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被时间轧过的麦田(二)

热度 3已有 2484 次阅读2012-9-1 20:39 |个人分类:随心所欲|系统分类:心情| 家乡, 环境, 村民

        天空竭尽所能的向人类展示着它的多面性,嬉笑怒骂是皓空亘古不变的情绪,历来是被人类所熟识并接受的,然而当雅拉香布神山失去洁白的外衣,当江水漫过堤坝冲向民居,当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剧越演越烈,当毒蚊虫也能在离太阳最近的地方繁衍生息,当一切的不可能成为一种现实,人们再也没有理由不相信,在无常面前,在已经离世的庞大的数字面前,谁能说我们呼吸着不就是一种幸运?我们可以享受人间美食,我们执着着自已的爱恨,我们能够追寻自已的梦想,甚至更多……为此,德啦的消失除了留给我些许的不舍更多的还是祝福, 越过这次转角,命运留给她的或许将是另一番灿烂。

        太阳从贡布神山山顶露了半个头,朝圣的队伍便匆匆开拔,雅砻大地上布满了先祖留下的圣迹,每一处都有佛光眷顾着,那些隐匿在深山中的佛教圣地,无不彰显出慈悲与智慧的恢弘,人与自然的和谐与共,是现代城市无法比伦的,每一次的踏足,都是一次对灵魂的洗涤,每一双举过额头的合十双手,都是在为万物苍生祈祷,这种博大的情怀,对于一味追名逐利之人而言,或许就是一次深刻的鞭挞。我曾听人分析过,说藏族人因受藏传佛教影响,小富即安的思想严重,所以难成大器,对于这种说法,我也曾怀疑过,时代在进步,我们又怎能停滞不前,然而,当地球灾难不断频发,环境日益恶化,我又不得不重新去考量这种说法的准确性,对于人类而言,究竟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当然,我的看法或许是片面的,甚至狭隘,我会时不时的怀疑所谓的进步为人们带来的究竟是福音还是灾难,这估计就是半斤与八两的关系吧。人们惧怕死亡,又不断的为自已挖掘坟墓,这种矛盾让人类陷入了纠结,而这里的人们恰恰就能规避这种矛盾,因为信仰,因为慈悲,他们懂得爱护自已生存的这片天地,懂得尊重任何生命的繁衍生息。这不就是一种福庇吗。

       从书房向外望去,远处的山像一顶帽子搭在楼房房顶上,记得在我小的时候,也喜欢这样忘着窗外,那里没有高楼洋房,有的是阶梯似的麦田,一层层的,错落有致。那是一个不通公路的村庄,在群山环绕中,有着自已独特的小气候,每到春夏时分,便是村庄最美的季节,从高山到村落整片都被各种植被所覆盖,郁郁葱葱,花辰月夕,美不胜收,顺着山谷飞流直下的大瀑布滋润着这里的一切。曾经因为好奇,我随着砍柴的村民上过山,去寻找瀑布的源头,在我小小的脑袋里,有着神话一般的想像,那么大的水,应该是从天上飞下来的吧,事实上,越往山上走水便越小,最后在一大堆的碎石中不见了踪影,恍然发现,那是从山腹中涌现的甘露,绵绵不绝。从山上向下张望,便能清晰的目触洒落在田间的农家小院,只要不出远门,那些小院是永远不会锁门的,村里村外的过路人渴了累了,都可以进去歇脚讨茶喝,即便主人不在家,只要不拿走主人的东西,吃喝都由着你。我记得那些院落都是用不规则的石头堆砌的,老式藏房由于窗户太小,采光总是受限,所以每家房顶上都会开着天窗,那可乐坏了野猫,它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便从天窗叼走挂在房梁上的风干肉而不被主人察觉,那道天窗更会被走婚的男人们所利用,夜晚人们入睡了,男人会蹑手蹑脚的爬上房顶借着微光从天窗向自已中意的女孩子丢小石子示意她开门,等家人都知道了他们关系时,生米已然煮成了熟饭。真不知那些小小的天窗为痴男情女成就了多少姻缘,更不知制造了多少啼笑皆非之事。对于幼小的我而言,在天窗底下睡觉也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我可以数着星星,看星星是怎么闪耀的,如果有细雨或者小雪落下,脸上凉津津的,好玩又舒服。要是下大了,便可以嬉笑着躲开。如今村民们应政府要求,都搬离了那片古老的村庄,各自建起了现代藏式房屋,诺大的窗户取代了天窗,那些往事也随着搬迁成为了传说。

       听村里的老乡讲,这片村庄现如今成了一片废墟,原来的生机不复,只有那些植被还在无声无息的生长着,麦地里杂草丛生,鸟雀们还在歌唱,却少有人烟聆听,他们说只要回去一次就会彻头彻尾的难过一次。听说搬迁后村里的老者组织了村民朝着家乡的方向煨桑、祭拜时,曾有不少人暗自抹泪,是啊,不管搬到哪里,人们又如何忘得了养育过族人的这片土地。我六岁离开了那座村庄,之后往复于各种城市之间,也拥有着许多回忆,但直到现在,在我梦中萦绕最多的还是那片村庄,以及抬头便能望见的那座雪山,自我离开村庄以来,再也没见过这样的雪山,它像剑一般锋利,直指向天空,记得外婆在世时总会告诉我说,那是莲花生大师的雪剑,只要剑一出鞘,所有的妖魔鬼怪只有俯首称臣,外婆也曾告诉我,之所以我会时常梦见它,是因为无论我走到哪里,或以什么样的方式生存,我始终都是大山的女儿,我的血脉中始终流淌着祖辈的遗镌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仰望月光 2012-9-1 23:49
祝福我的朋友一路芬芳一路辉煌!!!
回复 仰望月光 2012-9-1 23:49
  
回复 游牧部落 2012-9-2 02:55
在这“麦田”,我伏地缠绵香醉;麦浪让风点亮尘封的记忆,难舍那曾经……。打开行囊,双眼容纳更多真实与执着。在那山村,掠过的风情无法消隐,玩味的饥渴难以超凡;只是我们都市冷落的笔尖,倦于久盼的漂流.岁月把我们雕琢的越发不像自已,曾经的曾经犹如空气人间蒸发,我只能在你的麦田蹑手蹑脚体验曾经。在家的方向,你穿梭在外婆的梦中守住芳香未曾失约,让这份温存伴你风尘岁月---
回复 味道 2012-9-2 09:20
仰望月光: 祝福我的朋友一路芬芳一路辉煌!!!
谢谢亲爱的!
回复 味道 2012-9-2 09:29
游牧部落: 在这“麦田”,我伏地缠绵香醉;麦浪让风点亮尘封的记忆,难舍那曾经……。打开行囊,双眼容纳更多真实与执着。在那山村,掠过的风情无法消隐,玩味的饥渴难以超 ...
欢迎来我的麦田聆听执着~
回复 liuxl666 2012-9-5 20:55
写得好,植物是大地最好的建筑者。
回复 味道 2012-9-7 01:07
liuxl666: 写得好,植物是大地最好的建筑者。
地球离开了植物将会成什么样子呢?不敢想象!
回复 liuxl666 2012-9-7 01:25
在凤凰网的视频有一个系列片,主题是说说人类灭亡以后地球会演变成什么样子,找来看看,不错。
回复 味道 2012-9-7 10:41
liuxl666: 在凤凰网的视频有一个系列片,主题是说说人类灭亡以后地球会演变成什么样子,找来看看,不错。
那看片子得有足够的勇气才行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8-9 13:13 , Processed in 0.059619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