这个田野无法葬送更多的尸体

                    出售了我的梦想

                    还有谁愿意将灵魂也卖掉

 

                    这只是一种无声的哭泣

                    我把爱情埋葬在一个夏夜

                    一盏幽灵般的灯火在燃烧

                    我看见了生命中一个无奈的诞生

                    以及天空下一具彩虹的尸体

 

                    我掩饰着自己前所未有的伤痛

                    向着生命中另一种建筑

                    作一个无悔的行者

                    扔下笔   再拿起笔

                    无需审视

                    我们面前已然是一个新的世界

 

                    鲜花经过苦难之后

                    所有人都来亲吻别样的馨香

                    思想涅槃之后

                    必然会拥有一个崭新的姿容

                    以及    我的另一类吟唱

 

                    世界    已经在重生”

  什么是诗人?在压抑中诞生,在打击中重生,在回归中永生。他们是人类的智慧之光,精神之火,灵魂之花,他们生生不息。压抑的时代,打击的环境,是诗人的生存之域;压抑和打击可以毁灭诗人的躯体,但毁灭躯体只是完成诗人向永生回归的一条捷径。1989年,海子的躯体毁灭了,但在他的坟墓旁,诗界的新作有如绿色的丛林蓬勃映日;之后,商业飓风平地起,金钱欲浪滚滚来,诗界丛林一时萧疏,贫困,失恋,冷遇,误解,等等,沙尘暴般遮天弊日,但真正的诗人没有倒下,却由此完成了终极意义上的精神回归。他们抛弃了繁华,回归于淳朴,抛弃了闹市,回归于自然,抛弃了虚幻,回归于平实。在这次伟大的回归中,甘子无疑走在了前头。听他的第五声吟唱:

                  “所有的梦想都已皈依

                   诗人走进了诗歌

                   诗歌也终于进入了诗人

 

                   头顶着太阳的巨伞

                   火焰穿透了时空

                   一个北大生和一段铁轨

                   砸碎了1989年的3月26日

                   七部太阳史书卷走了海子的一生

                   北方的草地上

                   牛虻匆忙地捡拾着遍地的羊粪

  

                   我从醉卧中站起

                   驱赶着一群牛羊

                   咀嚼的是青草已黄的季节

                   一个人在捡拾

                   我们一群人也在捡拾

                   牛羊群不停地在移动

                   这感性的生灵们

                   排泄的诗歌足以照亮众人的一生

 

                   我开始砸碎

                   一个封存了遥远年代的悲伤和苍茫

                   那些流金的岁月

                   那些永唱不止的歌谣

                   那些永远的诗者

                   都已面对了一个新的局面

                   至此

                   我们都已经彻底地完成了回归

 

                   世界   已然蜕变”

    没有了山呼海啸,世界便少了些浮躁;有了浅唱低吟,人间便多了些深沉。完成了向太阳故乡回归的甘子,矫首遐观,俯首麦田,足涉大漠,目送孤烟,在亘古苍凉的背景下,演绎真实,诠释人生;在辽远广阔的世界,向仍在博命求财、舍生求利的世界送来招魂曲,雄浑有力,悠扬婉转,使人听罢,不禁汗颜。请听他最后定格的永恒吟唱:

                  “泥土中一盏生命的明灯

                   照亮了哲人的前世

                   有一匹高原上古老的战马

                   在诗的歌声中漫游 

 

                   土地依旧那么芬芳

                   那是一种母性的宽容

                   一种对批判的接纳

                   终生芸芸   沐浴家园的腻暖

 

                   留下来并坚持着

                   习惯了贫穷的年代

                   不会再有过多的抱怨

                   唱着吧   唱着吧

                   耕耘在阳光下的麦田

                   自始至终

                   我们都是平凡的守护者

 

                   世界   依旧精彩”

 在当今已有些迷醉的世界里,在很多人抛弃了灵魂的时代,诗人是灵魂的接纳者。灵魂不死,诗人永在。

(注:为限制篇幅,对甘子的原作有所删节。我不担心读者埋怨我删节不当,因为有此埋怨者自会阅读原作,这正是我所希望的。          浪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2-18 08:14 , Processed in 0.026820 second(s), 2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